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工作

    青黛和方潇潇互相搀扶着往前走。陈云起插着裤兜跟在后面。

好不容易下班,她们要到前面的路口等车。

“黛黛,我的脚好痛。”方潇潇仿佛化成了一块果冻,挂在青黛身上哀嚎:“腿也好痛。”

青黛也觉得很疼。怎么说呢,就像脚底用来缓冲的肉突然没了,直接用骨头站在地面上行走。

她们站的时间太长了。

从早上九点打扫卫生开始,到晚上九点半检查完安全设施离开,基本上没有时间可以坐下去。

即使活干完了没有客人,四楼经理也要求她们保持仪态站在电梯门口处迎宾。

一天下来,不疼才怪。

她叹口气:“我那里有泡脚粉,回去用热水泡泡,会好一点。”

方潇潇是从没吃过这种苦的。

下午就已经快受不了,那时候她上半身抬头挺胸地站在那里,一只脚只敢轻轻点地,两只脚来回切换用力只为减少疼痛。疼到极致的时候差点忍不下去。

要不是两个好友都在,估计早忍不住甩袖子走人了。

她疑惑地看了一眼青黛依旧直挺挺的背:“黛黛,你都不疼吗?”

青黛一下子哭丧了脸:“不,我痛死了。”

她这辈子也算是娇生惯养,沈星河有能力养家之后从来不让她做什么学习紧张的时候还是从外面请的做饭阿姨。吃过的最大苦头是面临来自代数几何的精神压迫。如今猛然这样来一天,真疼啊。

之所以现在依然不曾倒下,不过是上辈子的习惯使然。

上辈子做丫鬟,当差一站就是几个时辰是常态。下了差满院子人都盯着呢,哪儿敢东倒西歪龇牙咧嘴?

传到主子耳朵里还以为你摆姿态给她看,故意让人落个苛待的名声呢,小命儿还要不要了。

方潇潇拍了拍她的背,两人一起扭头去看陈云起。

“云起,你还好吧?”

她们在四楼管包房,一个包间一般是中午一桌晚上一桌,很少翻台。

陈云起在二楼,是那种小点的桌子,摆的很密集。通常这一桌客人吃完就要马上收拾了迎接下一桌。应接不暇,应该比她们还累才是。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陈云起神色淡定,步履闲适:“习惯了,还好。”

方潇潇和青黛面面相觑,她们都知道云起家的条件可能不太好。但是她脾性虽好,平时却沉默寡言的厉害,从来不透露太多的家庭状况,又是个不肯占便宜的性格。青黛她们也不好多问。

是和她上辈子那样,因为经常干活,所以习惯了觉得还好吗?

青黛有一瞬间的难受,过去挽住她的胳膊,露出笑容:“云起,一会儿一起泡脚吧,晚上睡得好呦。”

陈云起看了她一眼,凌厉的凤眼目光柔和,由她挂在自己身上往前走:“嗯。”

……

这里有直达学校的公交车,这也是她们敢来这里上班的原因。

坐到学校已经十点多,三人在校门口下车,说说笑笑往回走。

方潇潇颓丧了一会儿,马上又原地满血复活,抑扬顿挫给她们背自己她们专业的课文。逗得青黛直笑。

因为是放假时期,整栋楼只有几扇窗户还亮着灯,平日里热闹的校园难得静谧,三个人的说话声和脚步声在夜色下也清晰可辨起来。

方潇潇说着说着,正手舞足蹈地比划得起劲儿,突然觉得冷意袭人。

她下意识收了声,和同样察觉不妙的青黛一起往这冷意的源头看过去。

高高瘦瘦的大男生,一手插兜一手拿着手机靠在路灯下,被灯光拉出修长的剪影。听到声音转过头,静静地看着她们的方向。

因为光线一时间看不清楚表情,但拥有小动物直觉的两人敏锐地感觉出了不妙。

方潇潇瞬间收起了杠铃般的笑容,停下脚步,露出杰尼龟捂嘴不敢吱声的表情。

青黛的内心戏其实和她差不多,可能比她要更严重一点,再来两条呼之欲出的宽面条泪。

她头皮发麻,懊恼慌张,心虚气短,但还是得硬着头皮上。

她往前走了两步,努力挤出笑容:“星河……”

沈星河大步走过来,上下扫了一眼,灿若繁星的眸子第一次满是严厉,直接打断她,冷声问道:“你去哪儿了?”

