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花玉

    前面就是路口,青黛没有往寝室的方向拐:“星河,你跟我来。”

沈星河没有问要去哪里。任由自己被拉着,去哪里都可以。等到了目的地才发现,是琴房。

青黛放开他的手,开了锁推门而入。安静的房间,靴子踩在老旧的木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她打开灯,一下子亮如白昼,整个房间都一览无余。角落的文件柜,散落在地上的曲谱。窗边孤零零的黑色钢琴。

屋子有供暖,青黛把大衣脱掉挂在门口的挂钩上,坐到钢琴前,打开琴盖,纤长的手指放在黑白交错的琴键上。

“你好久没听过我弹琴了吧。”她笑了笑:“我最近练习了新曲子。”

沈星河轻轻“嗯”了一声。

青黛轻轻吸气,一瞬间沉静了眉眼,手指在琴键上跃动起来。

流畅悦耳的琴声响起,是莫扎特的《24号钢琴协奏曲》。莫扎特,青黛最喜欢的音乐家,因为他的作品多是新奇有趣的欢快。她不喜欢苦大仇深的事物。

纤秀的少女坐在钢琴前,静谧的神情和欢快的琴声融合得那么和谐,仿佛清冷的夜色也变得甘甜起来。

沈星河静静听着。

直到一段弹完。青黛起身,来到他面前站定。

“星河。”她看着他。

曾经不及她高的孩子,如今已经比她高了一个头不止。需要她仰起脑袋才能和她对视。

男生低着头,看着她,眉眼安静温和。

青黛想,他们的母亲一定是因为这双灿若星辰的眸子,才为他起名为星河。

“你说希望我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做到了,一直一直很快乐,我希望你也是。”

“你小时候,喜欢玩儿水喜欢船,常常在公园一耍就是一下午,告诉我长大想当海员,当船长。但是长大却再也不提了。”

“上大学,告诉我想学电气,我不懂,只能支持你,我想让你做你想做的事。”

她这个弟弟,从小做什么都很出色,好像什么都有兴趣,又好像什么都不在意。让她没办法辨别,他真正喜欢的是什么。

“今年我看别的男生聚会,登山,学皮划艇,你忙着做实验,都不怎么参加。你是不喜欢,还是不得不这么做?如果是这样,星河,我们现在过得已经很好了,不要勉强自己做任何事情。”

沈星河静静听着,等她说完,倾身抱住她,脑袋搁在她的脖颈:“姐,不用担心,我很开心,每一天都很开心,真的。”

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顾哥,我现在,不想离开花国。】

……

青黛回到寝室,发现陈云起也回来了。她把带回来的奶茶分给大家。

“黛黛,聚会怎么样?”方潇潇一脸兴奋地问。

“挺好的。”青黛笑,都是年轻人,群里面又聊得来,没什么不和谐她问陈云起。

“我,我能混进你们群里吗?打杂都行。”她一脸音控的迷醉:“说话都那么好听,唱起歌来……两个黄鹂鸣翠柳!”

青黛“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没忍心告诉她说得好听不一定唱的好听的真相:“我问一问还收不收编剧。”

她看到陈云起从卫生间出来,问:“云起。你有看到我的消息吗?你们谈的怎么样?”

陈云起点点头:“谈好了,今天下午去试了下讲,明天正式上课。”

“太好了。”青黛真的开心了,觉得今天发生的都是好事。

陈云起看着她的笑容。

不曾接受过生活好意的人,会习惯于不再接受好意。陈云起心里有一杆秤,把自己接受的好意一一记下。现在还不了,就以后还,总要还清楚。

除非特别亲近的人,不然会有的负担。

这是第一次,她没了那种负担感。

“谢谢。”她道。

“是你自己有本事,通过了面试。”青黛不认为自己做了什么,她只是起了一个搭桥的作用。

……

方潇潇计划的是四天之后回家,但是家里母亲念女心切催的急,只能匆匆收拾了东西。买了二天晚上的火车票。

青黛陪她去超市买火车上吃的东西。学校的超市种类不多,她们去了远一点的沃尔玛。

“满六十减二十!”方潇潇眼尖,远远看着摆在中央的广告牌,眼前一亮,拉着青黛就要往货架挤。

青黛倒是看清楚了,一把拉住她:“那是肥皂,你买那么多肥皂干嘛!?”

方潇潇也挺住了脚步,为了给自己圆场,做了个猥琐的表情:“嘿嘿嘿,捡肥皂。”

青黛:“……,远一点不要说你认识我。”

方潇潇:“……,哼╯^╰。”

路过厨具货架的时候,青黛一眼看到一个雕着梅花的碗儿。她爱不释手地拿起来把玩。

方潇潇斜了她一眼:“那是碗儿,你买那么多碗儿干嘛?”

