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慧极

    “只有一间房吗?”

“是啊,不过床很大的,有独立卫浴,很方便,反正你们是情侣么,住在一起又不妨碍什么……”

“谢谢。不用了。”

沈星河挂上电话,揉揉额头,呼了口气。

大学城附近就是这样,用于出租的房子都被改成一个个单间,因为愿意花钱搬出来的人,肯定是受够了和别人挤在一起,想要自己的独立空间,而不是为了让室友从四个变成两个。

而所谓的双人房,不过是房间宽敞一点,床大一点,租给那些渴望同居生活的小情侣。

远一些的地方,上课又不方便,有几个高档小区,只买不租。

他食指点了点桌子,有些烦躁地蹙眉。

“小星星你要搬出去啊?”郭泰问。

“嗯,”沈星河点头:“有些不放心我姐。”

郭泰那天也看出来几个女生关系不好,倒是没想到沈星河这么关心姐姐,道:“那你给你姐单独租一间呗,你和我们一起住啊。”

沈星河想了想,如果再找不到,只能先这么办了。

大不了他去的勤一些,也不怕不安全。

苏赫推门进来,他刚下课。

“这两天怎么没见顾哥?”沈星河问,这几天金融学院课也排的挺满的,苏赫和郭泰倒都正常回了寝室,却一直没看见顾承淮。

“出什么事了吗?”他问。

“没什么事,喝心灵鸡汤去了。”郭泰摆摆手:“每个月都要去两回的。”

沈星河不问了。

这么些日子接触下来,他对三个人的家世也有所了解。作为c市举足轻重的大家族,三家里面,要数顾家最家大业大,却不似外两家那样枝繁叶茂,人丁兴旺,出息子弟一抓一大把。

顾承淮只有两个叔叔,他身为家主唯一嫡子,板上钉钉的继承人,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郭泰和苏赫尚且还有追求自由生活的权利,顾承淮却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

去舒压室也是正常的。

……

c市市中心别墅区,顾家,家主书房。

“林家的那块儿地是怎么回事?”顾君霖坐在书桌后面,神色严肃。

“什么怎么回事?”顾承淮像被审讯的犯人那样坐在孤零零地放在桌前空地的靠背椅上,满脸的不在意。

“你知道我问的什么!”顾君霖面色紧绷。

顾承淮当然知道,他就是不愿顺着人的意思来,他耸耸肩:“你们不是说要利益最大化?我不费一分一毫的拿下不好么?”

“利益最大化是在保证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而不是让别人一点甜头都赚不到,这样下去谁还会再与我们合作?”

顾君霖质问:“你自己说说这是第几次了,再大的力量也架不住众人来推。我们求的是双赢而不是一锤子买卖,你知不知道为了安抚林家我要多给多少好处?”顾君霖问,随即哑然,这孩子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什么都懂,他就是不在乎。

“你最近……去看慧能大师了吗?”他不想再紧逼,转移了话题。

“不想去。”顾承淮往后面一靠,神色倦怠。

“去看看吧。”顾君霖面露疲惫:“就当是去聊聊天也好,我知道你不好受,但我只有你一个孩子,别让我担心。”

顾承淮顿了顿,转身走了出去。

屋中只剩顾君霖一人,杯中的香茶热气氤氲,他沉默地坐在桌后,怔然半晌,拉开了旁边的抽屉,从里面的笔记本中拿出一张泛黄的纸条。

陈旧的纸面上,毛笔字大气雄浑又透着洒然:“惊才绝艳,慧极必伤,将亡未亡。”

这是顾承淮出生之时,他找慧能大师批的命格。与之一同送来的,还有那串一直带在他手中的佛珠。

十二个字如同诅咒一般,于他牙牙学语时初现端倪,到现在一步步应验。

他最近行事已经越发张狂。

顾君霖温润的脸上露出些哀伤,将亡未亡,是指的他的孩子,还是指的顾家?这四个字又什么时候会颠倒过来,变成未亡将亡?