“出……出去玩儿去了。”青黛嚅嗫,很想低下头躲开这目光,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

“为什么不接电话?”

“电话?”青黛这才想起她们手机一直锁在更衣室里。上班的时候没有空闲去看,经理也不让看,下班时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

“对不起,我没听到……”她满心懊恼。

沈星河当然是生气的,他姐姐从来没有不接过他电话。也从来没有不回过他消息。

天知道他久等不到消息,电话又从“无人接听”打到变成“已关机”的时候有多么慌张,丢下实验匆匆赶来到处寻找。随着时间推移,闪进闹海的各种不好的猜测简直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见到青黛,虽然愤怒惊惧尤在,到底是松了一口气,这才有时间好好打量起她来。

这一打量,刚才松掉的眉头一下子又狠狠皱起:“你里面穿的什么?”

青黛差点条件反射地用手去捂领子,伸到一半又硬生生停下了。

酒楼有暖气,她们都是直接穿着立领盘扣的红色绸衫,也不觉得冷。外面温度低,又赶时间,也没有把绸衫脱掉就直接把羽绒服套在了外头。

青黛穿一件粉色毛领短羽绒,因为没带围巾,脖颈处就露出了绸衫的立领盘扣。一看就不是正常会穿的衣服。

还好几人都换了裤子和鞋。没穿着黑绸裤和花篮布鞋,不然一看就晓得做什么的了。

沈星河打死也想不到他姐端盘子去了,但他多么聪明的人,眼睛一扫,上发现三个人里面穿着一样的衣服。疑心顿起,再次问了一句:“你到底去干嘛了?”

青黛从没有觉得混~蛋弟弟这么讨厌过。一时失语眼珠乱转,她知道去打工的事情绝对不能说,不然依照沈星河见不得她吃任何苦的念头,他绝对能当场哭给她看。

但是做什么呢?她这么晚和朋友穿着一样的衣服是要去做什么?做什么做什么做什么?青黛脑细胞飞快转动,感觉它们已经和自己焦灼一起蒸发……

“我……我去……”

“我们去跳广场舞!”一直在旁边的方潇潇终于急中生智,来解救自己水深火热的朋友。

她拉起青黛的手,举在自己头顶,“一哒哒,二哒哒……”原地转了个圈,然后用立正站好:“隔壁阳光社区有广场舞比赛,赢了可以得一千块钱,我们准备买了队服,准备赢了去搓一顿。”

青黛猛然点头:“对,对的。”

陈云起一直没有说话,表情却是默认。

沈星河狐疑地看了三人一眼。最终没有深究,叹了口气,揉揉额头,问:“吃饭了吗?”

这是不追究的意思了,青黛松了口气,看着他眼底的青黑,知道他这两天熬夜赶进度,现在还要丢下实验来找她。

顿时心中满是愧疚和心疼:“吃了吃了,这么晚了,你快回去吧,都有黑眼圈了呢。”

确实不早了,沈星河也不想耽误她休息,走前不忘叮嘱:“重在参与,没拿奖也不要紧的,你们要是喜欢运动我给你们报个瑜伽班。”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就这么几天马上就要回家了学什么瑜伽,我就是觉得好玩儿去跳一跳。”青黛推着他:“你快回去吧……”

……

目送着人走远,几人才松了一口气,劫后余生。

方潇潇真恨不得给她那逼女儿陪自己跳广场舞的妈妈点一百二十个赞。哪怕她只记住了那两个动作。

果然任何知识都是有用的,她为自己的感悟流泪。

一进寝室,方潇潇就嚎叫着奔向她的衣柜,从里面掏出两包泡面:“饿死了饿死了,我要泡面我还要加搭档!”

又看一眼青黛和陈云起:“你们要不要?”

沈星河曾经吓唬过青黛,说泡面都是煤油炸的,后来即使青黛知道他在骗她,也习惯性不吃了。因为知道吃多了确实不好。

但是现在顾不得那么多,拎上水瓶到:“好,我去打水。”

连一向清心寡欲离零食十万八千里的陈云起都点点头:“吃。”

没办法,她们太饿了。

酒店员工下午两点吃午饭,晚上是九点半下班以后,因为六到八点正是最忙的时候,食堂师傅来不及做,她们也不及吃。

而且他们的饭,都是师傅单独做的,她们在那里待了一天。中午吃的馒头加芹菜炒豆腐加炖萝卜,晚上是馒头,和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熬成的棕色的汤。

方潇潇当时就有些受不了问阿姨是不是一直都这样?

