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三合一

    两人第二天都有事,一大早起来洗洗漱漱整装待发地出发,各忙各的事儿去了。

缩在自己房间里的郭泰一直等外头都安静了以后,才风一样地卷进苏赫的房间,把同样熬了夜正在熟睡的人摇醒:“大事不好啦!”

苏赫被人强制着从梦里拉了出来,睁开惺忪睡眼看着一身亮红色羽绒服,头发朝天的郭泰,超常发挥,露出一脸你最好有大事的表情。

“顾哥他和小星星……”郭泰做了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苏赫听完这一耳朵,简直都想要给这傻子两拳,但为了不让肾上腺激素上升扰乱自己的睡眠,只翻了个白眼,被子一卷把自己重新裹进去,给郭泰丢了一个字:“滚。”

“你别不信,我这次可是有石锤!”郭泰不服气了:“我一大清早看见顾哥穿着睡衣从小星星房间里出来。说不定这都好久了,要不是我今天起来的早……”

苏赫是真的懒得理他了:“那你一大早跑进我房间干嘛?是不是对我也有非分之想?”

郭泰受惊般地后退两步,面色嫌弃:“你想得美,我怎么会看上你这个冰块儿精,你有的我哪儿没有?”

“那不就得了?”苏赫道,以前三个人闹嗨了一张床上和衣睡了也不是没有,不懂他脑袋里天天哪儿来那么多戏。

何况顾承淮从来都不是藏着掖着的人,喜欢什么看上什么,从来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哪怕对方真是个男的,也不屑去搞暗度陈仓的戏码。早就明目张胆去睡了好吗,还用避着他们?

他的脑袋也快埋进被子里:“好走不送,记得帮我关门。”

郭泰“哼”了一声。满心不被理解的愤怒气冲冲地走了。

……

方潇潇本来说周末要陪青黛一起去买设备的,但是没成想前一天晚上吃了别人一枚安利,点开了一篇文儿。

本来想看两章就睡。谁知道上了瘾,控制不住一章一章往下翻。

这文前半部分欢脱满满,后面就慢慢虐起来,让人越看越揪心,她一边掉眼泪一边看到凌晨四点才熬不住倒了,第二天眼肿的核桃似的,整个人都觉得头重脚轻,如踩棉花。

“对不起啊青黛,不能陪你去了。”方潇潇开口,鼻子还是囔的。

“快上去睡一会儿吧,”青黛看着她那下一秒就要卒样子都觉得胆战心惊:“下次可别熬夜了……”

“我知道,可是我忍不住,”说到这个方潇潇又悲从中来:“呜呜呜,我的清嘉……”

司清嘉是那篇文悲情男配的名字,结局很凄惨。

青黛:“……”

方潇潇入戏太深,她又没看过,不知从何安慰起,只能给她泡了一杯牛奶,催着人去补眠。

好在广播剧不急,听说剧本还在修改,她最近也在练习基本功。

……

沈星河周三下午有空,姐弟俩也好长时间没好好一起吃一顿饭了。青黛买了食材,准备去用他们秘密基地的厨房好好做一顿。

琢磨着怕他室友也在,还多买了点。

客厅静悄悄的,门口多了双女士拖鞋,毛绒绒的小兔子图案,标牌还没拆,用防尘罩套着,摆在四双男士拖鞋旁边,娇小又可爱。

她换上,提着东西去了厨房。

这里的厨房对于几个男生来说,就是个榨果汁煮咖啡的地方。买家具赠送的刀具都是崭新的,案板橱柜被定时过来的保姆阿姨擦的曾亮,看起来毫无烟火气。

但是青黛很喜欢这里,做饭对于她来说是一种享受。

就像曾经和嬷嬷一起,于寒冷的冬日将红薯埋于灶灰里,等着它们慢慢炕熟一样。最简单的食材,最简单的做法,弥漫开来的香甜便能在寒风呼啸的夜晚带给人满满的满足与感动。

有一个属于自己地方可以做饭,有人可以和自己一同分享,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了。锅里的水蒸气翻滚而上,她把切好的番茄丢入进去。

沈星河下楼的时候就闻到了香味,这种时候出现在这里的,还会做出这种香味的,除了青黛不做他想。

他眼前一亮,“哒哒哒”走到厨房,双手往青黛肩膀上一搭,晃她两下哼哼道:“姐,你要过来怎么不告诉我,我去接你啊。”

“猜到你在睡觉,叫你做什么。”青黛扭头,看着他精神奕奕的眼睛,笑了笑:“睡好了?”

