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安慰

    “还有道歉和检讨。”顾承淮不容他糊弄。

辅导员忍气:“我会通知她的。”

顾承淮满意了,站起来伸出手:“那今天就先这么定了,我学校就在隔壁,老师有什么事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

这可不是有麻烦找他帮忙的意思,而是说青黛有什么事他随时都可以过来。

辅导员当然听出来了,脸色有些发绿,却识趣地没再说话,而是和他握了握手。

整个场面已经完全由顾承淮一人掌控,如果没有后面赶来破坏氛围的人的话。

郭泰人未到,声先至。伴随着跑鞋踩在地板上“咚咚咚”的脚步声,大嗓门由屋外传到屋内:“顾哥,听说星星姐姐要跳楼啦!?在哪儿呢人没事吧!?”

他语气急迫,人也随着声音火急火燎冲进来,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副握手言和的画面,顿时呆立原地:“解决了啊。”

好快!

顾承淮懒得理他那傻样,招呼道:“走了。”

四个人一起出了教学楼。顾承淮和青黛走在前面,青黛对顾承淮道了谢。郭泰和方潇潇跟在后面窃窃私语。

顾承淮扭头问郭泰:“你怎么过来了?”

郭泰知道他问的是他怎么知道的这事儿,解释:“你爸带着郝律师正和我爸打球呢,你突然把人叫走,我听说了过来找你,在楼下听到有学生说有个女生要跳楼,就猜到了。”

联想能力还挺强。

顾承淮点点头,下巴朝着方潇潇的方向示意:“交给你了。”

说完拉着青黛往外走。青黛还沉浸在劫后余生的情绪中,被人拉着走到理科楼才反应过来:“我们要去哪儿?”

顾承淮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盯着她上下打量:“胆儿挺大呀,姐姐。”

这声“姐姐”叫的拖腔拿调,和刚才在楼里比起来格外意味深长。青黛明显感觉到他不甚美妙的心情,忐忑道:“怎,怎么了嘛?”

“姐姐,你知不知道之前有人假装跳楼去威胁男朋友,结果真的被人推下去了?”顾承淮凑近她,桃花眼眨也不眨,语气阴柔又诡谲:“但凶手因为‘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所以只要手段用的好律师请的好,犯罪和代价永远是不对等的,懂吗?”

青黛脸色一白,本来就惨淡的脸色更加楚楚可怜。她知道今天自己确实挺冲动的:“对,对不起……”

顾承淮刚想说话,却注意到青黛的脸色。

青黛后来出门的话多多少少都会修饰一下,顾承淮鲜少叫见到这样不施粉黛的时候,如果刚才是吓得,现在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却还是不见血色,他蹙起眉头:“还在害怕?还是生病了?”

青黛不自在地摸了摸脸:“不是啦,我从小就是这样的,可能是随了我妈妈。”

听说这个世界的沈母脸上就颜色浅淡,但是没有她这么严重。

顾承淮探了探她的额头,不热,又想着沈星河确实没说过他姐生了什么病,遂暂且把这事放心底,拉着她往校外走:“下次别用这种方式,蠢死了。”

“我知道这样不太好。”她还是第一次冒犯老师的威严做这种事情,做完才有些后怕:“老师现在肯定气死了。”

“怎么,现在又后悔了?怕他以后找你们麻烦?”顾承淮嗤笑一声:“从你们选择跳楼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得罪他了。以后想要过的好,要么去讨好他让他消气,要么就只能让他忌惮,忌惮了,想要做什么的时候才会掂量掂量。”

“所以,与其这样瞎折腾给人可趁之机,不如一开始就让人害怕,懂了吗?”

这是顾承淮的法则。很简单,不喜欢一些人,就努力往高处站,那么他们就会慢慢脱离你的圈子,并且收起那些魑魅魍魉的手段。有实力,才有说话的权利。

青黛看着他和沈星河一样挺拔的背影。

他们看事情的角度本来就是不同的,因为高度不同,他从小接触的圈子里,根本就不会有外院辅导员那种人。如果不是今天,他们甚至永远都不会有交集。

但是……

她挣脱开他的手。顾承淮转身,目露不解。

“我有在努力,”她缓缓开口:“我每天都有在练琴,也努力学习,我以后想当一个音乐老师,写出一些好听的歌。可能这些在你们眼里不值一提,一辈子也不能让人害怕,但我有在好好生活。”

“我以后会遇到很多这样的人,我挣脱不出去,也没有让人忌惮的筹码,今天能挣一口气也全靠你。所以我得学会处理学会面对,用和他们同等的身份。”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而不是用你那种,我做不到的方式。

这是顾承淮第一次认真了解青黛,而不单单从她传递来的情绪。他摸摸下巴:“啧,所以你现在……是在跟我闹脾气吗?”