阿姨很理所应当地点头说是啊。

方潇潇很不解:“难道厨房没有剩余食材吗?当天客人没有点完的花菜,随便炒两颗也够我们吃了呀?”

“那是给客人吃的?我们怎么能和客人吃一样的东西?”阿姨斜着眼睛瞅了一眼她们。

那汤有些难闻,方潇潇和青黛挑了挑里面的粉条,都没有吃下去。云起那里估计也是一样。

这样一直挨到下班,又因为怕错过公交,没法在路边饭馆里吃饭。饿着肚子一路赶回来,人早就瘪了。

……

温暖的灯光下,泡脚的水带着药材的香味儿热气蒸腾,旁边盖的不甚严实的泡面碗泄露出一丝~诱人的香气。

三个人,双脚,三个盆儿,三碗泡面。

方潇潇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合十满脸虔诚,觉得幸福感爆棚:“真香啊!饭也香,洗脚水也香。”

青黛“噗嗤”一乐,连陈云起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个人一直吃糖,可能不会觉得有多甜,也不会记得某一刻的愉悦。但若吃得一味苦,转头看一切都会变得美好惬意。

青黛曾经听一个老人念叨过,人晚年之后,想起的最多的反而是曾经度过的艰难时光。因为幸福是温柔的,痛苦才是深刻的。

他回忆那深刻,并为在苦难中坚持下来的自己感到骄傲。

她们现在,也算是同甘共苦了吧。

有朋友真好,她划了划水。

正放在桌面充电的手机突然想起,青黛以为是沈星河,拿起却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

她迟疑了一瞬,按下接通键。

“喂?”

“您好,是沈小姐是吗?您的外卖到了,宿舍楼我上不去,您能下来拿一下吗?”

青黛不解:“我没有点外卖呀。”

“这上面写的就是这个号码呀……”外卖员也很方:“xx大学,407寝室,你下来拿一下吧,我后面还有几单呢,赶时间,超时要罚款的。”

青黛挂了电话,看着听到不对静扭头用目光的询问的方潇潇,解释:“说是有外卖,但是我没有点。”

