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家长

    沈青黛那个小白兔一样的女人会去跳楼?

顾承淮一瞬间联想到了十分不好的事情,眼神冷了下来,却用着与表情完全不符的语气对着电话那边问:“请问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只听声音,就仿佛一个真的突然听到亲人噩耗的男大学生,生涩礼貌,拘谨惶急。如果青黛在这里,一定会为他人格分/裂般炸裂的演技惊叹,劝他改行一起去配音。

那边果然没多想,避重就轻道:“其实也没什么,和舍友闹了些矛盾,调解的时候情绪有些激动,我们也没想到她会做那么极端的事。”

搁一般家长可能就信了,转而跟着埋怨自家孩子不懂事在外头惹是生非。

可顾承淮什么样的人呐,不说他那护短的性子,甭管什么原因,我的人被逼的去跳楼了就是你的错就是不行。光说那心眼儿,话听三分,真相就能凭借脑补猜个七七八八。

沈青黛那个爱护弟弟的样子,既然不是遇到极端的事情,沈星河还在,怎么可能会去自杀?那边八成是在唱什么大戏,而这一切,肯定和这所谓的辅导员也脱不了干系。

他的语气也凉了下来,抱臂往身后一靠,唇角微勾:“我马上就过去,在什么位置?……好……那就麻烦老师先照顾一下了。”

音乐学院辅导员挂上电话,感觉有些不对,但这感觉一闪而逝,再想去捕捉又毫无踪迹。她摇摇头,又往窗户那边赶去。

顾承淮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拨出一串号码:“叫郝律师到n大来一趟,嗯,w楼6楼,辅导员办公室。”

……

n大w楼。

“方潇潇,你先下来,有什么事我们和老师好好商量。”

“方潇潇,我们已经联系了你妈妈,她很担心你,你千万不要冲动。”

……

这栋楼其他老师和工作人员也听到动静围了过来,大家七嘴八舌地劝着,又怕刺/激到人都不敢上前。

文学院辅导员让大家安静,开了免提,方妈妈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方潇潇骑在窗户上,听到妈妈的声音,眼眶瞬间红了。她刚才说要跳楼全凭受到委屈一时冲动,这会儿冷风一吹脑袋里的热血一散,人也渐渐冷静下来,觉得自己真的跳下去了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的傻/逼。

但就这么灰溜溜的下去,又很不甘心。

她扣着窗户的边框,对为首的三个辅导员道:“让方敏珠过来,让她和我们当面对质!看到底谁在说谎!”

她现在对方敏珠恨得牙痒,夹杂着被冤枉的愤怒和委屈,恨不得马上撕下对方虚伪的面皮,争个是非黑白。

“她该说的都说了,不用叫她过来。”外院辅导员坚持,开玩笑,一个已经要跳楼了,再叫来吵起来两个一起跳怎么办?如果真的有一个要跳,那他也不希望是他手底下的学生。而且这接二连三的,都拿跳楼来威胁,他心里也窝着火呢。

文学院和音乐学院的辅导员都很年轻,才任辅导员没多久,没经验,一切还是以外院辅导员为主。除了焦急倒是没别的想法,还在努力规劝:“方潇潇,你先下来,寝室的问题我们想办法给你们解决,保准让你们满意。”

怎么满意?这句话听在现在的方潇潇耳朵里像就是一张空头支票。但她也看出来了,做主的是方敏珠的辅导员,他不松口保证,说什么都没用。

外面寒风凛冽的,她扣在窗框上的手已经被冻得有些发麻,往楼下遥远的地面看了一眼,还有些头晕。

十八岁涉世未深的少女,在对方强硬的情况下被逼的进退维谷,她没办法,看着周围聚集得越来越多的人,一咬牙闭着眼睛就往底下拉着她衣服的青黛身上倒去。

青黛伸手去接人,却感到手臂被掐了一下。那一瞬间福至心灵,她双膝一软,抱着方潇潇跪坐在地上,泣到:“潇潇……”

这一声哭得凄楚哀婉,七分真三分假,把她最近练习的所有配音功底全都用在这里了,听得人心都为之一颤。

加上她一晚上没睡又没化妆,本来苍白的面色更加惨淡,眼泪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滑落,活脱脱一个87年版红楼梦里面那个濒死的林黛玉。真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让人不自觉地同情起来。

不就是比谁会哭么,方敏珠会,她也会!

她坐在地上哭的起劲儿,围上来想要扶方潇潇的人也被她挥开,大家一时心有忌惮,不敢硬来。

旁边的人现在也基本听说了事情的经过,都议论纷纷起来,有人干脆劝道:“老张,把另一个女生叫来吧,我看这俩孩子也不像没事找事儿的样子,让她们有什么事当面说清楚。”

外院辅导员沉默不语,脸色很不好看。

青黛哭的卖力,大有不给个说法就把长城哭倒的架势。他终于不耐烦,伸手要去拉扯她,手还没碰到衣服,就被一道声音打断。

“这是怎么了?”

