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相处

    对于弟弟的朋友,青黛是有些好感的,一开始有些距离感,但是经过几次接触,对方在她眼里就和沈星河一样,是阳光向上的好少年。

四舍五入,也算半个邻家弟弟了。

加上他和郭泰两次救她们于水火,她心存感激,所以顾承淮带她出来,她也没问,以为又是像上次一样,带她去看电影压压惊什么的。

现在来了这么个地方,还面对一个奇怪的老者对她像挑狗仔一样品头论足,顿觉不妙。加之两人气场太强,她一个虾米被压在中间,真是十分之难受。

“我可以回学校吗?”她弱弱提议。

工作是绝对泡汤了。没有节外生枝被讹诈一笔就阿弥陀佛,她现在只想回寝室和方潇潇互相安慰,然后再痛痛快快睡一觉。

顾承淮盯了她一眼,觉得这人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在这里白日做梦呢?他扯了扯唇,露出今天晚上第一个笑容,再次对老者说:“拜托您了,尽管练。”

他自小习惯于隐藏情绪不露声色,之前哪怕没什么表情,也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惫懒样子。

因此青黛一直没感觉到异常,直到他露出这个笑容,才后知后觉大少爷大概不高兴了。

可是他在不高兴什么?她没有惹到他啊?

“我想回寝室……”

“可以,”顾承淮无可无不可地点头:“正好我也很久没回去了,一会儿见了沈星河,好好聊聊天。”

青黛一口气憋在了喉咙里。她最怕的就是沈星河知道这件事。如果这十天平平顺顺过了,他知道她去打了工估计也只是气一气。

但是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她马上就想到了她退房子时那场旷日持久的冷战。她打了个哆嗦,看着顾承淮“我不是开玩笑”的眼神,非常明智地闭了嘴,选择暂时向恶势力屈服。

老者也寻摸出些味道来,叫了个穿武士服的短发女孩子带她去更衣室换衣服。

……

刚碰面的时候,青黛以为老者是个老中医,因为这古朴的装潢和他身上那股药材的味道,现在才发现自己太年轻了。

她维持着蹲马步的姿势,颤抖地看着对面下棋的两个人,觉得小腿肚子都在打转。

“顾,顾……承淮,我坚持不住了……”

“你不是想吃苦么?”男生不为所动,在棋盘上落下一子:“这里吃也是一样的,那个破酒楼给多少工资,我给你双倍,还没有莫名奇妙的人来让你赔他酒钱,多好?”

青黛欲哭无泪:“我……我不要……”

她又不缺钱……她就是想这几天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事做。

“小丫头,服个软,”老者也觉得她可怜,之前没练过,听说在酒楼里当服务生一站一整天,现在又被混小子拽来练什么武:“这小子嘴巴硬的很,但是不和女孩子计较。说点好话他就翻篇了。”

青黛连忙道:“我错了我错了。”

顾承淮也不是真的想让她练什么把式,叹了口气,放下棋子,过去把人拉起来。

青黛一卸力,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又被他稳稳扶住,扎进他怀里,男生身上清淡好闻的味道扑面而来,她有些脸红,尴尬地往后退了退。

顾承淮等她站稳就放了手,问:“错哪儿了?”

这么久青黛要是还不知道他在气什么就太愚钝了,虽然不明白他们萍水相逢的他为什么要为此生气。但还是乖乖地道:“我不应该去酒楼打工……”

“为什么?”

这还有为什么?在她的思维里,干活挣钱,天经地义,去历练历练也没什么不好。而且她就干十天,也没准备长干。

“因为会让家人担心。”她垂头丧气道。

“别人的意见从来不是左右你选择的理由,如果你的选择是对的,连沈星河都没有资格干预。”顾承淮觉得匪夷所思。

是这样的吗?

青黛眨巴眨巴眼睛,那……:“因为会惹麻烦。”

“没有任何事不会惹麻烦。”顾承淮拧起眉头:“和一些事比起来,你这点麻烦简直不值一提。”

青黛:“……”

顾承淮明白她是真的get不到点子上,弯下腰,盯着她的眼睛:“沈青黛,人从出生开始,要么向上,要么停滞不前。对于痛苦的耐受力,不过是他向上或者保持原有地位的副产品。正确的做法是,盯着你的目标,战胜它忽略它,而不是漫无目的去寻找它忍受它,为苦而苦,没有任何意义,懂了么?”