“他十八岁那年,在c大,顺其自然,或有转机。”大师的话在耳边响起。

这才是他把顾承淮送到c大再念一个大学的原因。只是不知道,那个转机是否出现,还是已经错过了,不然他为何没有一点好转。

……

或许是刻在血脉里的天赋,顾家人对于旁人情绪的感知向来敏锐,这天赋,加上每一代族人的努力,让他们成功避过无数次的险境,在存亡关头做出正确的选择,得以将顾家世世代代延续下去。

但是这种天赋到顾承淮这里产生了变异,或者说,强到了妖异化的程度。

不用费任何心思,那些隐藏在心底哪怕当事人自己都没察觉的细微情绪便汹涌而来,高兴,悲伤,嫉妒,憎恨,怀疑,迷茫,以及……欲望。

哪怕他根本不想知道。

人心多繁杂,事世多纷扰。平静愉悦的时刻能有多少?有慧根消磨生活苦难的人又有多少?

所以人总是大部分时间是痛苦的。为疾病,为事业,为爱情,为野望……绞尽脑汁,痛哭流涕。

加上那不知足的天性,哪怕拥有得比别人多得多,看到的也永远是自己没有的。站在高处的人,算计着爬的更高远。再往底层一些的人更了不得,不仅贪婪,还愚蠢。

倒是有些安于现状的,但要么浑身上下充满着一种不思进取的消极,要么一遇到波折便马上崩溃,抱怨命运,憎恶生活。

顾承淮日日夜夜被这些杂念侵扰着,或许偶尔会感知到一些浅薄的愉悦,但很快被汹涌而来的负面情绪消磨了个干净。没有消极避世或失了本心,已经算意志坚强异于常人。

饶是这样,他也曾经克制不住,产生了暴戾的心思。这么多年跟着慧能念佛论禅,总算能自己压抑着平静下来,但这种平静不是恬淡,而是一种对人对事的消极厌烦,意兴阑珊。

将亡未亡,未亡将亡,能毁灭顾承淮的,只有他自己。

……

慧能于棋盘上落下一子,笑看着对面的少年:“可是有什么疑惑?”

带着佛珠的少年眉目淡淡,摆弄着手中的棋子,闻言抬头,直言道:“在想人心,想善恶。”

慧能闻言笑了:“看来转机已经出现了。”

顾承淮以前是坚定的人性本恶论者。感受到太多的欲望,看了太多的不择手段,自然而然对人性持消极态度。对家里的两个叔叔也不甚亲近。

tsxsw.la

现在能有所怀疑,是好事。

“只是有些好奇。”顾承淮落子。

“人性本善人性本恶,都太过片面。”慧能摇摇头,叹道:“哪怕境遇相同的同胞兄弟,一个能自强不息日日行善,一个却能作恶多端放火弑母。可见人性本善者有之,本恶着有之,善恶驳杂者,更是不少。”

“不是环境影响么?”

“性本善者于淳朴平和的环境中如鱼得水,性本恶者于勾心斗角的环境中风生水起。但凡有所交换,都会迷茫痛苦。善恶驳杂者,倒是随波逐流,受影响最多。”

顾承淮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所有人,包括苏赫他们自己都不知道顾承淮跟他们在一起的原因。这选择,不过是因为他们的情绪相对干净,不让他难受罢了。圈子里面比他们身份高的不是没有,苏赫甚至只是苏家旁支。但是被接纳的,始终只有他们两个。

沈星河是顾承淮见到的第一个,有能力有心计,却不想着往上爬,情绪纯然干净的人,他身上有一种安静恬然的满足感,让他第一眼见到,心神都为之一清。

如果说是被保护的好,也不尽然,一个父母双亡,亲人极品,带着一个拖油瓶一样的姐姐,小小年纪就知道在“代码帝国”这个网站上编程挣钱的人,能被保护到哪儿去。

所以他很好奇,是什么保护了他,让他没有对这个世界产生冷漠与厌憎。

直到那天在商场,见到他那个姐姐,才知道那股子安静恬然来自哪里,这姐弟俩在一起产生的磁场真是有趣。

他更好奇了。

如果说沈星河的满足是沈青黛给予的,那同样是父母双亡,在他眼中能力平平的沈青黛的满足感,又是谁给的呢?

