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喜欢

    晚上几人约在一家私房菜馆吃饭。

青黛下车的时候,正好碰上沈星河。

“姐,你不是说不让我接要和你室友一起么,怎么和顾哥一起来?”他惊讶。

顾承淮晚上来的时候没有用司机,自己载着青黛,开的是他自己最近常开的那辆卡宴,沈星河认得。

青黛心中暗自叫苦:“那个,我……,我半路遇上的。”

沈星河面露怀疑,还想再说什么,顾承淮已经从驾驶室上下来,听到姐弟俩的对话,勾了勾唇,拦住了话头:“上去吧。”

方潇潇和郭泰早就到了,两个人在包间里打游戏,刚推门就听到方潇潇惊慌失措的尖叫。

“我要死了,救我快救我!不我活不了了,你快走!”

然而操着大宝剑冲进去救她的郭泰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一阵噼里啪啦过后,两个人一起被打死在人堆里,尸体头对头倒在一起。

屏幕暗下去,她刚好听到动静发现青黛他们来了,立马抛下手机,给青黛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黛黛,我好想你啊,我给你说今天下午……”

青黛吓得连忙捂住她的嘴。

刚才弟弟说要接她一起过来被她拒绝了,话里话外都是在和好姐妹共度美好时光。现在方潇潇一说漏嘴,沈星河铁定要问她今天去了哪儿。

方潇潇发热的头脑也冷静下来,眼珠子转了转,轻轻点了点头。

这两个人的猫腻沈星河怎么可能没发现,但他被顾承淮扯着话头,来不及细想,只暂时放在心里。

没过一会儿,苏赫也来了。服务员陆续上菜。

几个男生聊着他们的话题。方潇潇和青黛在一旁听着,外加吃吃喝喝。这是她们第二次参加他们的聚会,加上前几次的交集,也算是熟了,已经没了第一次那种拘束感。

青黛下午吃了点心,现在不是很饿,喝了两口鲜榨草莓牛奶,看到桌上上来一盘澳龙刺身,白里透粉,色泽诱人。她拿起筷子,刚想去夹,就被按住了手。她抬眼望去。

男生依然在和朋友们说话,手却精准地制止了她的动作,感受到她的视线,扭头,轻瞥了她一眼,重点在她的腿上停了一秒。

青黛的腿不自觉动了动。

老爷子那里设施齐全,除了练功房,中式养生堪称一条龙。

下午顾承淮和老爷子打完架去松筋骨,青黛也有幸尝试了一番,在另一个房间由一个专门学这个的小姐姐帮她推拿。

给女孩子用的玫瑰精油清香又好闻。本来被按的昏昏欲睡,小腿突然一阵钝痛,那痛直冲天灵盖,她当时就猝不及防惊叫一声。连隔壁的顾承淮都听到动静跑了过来。

小姐姐也被吓到了,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对推门而入的顾承淮解释:“我,我就刮了一下她的膀胱经……”

青黛一脸懵逼,膀胱经在腿上?⊙w⊙

然而其余两人都没表现出异常,看来的确在腿上。⊙w⊙(ps:其实不止腿上有)

老爷子过来抓住青黛的手把了把脉,拧起眉头:“气血滞行,肾气不足,体质寒凉,不痛才怪,一会儿我开两张单子,以后注意着些。”

接下来又按到一些穴位,有些麻麻的很舒服,有些就痛的青黛龇牙咧嘴,但她不敢叫出来。

推拿完老爷子果然开了单子,有些成药是现成的,可以直接拿,有些却要以后配。又叮嘱了一大堆注意事项。

顾承淮认真听了,把单子和药收了起来,又单方面为她预定了老爷子处除学武之外的全部业务,得到她会定时来的保证后,才放过她。

现在他扣着她的手,青黛才想起来,好像是说不能吃寒凉来着,虾也算吧……她秒怂,手往回缩。

顾承淮看她乖了,也不强硬,松了手扭过头去继续聊天。

方潇潇和郭泰在一旁说游戏。没有察觉到异常。

……

这里离学校不远,几个人吃完饭也懒得跑,准备去宿舍过一晚上。顾承淮他们的宿舍,就是当初在盛庭买的双层公寓。

四个男生先把女生送到学校再回去。沈星河在n大和青黛一起下了车,前几天太忙,他们已经好久没见,今天好不容易得空,想和姐姐聊聊天。

假日的校园一片静谧,姐弟两个人慢慢走着,身影被路灯拉出长长的倒影。

青黛说着近日发生的趣事,

沈星河沉默半晌,终于缓缓开口:“姐,你和顾哥……怎么回事?”

敏锐如他,怎么会感觉不到两个人间微妙的气氛。从青黛从顾承淮车上下来开始,从两个人席上不频繁却足够亲近的动作开始,一切的一切,都透露出不同寻常。

小书亭

没有人比沈星河更清楚,顾承淮从来不是什么热心肠,不是他放在心上的人,在他面前死掉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何曾会关心一个人吃什么?

