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遭遇

    “顾哥,我姐姐找到了,谢谢你。”

……

顾承淮放下电话,看了眼墙上的钟,米兰时间下午三点半,距离沈星河惊慌失措向他求助,不过半小时,他的人并没有起什么作用。

从沈星河的反应就能猜到没出什么大事,他也没有多问。

他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翻身而起,拉起旁边的行李箱就走。

顾君霖正在旁边浏览新闻,看到他这样子,一下子拉住他的胳膊,眉头深锁:“你要去哪儿?下午还有一场和费方的谈判,对于我们能拿下合作至关重要。”

顾承淮抬眼,看向自己的父亲:“方案已经交上去了,我给的就是最终版。温盛那边如果不再让百分之五,就不会有风险。”

“而且,”他紧盯着父亲的眼睛:“这个合同根本就没必要!费拉维奥已经是日薄西山。还凭什么坐地起价?我们这么被它牵着鼻子走,只能是血本无归!”

“你从哪儿得出这个结论?”顾君霖眉头深锁,他们和费拉维奥合作多年,从没有出过差错。在此之前,各方面的数据反馈也都很好。因此这次费方代表想要从新议价,他们也抱着十足的诚意。

顾承淮知道他爸在想什么,紧绷的肌肉突然放松下来,懒洋洋地靠着沙发,伸手点点窗外:“前两天罢工你不会不知道吧,一个劳工被人打死了。”

顾霖拧眉:“这说明不了什么,全世界都在罢工。影响产量不可避免,但质量我不认为会有问题。费拉维奥从你爷爷那时候就和顾氏合作了,从来没有因为工会问题耽误过一天交货期。90年代疯牛病的时候,欧洲宰杀了上百万牲畜,他们仍然按照合同履行,这是百年企业才有的信誉和底蕴,也是顾氏树立品牌的保证!”

“所以他们就可以将安抚工人所用的成本,转嫁到我们头上?”顾承淮也火了:“时代变了,爸爸,当年爷爷告诉你的或许大部分是对的,但他看不到全部未来,也没有人能看到全部。”

他快走两步,拿起放在桌上的一叠文件递到顾君霖面前:“我做了调查,米兰,热那亚,都灵……都正在进行工业改革,全自动化,只用原先百分之二十的工人,就可以达到百分百的产量!机器不会罢工,不会出错……,合同的维系建立在技术和现代化管理之上,而不是靠一个名字,一段历史。我认为我们应该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而不是就这样吊死在一棵树上!”

顾君霖不为所动:“皮业不同于其他,我们走的是高端路线!质量是一切的保证,哪怕是让利也不能让步。这方面没有人比得上费拉维奥值得信赖。”

顾承淮觉得不可理喻:“你怎么就知道人家的质量没有保障?工人会犯错,可机器不会!而且,没有稳定的销量和可控的成本就没法立足!这是大势所趋,故步自封只会成为冢中枯骨……”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冢中枯骨?”顾君霖冷笑一声:“当年和顾氏并肩的陈家和张家,跟着别人去投资互联网,结果呢?张家破产陈家克森跳楼,只有我这个冢中枯骨还占据着亚洲和东南亚20%的中间市场!”

他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下情绪:“我知道你在调查埃克森和罗马尼奥,那些美国佬和荷兰佬,没有信誉可言。他们把产量下发给认证不足两年的加工厂,收买海关,收买质检部门……”

他的表情讳莫如深:“他们以为他们可以收买一切,开着所谓自动化流水线就以为可以打发技术工人回家,从此高枕无忧!大发横财!他们的产量是稳定,价格也很有诱惑力,他们也不会面临工会问题,他们要做的只是给机器上点油,更新一下软件……然后把这一套东西再转卖给下游,让一个原本卖猪肉的都能在三个月内学会制作上等皮革品,然后他们就坐在背后数钱!可是……如果我们和他们合作,顾氏就不会是顾氏了,没有坚持没有独一无二,就会被客户远离,被市场遗弃。”