“好的不能再好了。”

沈星河看还有食材没有处理好,便挽起袖子给她打下手。

年轻的男孩子,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的,哪怕昨天熬夜写报告到很晚,上午又去应付导师的差事,回来补上三个小时又元气满满了。

青黛没有赶他出去,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她从来不曾阻止沈星河了解到生活的细微末节,也从来不曾拒绝他想要分担的心意。

哪怕以前他年龄还小,哪怕她心里已满是爱护。

不为别的,只为一桩旧事。她前世未曾读书,所懂的道理不过来自于旁人的言传身教,以及本身对身旁事物的细心观察。

那时候已经到了嬷嬷手下。只记得来周府帮工的一家母女四人家里,就有个“顶梁柱”。全家唯一的男丁,从小聪慧,被父母和六个姐姐捧在手心,早早送去学堂。

家里的活计姐姐们和父母全包了,什么事都不让他沾手,什么事都不会闹到他跟前去,他们只会对他说:“没什么大事,你只用安心读书就好。”

甚至连姐姐的婚事也全用来为他铺路。青黛那个受宠的弟弟都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然而顶梁柱最终还是垮了。那母女四人好久不来,青黛很久之后才偶然从别人口中听说了只言片语。

说他长大了,一身酸腐讲究,拿着全家人的血汗学别人出入烟花之地,做些酸诗艳词,却没像爹娘期望的那样考个进士回来,甚至都不是秀才。每天于外边游荡,非缺短银钱不往家去,没有一点担当,按府里婆子的说法“谁沾上可是倒了血霉。”

在青黛眼中,也远不如府里那些大字不识的侍卫们,起码人家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却能为妻儿撑起一个家。

但那个人真的天生就是个扶不起来的烂泥么?青黛觉得不是,因为她记得她年岁尚小的时候看到过他下了学来府里叫姐姐一同回家,还试图帮忙做没干完的活计,却被他姐姐赶开了,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旁边看着。

后来长大了,那些手足无措就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视而不见。再后来大约也是了解了面子这回事,为有个帮工的姐姐感到丢人,再也不来了。

她那时尚且想不通这其中的关窍,只是轮到自己时,下意识觉得不能再这么做。

所以沈星河问她在做什么的时候,她没有说“不关你的事”“你不用管,好好读书就行了”。

而是告诉他,他们需要生活,遇到什么困难,要做什么才能好过起来。

沈星河没有被吓到,反而拧着小眉头帮她一起想办法,尽力帮她分担,哪怕一开始有些想法有些幼稚,也在实践中飞快地成熟。

她也曾想过自己是不是错了,但最终没有改变主意。她不怕多吃点苦,但她害怕她所有的付出,只换来弟弟的毁灭。

好在她没有错。

……

两个人做了四道菜一个汤。

“多了。”青黛道,她食量不是很大,大都靠沈星河一个人解决。

“不多,吃不完晚上还可以用来下面条的。”沈星河去拿筷子。

青黛想起手机还在客厅的包里,怕有人发消息自己没看到,准备拿过来。刚看了两眼,就听到防盗门响起门把转动的声音,她抬头,看到西装革履的顾承淮拉扯着领带走进来,有些怔然。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不是舒适的休闲装,而是一身质感线条,冷淡又正式,好像一下子和他们这些学生区别开了一样。

顾承淮当然也看到了她,把扯掉的领带扔在沙发上,桃花眼微眯,唇角勾起:“姐姐来了?”

