拍品征集邮箱:auction@dowmin.com

臨王蒙《夏山高隱圖》

上一件  下一件
图 录 号:0019
作品名称:臨王蒙《夏山高隱圖》
艺 术 家:張大千
质地形式:設色紙本 立軸
尺    寸:158*71 cm
成 交 价:RMB 18,400,000
2015秋季拍卖会 中国书画

题识:夏山高隐。蜀人张大千爰,税牛厂作。

印鉴:张爰大千父、大风堂

说明:一、本件拍品为沈怡先生旧藏,并得自先生家属;

   二、本件拍品已收录於《千山大千》P66-67,台湾艺术图书公司,2015年12月。

  “在王蒙之后六百年,没有一位画家能比他(张大千)更积极彻底地了解王蒙。”

  “事实上,在元代画家中,最适合大千先生性向的是王蒙,他最喜好的是王蒙,收藏最富的是王蒙,功夫下得最深的是王蒙,得益最多的也是王蒙。”

—《王蒙研究》卢辅圣著

  《关德懋先生访问记录》记载,1953年关德懋受郑介民(时任“国家安全局长”)委托,曾携张大千、溥儒画作各一幅由台北至曼谷,赠与泰国商人王凤翽,王又将之转赠时任联合国远东防洪局局长的沈怡。又据沈怡先生家属回忆,本幅张大千《夏山高隐图》为沈先生在泰国期间所得,应即为关德懋所携之作。

  本幅为张大千仿元人王蒙《夏山高隐图》而作。原图现藏北京故宫,民国初年曾归韩慎先,韩氏以之为镇宅之宝,并自号曰夏山楼主。张大千曾经借临数过,除本幅外,有图可考的有以下三幅:

  其一,“丁亥二月夏山楼巡归背临一过”(见香港佳士得2008年春拍第994号拍品);

  其二,“临黄鹤山樵《夏山高隐图》。丁亥四月,大千居士临此巨作,题赠李秋君女士。”(《王蒙研究》P270,第十四条载,上海书画出版社,2006年7月);

  其三,见《中国画技法史研究丛书·王蒙》P54,图72(上海书画出版社,1999年12月)此幅落王蒙原款。

  众所周知,在张大千的法古对象里,他於王蒙用功最勤,盖因“(王黄鹤)法门最为广大”。然则,在短短一两年间对临背临此图至少四遍,亦可窥见张大千对《夏山高隐》的偏爱。

  清人李佐贤在他的《书画鉴影》中对王蒙的《夏山高隐图》有相当详细的描述:“微着色,兼工带写。下段右方林屋中,高士据床而坐,旁一童捧盘,庭前一童调鹤,左方室内外各一人,中间林荫繁荟,流泉下注。两山缺处一人捧敕前来,当系使臣征召高士者。中断两山间,三露梵宇,一露茆屋,大壑奔泉,潆洄曲折。上段高山峻岭,瀑布孤悬。”

  王蒙创作《夏山高隐》图的时间是1365年,元朝覆亡在即,王蒙也即将结束於张士诚麾下任“长史”的经历,重新归隐黄鹤山。是时,王蒙58岁,处於艺术创作的承上启下期。而这一阶段性,在《夏山高隐》中得到相当充分的体现,尤为是对於披麻皴的改造,以及山体结构的排布对於作品整体气势的营造。这种改变,更适合表现江南松软的土质和夏天植被葱茏、繁盛的景致。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王蒙的《夏山高隐》图是对自己生活状态的一种写照,其明证是“两山缺处一人捧敕前来,当系使臣征召高士者”;而张大千此摹本创作於成都西郊之税牛庵中,正是张大千避居青城山期间,两相对照,古今同心境。

  张大千购置税牛庵是在1947年初,作为他与徐雯波的婚房之用。此一时期的张大千,各方面的都处於最佳状态,同样的,这一时期的也是公认的张大千临古作品的巅峰阶段。

  大千此临,构图与原作基本相若,位置变化差异甚微,人物形态及建筑错落相似,底溪泉入河道处增绘水面数分,使画面更显完整。与原迹比较,张大千在整幅图中山石的渲染,笔墨的疏密浓淡,光影之明暗对比,设色之浓艳靓丽等方面无不切入自己的主观强调,多体现张大千自己的笔墨习性,所谓得其形神而自有法度。

 

上海道明拍卖有限公司 | 沪ICP备14054786号-1
上海市淮海东路85号16楼 | 邮编:200021 | 电话:86 21 63115050 | 传真:86 21 63111155
Email: auction@dowm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