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新人

    青黛以为他们要去哪儿,结果顾承淮十分没新意地带她去了一家购物中心四楼的电影院,并且选了一部一点也不扣人心弦的文艺电影。

昏暗的放映室,单调的剧情,抒情的背景音乐,她没看一会儿就开始眼皮发沉。本来昨天晚上就提心吊胆一晚没睡,白天又经历了那么一场刺/激,现在放松下来就撑不住了,掐自己两下都不管用。

银幕上的人影渐渐模糊,青黛靠着椅背打起了盹。等小憩醒来,发现电影还在放,看来她没睡多长时间。大概睡眠也是有浓度的,虽然只有一个小时,人却精神了不少。

旁边的男生垂头专注地拿手机刷着文件,她醒来也没发现。青黛没有打扰他,自己仰头去看大屏幕。

这会儿已经分不清几个主角谁是谁了,她只能根据只言片语拼拼凑凑,加上专业病地去捕捉背景音乐,居然也看出了趣味。

她发现中间有一个演员的配音是真的特别好听,不由在对方开口的时候自己也下意识跟着无声模仿。希望能捕捉到声音中的情感。她学的专注,没注意到旁边的男生抬头看了她一会儿才又低下头去。

电影结束,顾承淮把手机收起,站起身:“走了。”

青黛跟在他后面出了放映厅,手机“叮咚”一声响起微信提示。青黛点开,是丁珍珍的消息,一个竖起的大拇指。

青黛不解,回了个疑问的表情。

【丁珍珍:我都听说了,你们真厉害。方敏珠下午回来的时候还耀武扬威的呢,结果没一会儿被叫到了辅导员办公室,回来的时候脸都青了,摔摔打打了一会儿没人理,就爬床上躺了一下午,还在那儿抹眼泪。还好你们没在,不然又要吵架。】

青黛看了走在前面的顾承淮一眼。他是故意的吧?知道下午寝室回去不太平,所以特地带她来这里,选了这么一部自己又不感兴趣片子,只是想让她休息会儿。

看起来对什么都漫不经心的,实际上很体贴呢。青黛脑海里响起沈星河的话:“把他们当成和我一样就行了。”就像对星河一样。她对自己说,抬脚追上他的脚步。

两人一起在三楼餐厅里解决了晚饭。顾承淮把青黛送回了学校。

……

青黛回到寝室,发现方潇潇早就回来了。

“你们下午去哪儿了?”方潇潇问。

“去看了电影,但是我睡着了。”青黛有些不好意思:“你们呢?”

“郭泰带我去了水上公园,”方潇潇眼睛亮亮的,还像她展示自己的纪念品:“可好玩儿了,下次我们俩一起去吧,天天窝在学校,像上了个假大学。”

“好呀。”青黛点头,话音刚落,门就被“砰”地一声打开,方敏珠脸色难看地走进来,瞥了她们俩一眼,一声不吭回了自己的位置。

方潇潇耸耸肩,不搭理她。

……

沈星河走出实验室发现手机已经耗光电量自动关机了。他回到盛庭连上充电器,看到有一个未接来电,是一个陌生短号。

一般这种情况不是推销电话就是打错了。不然肯定会再打过来,手指再屏幕上滑了滑,想着要不要回拨,就听到苏赫在对面喊了他一声。

“来了。”沈星河应道,趿着拖鞋往外面走,将这个传销一样微不足道的电话抛之脑后。

……

寝室里诡异沉默了两天,方敏珠在第三天下午搬走了,几人都以为她是搬到了西苑去,没想到晚饭的时候又在海棠园食堂看见她,和一个陌生女生谈笑风生的样子,一起上了寝室楼。

“不是说海棠园没有空寝室了吗?”方潇潇气得像个河豚:“感情就我们说的时候没有啊?”

丁珍珍看了她们俩一眼:“好像五楼有个大四学姐找到了好单位提前出去实习,估计不会回来了,两边就协商她给点钱,人家把床位腾出来给她。听说另外三个也不常回寝室的,相当于她一个人住了。”

“这样多好,她想怎么住怎么住,也不会再吵架了。”青黛道,她们也落得清静。

另外两人都同意。

然而没过两天,她们就发现方敏珠每天下午都会去敲隔壁420的房门,一直待到晚上很晚才走,在里面谈笑不断,嗓门儿一如既往大的她们都听得见。

有时候420好像不愿意开门,她就在外面一直敲门,不停地喊一个女生的名字。

“她这是又怎么啦?”方潇潇停下敲打键盘的手,问:“好不容易住单身宿舍了,不该好好享受个人空间吗?”