他这几日事情告一段落,睡了两天好觉,眉目间的疲惫一扫而空,漂亮的脸又容光焕发起来。搁青黛眼里,那就是笑眯眯休息好了,又开始笑眯眯了。

好在今天她一张卷子也没带╭(╯^╰)╮。

“打扰了。”青黛扣了扣手。

“啧。”顾承淮蹙眉,刚想说话,沈星河听到动静出来,也看到他,招呼道:“顾哥,你吃了吗?要不要一起?我和我姐做的。”

顾承淮又看了青黛一眼,点点头:“我上去换个衣服。”

这下不用担心菜多了,青黛趁顾承淮换衣服的功夫又做了个拌菜,刚端上桌,人就已经一身休闲地晃下来。

青黛的手艺比不上大厨,却处于家常菜顶尖水平。本来还担心吃够了山珍海味的顾承淮吃不惯,结果发现完全是多虑,人家一点也不挑。

也是她喜欢用新鲜食材,合了人的胃口。总之,一顿饭吃的和谐。

饭后青黛想着顺便把碗洗了,旁边的顾承淮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是说弹钢琴呢?你的手不要了?”

他是个不关心琐事的,在他的意识里,做饭下厨是生活情趣,他堂姐偶尔就会做,但洗碗这种枯燥的活不包含在情趣之内,因为堂姐从来都不洗。

沈星河也道:“放着吧姐,明天会有阿姨来收拾的。”

三人移步客厅,青黛想走,沈星河不舍:“再玩儿会吧,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顾承淮直接从麻将小王子郭泰藏在电器柜下的麻将盒里摸出一副扑克牌,说来斗地主。

青黛拿起的包又放下,坐下去和他们打了两把。打了两把就再也不想和他们打了,因为她发现这两个人在算牌。她出什么,到后面手里还剩什么都被猜的一清二楚:)。

两个人勾心斗角算的厉害,她算不过他们,连刻意喂牌都被化解了。真的是头秃又心累。

刚好郭泰和苏赫从外边回来,看到他们在打牌,郭泰嚷嚷着斗地主什么意思,来打游戏啊。

他口中的游戏是那种很古老的插卡游戏,郭泰十分有怀旧情怀地收集了全套卡带。几人也没反对。游戏机接到客厅电视上,游戏菜单闪烁出来,种类很多,除了合作模式,还有双人对垒的。

先是苏赫和郭泰,再是苏赫和顾承淮,再是顾承淮和沈星河。几人操作都不错,青黛喝着果汁,在一旁捧着下巴看的津津有味,还时不时回一下青木之声工作室的消息,好不惬意。

一局结束,沈星河突然把手柄塞到青黛手里:“姐,你和我打一把。”

说着就要去拿顾承淮手里的手柄。顾承淮本来是准备放下去喝水的,闻言又坐了回去,桃花眼微垂,道:“我来打。”

青黛看着对方摁在键上白皙修长的手指,想着他刚才干脆利落的动作,秒怂:“我不会……”

她觉得自己起码需要回去和方潇潇练习一下才不会丢人现眼。

“没事,我给你找个简单的。”郭泰跑过去换了一张卡,又拿过她的手柄吧嗒吧嗒调了两下:“这个可以玩儿,你和顾哥一起打对面坦克就对了。”

顾承淮没反对,沈星河也没说话。

游戏已经开始,青黛看着满屏乱跑的坦克,发现除了颜色,它们都长得一模一样,一时有些分不清那个是自己。

她手忙脚乱按了下左转的按钮,又发射了两枚子弹,发现屏幕中间那个白色坦克跟着她的操作左转并且发射炮弹。

找到了!这是我!她眼前一亮,又按了几下,操纵着它去打旁边的坦克。

打着打着屏幕突然一黑,闪出了“gameover”几个大字。

青黛还握着手柄,一脸懵然:发,发生了什么?