如果说这是她的天性,那么保持到现在,是因为拥有不受环境影响的坚定,还是因为所受的磋磨不够大,诱惑不够多?

人的选择和其他无关,无论哪一秒,理智和情感的选择都会趋近内心最真实的方向。

……

“青黛,快,快一点。”方潇潇拉着青黛的手往前拽。

“不行,潇潇,我,我实在是爬不动了。”青黛喘着粗气,看着望不到头的台阶,十分想直接瘫倒在地。

她怎么也没想到方潇潇说的有花的地方是这里。

“再坚持一下,就快到了。”方潇潇自己也喘,还在给她鼓劲儿。

青黛锤了锤酸软的腰背,两人互相搀扶着,沿着台阶一步一步往上,终于远远看到了寺庙的大门。

方潇潇说的有花的地方,是c市一座很出名的寺庙,般(bo)若(re)寺。

有道是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不止桃花,其它花也是一样的。

以前c市作为某些朝代国都的时候,般若寺还做过国寺,因此建筑恢宏,规模很大。因为据说算命很灵验,哪怕离山底很远,台阶多的让人望而却步,也一直香火鼎盛。

“庙里的东西都是不能摘的吧。”青黛望着庄严的大门,有些惴惴:“会触犯神灵的,还会被人家赶出来。”

“不在寺里,我怎么敢去寺里摘。”方潇潇道,她胆子也很小的好不好:“我去年来旅游的时候,发现了一条小路。”

她边说边带着青黛沿着墙根往后走。

说是路,其实就是草木树枝少一些,因为寺院前面是供香客参观听经的地方,后面是和尚住的院落,不让外人进出。所以很少有人往后面去。

两人走了半个小时,终于在离寺庙后面,离后门有一段距离的空地上看到几颗还在开花的桂树,以及一些零零散散的别的花。

错落着并不整齐,的确是野生的样子。

“我就说吧。”方潇潇得意洋洋:“你看有哪些是可以用的?”

青黛看了一下:“桂花和月季都可以用。”

做法稍微改变一下,桂花露的味道不比蔷薇露差。

她在地上铺上早就准备好的干净的方布,方潇潇在寺庙后门附近找了一根长长的竹竿,拿过来轻轻一打,黄色的小花便纷纷飘落下来,落在方布上。

方潇潇又打了几下,一棵树落了个差不多。

“换一棵吧。”青黛道:“老打一棵不好。”

方潇潇点头,帮青黛去抬布,还没挪到地方就听到一声呵斥:“干什么呢,谁让你们摘花的。”

两人扭头,看到一个带着红袖章的人气势汹汹地跑过来

方潇潇,沈青黛:“Σ(°△°|||)!!!”

这不是野生的么?

就跟在操场放鞭炮被教导主任发现了一样,两人下意识就想跑,奈何体力透支严重,没两步就被抓住了。

红袖章是当地宗教管理协会的,常驻寺院帮忙处理事物,把两人带到前院里进行思想教育,不仅因为她们打了寺院的花,更因为她们打的是老住持慧能大师亲手种的花。

c市是一个规划严整的文明城市,一草一木不是公共财产,就是有主的。破坏路边花坛花草树木还要被罚款呢,沾上了名人罪加一等。

何况一棵树都快打秃了。

方潇潇和青黛灰头土脸站在那里,连声道歉,并表示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不敢再犯。

