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飞蛾

    青黛扫了一眼,没有看见鞋套,只好关上柜子,穿着鞋走了进去。

鞋底在地板上留下几个浅浅的脚印,她有些不好意思,想着一会儿不乱走动,离开的时候再把踩脏的地方拖一拖好了。

屋里静悄悄的。青黛等的无聊,从书包里把自己的高数卷子掏了出来。

他们数学老师期中考试后就出差去了。代课老师用普遍看待艺术生的眼光看待他们,并不期待他们的数理才华,教的十分敷衍。

所以这卷子一直到今天数学老师回来才发下来,让他们改错。

大学数学满分100,青黛看着上面红红的69,还有些骄傲,她难得拿这么好的成绩呢,星河肯定会夸她有进步。

时间还早,她决定自己试着改一改,一会儿弟弟回来了再让他讲。

她趴在桌子上算得起劲儿。没注意到下楼的人,直到耳边传来拖鞋在木质地板上“哒啦,哒啦”的脚步声。

她扭头,就看着穿着宽松羊绒衫,发丝凌乱,带着一脸刚睡醒的慵懒往下走的男生。

顾家的衣服都是有设计师量身定做的,注重舒适度的同时,用简洁的线条便能最大限度凸显出美好——宽肩,细腰,长腿。

那针织衫领口开的有点大,此刻因为不注意有些微微倾斜,露出男生洁白的锁骨和半截肩膀。

他睡眼迷蒙地往下走,青黛大脑有些空白,距离他们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四天。男生也看到了她,趿拉着拖鞋慢悠悠地走过来,朝桌面扫了一眼。

青黛:(⊙o⊙)!

她一个激灵从美色中清醒过来,刚才的骄傲荡然无存,反而有些羞愧,“刷”地一下趴在桌子上,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卷子。

顾承淮眨巴眨巴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但69三百六十度颠倒过来,还是69而不是96。

他“啧”了一声,问青黛:“考砸了?”

青黛知道他看到了,有些臊,还是老实地道:“没,没有。”

事实上她发挥的非常好,有一个不太确定的选择题还蒙对了,比方潇潇多得了5分。

和从小给姐姐补习的沈星河不同,顾承淮从小接触的都是精英,连郭泰的数学,一百五的卷子都稳定在一百三左右。因此他一瞬间有些不能理解。

“上课要好好听讲。”他道,把她的卷子拿过来看了看,为这计算能力诧异一秒,随即拿起她放在桌上的笔“刷刷”地写下两行公式:“用这个算,会快一点。”

说着把笔递给她。

青黛接过来,瞅着卷子上的两行公式,觉得有些眼熟,是在哪本书上看到过来着?拓展阅读?选修一?选修二?

“我……”头顶的目光犹如实质,她的额头开始冒汗:“我没学过……”

顾承淮:“……,今年高考最后一题最后一问,用的就是这个。”

青黛:“……”

原来学过的么?可是她数学考试从来就没有做到过最后一题,交卷的铃声就响了呀_。

那一瞬间急中生智,她拿起一旁的点心盒子转移话题:“这个给你。”

顾承淮接过:“这是什么?”

“小鸭酥,”青黛道:“自己做的,谢谢你请我们吃饭。”

顾承淮打开盒子,拿起一个塞进嘴里,眉眼舒展,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刷刷”给她换了个公式:“用这个,继续算。”

青黛:“……”

顾承淮在旁边吃点心,青黛在一旁写题,趁人去厨房倒水的时候给方潇潇发微信。

【我突然觉得李老头还是很好的t_t】

【落木萧萧:???这是什么求救信号么?你被外星人抓走了?】

【青黛:不是,我现在遇到一个……更可怕的,比三个李老头加起来还可怕。】

【落木萧萧:谁啊?】

【青黛:我弟弟的那个室友,那个笑眯眯!】

【落木萧萧:qaq!!!】

【青黛:他今天不笑了,我弟不在,他看到我的卷子就要给我讲题,坐在旁边盯着我冷汗都出来了,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t^t】

【落木萧萧:……,保重:)。】

顾承淮端着两个杯子从厨房出来,青黛忙像被抓包的小学生一样把手机收起,一本正经坐好。

顾承淮挑了下眉:“写完再玩儿手机。”

说着把一个杯子递给她。青黛看了看里面乳白色的液体:“这是什么?”