郭泰已经把喝到嘴里的果汁都喷了出来,呛得连连咳嗽。

一向面无表情的苏赫也勾起唇角。

顾承淮“啧”了一声,伸着胳膊往沙发后面一靠。

沈星河哭笑不得道:“姐……”

青黛:“怎,怎么了嘛……”她觉得她打的很稳呐。

“星星姐姐,你,你把顾哥打死了!哈哈哈……”郭泰捶着桌子笑起来。

“我没有!”青黛觉得自己冤枉,打死坦克是会有爆炸效果的,她的坦克从出场明明一个火花都没炸过。

“真的,”郭泰指了指电视屏幕的左下角:“在这里,你转身,然后‘biubiubiu’,然后顾哥就死了。”

青黛:“怎么在这里?中间那个白色坦克不是我么?那它为什么跟着我转?我以为它是我。”

几人这才知道到原来她连自己在哪儿都没搞清楚,郭泰又“哈哈”大笑起来。

沈星河安慰沮丧的姐姐:“算了,能打死顾哥也算很了不起了。”

“对啊,”郭泰到:“我们都打不过他,没想到你两枪就爆头……原来姐姐你才是最终boss,哈哈哈……”

顾承淮也笑了,把游戏调回去:“我教你,专心看好。”

好为人师又开始了么?但是出于刚刚让人家阵亡的愧疚,青黛乖乖坐好,十分认真服从指挥。

“往左,你后边有人,不要往墙里走,过来点,跟着我……”他调的困难模式,靡丽的声音带着慵懒的语调,却带着她一点点避开危险,走向胜利。

一局终了,青黛看着屏幕上通关字样,还有些激动,朝顾承淮弯起眼眸:“我们赢了!”

顾承淮看着她,勾起唇角:“嗯。”

几人又玩儿了一会儿,眼看着时间不早,沈星河要送青黛回学校。顾承淮站起身说开车送他们,因为青黛学校的北门这个时间早就关了,从南门进去的话要绕路,开车的确快一些。

郭泰要去超市买东西,于是和他们一起。

四人一同坐电梯下了楼。青黛在地下车库看到了一个一晃而过的熟悉身影。沈星河顺着姐姐的目光望过去,发现是一对举止亲昵的男女,搂抱着上了一辆车。

“怎么了?”他问。

“没什么,”青黛摇摇头,可能是她看错了。

郭泰嗤笑一声,坐到车里对青黛科普:“姐姐以后可要擦亮眼睛,别看那男的打扮的人模狗样的,开个破宝马都束手束脚生怕碰到哪儿。保不齐就是租来骗p……”

“郭泰。”沈星河喝道,阻止了他后面的话。

顾承淮也冷下脸。

郭泰反应过来,尴尬闭嘴:“那啥,我平时和糙老爷们儿口无遮拦惯了,一时没注意,不好意思啊姐姐。”

“没事,”青黛也有些尴尬。

而且他真是多虑了,她以后……找的人有没有车还不一定呢。

车里一瞬间陷入安静沉默,谁也没说话。顾承淮半路接到电话说让他回家一趟,本来想把人送到再折返回去。沈星河和青黛不想麻烦,坚持半路下了车。

姐弟两人一起往学校走。

“姐,你不喜欢他们吗?”沈星河问,他多敏锐,以前住在寝室尚且不论,从他搬来这里,青黛几乎能不来就不来,和他的室友们相处也有些拘谨,不怎么说话,不由为他们辩解一两句:“郭泰平时就那样,没有坏心的。”

“我知道的,也不是不喜欢啦。”青黛摸摸耳朵:“他们人挺好的,就是……气场,懂么?郭泰还好一些,另外两个……不知道为什么,和他们呆在一起就好像站在班主任的办公室一样,我紧张。”

青黛从小就怕老师。小学当个语文课代表去办公室送作业都能紧张的手抖。

知道她不是讨厌,沈星河松了一口气,哈哈一笑:“你就把他们当成和我一样的就好了呀,有什么好紧张的。”

“和你一样?当弟弟么?”青黛也笑。

“额……”沈星河噎了一瞬:“可以这么想,但真正的弟弟只有我一个。”

“知道啦。”青黛道。

以前觉得不会有什么交集,是因为只是普通同学,就没怎么多想,但现在看这样子这几人估计要友谊天长地久。那以后就避免不了会接触,她也想好好相处,免得沈星河夹在中间为难。

……

青黛回到寝室,发现今天人很齐。

丁珍珍在打游戏,方潇潇在电脑上写着什么,看到她回来跟她打了招呼。杜佳怡的电脑开着,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方敏珠今天打扮的格外时尚,她从来上大学开始就在减肥,一个月前又去割了双眼皮,除去还是有些黑,倒也拾掇得像模像样。

今天还精心做了头发,染了指甲。踩着细细的高跟鞋,放下包正换衣服,也是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青黛看了一眼那袄子的颜色,没有说话。

方潇潇问她:“怎么样?有什么好玩儿的事情吗?”