沈星河想起他们曾经一起在私人会所吃饭,离开的时候,一个穿着吊带裙被人追赶的女孩匆匆忙忙扑过来,求他们帮帮忙时,顾承淮那双冷漠的眼睛,连最热心的郭泰都无动于衷,满眼嘲讽。

想起盛庭楼上,那些不停换“女主人”的公寓。以及郭泰他们习以为常的态度。

每个圈子,都有每个圈子的法则,再扭曲,再怪异,它都赤*裸#裸地存在着,不容人逃避。

他不希望自己的姐姐,收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哪怕是他敬重佩服的朋友,也不可以。

“什……什么怎么回事?”青黛垂眸,不敢去看弟弟的眼睛。

沈星河却站在她面前,捧起她的脸,不容她逃避:“姐,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喜欢他?”

青黛被迫对上他的视线,她望着弟弟那灿若星辰的眼眸。

喜欢么?那么优秀的男孩子……,那么优秀,那么聪颖,胸有丘壑。万般不过心却独对你一人特别,会在关键时刻挡在你面前,会不动声色护着你,谁能不动心?怎么会不喜欢?

曾经的青黛怨恨白芷,不理解她为什么去肖想那不属于她们的富贵。现在才明白,让白芷义无反顾的,或许不仅仅是富贵。

白芷眼里,那些满脸油滑的小厮和浑身酒肉秽气的武夫,怎么敌得过挺秀如竹,吟诗抚琴的大公子一个回眸?

“大公子说写的不好,叫我拿去烧了,可我舍不得,青黛,你知道这写的是什么吗?我一个都不认识,可我觉得真好看,我们公子真了不起。”捧着诗稿一脸梦幻的少女,或许从那时,就有了飞蛾扑火的心。

更何况,她面对的,是比大公子还要优秀的昳丽少年。

但是,心动……又能怎样呢?从出生就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怎么会有交集?前世她不曾想,这世有了沈星河,她又怎么会去想?

她不能因为自己,让自己的弟弟在兄弟面前抬不起头来,让别人提起他就想到他有个不自量力的姐姐,不能容忍,她的弟弟因为自己染上一丝一毫的污点。

“没有,我没有喜欢他。”她盯着弟弟的眼睛,听到自己说:“我永远也不会喜欢他。”

女孩儿的声音清脆又坚定,加大了音量,回荡在空旷的校园里,仿去宣誓。

沈星河看着姐姐清澈的眼睛,试图捕捉出一丝勉强,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心缓缓放回了肚子里。松了捧着她脸的手,再次走在她旁边。

“如果哪一天你喜欢上了,一定要告诉我。”他认真地加了一句。

告诉我,我才能保护你,让你即便去追逐爱情,也有不让人欺辱的筹码。这是我能为你,做到的事。

青黛已经放松下来,闻言笑了:“别多想了,我们才见过几面呢?怎么就喜欢上了?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没有什么,比星河更重要,那不知何时悄悄而起的心思,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她弯了弯眼眸:“说到这个,你也不要老忙着做实验,要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女孩啊。”

沈星河拒绝:“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个。”

没有谁,会比姐姐更好。

青黛笑了笑:“不要太挑剔啦,别的什么都是虚的,人品好就行。我们星河这么厉害,配得上优秀的女孩子呢。”

……

姐弟俩渐渐远去,声音也不再清晰。

顾承淮从树下的阴影处走出来,静静地看着两人越来越远的背影。手里握着的,是老爷子开的药,装在小小的袋子里。

良久,转身离去。

……

方潇潇已经先回来了,正要下去打水。青黛拎了水瓶和她一起。

“我们今天走的急,忘了和云起说,她现在还在那里上班吧。”方潇潇有些担忧地道。

“我给她发了短信,不知道她看没看到。”青黛也担心:“但是那种情况,也不好去找她,我们三个一起的,再让主管发现我们连带她,怕连她的工作也要泡汤了。”

“那种工作,有什么好?”方潇潇嘟囔一句,又后知后觉地闭了嘴。

她只是日子过得紧巴,不是不能过,但是她察觉出来了,陈云起是真的完全靠自己挣生活费。

计科的学业那么忙,一堆专业课加上周末的实验,她还要抽空去做家教。实在是没时间的时候,那周的伙食就会明显降下来。洗脸从来是用凉水扑一扑,实在太油就用肥皂。亏得她底子好,没有洗出问题。

青黛她们想帮,都不知怎么帮,怕伤到别人的自尊。只能在她没时间做家教的时候,找借口请人去吃饭,每次去洗衣服的时候,说衣服太少装不满问她洗不洗带两件。或者把自己洗面奶,水乳抽空送两瓶,说是买多了。

陈云起未必不知道她们的心思,她不会表达,却在行动上力所能及的帮忙,她们提的要求,也从来不会拒绝。

但是方潇潇自己出来了,就见不得朋友还处在水深火热中……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1317:34:58~2019-11-1420:31: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呆呆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ulu50瓶;陈一诺、镜面果胶10瓶;气质不强终为受8瓶;獨占沵的1切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