“啊?”青黛愣了:“我没有啊。”

她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没有就好,你以后当什么另说……”顾承淮拦下一个骑自行车的男生,跟人家交谈了两句把车借了过来对她道:“现在……上车。”

于是问题又回到了原始:“去那里?”

“去安慰受委屈又受惊吓的小姐姐,”顾承淮一只脚蹬在踏板上,挑眉:“我可不是什么人都请得起的,快上车。”

青黛看着那个后座有些高的车子,以及他不太熟练的动作,犹豫:“你会骑吗?”

“唔,”顾承淮若有所思:“幼儿园的时候骑过吧,四个轮子的。”

“啊?那,那我来载你吧,我力气很大的。”不大也得大,累死都不能摔死啊。

顾承淮看了一眼她那细胳膊细腿,忍不住笑了:“骗你的,上来吧,载你一个还是绰绰有余,不会摔了你的。”

青黛怀疑地看他一眼,最终还是上了车。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中途还不受控制摆了两下,吓得青黛连忙抓住前方人的衣摆。

好在顾承淮虽然好多年没碰脚踏车这东西,但运动神经发达,没两下也掌握了要领。后来一路都骑得又快又稳。

……

车子载着两人从校园里穿过,不远处的林荫小道上,杜佳怡拎着包沿着石板路往校门方向走,看到这一幕,脸色暗沉。

“那不是沈青黛么?她怎么在这里?”方敏珠捧着一杯奶茶走在她旁边。她今天心情很不错,爸妈帮她搞定了辅导员,那三个人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丁珍珍上午已经被叫过去了,回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估计被训得很惨。听说下午沈青黛和方潇潇也被叫过去了,不知道结果怎么样,该不会被训哭了吧?

活该,她有些幸灾乐祸地想。

“那个是她弟?”她刚才只看到个背影,满脸鄙夷:“也不怎么样嘛!”说到底只是个穷学生而已,身上的衣服都没有牌子,大冷天骑个破自行车,真是寒酸透了。

杜佳怡扫了方敏珠一眼,为她的无知呵呵两声,却没好心提醒。方敏珠有多看不起沈青黛和方潇潇,她同样就有多看不起她。

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她和方敏珠目标相同,高度不同,也就只能做个面子朋友而已。

但是沈青黛……她想着刚才那个一闪而逝的身影,眸色暗沉,她还真是小瞧她了。

……

青黛对这小插曲毫不知情,看着越来越熟悉的路,有些疑惑:“我们要去你家吗?”

“那不是我家。”一套房子而已,顾承淮的声音被风吹的有些散:“去取车,不然你要我这样载你出去吗?我很冷的呀姐姐。”

到底没什么经验,他出来的又急,即没带围巾也没带手套。一蹬脚踏车冷风直往身上扑,这滋味……简直酸爽。他空出一只手把羽绒服上的防风领拉上。

青黛被他的背挡着还没觉得多难受,闻言拉拉他的衣摆:“停车,停一下。”

顾承淮一捏车闸,一条长腿支在地上:“怎么了?”

青黛跳下车,跑到前面看他被风吹的通红的手,摘下自己的手套递过去:“这个给你。”

顾承淮低头,看着那双浅灰色,背面还带着坠着一颗珍珠的小蝴蝶结的手套,挑眉:“你觉得我带得进去?”

“可以的,我这手套弹性挺大,”青黛想往他手上套:“你试试吧。”

“啧,”顾承淮接过来,往手上一套。哪怕他的手修长秀气,也是个男人的手,大了不止一号,原本刚刚好的手套立刻绷得紧紧的:“好勒。”

“总比冷好。”青黛又看了看他的放风领,满意了,重新坐回去。

风吹的人开不了口,两人都没再说话,到了盛庭的地下车库,顾承淮把自行车锁了放在一边。

他最近放弃了钟爱的跑车,弄了一辆四人坐卡宴。青黛坐在副驾驶座上,终于有机会问他:“今天这件事,星河是不是还不知道?”

“嗯,”顾承淮打着方向盘:“他估计在忙,电话打到了客厅坐机上。”

“那能不能不要告诉他。”青黛双手合十,作拜托状:“反正都已经解决了,我不想让他担心。”

顾承淮看了她一眼,不由想起沈星河在实验室惹人眼红被人下绊子时的满面阴沉,却在在接到姐姐电话后笑着说一切都好的样子。

他一直觉得青黛依赖沈星河比较多,现在看来,这姐弟两个都在相互保护。

“不想要他给你出气?”

“你不是给我出了吗?而且如果我有困难,如果星河帮得上忙,我肯定会告诉他,但这件事,说出来除了让他难做和难受,有什么用呢?”

沈星河可没你想的那么弱,但这句话他没说出口,勾了勾唇:“可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李子、king离奇、不语言说、花开花落半倾城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啊白不白23瓶;12320瓶;土豆炖排骨10瓶;毛爷爷5瓶;amanda2瓶;珮茶、冷呀、熊娘、24973492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