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事出

    青黛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本以为是什么修罗场,看到包厢内的情形时,松了口气。

这不是杜佳怡的主场。

包厢一共有七个人,三个男生坐在桌边打牌,四个女生在沙发上聊天。

杜佳怡坐在女生中,打扮精致,妆容得体,面带微笑听着被围在中间穿白色毛衣的长发女生说着自己寒假去海岛度假安排。

带着恰到好处的艳羡,偶尔应和两句,幽默风趣的语言逗得人捂嘴而笑。

眼角的余光瞥到她时,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反而礼貌点头示意。而后便移开了目光。仿佛萍水相逢,友好的陌生人。

青黛何曾见过她这幅样子?她在她们面前从来都是冷冷淡淡趾高气昂的。但这场景太熟悉了,几乎不用想她就明白为什么。

前世府里嫡小姐生辰宴客,最开心的那一年,就是请来了当地氏族焦家小姐作宾。

小姐满心欢喜,拿出了所有的珍藏,调用了最体面的奴仆细心招待,自己让出主位,全程于一旁作陪。巧笑倩兮妙语连珠,丝毫不见平日里为一碗不够甜的杏仁酪扫掉杯盘的娇纵。

和现在的杜佳怡多么相似!

芸芸众生,皆不过为所求奋力向上而已。

青黛收敛思绪,抱着两本硬壳精装的菜单上前,花篮鞋脚踩在包厢红绒地毯上:“请问需要现在点菜吗?”

几人都抬头看来。

只见来人穿着中式酒楼服务生常见的红色绸衫,峨眉纤细,明眸清澈,唇色轻粉,最耀眼的是那露出的白皙皮肤,在水晶灯的照耀下晶莹剔透。

其中一个黄毛男生马上吹了声口哨,眼里带着明晃晃的打量和兴味。显然是没想到服务员是个这么漂亮的妹纸,但吹完,除了眼睛盯着不放,不住地打量外也没有别的动作。

想来是顾及着身边的人。

青黛没有理会,又问了一遍:“请问现在需要点菜吗?”

大家都去看中间的黑发男生。

“阿凯,点吧。”白毛衣的女生朝着男生道:“现在点了可以让他们先摆凉菜,不然一会儿到用餐高峰期了可能上不及,耽误事儿。”

男生一想也对,点点头。

明显男生是做主请客的人,白毛衣女生应该是他的女朋友。青黛给了他们一人一本菜单。几个人围着,两边商量着点了一桌菜。

青黛看了一下记完的菜单,想着他们该是有什么重要的客人。东西全是挑贵的上,不说几个大的硬菜,400一盅的佛跳墙一人一盅都毫不手软。

重要的是,几个人都没有坐在主位上,连正宾位也空着。

“就这些了,”他们把菜单还给她,女生指了指角落两个手提小皮箱:“帮我们开下酒,要醒一醒。”

“好的,两瓶都开还是?”青黛写完单子,把笔别好问。

女生用眼神询问的眼神看了一眼男生,得到示意后,道:“都开。”

“好的,您稍等。”

青黛出去拿启瓶器和醒酒器。

出门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杜佳怡突然开口:“青黛,你盯着些,菜给我们上好点儿的啊。”

她语气熟稔,仿佛是关系不错的熟人。

但这纯粹是废话,青黛是服务生不是大厨,这也不是自助餐,厨房送过来什么样,她们端上桌就是什么样。

这样说,并不是真担心才好不好,也不是想和青黛叙旧或者什么,只是抓住机会在那对男女面前卖个好。

她自己心里清楚,青黛也心知肚明,却没有拆穿,点头关上门出去了。

白毛衣女生好奇地问:“你们认识?”

杜佳怡笑着点点头:“是一个学校的同学。”

女生不感兴趣地撇撇嘴,没再问了。说到底,不是一个圈子的,也不会有交集。连杜佳怡她都不算放在眼里,何况一个需要端盘子赚生活费的同学,太多了,沾上就是麻烦。转身聊起了别的话题。

倒是刚才吹口哨的黄发男生蛮有兴趣,追问了几句。杜佳怡哪儿敢敷衍,这几个人里,除了另外两个家境和她差不多的女生,其余杜佳怡一个都不敢得罪,老老实实把知道的都一一说了。