“自动化就是没有保障?就会被市场遗弃?”顾承淮扯了扯唇,突然不想再争论下去了,激烈的情绪让人心神俱疲,收敛了所有情绪,深深看了父亲一眼,道:“那……如您所愿。”

说完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楼。

顾君霖捡起被儿子扔在沙发上的文件,坐回了办公桌,翻阅两页,扔向桌面,向后靠在了老板椅那柔软而富有韧性的真皮靠背上。

他摘下眼镜,视线变得模糊又渐渐清晰。他感觉有些疲惫,但却坚定地相信这自己心中的准则。

他摸了摸椅子用柔软牛皮包裹的扶手——这里是顾氏设立在米兰的办公室,这是他父亲,顾老爷子坐了大半辈子的椅子,上好的皮质,精致的做工,来自意大利的情怀,费拉维奥顶级工人的杰作。

他相信这些意大利人,用电影《教父》里,维多柯里昂的话说,他们都是讲究的人,从来不会跨雷池半步,虽然循规蹈矩,但是可靠,值得信赖。

他深知儿子的聪慧,可也相信父亲的老辣。他把顾氏交给自己之前,早已安排好了一切。自己按照老爷子的指示,一步一步守住顾家,也从未出过差错。

顾氏这些年其他产业在顾承淮的掌控下的确发展的不错,但皮具始终是祖业,不能乱来。

……

n大416寝室。

青黛躺在床上,黑暗中,听到方潇潇小声问:“黛黛,你睡了吗?”

青黛转身,面朝着她:“没有,怎么了?”

“我脚疼,睡不着……”

刚才说说笑笑没感觉,还以为已经不疼了,没想到只是因为被转移了注意力,现在夜深人静独自一人躺在床上,那疼便马上回来了。

不尖锐不剧烈却也不见消退,足够磨的人睡不着觉。

青黛就着窗外的光,指了指陈云起的方向,又拿起手机晃了晃,示意用手机聊,不要吵到睡着的人。

方潇潇get到了她的意思,点点头,也拿起手机。两人调了静音用微信发着消息。

落木萧萧:【黛黛,我好困,但我就是疼的睡不着,好难受,我觉得我一天都干不下去了。一想到明早还要上班,就恨不得明天永远不要到来。(っ╥╯﹏╰╥c)】

青黛也疼,但她的人生中,早已习惯了忍耐,唯一的顾虑就是怕沈星河会发现,因此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只能道:【那要不你明天不去了?在寝室休息?】

落木萧萧:【可是我今天已经挣了200块(﹏),如果我明天不去,这200块就泡汤了。这些苦也白吃了。】

酒楼估计也知道很多大学生吃不得苦,因此一开始签合同就讲明白,干够十天才结算工钱。比起那些要求干满30天的,已经算仁厚了。

方潇潇一开始没当回事,十天而已,怎么也是能坚持到的,没想到高估了自己。现在已经是进退两难,悔得不行。

但她也知道这种事问青黛也没用,还是得看自己,于是又加了句:【好了不问你了,我自己再考虑考虑吧。你早点睡。(* ̄3 ̄)】

青黛回了个安慰的表情,返回主界面,突然看到qq上有一个小圆点,点开,是青木之声的苏荷。

青木之声工作室的群每天消息不断,她忙的时候会设置成接收但不提醒。这个是有人单独戳她了。

消息是晚上吃饭的时候发的。说是最近有一部广播剧,有一个角色很适合她,问她有没有时间。

青黛有些心动,她是真的喜欢配音的。但是最近九天除了晚上根本没有时间看手机,如果贸然接下,只怕会错过大家讨论,耽误进度。

她想拒绝,打了几个字又删除。

不自觉地去想,如果是星河,他会怎么做呢?