“额……打牌和游戏吧,挺好玩儿的。”

方潇潇顿时兴趣缺缺,她和青黛都不擅长打牌,过年和亲戚凑桌就是红包发放小能手,游戏就更算了,简直像个免费兼职出气筒。

杜佳怡从厕所出来,头上还包着干发帽,回到电脑前拿出吹风机吹头发。方敏珠忍了一会儿,拿起桌上的花露水冲进厕所一通狂喷。

杜佳怡可能体内湿气比较重,蹲厕所的时间很长,被方潇潇戏称为“厕霸”。上完大号后寝室里还会弥漫着一股沤烂的韭菜味,方敏珠尤其受不了,每次她上完大号就要去喷花露水。

方潇潇给青黛发消息:【她用的花露水还是你的那瓶啊?】

青黛回:【嗯。】

这是她们关系还不错的时候方敏珠借的,一直没还,中间青黛要了一次,又被借走了。后来两帮人不说话,左右不过十几块钱,青黛也懒得再要。现在一大瓶也见了底。

方潇潇道:【就不明白,用得起一千块香水的人怎么会来占我们穷鬼的小/便宜。】

她说的是另一件事。

之前有一次方潇潇闲聊的时候告诉青黛:“我这手机的原装耳机也不怎么好,买还没两个月呢,一只耳朵就听不见了。”

青黛心细,拿过来看了看,发现不对,指着耳机背上的商标道:“你用的不是xxx的手机么?这耳机不是啊。”

方潇潇凑过来一看,果然是个不认识的牌子,她一贯是有些迷糊的,愣了愣:“怎么回事?可能……”

她想说可能和什么人拿错了。但一旁坐在床上听到两人对话的方敏珠突然就笑起来,朝她们道:“哈哈,因为那是我的耳机,本来就有一个是听不见的,我上次借了你的还错了你都没发现。你是不是傻/逼?”

她这做错了事还骂人的神逻辑让青黛她们都惊呆了。方潇潇怒气腾腾地质问:“你发现了为什么不还给我?”

“我想看你什么时候发现呀。”方敏珠回答的十分理所当然。

“那你也不能骂人!”青黛道。

接下来的场面很混乱,那是她们第一次吵架。她们吵赢了,但除了让方敏珠更加针对,并没有什么好处。

方敏珠不怕她们。

就像现在,就算知道杜佳怡并不是真的想带着她,她也不敢轻易去捋杜佳怡的虎须。

但她们就不同,她对她们毫无顾忌。

方敏珠拿着花露水从厕所回来,坐在位置上听着吹风机的嗡鸣,显而易见有些烦躁。杜佳怡的吹风机每天开了没有半个小时是不会停的,因为她除了吹头发,还热衷于吹脚。

方敏珠被吵到了,不敢拿杜佳怡怎么样,便将炮火对准了青黛和方潇潇:“你们俩烦不烦呐,天天凑在一起bbb,bbb,不知道大家要学习吗?”

“我们有你烦吗?”青黛抬头,突然就不想忍了:“我们每次说话,从来不超过十分钟,但你每次视频,从来没有下过三个小时!那我们就不用学习了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

之前几次吵架,一直都是口舌利索的方潇潇做主力,战五渣青黛在一旁帮衬,因此方敏珠从来不曾将她那点战斗力放在眼里。

这是青黛第一次和她正面刚,也是憋久了,居然还条理清晰掷地有声。让方敏珠有一瞬间愣怔,愣怔过后就是更加汹涌的愤怒:“你没在寝室接过电话,前天不是你接的是鬼接的?啊!?”

“前天我弟打过来交代事情,我特地长话短说,不过五分钟就挂了,这怎么能和你比!”