心中还有点幸灾乐祸。

黄发男生是圈里有名的玩儿咖,能力强不假,花-心也是真。谈的时候出手大方,让女生很快深陷其中,断的时候也干干净净毫不留情。

重要的是,换口味的速度很快,往往女方还沉浸在美好的幻想里呢,他就已经厌烦分手了。

众人心照不宣,说是谈,就是玩儿。玩儿够了,娶得还是门当户对的女孩儿

杜佳怡心有所属,家里也不缺钱给她花,自诩以后是要正正经经嫁入豪门的,自然对这样的男生没想法。但不得不说还是有很多女生趋之若鹜。

她得意地想,沈青黛不是一向不食人间烟火清高得很么?她就不信真有机会她会不心动。

青黛路过二号包厢的时候看了一眼,门已经关上了。估计也是来了客人。于是放心地去整理台拿东西。

……

包厢里,方潇潇拿着菜单,正努力压抑着心中的不耐烦。

“你电话号码是多少?”一身夹克的中年男人问。

“我们酒店不提供服务生的电话号码。”这是想干什么?她脸上挂起蒙娜丽莎的微笑,心中却暗自防备。

“我以后可能还会来吃饭,可以问你菜的事,比如有没有新菜啊活动啊之类的。”男人道。

“那您可以打酒店前台的电话。”蒙娜丽莎·方才不相信这男人的鬼话,以她遍阅众小说的经验来看,这家伙八成是想泡妹子,呵呵。

“我不想问前台,而且估计菜的事他们也不清楚,直接问你方便些。”果然,男人锲而不舍:“你还是给我个电话号码吧。”

“我很快就要离职了,您要我的电话号码也没用,可以去要我们经理的。”方潇潇收起笑容,一脸认真地建议道:“您还是快点餐吧,早点早上,不然一会儿人多了上的就慢了。”

端个盘子还要遇到老色狼咋滴?

男人终于没再坚持,转移话题:“我才调到这边,马上要到局里工作,要请战友吃顿饭。”

方潇潇:“哦。”

也没问他局是什么局。什么局都不关她的事。而且,战友?这人怎么一点都看不出兵哥哥挺拔磊落的气质?难道油腻太重的话国家也解不了?

察觉到她不为所动,男人把一旁的公文包拿过来打开,拿出一份文件对她说:“等下我看个东西。”

说完装模作样地翻看起来。看了半天还在第一页。

方潇潇瞥了一眼,页眉的几个大字,xx调令。

顿时心里呵呵了,这逼装的好生硬,她不信这文件才下来的时候他没欣喜若狂一个字一个字仔细琢磨过。

现在人都到c市了,还看个屁啊。

而且,他难道不知道公文包是老男人的象征吗?哪怕要钓妹子也有点水平吧,她这么青葱年少看起来是会被油腻大叔所迷的样子吗?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她在一旁等了一会儿,实在是无聊,于是道:“那您先看,我一会儿再过来?”

男人却不让她走:“你给我倒杯水吧。你几岁了?”

“22。”方潇潇故意报大了几岁。

男人脸上显出了显而易见的优越感:“这么小就出来工作啊?做了几年了?”

方潇潇有些迟疑,她很想说劳资就干十天,回学校了马上还是自强不息努力读书的好少年!

但怕酒店用暑假工招待客人传出去会被挑刺的客人投诉,想了想还是咽下一口气,道:“两年了。”

两年了啊,男人似真似假地感叹了句:“小姑娘挺不容易的。你还是给我个电话号码吧。”

“先生,我另一个包厢还有客人,”方潇潇不想再耗下去了:“您先点菜吧,点完我不发单子,您的客人来了在上可以吗?不然一会儿忙起来估计照顾不周。”

她的脸上也没了笑容:“而且,来这里四楼吃饭的,不是有钱的,就是当官的。我两边都得罪不起。”

听到了么?来了c市捧铁饭碗儿了不起啊?c市作为一线城市,捧碗儿的多了去了,膨胀什么膨胀?

男人终于看清楚她眼底的不耐,觉得自尊心受挫,也收了刚才还算温和的表情,摆出一副我和你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的微妙姿态。

不再理会方潇潇,对她建议的荤素搭配和询问忌口也充耳不闻,自顾自打开菜单。

前面的飞速翻过,后面琢磨半天,点了一个清炒芥兰,一个毛血旺,一个手撕花菜。在方潇潇写完单子后,又纠结犹豫,挣扎盘算许久,把毛血旺换成了麻婆豆腐,手撕花菜换成了炝炒包菜。

方潇潇:“……”

你战友吃素的么?第一次见到如此清纯不做作的男的。

她无奈:“先生,这包间有低消的,这种六人豪包最低消费800元,后面那两个大的最低消费2000元,您要是只有两个人的话可以去二楼或者三楼。”