她这也不算说错,她早就发现青黛喜欢搜集漂亮的厨具,寝室里空间有限,放不下盘子碗儿,就买勺子。铁的木的陶瓷的。各种材质各种花色。算是无伤大雅的小爱好。

青黛恋恋不舍地放回去,还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真好看。”

“价钱也很好看。”方潇潇做了个累觉不爱的表情。

她是真的这么想,本来还以为会有两千块的零花钱呢,转眼间泡了汤。她现在穷的吃土,看到什么都要捂紧钱包。

他们这里的沃尔玛价格还算公道,但也有很“华而不实”的东西。眼前那套碗儿就是。一套就够她一个月的生活费了,伤不起。

青黛也不是爱花钱的人,摸了摸又放回去了。

两人提着袋子出了超市。这两天突然降温,被冷风一吹,忍不住捂紧了外套。

远远听到有人喊她,青黛扭头,看到靠车站着的顾承淮。有些奇怪地走过去,不知道他有什么事。

方潇潇知道他们有话要说,识趣的站在原地没有跟上来。

青黛看着顾承淮,他今天晚上穿了一件大衣,依旧是简洁大方的款式,远远的看着像黑色,走近才发现是蓝色。

他好像特别喜欢蓝色的东西,郭泰就喜欢红色。

但是口袋边的那一圈花纹……,是一排手拉手的蓝精灵。青黛差点忍不住伸手揉揉眼睛,……虽然很小,但是蓝精灵没错。

青黛:“……”

她神情呆滞,脑海里不禁回响起了熟悉的旋律——哦~可爱的蓝精灵,哦~可爱的蓝精灵……

顾承淮看她突然就发起呆来,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也看到了那一排不和谐的花纹。

顾承淮:“……”

他轻咳一声:“我和郭泰用的一个设计师。”

原本好好的人,最近都被二傻子带歪了,非要加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要到处要版权。

青黛马上想起来那天那个绣在大红色羽绒服上笑容灿烂的阿童木,怪不得了。

“挺可爱的。”她笑了笑,看到一旁的行李箱:“你要出去么?”

“嗯,”顾承淮点点头:“出国办点事,过年可能不回来了。”

青黛有一瞬间的惊讶,随即又了然。

所有的人羡慕他们的家世。却没看到他们也背负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起码别人都在其乐融融和家人团圆的时候,他们还在外奔波。这还是个跟星河差不多大的男孩子呢。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要小心啊。”她有一瞬间的心软,叮嘱道。

“放心,不会翻船让你被追债的。”

青黛:“……”

这是什么逻辑?你翻船为什么我要被追债?

顾承淮却没理会她一言难尽的表情,递给她一个盒子。

青黛奇怪:“是什么?”

顾承淮笑了笑,下巴点了点:“临别礼物。”

“不,不用了。”非亲非故的,干嘛要突然送礼物。就算要送,也应该是留下的人送给要远行的那个人才对。

顾承淮拉起她的手,把盒子的绳子塞在她的手里:“我都要走了,不要惹我不开心,心情不好会翻船的。”

他已经松了手,青黛怕盒子掉在地上,只能握住。她从来不擅长拒绝。加上本来就是个软和的人,刚不过说一不二的顾承淮。何况,也不想无故惹他不高兴。

顾承淮心下满意,看了下表,揉揉她的头发:“走了。”

……

青黛看着远去的车。转身去找等在一旁的方潇潇。

方潇潇看着她手里的盒子,脸上露出八卦的表情:“青黛,你们……”

“没什么。”青黛摇摇头,她现在也挺迷茫:“如果是小礼物,就当做朋友间的礼尚往来,如果太贵重,等他回来就让星河还给他。”

两人回到寝室。青黛拆盒子。

“是什么?”方潇潇凑过来。

青黛摇摇头:“不知道。”

她估计是吃的一类的东西,等拆到最后,有些愣怔。

绸缎铺设的盒子里,静静躺着一对粉色的贵妃镯。在灯光下闪着温润的色泽。

青黛摸了摸,触手温凉,前世便是夫人最宝贵的嫁妆,都没有这样成色。

方潇潇也瞪大了眼睛,觉得这镯子明显和街头小店那种粉色的石头不一样。

她拿出手机百度,粉色的玉是什么玉,底下出来一堆乱七八糟的广告,方潇潇看了半天,总结出来几句话:“除了人工染色和碧玺和印度的东陵玉,粉色的差不多就和田玉,也叫桃花玉。但是籽料都很小。市面上从来没出现过整块的大玉。”

碧玺不值钱,东陵玉就是石英岩玉,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严格来说不叫玉,叫玻璃。

一句话,不是孬货,就是珍品,没有中间选择。

她直觉那不是前者。顾承淮的家世她不了解,但绝对和孬货搭不上边。

青黛发了会呆,一把站起来把盒子上装好,又锁到抽屉里,想了想不放心又拿出来锁在了衣柜的最下面。恨不得马上把这烫手山芋还回去,要是不小心丢了,把她卖了都还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1720:46:50~2019-11-1822:57: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陈橙尘乘以貳5瓶;獨占沵的1切2瓶;如二、咕咕咕、夜槿木兰星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