随即晃了晃脑袋,还用想吗?即使没有这件事,他也根本就不会同意自己去打工。不然指不定会怎么生气。

沈青黛之前,一直认为沈星河对她是过度紧张,她的脑海里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人要踏踏实实干活,老老实实挣钱,还要肯吃苦。这观念伴随了她两辈子,让她躲过无数风风雨雨。

这是第一次,对自己的做法产生了怀疑。这么做真的对吗?

然而即便怀疑,她也没来得及想明白,第二天还是条件反射地起床了。

本以为方潇潇不会去了,没想到居然在她们洗漱的时候挣扎着挣扎着跟着爬了起来。

“我昨晚看了一遍《包身工》,和芦柴棒比起来,我们幸福多了,这点苦头算什么。”她肩膀上搭着毛巾,满脸不动如山的坚毅:“我一定要拿到钱,不能让我的劳动白费!”

青黛和陈云起嘴里还含着泡沫,闻言都笑了。几人相互打气,还是坚持着来到工作地点,站在了岗位上。

本以为脚疼加劳累已经是最糟糕的状况,不过忍忍就过去了,没想到当天就出了更大的意外。

中午,接待说预定6号包房的客人来了,方潇潇便拿了点菜单出去,没想到没一会儿就满脸慌张地跑回来:“黛黛,我…我从门缝里看到了杜佳怡!”

青黛也没想到会遇到熟人,一瞬间也有些慌:“你,你没有看错吧?”

“没有,真的是她,就在6号包房里,还有一群不认识的男生女生。”

青黛镇定下来:“没事的,我们也没什么别的矛盾,她不会为难我们的。”

方潇潇不太相信,毕竟杜佳怡平时对她们就不太友好:“可是……”

“我们干我们的活,又碍不着她。”青黛拍了拍她的手:“要不我们找李姐,看能不能和她换一下。”

“也行,不然就算她不找茬,我也觉得好尴尬。”方潇潇松了口气,点头。

两人在2号找到李姐,李姐听她们说明来意后,一脸为难:“你们要是早点说还好,我这都开始上菜了,自己点的菜自己心里有数,半中腰换一会儿脑袋混了就糟了,全要从我们头上扣钱。”

上了桌的菜都是不能撤的,因为失礼。所以一旦有服务员上错菜,只能当做白送,那么补给另一桌客人的钱就要从负责包厢的服务员身上扣。酒店不承担任何责任。

李姐记性不好,有爱惜钱,因此都是一个包厢从头跟到尾,很忌讳别人跟她半路换人。

还劝她们:“其实你们换也没意义,这地方就这么大点,她们出来透个气很容易就碰见了,还不如大大方方进去,勤工俭学,咋就丢人了。”

说着说着那边又在叫服务员,李姐匆匆忙忙进去了。

“怎么办?”方潇潇哭丧着脸:“是不丢人,但我就是不想遇到她。”

青黛想着以前方敏珠喊她们穷鬼时,杜佳怡愉悦的笑容,叹了口气,拿过她手里标着房间号的点菜单:“那边我去吧,我这里客人还没来,你在这里守着。”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还在的小可爱们。这段时间在职场上摸滚打爬,成熟了很多也坚强了很多。

有人跟我说了一句话,一个真粉抵得上十个黑粉,因为爱你的人只是爱你,黑你的人却是出于各种原因。

我觉得他说的很对。

so,爱你们,比心。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隐没、哈哈12345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药水500瓶;玉山67瓶;随心、洪嘉40瓶;诺诺32瓶;萨瓦迪卡!、菲菲、墨澍、没有什么大不了、21023116、优昙、鸿、smile°20瓶;啊嘟柒柒17瓶;隐没16瓶;无敌熊猫、铃舟、陆陆、蒋、刑道主是我男神10瓶;雪枯8瓶;日月临空6瓶;慕斯、iris、昵昵5瓶;博学广闻4瓶;mio、霸道总裁的粘人小娇妻3瓶;自已2瓶;啊!我是妖怪、今天会加更、萌萌、哈哈12345、万钟与我何加焉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