其实没那么严格,这小包间有时候超过六百差不多让用了就用了。而且来四楼订豪华包间的,不是客人重要,就是来的人多,消费只有多的没有少的,基本上不存在这样的情况。

三个素菜不到两百实在太少了。

“低消什么低消?我订都订了!”男人神情满是不耐。

方潇潇懒得和他争,直接让人稍等,自己去找经理反应情况。

经理赶紧打了前台电话,问昨天订二号房的别的客人还在吗?那边回因为二号已经有人订所以其他客人都取消了预定,走了。并且他们每次推荐包厢是都说明了低消的事情的。

都走了,也是,都这个点儿了。经理脸色发绿。她们这种老员工,超过低消的包厢消费是有提成的。消费越高提成越高。

两百块,客人吃完饭坐那里高谈阔论一下午,空调茶水费都不止那点钱,不倒扣钱就不错了。

“别的客人已经走了,就接这一桌吧。”经理叹一口气:“下次这种问题要早点反应,我也让前台注意着些,一定要说清楚。”

估计根本就不是人家没说清楚,方潇潇想着男人那扣扣搜搜的样子,觉得他八成就是想用酒楼房间撑个场面,耍无赖来了。

方潇潇彻底对油腻这个词刷新了认识。生无可恋回到包厢,就看到男人小心翼翼掏出一瓶酒,让她开了。

她拉开包厢柜子,从里面拿出开酒器。

“小心点,我这是好酒,一瓶两千多。”男人不放心叮嘱。

方潇潇点点头,撕开塑封,对准瓶口的木塞,把启瓶器转了进去。

一般来讲,葡萄酒都是采用整木来做木塞,因为整木软木塞带有很小的气孔,而好一些的葡萄酒在瓶内成熟还是需要微量的氧气的,这种软透气的软木有助于葡萄酒的呼吸。

这是她们来的第一天就被科普过的常识。

方潇潇昨天开的两瓶酒,木塞完整,塞体硬中带软,表面光滑还带着橡胶那样的弹性。

客户还得意洋洋地告诉她这是他抢购的,才花了九百多块。

但是今天这个所谓的两千块的红酒,两下子转下去,接触到铁丝的塞子就碎了一块儿,木渣撒了她一手。

方潇潇:“Σ(д|||)”

这样根本没办法把瓶塞完整取出来。她赶紧换另外一种方法,找了跟筷子想把塞子整个捅进去。

这是另一种方法,一般用于开酒器取不出来的情况,但她忘了同样只适用于整木。于是筷子一捅,本来还剩一部分的木塞整个碎了。掉进酒里,一瓶酒全泡上了渣渣。

方潇潇:“Σ”

她转身,对背对着她坐在餐桌旁发微信的男人道:“对不起,您的酒好像开坏了。”

方潇潇是诚心认错的,她感觉到了,男人这酒恐怕不值两千,但开坏了就是开坏了。对方给个合理的价位,她也愿意赔。

但是男人明显不依不饶。

“我这酒两千。”他道。

“恐怕不值两千,两千的酒不会用这种木头。”方潇潇不信他。

“是两千,我看你也赔不起,这样吧,你给我个电话,只用赔八百。”男人暗示。

方潇潇知道肯定不是给个电话那么简单,说真的,她去讨饭都看不上这男的,不答应:“我觉得只有三百。我可以给你三百。”

说到底还是个没入社会的妹纸,没什么阅历。只想着息事宁人花钱消灾。

男人也感觉到了:“我要去投诉你,这年头找个工作可不容易。大酒楼待遇挺好吧?”

方潇潇可不是真服务生,酒楼待遇在她眼里也不好,她火气上来了:“你去啊!我们经理可认识酒,你去让她闻闻这酒值不值两千!”

男人拽着她的胳膊就往外边拖。

万年单身狗,出了幼儿园就没被男生拉过手的方潇潇突然被个大男人挟持住,整个人都慌了,用力挣扎起来。

“你干什么,不要动手动脚?!”

“走啊,去找你们经理。”男人另一只手也来扯她,却不急着往外走了。

“放开我我自己去。”方潇潇感觉到那搂在腰上的手,一边死命挣扎一边往大走廊奔。

一下子撞倒了放在拐角的蟾蜍摆台。

木质的摆台倒塌,体型庞大的玉石蟾蜍摆件儿重重砸在地上,发出巨大声响,碎了一地。

连另外几个包间的人听到动静也都跑出来,伸长脖子看发生了什么事。刚才还空旷的走廊一下子围满了人。

青黛远远看到方潇潇的身影,忙把手里的盘子放在一边,挤过人群,拉住站在一地凌乱中间的方潇潇。

“潇潇,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