在这个人迹罕至的时候,也真是够诡异的。

三人合计一番,决定擦擦脚一起下去。

确实是一份外卖,超大一份。袋子上印着大大的logo:鱼香丸。

“他家不是不送外卖么?”方潇潇不解。

青黛似有所感,拿出手机给沈星河发了个问号。

沈星河:【下次不要骗我,你饿的脸都白了。】

本来就没血色。

青黛:【哪有】

她明明应酒店经理要求化了妆的,难道掉了?……

知道是黛黛弟弟送的,而且明显三人份,方潇潇彻底没了心理负担,欢呼一声,抛弃了刚才给她幸福感的泡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兔掌柜5个;晓、梦萝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兔掌柜3个;myname1980、糖萌丶2个;晋江真特么卡、suibian珊、东君、22379084、洛洛、玉山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兔掌柜83个;zjy10个;213646856个;举个栗子、一叶知秋、375512032个;lll、为啥要取名字、楠木可依、西顾、大猫、寻仙、缓缓、灼夭、临安、missh、超级马达睡裤、青禾纪、喃喃自语、明心精舍、狐狸家的小白、云曦、我吃蜂蜜、君未闻、红豆包子、leslie的小迷弟、开心、燕陵、烈焰、斯人若彩虹、十一、井、h19lou、黑白色调、不诉离殇、lucky、长得丑就是说我、荣绒、33394205、热遇、夏花、不语言说、小小、卿、陌丶沫╭⌒、黎明、虚化之城、归零、想想、恶毒女巫、啊溯、寒江九、周瑜又没有名字、莎卷卷、那个谁、苏苏、小酌、煦柒、叮叮咚咚锵、我的cp今天he了吗、用生命减肥也没有瘦的、向阳、胖白云?、23398183、天心、菩叶青缇、似雨若离、晚风吹、小狗拉粑粑、幸福滚滚来、阅万卷小说、peihongye415、吃香梨要吐皮、素手折枝、航航出壮圆、lucky小可爱、一支棒棒糖、32611913、阳子一号、23169149、桦、家有宝贝、想看看鱼、bananabread、21883927、玉玉、颜值即正义、king离奇、雪、渔塘老板猫先生、chapionc、可口的小小苏、猫猫的鱼干、橘子色小猫咪、柚子、20477330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琉璃不白195瓶;苞谷地140瓶;仰望的天空128瓶;飞翔的伽利略118瓶;张子苏114瓶;卷卷107瓶;不知道、樱空释007100瓶;一颗爆棚的少女心98瓶;驯鹿t92瓶;天朗气清90瓶;山风渺渺helian86瓶;就这样呗80瓶;闇羽74瓶;虚化之城、兔掌柜70瓶;瞄准作者的小菊花69瓶;岁锦的华、此用户不在服务区68瓶;红豆包子、薇宝64瓶;哎哟、希望明天更美好、2500215660瓶;微微59瓶;半世花开58瓶;xueren56瓶;靓仔55瓶;半荷雨露51瓶;经年、炸鸡、_(:3∠)_、ying、晓、菲菲50瓶;余一49瓶;慕小雪48瓶;阿黎、我的cp今天he了吗、ylly46瓶;一只小乌鸦45瓶;要想个不那么矛盾的名44瓶;璘、呆呆、lulu、望舒、丫丫、沐沐子、西柚味的阳光、宅宅懒熊40瓶;不知道叫啥让我朋友更、杨家小妞、青青38瓶;又烦躁了、小狗拉粑粑、莎卷卷37瓶;missh、yaya35瓶;等一个秋天、小仙女33瓶;呦呦、小小白团子、天下有双双、紫月、上山打老虎、坐在墙头等风来cium、kekemm、不成熟的女孩、auu、秋天到了人又完了、楠楠、yxw、彌蝶、咸蛋黄、煮酒青梅、萌喵大爷爱吃鱼、折柳、萱萱起床上课啦、20477330、七黎、狸花花、仕仕30瓶;晨曦美美、黑色=空白29瓶;沙砾、凉城28瓶;老折腾、西西27瓶;吕大妖、懒丫头、凉笙西辞゜26瓶;穆诗云、阿萨姆、神经范er、且歌、3185218325瓶;  、鲤鱼、素手折枝24瓶;一路风晴22瓶;鱼兔同笼21瓶;海河石头、牙白、风残影、海蓝苍穹、_、夏弥、人间烟火、迹部家的玫瑰园、青羽、njyy1019、浅浅遇、□□、绫子、~以后一个人走、图兔兔图图、望舒、香香、靡初、爬行动物、27759936、夏末白、棠梨煎雪、微小的蕾、清风、墨澍、柒柒柒月、.、皮卡皮、只此一梦w、矛盾的二妞、夜雨秋迟、沧祈、暗窗红雪、谁都不爱、lucky、斯人若彩虹、是荤烧饼不是素烧饼、朱一龙的小宝贝、风云、冬日夏云、19567425、浮生夏未歇、手可摘星辰。、遇见林中鹿、宝宝叫芣苡、小胖子的肉、哼哈、紫湖20瓶;?好梦、abigail19瓶;张家小妹18瓶;缨薏17瓶;饕餮大胖、欲取鸣琴、土拨鼠在暗中观察16瓶;医学狗拒绝秃头、锦鲤、123、颢蓁、jennifer、愿你天天微笑、枫梓15瓶;呐,给你糖14瓶;木梳13瓶;糯糯小猫12瓶;烦、燕子不孤丹、小北、星海、安静看文、萌萌、月忘、jiankjh、满城11瓶;书生意气、南城荒凉北城伤、土豆土豆土豆、想不出来名字、糖萌丶、想要成仙的厨娘、残墨馆主、雨、落花弗彩衣、顾兮然、ping、秋疏、心年快乐、古月、渡舟、暮然回首、怪阿姨?、浮桥生、狗尾巴草晃晃、安南南安、奚乐、我是一只鲤鱼、式微不归520、盏茶浅抿、杨洋、黄小燕、o、大喜、新儀_文具、幸尹、辞境、36778309、樱影影、无敌熊猫、16429627、大个子、whd、二狗子、暄。、这个小c不太渣、悠、小番茄、677、乌龙茶爱豆浆、雁南归、茶、星光、夏年、肥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