红袖章看她们态度良好,说教一通就准备放过她们,方潇潇余光瞥到远处走来的人影。

哪怕距离甚远,哪怕只见过一面,以她5.2的眼睛,那十分具有辨识度的身影还是让她心头一跳。拉着青黛往旁边的树那里躲了躲。

青黛也看到了,脸顿时皱成了一团,只希望他不要看到自己。

还有什么比“偷花献佛”的时候被正主撞见更尴尬的事情了吗?估计到时候东西一送过去,对方就知道里面的花从哪儿来的了吧。

她们勾着脖子把头垂到胸前,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然而事与愿违,眼见着距离越来越近,跟顾承淮走在一起的老和尚笑眯眯地对红袖章道:“志和,这是怎么啦?”

“大师,”红袖章恭敬地行了个礼:“这两个女生偷偷摸到后门把您种的花给打秃了。”

老和尚望向她们,青黛和方潇潇不得不抬起头来,露出臊的通红的脸:“对不起,我们不知道那是有主的。”

“不碍事,花来花去,本就有定数,也是它们今日和姑娘们有缘。”老和尚说着,目光在青黛脸上停留一瞬:“需要的话,可再摘一些。”

他目光慈和,并没有怪罪的意思,但青黛她们哪里还好意思厚脸皮地去要,连连摆手,只恨不得现在就消失不见。

“如此,”大师看出她们的窘迫,扭头对顾承淮道:“既然都要下山,不如你替我送她们回去。”

顾承淮看着师傅清湛的目光,知道他猜到了什么,也没反对,领着她们下了山。

青黛和方潇潇跟在男生身后,一步步往山下挪,气氛是一阵无言的沉默。

就这么一路尴尬到了山脚,顾承淮拉开车门:“上车。”

“不用了,”青黛连连摆手:“我和潇潇坐公交,有直达的。”

老实说比起冷冰冰的苏赫,她更怂顾承淮,前者大部分时间面无表情,但笑了就是笑了。不像这个,大部分时间都在笑,但仿佛隔了一层云雾,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当然,不笑的时候就更吓人了。

方潇潇小动物直觉没那么强烈,就是觉得尴尬,也跟着附和。

顾承淮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落在青黛脸上,蓦然笑了,那一笑真是……风华绝代,原本含雾的桃花眼刹那间光华流转。

“听话,上车,嗯?”他盯住青黛的眼睛,低声道,带着些温柔诱哄。

青黛恍惚间发现,原来他的声音也是这么好听的,不似沈星河那么清润,却有些靡离的性感。

她迷迷瞪瞪地遵照着他的话抬腿,等反应过来,人已经在车上了。

银色的科尼赛克疾驰而去。青黛看着男生倦怠的眉眼,觉得他大概没有睡好,也没试图没话找话。

车子在校门口停下,青黛下车。对顾承淮道:“谢谢。”

顾承淮笑了笑:“不客气。”

“那,那我走了。”

“去吧。”

青黛仿佛被老师释放的学生,浑身一松,拉着方潇潇往校园里跑了,顾承淮看着她们的背影,眸光晦暗不明。

电话响起,顾承淮瞥了一眼,戴上耳机。

郭泰的声音从那边传来:“顾哥,房子我找好了,两个地方,盛庭和华瑞花园都留的有,上下两层。盛庭条件好一些,离得也近,但是张玉龙他们几个也和女朋友住那里,有时候还会带别人过去。”

张玉龙是张家的人,比他们大几岁,算是个标准的花/花公子,最喜欢涉世未深又故作老成的女学生。说是女朋友,谁都知道那就是个炮/房。因为去酒店的话或多或少都会留下痕迹,有心人一查就会查出来,怎么都不如自己的房子玩儿的方便。于是和与他有相同爱好的那群人一起在盛庭买了房子。

郭泰知道顾承淮挺厌烦那几个人,道:“还是选华瑞花园吧,我听说小星星也在找房子,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儿看多了估计宁可自己住去了。”

顾承淮打着方向盘,眸光淡淡:“不,就盛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