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相逼

    出乎意料的,打水的地方有人。

两个女生,一边接水一边义愤填膺地聊着什么。青黛他们排在后面,听了全套。

“输给了叙利亚,他们是制杖吗?”长发女孩一脸猜了翔的愤愤然。

“你在开玩笑?”她的同伴不敢置信。

“我倒希望这是玩笑,然而事实是,这就是事实!叙利亚在打仗……,人口只有1700万,很多人的球鞋都是捡来的。我们这些,每个人拿着1000万的年薪,连难民都打不过!!”

“别说了,我觉得好丢脸。”她的同伴捂着脸:“这一年一年的。明明不是我输的,但我就觉得好丢脸。”

青黛和方潇潇面面相觑,不知道她们再说什么。

方潇潇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今天的新闻,这才发现他们国家足球队世界杯亚洲预选赛中输给了叙利亚。高薪聘请的外籍教练也引咎辞职了。

再看一下战绩回顾,果真是“硕果累累”。

下面还有一条热度很高的评论。

*中国进世界杯唯一方法。1:通过手段让国际足联给南极洲一个名额,2:让中国国足分配到跟南极洲争出线,3客场逼平企鹅,前提是自己出钱建一个温室大棚球场,别冻着足球宝宝。4:主场安排海南热死企鹅出线。但是,难点在第三点。恭喜国足没有让我失望,恭喜!恭喜!*

方潇潇把手机递给青黛。

两个女生已经打好水一边聊天一边走远了。留下她们两个原地沉默。

方潇潇托着下巴:“我以前不关注这方面,只是听说菜。”

没想到这么菜。

“叙利亚……”青黛喃喃,不就像前世的蛮荒小国一样么?她一直以为,他们国家的运动都想网球乒乓球那样厉害……

“耻辱啊。”方潇潇长叹一声:“我泱泱大国,连个会踢球儿的都没有么?”

……

而此时,盛庭公寓,几个人也谈论着这件事。

“丑都不想遮了。”郭泰嗤笑:“丢脸丢到家门口。”

苏赫看了他一眼:“当初你三姨不是说,把你也送进去么?”

这都是套路了。家里有不成器的孩子,想给谋个好前程的,就托关系送进国字号,然后出国,在国外的7,8线联赛打一些没什么存在感,曝光率越低越好的比赛,然后再和国内的足协打好招呼,把这些人买回来进国青,国奥。

不管踢的好不好,一年一千万的年薪稳稳的。当然,家里没那个本事的,就不要想。

郭家经商,但郭泰三姨厉害,嫁进了宫家。又宠这个侄子,当初有机会,就想把孩子送进去。却被郭泰拒绝了。

“别把我和那堆废物相提并论,小爷要脸。”郭泰倒在沙发上:“打游戏都怕遇到猪队友呢。让我爸看着我在全国人民面前道歉,很光荣么?”

话音刚落,沈星河推门而入,在门口一边换鞋一边和他们打招呼。

郭泰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趴在沙发背上,几人闲聊几句,沈星河看时间不早,就想直接上楼洗澡,却被一直没开口的顾承淮叫住,递给他一个手柄:“打游戏吗?”

exist。

沈星河看了那手柄一秒,伸手接过:“好。”

同样的双人模式,换了客厅的大屏幕,画质更加清晰,沈星河却有些不在状态,心不在焉撑了一会儿后,人物跌落死亡。

“ganeover”的字样闪烁在屏幕上,他放下手柄,歉然道:“抱歉,顾哥。”

顾承淮没有说话。

……

沈星河洗完澡,坐在床上刷平板。敲门声响起,他下床打开门,看到来人有些惊讶。

“顾哥?”

“能聊一会儿吗?”顾承淮靠着门,神色浅淡。

沈星河点点头,放了人进来。

顾承淮进屋扫了一眼,看到了扔在床上的平板,屏幕还没有熄灭,内容一目了然。

“在看房子?”他问。

沈星河点头,没有遮掩:“是!”

他不准备租房了,因为找不到合适的,所以干脆想要直接买。哪怕买不到近的,买远点也可以。

沈家父母去世前留下的那套房早已被沈家二伯占去,房产证也改了名,现在还没办法要回来。

他们之前租的房子被青黛退掉,短时间内没办法租别的。所以别人放假回家,他们却是处于无家可归的状态。他可以住公寓里,可是,青黛怎么办?

所以他想现在就买,不管地段,先有个落脚点就好。

“差多少?”顾承淮问。

沈星河也不瞒他:“首付差六十万。”

c市是省会,这几年房价居高不下。一套八十平米的房子售价都在四百万左右。首一百二十付万,他攒了一半,时间还是太短。

顾承淮递给他一串钥匙。

沈星河没接,和顾承淮他们相处的距离,他一直把控的很好,足够亲密,却不会越界。

更何况他说要让青黛抬得起头来不是开玩笑。如果只能住在别人送的房子里,算什么事?