“大概……太无聊了?”青黛放下书,猜测,五个人太拥挤,一个人估计也不太好受。

“你们真天真。”丁珍珍难得没打游戏,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儿刷小视频:“肯定是想节约用电。”

两个被占过便宜的“穷鬼”都恍然大悟。毕竟当初方敏珠可是当着她们的面对她视频里的爸爸说:“温度不够我就去买两个电风扇,反正一个寝室只有一个电表,费又不是我一个人出,要是关了我就去买四个,住寝室就是这点好,什么都是分摊的。”

如今一个人合该想多少度多少度,反倒将就起来,也不嫌别人寝室说话吵了。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反正不管我们的事儿,她爱去哪儿去哪儿。”方潇潇无所谓,转过身点了点鼠标,语气兴奋:“黛黛我给你看样东西。”

话落青黛的手机响起“滴滴”一声,她点开,是一个扣扣发来的word文档。青黛读了两段,发现是方潇潇给她的那个男配写的同人。

她最近听方潇潇说的多了,也了解了原文的大致剧情。

“虽然我清嘉在那个文里死了,但我希望他能在我的文里个心里有一个美满结局。怎么样?”方潇潇一脸期待地问。

“挺好的。”是真的挺好,青黛知道方潇潇从高中就开始给杂志社投稿赚零花钱了,比起同龄人来算是个小有积蓄,文笔自然不在话下。

“嘿嘿,这是我这个星期的努力成果。写完心里就舒爽了,”她得意洋洋,转身“噼里啪啦”敲着电脑:“我把这个发到网站上去,给同样的嘉粉一个安慰。”

……

青黛晚上收到青木之声工作室的消息,说剧本最终定下来不会改了,让扮演各位角色的cv大大们赶紧行动起来,在规定日期之前交出干音。

青黛一下子紧张起来,她最近虽然一只有在联系,却一直没怎么带麦说过,设备也还没买,生怕到时候交不上东西拖了大家的后腿。

“要不我明天出去……”明天上午有一节没课。

“你现在买了在寝室也用不了啊,没法儿隔绝杂音。”方潇潇这阵子对这行内部也有所了解,不像以前那样只知道听着作品流口水了,指了指外头的走廊:“先去录音棚吧,录音棚太远的话可以借一下c大广播台的录音室,听说那是社团性质的,可以借给外人用。”

青黛也知道寝室不是个配音的好地方,好在这阵子课业不紧,去c大的话刚好能顺路看看沈星河,于是点点头,开始了两个学校两边奔波的日子。

……

杜佳怡最近很少回寝室了,听说也是在外面租了房子住。只偶尔课多的时候回来睡一晚。

就在青黛她们三人以为只有她们就要这样住到天荒地老的时候,寝室接到通知,要重新搬来一个人。

“据说是有暴力侵向,因为打了同寝室的同学,人家父母找上门来大闹一场,被坚决赶出了原来的寝室。”丁珍珍给她们科普自己水群得来的小道消息。

三人心里都有些惴惴,脑海里勾勒出一个杀马特造型的叛逆少女。然而当真人拖着铺盖搬进来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在心里吸了口气:“好帅!”

目测一米七以上的高挑个头,细碎利落的短发,中性的轮廓,凤眸薄唇,黑色长款羽绒服和蓝色牛仔裤,干净又利落。

与想象中的样子相去甚远,一点也不像会随便动手的人,但碍于那个传闻,她们没敢主动搭话。

直到发现这室友除了沉默寡言得厉害,基本没什么毛病,看她们够不到东西还会主动搭把手,就很快放下了戒备,四个人和谐相处起来。

“你当初为什么要打人啊?”混熟后,方潇潇大着胆子问新室友——陈云起。

陈云起抿唇:“我没有打人。”

“那她们怎么都说……?”方潇潇面露疑惑,据说被打的女生到处跟人说陈云起脾气不好有暴力侵向。

“她不刷厕所。”陈云起抬头,寝室便池不是每次按冲水按钮就能冲干净的,有时候会黏一些在池壁上,就需要自己拿着厕刷子去刷,不然干了会更难处理,这规矩包括方敏珠她们都自觉遵守。

“从来都是冲一冲了事,也不管干不干净,我帮着刷了两回,第三回让她自己去她不去。就拽着她的胳膊把她拖到厕所关了起来,从外面拉着门,告诉她什么时候刷干净什么时候防她出来。”

“然后她就告状说你打她?”青黛问。

陈云起点点头:“毕竟算动手了。是我不对,但我没忍住。”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惠倩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梦里水香、阿拉丁、eve2个;皆一、佳佳猫、鹿茸毛线衣-曹、32703655、圣母婊没有家人、不语言说、◎、归零、司马撒娇、穷年、31831692、夏花、欢天喜地、鲤鱼、看我小粉锤、吃兔兔、36738552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玉山86瓶;唐师傅的钵盂50瓶;半荷雨露36瓶;萌喵大爷爱吃鱼33瓶;做无聊的事30瓶;vv25瓶;望衔、不知道叫啥让我朋友更、佑子柚子20瓶;胖cat16瓶;夏さん11瓶;繁花似锦、朱朱、啦啦啦啦嘿、我想静静、清飏婉兮、♀眷纞♀、阿拉丁、若儿、养生少女、微小的蕾、dramaticalmurder、振古雒骓10瓶;风近重楼未见还8瓶;娇玉7瓶;佳佳猫、李漂亮、eve6瓶;紫藤花、番茄炒蛋、姎姎、阿初脸不圆、23155266、一半阳光、蒋、柒笭笙、公交卡没钱了、芳草萋萋、原版手册5瓶;胖青梅、尤合4瓶;言叶之庭3瓶;我的宠物是小妖、今天碗里有肉、十月、鱼香茄子、白墨、老黄屋的大姑娘~2瓶;星星不及你闪耀、榴莲、雪色、27891865、美喵酱、渴了喝扣落还是渴、把苹果、咬哭、珊、大王叫我来巡山、凉城、月读君、随风、emm、宁七、35161246、如影随形、冷呀、成碧、吃吃吃、冰冰的柚子、杨杨、半夏琉璃、西风西峰叶秀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