靡丽的音色,音量不高,还带着些懒散,众人却都为之一静,扭头看着手插在口袋里,仿若踏着月光而来的少年。

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顾承淮一步步走到青黛面前蹲下,看着她花猫一样的脸,“啧”了一声,掏出纸巾擦了擦:“姐姐,你在哭什么啊?”

青黛的脸被修长的手托着,还收不住地打了个哭嗝,愣愣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是音院辅导员最先反应过来,上前道:“你是沈青黛的弟弟吧,我是他们的辅导员,事情是这样的……”

顾承淮收起纸巾站起来,朝她礼貌地笑了笑:“这里挺冷的,我姐姐身体不好,有办公室么?事情是什么样的,怎么解决,我们坐下来慢~慢~谈吧。”

“好,好的。”音院辅导员点点头。

青黛偷偷晃晃方潇潇,让她趁众人都被顾承淮吸引了目光的时候装作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几个人一起去了办公室。

……

外院辅导员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顾承淮笑了:“所以我姐姐受了委屈,还要被逼着搬走?我实在是不懂贵校的逻辑。”

他一口一个“我姐姐”,好像两人真的渊源不浅似的。青黛想要开口,却在对方一个眼神扫来的时候聪明地选择了闭嘴。

“这种事情,肯定双方都有责任,不存在只有一方受委屈的说法。”外院辅导员道。

他这个层次还接触不到顾家,也不认识顾承淮,只以为这就是沈青黛的弟弟。不过一个乳臭未干还没踏入社会的普通学生,再优秀又能厉害到哪儿去?

“我们主要还是希望你能理解一下,劝一劝你姐姐,万事都要以和为贵,不能由着性子来。”

“不用劝了。”顾承淮拨弄着手上的佛珠,脸上的笑容不变,语气却不容置喙:“让那个女生过来,谁是谁非我们好好算一算,或者让她道个歉直接搬走,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他这意料之外的狂妄态度让外院辅导员脸色沉了下来:“年轻人年轻气盛我可以理解,但也要考虑现实,沈青黛还要在这里上四年学,以后还要踏入社会,要是因为小事被记过就得不偿失了。”

这是威胁了?他顾承淮最不怕的就是威胁:“这天下学校千千万,不止你这一所,再考一个又何妨?不愿意考我可以送她出国,哪怕将来什么都不做,我也养的起!”

小书亭

这下不止外院辅导员,整个办公室的人都惊呆了。

别人是惊讶他这蜜汁自信,尤其是音乐学院辅导员,她是了解过班级学生状况的,知道这姐弟俩父母双亡,弟弟自己现在也是学生,前途未卜,拿什么供姐姐再上一个大学?更何况出国和养一辈子。

青黛和方潇潇是惊讶他这坚定态度,毕竟只是沈星河的朋友,为朋友的姐姐出头做到这份上也是十分的够意思了。

方潇潇的眼睛瞬间变成了星星眼。

但其他人可不这么想,和音乐学院辅导员有相同看法的不止一个人。众人看着顾承淮的眼光瞬间变了,从对颜值气质的欣赏变成了仿佛看着一个中二病,还隐隐带了些同情。

这得被什么洗脑了才能把白日梦做到如此境地啊,少年!

“既然如此,”外院辅导员扯了扯唇,懒得再跟他们掰扯。就要盖棺定论,却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带着金丝眼镜,一身笔挺高档西服的中年男人推门而入,朝众人礼貌点头致意后径直走到顾承淮身边,道:“顾少。”

顾承淮点点头:“来的正好,这学校把我的人逼的跳楼还不肯和解,你看怎么办吧。”

男人表示了解,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外院辅导员:“您好,我是顾氏集团的首席律师郝磊,关于这件事情我们可以详谈……”

外院辅导员看着手里的烫金名片。很想说这是个托儿,但理智告诉他,不是。那标准的律师腔儿,无比职业化的行为,短短的时间从哪儿找来这么一个托儿?

他想起刚才男人对少年的称呼:“你姓顾?”

“沈青黛已经成年了,不需要监护人,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委托律师帮她打官司,和我姓什么又有什么关系?”顾承淮食指点了点桌子:

“我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只想讨回一个公道。听说那个女生也喜欢跳楼?这年头大众对这种新闻还挺感兴趣的,不如让大家都来评评理好了。”

外院辅导员沉默,这件事如果闹大了影响到学校声誉,他不会有好果子吃,与之相比方敏珠已经无足轻重了。最终妥协:“我会尽快找到寝室,让方敏珠搬走。”

作者有话要说:  端午节了,祝各位小可爱们端午节快乐呦。

还有,咳,我是日更作者。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昨夜西风凋碧树、李子、不语言说、19736338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083213293瓶;萌喵大爷爱吃鱼66瓶;勤10瓶;绿叶5瓶;黄艺伟3瓶;amanda、23092241、子为伊人、清欢渡、时妗2瓶;流氓兔不是流氓、莹、j(^^)cl、不语言说、树树树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