“沈星河的担心,你的时间你的精力,这些都是你要付出的,如果你最后只到手了几千块钱,对得起谁?不要上自己的付出变得廉价。”

青黛看着那双黑色的瞳孔,这么近的距离,睫毛都根根分明。

她一直觉得两个人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他站在高处看尽繁华,她在平地品尝烟火。所以他的规则,不一定适用于她。

但这一次,她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是她魔障了。

“我知道了。”她认得真心实意。

……

青黛去洗了澡换了衣服,等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放在更衣柜里的手机和袄子已经被拿回来了。

她拽了拽身上的白色羽绒服,嘟囔道:“都要去拿了为什么还要买新的?”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顾承淮装作没听到这个问题,这款羽绒服和他身上的是同款,定做的时候就是两套。不过一长一短,不太看得出来。

他朝旁边示意,青黛才发现茶几上不知什么时候摆上了点心。

她从酒店出来时还没到员工吃午饭的时间,现在都下午两点了,只有早上吃了两个包子,早已饥肠辘辘。刚才还准备打个招呼提前离开,回学校附近找点饭吃。没想到他这么细心。

青黛没有拒绝人家的好意,乖乖坐在了茶几边。

荷香糯米鸡,蓝莓山药,三鲜春卷,和一小碗儿酒粮丸子。食材很鲜,手艺也很好。她小口小口吃着,不自觉地眯起眼睛。

顾承淮看她一脸满足的样子,笑道:“少吃点,晚上要吃饭的。”

等她乖乖点点头,才扭头去和老者继续交谈。

青黛这才发现顾承淮带她来这里应该是顺路,他找老者是有事情要商量。两人此时已经收了棋盘,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也不避讳她。

话题她不太懂,大致听到他好像和父亲闹了矛盾,意见不和。

她盯着他的侧脸看了几眼,再次觉得弟弟这个室友长得真是好看。比上辈子琼花戏班台柱子还艳丽的五官,又没有那股烟视媚行的姿态。

手机响起微信提示音,她点开,是方潇潇:【青黛你在干什么呀,我刚吃完饭一会儿要去马戏,好有意思!我都不知道c市还有马戏!】

附带一张大大的照片。照片里,女孩笑容灿烂,朝马戏团的招牌比着手势,照片的一角露出一个穿着铁臂阿童木红色羽绒的身影,没有被拍到脸,只看到两只手上拿了两个五彩缤纷的冰淇淋。大冬天的,也不嫌冷。

青黛:……

这是什么差别待遇?

她回了一个:【刚蹲完马步。(﹏)】

方潇潇:【???】

方潇潇:【⊙w⊙你已经穿越到武侠世界了吗?有人发现你骨骼清奇?】

青黛:【是啊,说不定过两年我就可以称霸武林。(╥_╥)】

两人聊了一会儿,青黛提起了另一件事:【潇潇,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去酒楼打工。】

方潇潇:【我也觉得,太坑了。○| ̄|_】

青黛:【不是因为这个】

她把顾承淮的话转述一遍,又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做点别的,哪怕不挣钱,也可以学点东西。】

方潇潇:【说的对,虽然我就是为了那点零花钱○| ̄|_,惭愧惭愧,太没有觉悟了。】

过了一会儿,又发来了一句:

【话说回来,我真的觉得你弟弟的这些朋友都好好,可见大人说要好好学习是对的,优秀的人才会遇到优秀的人。我要努力了,干巴爹!】

青黛笑起来,也回了一个加油的表情。

刚准备收起手机,沈星河也发了消息:【舞跳的怎么样了?】

青黛:【不跳啦^_^】

沈星河:【呦,怎么?发现自己跳不过小区老太太了么?】

青黛:【你走开(; ̄ェ ̄),我是觉得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要练琴我要配音我还要复习功课。】

沈星河:【知道就好,不过运动运动也挺好的,我还是给你报个班吧。不想学瑜伽,学跆拳道也行。】

青黛顿时想起了刚才蹲马步的痛苦,马上加了一句:【不用了不用了,饶了我吧我老了,动不了了○| ̄|_】

沈星河:【……,好吧,那以后再说。对了,顾哥回来了,大家约了晚上一起吃饭,你晚上有空吗?把你室友也带上……】

青黛没敢说你的“顾哥”现在就在旁边,不然她没法儿解释两个人是怎么遇到的,只能发了个兔子点头的表情。

等她吃完东西,那两人也商量的差不多,居然换了衣服去练功房打了一场。

青黛这才知道老爷子不仅是顾承淮远房长辈,更是是他和顾家三叔从小的武术师傅。

她从他抓她胳膊那快准狠的力道就知道老爷子宝刀未老,等两人打起来更是看的眼花缭乱。

一战终了,老爷子拿毛巾擦着汗,感叹道:“老喽,不行喽。”

又转头跟青黛唠嗑:“这小子小时候瘦的跟猴似的,送过来一下就给摁趴下喽。就是有股狠劲儿,只要还喘气,就说什么都要爬起来,小小年纪,比他三叔都狠。”

青黛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时候,看人的目光顿时带了一丝敬佩。

顾承淮清晰地从她温暖平和的情绪中捕捉到一丝明亮。加上刚运动完出了一身汗,连日里阴霾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愉悦地勾起了唇角。

青黛:啊,笑眯眯又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1213:26:39~2019-11-1317:34: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山风渺渺helian100瓶;岁有晏华20瓶;我叫阳阳阳10瓶;鸿5瓶;smile°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