“不是白给,”顾承淮漫不经心的眸子里第一次带了认真:“你替我去一趟欧洲,办一件事。”

……

陈云起晚上回来,两个人连忙上去询问情况。得知她没有因为她们被为难,才松了一口气。

陈云起抿了抿唇,没说的是消息传到二楼后,她们的楼层经理不仅没为难她,还对她客气了不少。晚上临近下班时间有客人来吃饭,都没有让她留下来,而是让她按时走了。

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餐饮行业的上下班时间其实都是摆设,客人吃到几点,你就要等到几点。直到最后一桌客人走完。都是惯例了。

老员工还可以仗着交情磨一磨,临时工短期工想都不要想。陈云起沾了朋友的朋友的光,就是被主管拉着话里话外打听,有些不耐烦。

方潇潇想劝云起不要去了,话到嘴边,被拉住了袖子。

青黛看着她,轻轻摇了摇头。

不去,吃什么呢?

在没有为朋友谋到合适的出路之前,她们有什么理由让人家不去工作?

便是青黛前世,要是有人过来拉着她的袖子对她说做丫鬟又苦又累命不由人还是不要做了好,她也是要恼的。

不知世道疾苦,谈什么命不由人?但凡可以选择,谁又想要任人使唤呢?

方潇潇明白她的意思,闭了嘴。

……

第二天不用去上班,就好像压抑久了自然反弹了一样。方潇潇一下子放飞了自我,找了本小说一下子看到三点。

第二天头重脚轻地爬起来,发现室友都不在了。

青黛帮她买了早餐放在桌上,留了纸条说接了配音,要去c大录音棚。陈云起依然去上班。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现在已经十点多,肚子早就开始轰鸣,方潇潇被食物的香味儿勾引着,也不管凉不凉了,来不及拿去楼下的微波炉热就抓起一个包子塞进嘴里。

她吃的起劲儿,听到门把转动的声音,以为青黛回来了,刚要打招呼,抬眼看清了来人。那声招呼就和那半截儿包子一样堵在了嗓子眼儿里。

大#波浪大红唇,尖尖的下巴高高扬起。配上那标准的冷淡表情。

“杜……杜佳怡?”

……

青黛背着书包从录音棚往回赶。

昨天被顾承淮点醒后,她就私戳了青木之声的苏荷,告诉她想接下配音。

苏荷:【太好了。现在网配转商配,很多app开始收钱,我们工作室和另一个工作室合作,想试发第一个付费广播剧。虽然不一定能赚多少,但大家都牟足了劲儿想大干一番。肯定能学到不少东西。你能来真的太好了。我觉得你的天赋真的很好。】

所以不同于之前的慢节奏,这次的效率高的不可思议。昨天编剧就已经发了片段,让大家试配。

青黛看上的还是女二号,揣摩了一上午,才录好了两句台词发过去。

c大普遍放假晚,加上主动留校加班的人不少,校园没有n大那么安静。不过也冷清了不少。

青黛路过篮球场,看到路边一个自动贩卖机。不自觉轻轻舔了舔干涩的唇,走了过去。

她上午忘了带杯子,c大也没有看到小卖部。靠着早饭买的那一杯豆浆,硬生生说了三个小时,早就渴的不行。

这自动贩卖机放在篮球场旁边一个小土坡上。青黛走过去看了一会儿,选了一款热饮料,拿着手机想要付款,却发现它上面只有一个小屏幕,标着“刷脸系统。”

她踮起脚尖,身高不够,加上土坡的斜度,发际线刚刚够到屏幕下方,她不死心,用力跳了两下,脸应当能够到屏幕了,却还是没有刷上去。

这才发现摄像头遥不可及,还在屏幕的上方。非一米八的大汉不能及也。

青黛:“(╥╯^╰╥)”

谁这么制杖?不想赚妹纸钱么?建在篮球场旁边也不能这样啊。

刚准备放弃,后面突然有人掐住她的腰把她举了起来。青黛吓得惊叫一声,一边扭头去看是谁一边去掰腰上的手。

惊叫还没落地,就听到身后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姐姐,再动我就把你丢出去了哦?”

青黛顿时僵住,扭头,看着冬日阳光下,仰头看着她的,容貌昳丽的少年。

青黛被他举着,僵硬的不行:“顾承淮,你,你放我下来……”

男生不为所动:“姐姐,我好累,你快点儿……”一副她不刷就不放手的样子。

青黛无法,只得扭头去看摄像头。

好在这次机器没有不靠谱。“滴”的一声后,饮料从下面的出口槽里滚下来。

青黛拍了拍男生的手,被顺势放了下来。她拿了饮料,退后两步,别处笑容:“顾承淮,好巧,你也在这里。”

“这可不是巧,是我有问题不得其解,想要问一问姐姐。”顾承淮双手插兜,闲闲而立。

他今天穿了一件蓝色大衣,英伦风设计,更衬托得人修长又挺拔。

“什……什么问题?”青黛疑惑,她能回答他什么问题?

男生上前两步,弯腰盯着她的眼睛:“在你心里,沈星河……比我重要对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1420:31:23~2019-11-1519:51: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60838502个;39214101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紫湖、博学广闻、朝朝暮暮5瓶;咕咕咕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