“对啊,而且青黛就接了那么一次,你呢?一个学期了,每天都看你在那儿激情表演!嗓门大的仿佛装了喇叭,我们说什么了吗?”方潇潇也加入进来。

丁珍珍这时摘下耳机,插了一句:“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住个200块的寝室以为住魔仙堡呢,有病!”

方敏珠气得手都哆嗦了:“你们,你们这样,小心我爸妈过来捅死你们。”

青黛她们简直要气笑了,方潇潇“呵”了一声:“你爸妈敢来捅我,我妈就能来捅死你全家!”

“对啊,谁没个亲戚咋滴?看我们三家加起来人多还是你一家人多!看到时候谁捅死谁!”丁珍珍也气了,扔了手机站起来。

方敏珠一时面对三夫所指,嗓门再大也扛不住,几经挣扎终于哑了火,在位置上坐了两秒,突然闷不吭声地跑了出去。

青黛她们对她早就冷了心肠,不想去管。说到底,都是成年人了,没道理谁该为谁负责。

杜佳怡则是一直以看戏的姿态看着她们吵,万事不理高高挂起。

四人都没再过多地关注,明天大家都有课,十一点多的时候关了灯上了床。十二点将近一点的时候,寝室的灯突然被人打开。

青黛被说话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睛。发现方潇潇和丁珍珍都坐了起来。和站在寝室当中的寝室阿姨说话。

“怎么了?”她问,也坐起来。

方潇潇摇摇头:“我们也是刚醒。”

寝室阿姨扫了她们一眼:“方敏珠是你们寝室的?你们怎么欺负她了?让她在外面要去跳楼。”

三个人都惊讶了,方潇潇一脸懵逼:“没有啊,我们还欺负她?她不欺负我们就不错了吧。”

“真的跳了吗?”丁珍珍显然更了解方敏珠一些,知道她就是个欺软怕硬的,怎么会有这胆气。

果然,阿姨摆了摆手道:“没有,她在楼道上坐到半夜,哭着给她爸妈打电话,说不想活了要去跳楼。她爸妈害怕地把电话打到我这里,还打给辅导员,现在三个辅导员都已经往学校里赶了。”

青黛,方潇潇,丁珍珍:“……,:)”

“之前的确是发生了一点口角,但我们并没有欺负她。”青黛解释。

“是的,她之前也动不动就说我们,我们都没说什么,这次只不过是气不过回了两句嘴,我们也没想到她会去跳楼。”丁珍珍附和。

“就因为她嫌我们吵,但实际上每天最吵的人是她。”方潇潇道。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交代情况。

寝室阿姨松了一口气:“不是你们惹的就好,这事儿现在闹大了,也不归我管,我就是接到电话来看看情况免得事情没法收拾。”

她说着有些不耐烦:“她爸妈来送她的时候拎了一大袋橘子非要放我办公室,然后要走了我的号码,三天两头给我打电话让我关照一下他们女儿,一次两次还可以,次数多了我也烦,话说回来,住在这楼里的谁我不该关照?我怎么可能只照顾她一个人。”

说完又交代:“我先走了,你们赶紧睡吧,到时候去辅导员那儿好好说,别多想。”

青黛她们和阿姨道了谢,寝室的门再度合上,场面有一瞬间的安静,三个人面面相觑,都没了睡意。

“一会儿辅导员肯定会找我们的。”方潇潇道。

青黛她们也都同意。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等辅导员们开车赶到这里已经一点半,再折腾折腾,非到两三点不可,这觉是别想睡了。

“那她爸妈不会也要过来了吧?”方潇潇问,有些惴惴。

“估计是,但谁怕谁,反正错不在我们,我明天就给我爸妈打电话。”丁珍珍道:“有点小钱就能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了?真是个公主就别做用光人家公交卡这种掉底子的事儿啊!真是个公主就外头租个房子,别和我们挤一间啊!”

几人这才知道她被用光了公交卡。

方潇潇想想也是:“如果她爸妈过来,那我们也给家里打电话吧,大不了闹大,一句话,谁怕谁。”

青黛低头扣了扣手机外壳,低低“嗯”了一声。

她的家人……就在旁边。要告诉他吗?