顾承淮想了想:“玉米。”

青黛抿了一口:“是甜牛奶。”

顾承淮:“就是玉米,你弟刚榨的。”

青黛:“……”

不和你争q(s^t)r。

……

顾承淮歪着脑袋趴在桌上,看着旁边神色认真算题的少女,感受着一片难得的祥和静谧,惬意地眯起眼睛。

但是和气场太强的人坐在一起的青黛感觉就不是那么美妙了,感受着笼罩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一边满头大汗地算题,一边在心里满屏的弹幕:他怎么还不走他怎么还不走他怎么还不走t_t。

这就跟考试的时候老师站在旁边看着你一样,越紧张越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等等,她不是来送东西的么?东西送到她就可以走了呀。

想通的她瞬间鼓起勇气,决定委婉结束这场辅导。扭头却发现顾承淮趴在那里,脸朝着她的方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漂亮桃花眼合上,显出又密又翘的睫毛,浑身的气势也收敛不少。

仿佛狮子打了盹,青黛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这屋里有中央空调供暖,不怕感冒,她决定不叫醒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觉得好喝,再喝几口。

沈星河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

少女趴在桌上写题,少年在旁边呼呼大睡,诡异又和谐。

青黛听到动静,扭头,见到是他弯了弯眼眸,朝他比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门外。

沈星河点点头,停下了换鞋的动作,站在门口等着她。青黛轻手轻脚收拾好东西,踮脚走到门口,姐弟俩一同出了门。

“姐,你们怎么……”沈星河有些奇怪,顾承淮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在别人身边睡着的人,连他回来都没醒。

“他突然要给我讲题,”青黛皱起脸:“写个看不懂的公式,就让我算,讲的什么我也听不懂。”

沈星河脑袋一转就知道怎么回事,顾承淮本身不是个多耐心的人,也没有一个理科废的姐姐,所以对青黛的水平估计不足。

“然后他盯着盯着就自己睡着了。”青黛继续道。

“太累了吧。”沈星河解释:“顾氏最近有一个大企划,顾承淮也参与了。国际那边传来消息,有人发现了一种新的超导体。”

“其实早在1911年荷兰物理学家就发现了超导现象,并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奖,但因为绝对零度(-273c)的条件实现困难,不具备什么商业价值,没有引起资本的关注。”

“继几年前双层石墨烯旋转1.1度能在绝对零度以上1.7度实现超导之后,相关领域不断取得突破。现在新的研究成果已经出来了,如何应用还在研究之中,但一旦成功投入市场,所获的利润不可限量。顾氏本来在能源方面就有不小的份额,想要分一杯羹也是理所应当,顾哥最近一直在忙这些事情。”

青黛:“……”

突然觉得笑眯眯的形象高大了那么一点。而且她听沈星河说过一些事,觉得他小小年纪的就要操心这些,还为此得了心理疾病要去看医生,怪可怜的。

“那你最近多照顾他一点吧,他连牛奶和玉米汁都分不清楚呢。”

沈星河沉默一秒:“那是牛奶玉米,保姆阿姨送来的,最近很火的新品种,可以生吃,我知道你要来特意榨的,厨房没来得及收拾,估计残渣被他看到了。”

aiyueshuxiang.com

青黛:“……,这样啊。”

是她孤陋寡闻了_(:3∠)_。

沈星河把她送到小区门口,青黛就不让他送了:“你最近不是又忙起来了么,老师看中你,就好好加油呀。”

“对了,这个给你。”青黛拿出那把钥匙:“你们的点心我也放桌上了。”

沈星河道:“你拿着吧,顾哥给了我两把,这把就是给你的,你来找我也方便点。”

青黛:并不,她再也不想来接受学习辅导了:)。

……

最终青黛还是拿着钥匙回到寝室,发现气氛有些不同寻常。于是趁和方潇潇去洗衣房的空档,小声问:“今天怎么啦?”

方潇潇脸色扭曲一瞬,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给青黛科普了一下。

方敏珠最近认识了个男的,条件很不错的样子,每天晚上在寝室里视频聊的火热。这点青黛知道。

但是今天视频完,方敏珠要去阳台洗内衣,还有些难舍难分,于是手机揣兜里挂上了耳机边洗边跟对方语音。

进寝室拿衣架的时候,看到阳台纱帘上爬了一只体型硕大的蛾子。

n大为数不多值得称道的优点之一就是绿化了,因此春夏之际,各种奇怪的飞虫就格外多,在晚上被明亮的灯光吸引,于寝室和少女们来一场尖叫邂逅。

本来十一月份的天气,这些应该都销声匿迹了才是,却没想到这虫不知得了什么造化,活到了现在不说,还不知好好躲着,反而堂而皇之飞到了女生宿舍。

微信语音还没挂断,方敏珠看到虫子,眼珠一转,掐着嗓子,无比娇柔地道:“有虫,珍珍,好恶心,我好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