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出头

    刚才还安静的走廊霎时间乱作一团。

“你不去帮忙吗?”宋宝妮看着处在吵闹中心的几个人问。

酒店经理也赶过来了,不过明显不想为了两个打工的穷学生得罪客户,压着两人赔礼道歉。

宋宝妮看着那男人得意的嘴脸,心里一阵恶心,她是死都不肯受这种委屈的。

杜佳怡也在往那看,一双眼睛里满是漠然,闻言低声道:“不用了,点头之交而已,不想给你们添麻烦。”

一句话说得宋宝妮的心舒舒服服,便也不去深究。

两人的对话叫旁边的黄毛听到了,差点笑出声来。

所以说女人这种生物,除了漂亮的脸蛋,就只有虚荣的心和无法理解的逻辑。说着自己都相信的谎言,渴慕这自己永远得不到的东西,相处多了让人不屑又厌烦。

他倒是想要去帮一下,毕竟那个服务生小姐姐还是很可爱的,每一处都踩在他审美的点上。

但今日不是他做东,他就是个厚着脸皮凑上来搭船的,贺凯请的人。闹事的那男人不足为惧,不过跳脚的□□不咬人恶心人,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为好。

大不了现在受的委屈,以后有机会补给小姐姐就是了。

黄毛想的入神,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扭头映入眼帘的就是阿童木那张微笑的脸,视线再往上…他马上挂起笑容:“郭少!你来了?”

其余几人听到动静转头,也看到了他,纷纷上前打招呼。

“嘿,来晚了,这都是在看什么呢?”郭泰挠着短刺刺的头发,伸长脖子越过人群往里看。

“没什么,一个服务生犯了事……”黄毛解释。话音还没落,眼前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郭泰远远就看着一个男人和两个穿红褂子的女生在拉扯,伴随着各种争吵。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其中一个女生就偏了偏头露出侧脸。

他顿时心里一咯噔。卧!槽,那不是小星星姐姐那个室友吗?再一看另一个的背影,百分之八十星星姐姐!

眼看着那个男人的咸猪手要拽上星星姐姐的手腕儿,火烧脑门的郭泰来不及多想,点了炮仗似的呲溜一下冲上去,一把扣住男人的手,一手提着他的领子:“你踏妈想干什么!!?”

众人都在瞧热闹,这么久也都差不多听明白怎么回事了。那男人明显就是欺负小姑娘没钱没势没阅历。

但多数和黄毛一样,挂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就算有心想要帮忙的,看着那无赖的嘴脸也也熄了心思,怕惹得一身骚。

如今半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众人都被这一变故惊呆了。

只见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穿着印有铁臂阿童木,发梢染成暗红色的高高壮壮的男生,掐着男人的脖子把他往墙上摁。

一边摁还一边说:“谁他码给你的狗胆?敢动她们?”

刚才还叫嚣着要人家赔两千块的男人就像一只即将被宰的鸡,憋的脸都红了。

果然硬的怕横的。

也有人认出来,和旁边人耳语:“那不是郭家老#二么?他怎么凑热闹来了?”

就算是给服务生出头,做成这样也过了。

黄毛也是蒙的,看着义愤填膺郭二少,满脑袋问号:“他们认识?”

郭泰的朋友端盘子?见义勇为?开什么玩笑?比起这个他更倾向于郭泰和他一样,看上了其中的某一个。

杜佳怡大概猜到为什么:“沈青黛的弟弟和顾少他们一个寝室。”

黄毛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不同于杜佳怡消息闭塞。顾承淮他们有一个关系不错的室友这件事他早有耳闻。只是一直不见他们把人往外带,让人摸不透是什么意思。

现在看郭泰气成那个样子,就知道是真不错……

他们今天的事情泡汤了。他狠狠地瞪了杜佳怡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他能想到的,其余人也想到了,脸色都不好看。

方潇潇和沈青黛刚才还被男人咄咄相逼,突然之间逼他们的人就像老母鸡一样被掐住喉咙,眼看着就要翻白眼了,青黛连忙按住郭泰的手:“郭泰!别,会出事的……”

郭泰顺势松了手,这才问她们:“怎么回事?”

他在她们面前一直是嬉皮笑脸的,她们从没见过他这样子。方潇潇喏喏地小声道:“他诈我,非让我赔他的红酒两千块钱。”

郭泰蒙然:“什么红酒?”

方潇潇“咚咚咚”跑回去,把酒瓶拿出来:“这个酒,我开坏了,想原价赔。”

郭泰什么人啊,从小在姑姑的葡萄酒庄园里打滚的,是好是坏一眼就看出来了。他看着上面从没见过的标签,又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猜到了怎么回事,嗤笑:“这玩意儿两千多?你确定这里面兑的是葡萄不是尿吗?”

