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选择

    我是不是比沈星河重要?

这是什么问题?青黛瞪大了眼睛,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她歪着脑袋:

“我逻辑不好,你是星河的室友,你不应该去问星河在他心里我重要还是你重要么?”

顾承淮直起身:“啧,姐姐,不要打岔,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问。”

不喜欢他?那么那些明亮的情绪是哪里来的?还以弟弟的室友来定义他,想要拉开距离?

青黛睫毛颤了颤,她不知道顾承淮听到了那晚的谈话。只以为他察觉到了那些心思。

是啊,他们这些人是多么敏锐,高高在上冷眼旁观,却没有什么能逃过他们的眼睛。

当初白芷的爱慕大公子不知道吗?大夫人不知道吗?他们都清楚,大公子利用这爱慕,给大夫人一个下马威,他宠幸了白芷,给她虚假的宠爱。大夫人用这爱慕,把她们一网打尽,解决了心头大患。

可是察觉到了,那又怎么样呢?她看皓月一眼,不代表就要为一时的钦慕付出代价。她没有为那点心思对不起任何人,且理智扼杀在摇篮中了。所以没有必要难堪。

“对,当然是星河重要,没有什么比星河重要。”她不再逃避,给出了心中的答案,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从那天上听到她说不喜欢开始,顾承淮就猜到是因为顾及沈星河。但现在饶是早就知道了答案,亲耳听到还是觉得会心一击。

他的桃花眼里第一次带了认真:“小姐姐,这世上除了伴侣,没有人会在一起一生一世。你不能跟着他一辈子。沈星河将来娶妻生子,不会觉得你这个姐姐……碍事么?”

所以即使是姐弟,也要慢慢拉开距离的的啊……不是么?作为女孩子,不该为自己想想么?

沈青黛觉得匪夷所思,抬眼:“我没有要跟着他一辈子!我知道他过得好就行了。这根本没有关系。”

而且……

“顾少爷,我觉得你根本没有必要在意我的看法,喜欢你的女孩子多的很。你也不能非要让每个人都把你看的比自己唯一的亲人重要。”

青黛从没觉得顾承淮会多喜欢她。这样的贵公子,样貌才能家世一样不缺,追逐的女孩子多了去了。她有什么特别呢?不漂亮也不聪明也没有钱,还没有杜佳怡来的耀眼。

之前他对她好或许是有些好感,但更多肯定是因为沈星河的原因。她是朋友的一个“不讨厌的姐姐”,所以能出手帮一把就帮一把。

现在跑来质问估计是不知从哪儿听说了她的“不喜欢”,觉得自尊心受挫了吧。

于是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真的挺好的。”

热心又仗义,所以不用在意。

顾承淮盯着女孩一脸真挚的表情,第一次尝到被人发好人卡的滋味。

之前的那个答案,他其实早有预料,也不见得有多生气。过来不过是刚才远远看到她在这里一蹦一蹦的,觉得可爱想要逗一逗。

但是现在是真的觉得憋气了。

敏锐如他,怎么会察觉不到她的意思?她不相信他。

往常他动动手,就会有女生浮想联翩,主动凑上来。现在他表现得这么明显了,居然认为他在帮助朋友?

神他!妈#的帮助朋友!

青黛明显感到气压变低,小动物的求生本能让她连忙转移话题:“那个,谢谢你上次帮了我们。我们……”

她想说,我们请你们吃饭,又觉得会不会太轻了?还是送礼物?好像也不太好。然后她灵光一闪,想起了上午背的台词。

“我们但有差遣,义不容辞!”

顾承淮就站在那里,看着她从手足无措变成一脸正气,深吸一口气,算了,这就是个傻妞,和她计较什么?

伸手,揉了揉那毛茸茸的脑袋,带了点泄愤的味道,在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收回手,语气懒懒:“欠着。”

青黛松了一口气,没计较他的动作,扬起大大的笑容:“好的!”

……

顾承淮盯着那顶着几缕乱发前行的背影,直到背影转过一栋楼再也看不见,才转身往不远处停着的车走去。

……

青黛回了寝室,就发现寝室气氛安静的诡异。方潇潇一个人默不作声的收拾东西。脸色有些丧。

“潇潇你怎么了?”

方潇潇指了指卫生间,做了个口型:“杜佳怡回来了。”

青黛:“……”

她扭头,发现杜佳怡空置已久的床位已经收拾一新,粉色的行李箱放在书桌旁边。一副准备长住的样子。可是现在不是放假了么?

她面露不解。方潇潇耸了耸肩,表示她也不知道。

“可能是有什么事,住学校比较方便吧。”青黛安慰她:“没事啦,我们又不惹她。”

方潇潇点点头。青黛看她打开的行李箱:“你要走了吗?”

“对啊,不打工,就要回家面对老佛爷了,绝对是亲香三天后天天嫌弃。”方潇潇塌下肩膀,不过随即又振奋起来:“不过,放心啦,我还是可以陪你几天的。”

两人说着话。杜佳怡穿着睡衣,擦着头发从卫生间出来了。她的睡衣是酒店式的,湿发披肩,纤细的小腿露在外面,说不出的性感。

青黛和她打了招呼,杜佳怡和她聊了两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装作不经意地问:“对了,后来我再去就没见你们了,上次的事情解决了么?酒店经理没找你们麻烦吧?”