……

三人都提着心,但是一直都没有接到通知,方敏珠也一晚上没回来。

青黛她们精神不济地去上了课,下午才被人叫到辅导员办公室。丁珍珍上午第二节没课,早就被单独叫来过了,并且给她们发了消息:

【情况不太好,辅导员不相信我们,准备好叫家长吧。】

青黛和方潇潇心里一沉。

办公室里,文学院,外国语和音乐学院的三个辅导员都在。简单介绍过后先让她们交代情况。

青黛和方潇潇照实说了,并且趁机表达了想要换寝室的愿望。

“情况我都了解了。”外国语学院的辅导员道:“这种事我处理的很多,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们不会单纯地相信任何一方,只会凭借自己亲眼看到的去判断。”

这很公道,青黛和方潇潇点点头。

“方敏珠说你们对她很冷漠,平时合起来孤立她,她生病躺在床上也不闻不问,有没有这回事?”

方潇潇和青黛对视一眼,方敏珠什么时候生病了躺在床上?

“我们之前呆在图书馆的时间比较多,对她是不是生病了,什么时候病了并不清楚,她也没有开口向我们求助。”青黛解释。

“而且我生病也没见她问过我一句啊,连一句多喝热水都没有,都是青黛在照顾我。”方潇潇很不服气:“您应该也知道,关心都是相互的,她不关心我们,有什么资格让我关心她呢?”

辅导员点点头表示了解:“你们的矛盾在我们看来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我已经不想再听,也不想再追究谁对谁错。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解决问题,今年扩招,一时找不出多余的寝室,海棠园也住满了,这样,你们两个中的一个人搬到西园去吧,剩下的等下学期期末换寝室可以再申请。”

西园是条件最差的寝室,设施老化不说,床还是上下铺。而且离上课的地方也非常远。

“为什么是我们搬走?”方潇潇问,矛盾的终点难道不是方敏珠吗?

“因为你们是两个人,方敏珠是一个人,她父母那天也和我们做了沟通,她除了有些敏感,并没有什么坏心。你们如果不搬也可以,一人写一份检讨和保证书给我。”辅导员说的很委婉。

方潇潇和青黛却听懂了,说到底,辅导员不相信她们,觉得是她们是联合起来恃强凌弱的那一方,搬走一个也是为了分化她们,免得住在一起惹是生非。

因为要跳楼的是方敏珠,要安抚的也是方敏珠。至于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考量,她们就不知道了。

方潇潇委屈坏了,“唰”地一下站起来:“方敏珠借我们东西不还,每天在寝室里视频,指桑骂愧说我们。凭什么要我们搬走!?要我们写检讨!?她不想活了就有理了是吧,行,那我也不活了!”

说着就往外冲出去。

众人都被她的动作弄懵了,等反应过来连忙追出去。就看到方潇潇拉开了楼道的窗户往上面跨。

“潇潇!不要!”青黛扑过去死死拉住她。

“青黛,你放手!我今天就不活了,这什么世道,凭什么好人就要受委屈!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这么冤枉我!”方潇潇一条腿骑在窗户外面,一边往在挣一边对后面追来的人说:“你们不要过来,过来我就跳下去!”

众人不好轻举妄动,生怕她一个坐不稳就掉下去。

青黛精神紧张地拉着她,手都在抖:“你下来,我们好好说,好好说。”

眼见着事情不可开交,身后的外国语学院的辅导员催促道:“快,快打119,通知他们家里。”

文学院和音乐学院的辅导员都跑回办公室去拿□□找紧急联系人。

音乐学院辅导员记得青黛的弟弟就在隔壁上学,翻开花名册,拨打了手机号码,无人接听后又去打后面的座机短号。

……

桃花眼男生披着浴袍,一边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漫不经心地往楼下走,听到客厅座机在响,慢悠悠走过去接起来:“喂。”

“沈星河是吗?”那边传来焦急的女声:“你姐姐在学校里要跳楼,你赶紧过来一趟。”

“……”顾承淮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你说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寝室线百分之九十改编于真是事件。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语言说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圆月十柒10瓶;只看好文的好读者8瓶;茉莉、一条酸菜鱼5瓶;霖霖懿、23092241、果果、时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