男人已经缓过气来,看着人高马大的郭泰有一瞬间的瑟缩,马上又理直气壮起来:服务生的弟弟,毛豆没长齐的小屁孩儿,有什么好怕的。

“你懂什么?”他整整衣领:“我说两千就是两千,我这是私人订制的法国专业的红酒,专门用来待客的,不懂就别瞎说,反正我今天一定要讨个公道。让她们赔我两千,再赔礼道歉。”

“非要两千?”

“非要两千!”

“赔礼道歉?”

“鞠躬道歉!”

“行,我知道了,”郭泰了然点点头:“我给你两千。”

他作势去掏钱包,却在众人放松警惕的时候出其不意一脚踢在男人腿窝,等人吃不住疼跪地,就揪住人的头发拿着酒瓶往他嘴里灌。

他向来是脾气不好的,也就是和顾承淮一起混后有所收敛。好多年没人头上动土,一瞬间爆发出来。场面变得不可收拾。

刚才冷眼旁观的人,现在更不敢出手。

刚才不肯为青黛她们出头,想让她们赔偿以息事宁人的经理,以及后来匆匆赶过来的总经理,现在想要劝架也被黄毛几人拦在了外头。

方潇潇和青黛两个乖乖学生什么时候见过这阵仗?眼看着那男人跪在一地碎石头上,被酒水撒了一身,都灌进了鼻孔里,连忙一左一右拉住他的胳膊:“郭泰,郭泰别……”

男生充耳不闻,胳膊上的肌肉紧绷,在两个女孩的拉扯下纹丝不动。

人群中忽然响起一阵喊声:

“郭泰。”

靡丽的音色,穿透闹哄哄人群,抵达几人耳畔。众人一瞬间安静下来。

郭泰耳朵动了动,住了手,直起身看着来人:“顾哥。”

一瞬间的暴戾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多年前,篮球场昏黄的灯光下,正和人逞凶斗狠的他听到那一声“郭泰”一样。

曾经的顾哥和他一起打,现在的顾哥用另外的方式,也不会让他们吃亏。

他乖乖收手。

青黛缓缓转身,就看见楼梯口,穿着一件白色羽绒服,静静而立的男人。

好长时间不见,好像瘦了不少,脸色也有些憔悴。没了往日笑眯眯的神情,反而满是沉静。

他一步一步朝他们走来,拉住她的手,对郭泰道:“走了。”

郭泰放下酒瓶,拉住处在蒙圈状态的方潇潇。一起离开了酒店。

没有一个人敢拦。

众人看着扶着墙站起,一身红水的男人,目光怜悯。

杜佳怡紧紧盯着两人拉在一起的手,直到两人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门口。那双修长有力的手,那双无数次出现在她梦里的手……

她扣紧了指甲,眸色晦暗。

顾承淮……

……

【三叔,xxx局,新调来的那个人,他花了多少钱调过来,就让他花多少钱再回去,永远不要让他再回c市来。】

罪君子不罪小人,若得罪了小人,那就一定要让他永远不得翻身。

……

青黛被拉着手腕,直到坐在车里,看着被关在车门外的郭泰和方潇潇,才反应过来,使劲儿拍车门:“潇潇,潇潇……”

旁边的人充耳不闻,朝司机报了个地址,车子启动,两人转眼被远远抛在后面。

“你要带我去哪儿?”青黛扭头问:“为什么不带着他们一起?”

顾承淮靠在真皮座椅上闭目养神,不理会她。青黛还想问两句,看着他微微凹陷的脸颊,不自觉噤声。

这是弟弟的好朋友,听说身为独子为了继承家业压力大得都有心理疾病了。现在瘦成这样,笑都没有力气,不知道又吃了多少苦头。

他总归不会害她的,于是乖乖地不再闹腾。

其实她也挺累的,昨天没有睡好,今天又站了大半天。现在慢慢放松下来,学着旁边的人靠在后座闭上眼睛。

两个人安安静静的,直到司机叫他们:“少爷,到了。”

顾承淮睁开眼睛,拽着青黛的手下了车。

青黛不知道他们到了哪里,眼前是一个中式别墅,车停在院子里,她还没来得及好好打量就被人拽了进去。

“顾承淮,这里是哪儿……你松手我自己走……”

话没说完人已经停了下来。

一身福字锻面薄袄的精健老者听到动静,从里间走出来:“你小子好久没来,呦,这是哪位?”

顾承淮没答,把青黛往前一推:“老叔,拜托你了。”

老者围着青黛转了一圈,突然出手捏住了她的胳膊。

青黛“啊”的一声,只觉得自己像被老鹰抓住的小鸡,那双枯木般的手像铁钳一样,让人挣都不敢挣。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老者已经放手,神情不满:“瘦成这样,一点肌肉都没有。面无血色呼吸短促心肺不强,灯纸一样的一吹就破,你交给我干嘛?带去跑个两年再往我这里送!”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1118:20:28~2019-11-1213:26: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呆呆5个;原版手册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89959663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