“谢谢你担心,不过都解决了,也没有人找麻烦。”青黛道。

杜佳怡就明白是因为什么了,不然不止那瓶酒,那个摆设她们也要一起赔,外面的世道,从来都是看碟下菜:“郭少和顾少可不是什么热心肠的人,你们关系什么时候那么好了?”

青黛和方潇潇对视一眼,方潇潇没说话,青黛道:“没有啦,其实他们人挺好的,认识就帮一下。”

“哦?是嘛?”杜佳怡意味不明哼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青黛她们不明所以,也不再追问。

晚上方潇潇和青黛坐在一起用电脑看bbc新出的纪录片《七个世界,一个星球》。

bbc的纪录片一向是品质的保证。高清的镜头,加上世界自然纪录片之父戴维·阿滕伯勒老爷子的献身解说。向观众展示了这个星球无与伦比的美景:原野泣声、苍茫星瀚、空谷飞瀑…...或磅礴、或唯美、或凄然……

然而与以往一贯的温暖治愈不同,这部《七个世界,一个星球》将更多的篇幅聚焦在气候变化、人类猎杀、生态环境恶化等环保主题上。让人在赏心悦目的画面之外,感受到更多的是压抑和担忧….

两个人看的专注,方潇潇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来回了两句消息。那边不知说了,饶是她刚才看片子看的眉头紧锁,念叨着以后要环保要节约用电少用白色垃圾,也忍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

接下来就有些心不在焉,看完一集就不看了,坐在底下玩儿手机。眼角眉梢都带着抑制不住的笑意。

青黛知道那个给她发消息的人是谁,是郭泰。两个人自从那天一起出去玩儿后,回来就亲密了不少,联系也很频繁。

她有些犹豫地开口:“潇潇……”

方潇潇从手机里抬起头:“嗯?怎么啦?”

青黛:“你和郭泰……”

方潇潇大方承认:“嗯啊,我觉得这个男的该死的可爱,准备追他!然后他好像也对我有点好感?然后就一拍即合,狼狈为奸啦。嘿嘿嘿……”

青黛不知道怎么说,说我们和他们是不可能的么:“郭泰家……你有没有想过……很有可能无疾而终……”

方潇潇知道她问的什么,丧了一下,随即又一脸的无所谓:“为什么一定要有结果?我现在找个和我一样的就一定有结果么?十对情侣九对分,还有一对要离婚呢。喜欢了就喜欢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在一起快乐一天是一天。哪天一拍两散也没关系呀,我又不亏。”

青黛没想到她是这么想的,可是两个人在一起,真的有那么简单吗?不说别的,现在感情不深,可以洒脱自在,等感情深了,还能这样说转身就转身说放手就放手吗?

“潇潇,我只是不想你受伤……”

“我知道,青黛,我整天没心没肺,却无比相信一句话,失去和不被爱才是人生的常态!”方潇潇收了笑容,向来满是阳光的脸一片沉静:

“但我不能因为恐惧失去就干脆不去争取,像个懦夫那样过一辈子,那样人生还有什么意思?所以如果那一天到了,你就陪我去失恋主题馆哭一场。哭过了就没什么大不了的,真的。”

不能因为恐惧失去就不去争取?

青黛的心颤了颤。她是……懦夫吗?

她不知道。

但她拥有的已经够多了,人不能心太贪。

她弯了弯眼眸:“嗯。真有那么一天,我陪你。”

……

沈星河在实验室看数据。旁边的学长一脸艳羡:“出数据了?”

“嗯。”沈星河轻轻点头。

“你这家伙,真快。”学长满是感叹,坐在旁边空地的垫子上,端起放在凳子上的泡面吸溜。

他负责的实验已经进行到关键部分,他已经在实验室住了一个星期,盯着仪器。期间除了上厕所没出过实验室,困了就在垫子上眯一会儿,饿了就泡泡面或点外卖度日。

不甚浓密的头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洗,头皮屑已经结了块儿,飘到泡面碗里,他也不介意。看了眼一旁干干净净隽秀挺拔的沈星河,以及那依然坚!挺的秀发,一边往嘴里塞面条一边表示着自己的羡慕嫉妒恨:“所以说人比人气死人,你简直天生是吃这碗儿饭的。”

他们睡实验室一个月才能肝出来的东西,沈星河来做时间缩短一半不止。而且听说才本科,简直不敢想象他以后会有多恐怖。

“是吗?”

沈星河漫不经心看着眼前的白纸,思绪渐渐飘远。

代码帝国水太深,悬赏榜前几位的任务,他不敢去接,怕被人追踪到会惹上麻烦。只能接些干净的任务。好在足够生活。

他原有的计划里,他会成为一名电气工程师。让他姐姐有一个安稳的家。他们可以过平静富足的日子,一起看书一起做饭,放假的时候,可以一起去旅游。

像曾经过去的十几年那样。

现在计划进行的比想象的还要顺利,他被导师看重,负责的实验到了关键时候,只要完成,就会为他添上光辉的履历。留在实验室,保研,读博,一边做研究留校任教。

比原来还要安稳,体面,但是顾承淮的声音出现在脑海,那日的情形也历历在目。

“你现在的选择,可以一步一个脚印站在上游,但”桃花眼的男生笑得笃定:“我能让你走的更远……”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实验正进行到关键时候,沈星河无比清楚,一旦离开,所有的一切都将付诸东流。

他不在乎走的有多远,也没有深切的感受过自己擅长什么,热爱什么……

他的选择从来就只有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1519:51:39~2019-11-1620:00: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32703655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呆呆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6083850、海花、无期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