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绝境

    “黛黛,我会想你的。”方潇潇拉着行李箱,依依不舍地和好友告别。

青黛看了眼外面阴沉沉的天气,有些不放心:“确定不要我送你吗?今天好像有雨夹雪。”

“我行李又不多,箱子都差不多是空的。而且你不是晕车吗?”方潇潇摆摆手:“天儿这么冷,干嘛多一个人受罪。”

青黛确实晕车挺严重,而且她今天有些鼻塞,怕一不小心加重。也没有勉强,只交代道:“路上微信联系。有事就打电话。”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方潇潇拖着行李箱走到门口,还不忘做了个飞吻的动作:“来年春暖花开之际,我们再续前缘。”

轱辘声伴随着脚步声远去,寝室里一下安静下来。杜佳怡坐在座位上看书,对室友的活动充耳不闻。

她从那天晚上回来开始,就一直待在寝室,不是看书就是玩儿电脑,对其他人都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比上学的时候还要规律。上学时十天半月不见人影是常事。现在好像外面的五光十色都离她远去,家也不回了。搞得方潇潇还偷偷猜测过她家里是不是破产了。

青黛坐了一会儿,觉得头发有些油,便想着干脆趁着温度没完全降下来洗个澡。免得后面真感冒了就不好洗了。

她们寝室的设计是房间靠外面的部分外一分为二,一半是阳台,一半是洗手间,都是在外面的,冬天还很有些冷。

她收拾了东西进了洗手间。期间杜佳怡抬眼看了她一眼,又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去。青黛也没在意。

……

方潇潇拖着行李箱走着走着,突然觉得不对静。她闻到一股隐隐约约的臭味,好像那种无人搭理的垃圾桶。走了一段不见消散,反而如影随形,倒好像跟着她似的。

她停下脚步看了看自己的鞋底,嗯,没有踩到粑粑,又站在原地闻了一圈,猛地拉开自己的书包把里面的物品翻腾出来,等看清被压在底下的的东西时,差点忍不住开口骂娘。

装着零食,手机充电宝和钱包的背包底部,不知道被谁放入了一坨黑黄色的不明物体,用透明塑料袋包裹着。静静黏在书包的一角。

一开始包的严实没有发现,现在估计塑料袋颠簸间被挤破了,泥巴状不明物体泄露,恶臭顿时扑面而来。她的手上甚至也因为翻书包的动作粘上一些。

方潇潇顿时有种想吐的冲动。

她一手捂着鼻子,用纸巾包着手捏着那坨东西丢进了垃圾桶,昨天晚上刚买的零食也不想要了,一起丢了进去。

背包不可以扔,手也还是脏的,臭不可闻。她实在没有勇气让这臭味儿陪伴她十二个小时的旅程。看了眼周围,没有到有可以洗手的地方,只能算着时间,拖着箱子匆匆跑回了寝室。

寝室只有杜佳怡一个人,正看着视频。不知道为什么,声音开的很大。空旷又吵闹。

“青黛呢?”方潇潇下意识地问。

“下去买东西去了。”杜佳怡盯着屏幕,语气漫不经心,头也没抬。

方潇潇倒是没想到她会回答。也没时间多想。这里匆匆用肥皂洗了两遍手。又把脏了的书包往桌上一扔。东西掏出来,从衣柜里拿出干净的书包换上,就要往外赶。

“门关上。”杜佳怡声音很冷。

阳台的门是那种插销式,如果不从里面插上,就会有缝隙,加上c市好刮风,坐在靠近阳台地方的人就会觉得冷。

所以冬天去完阳台随手关门,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定。

方潇潇没有多想,随手插了门。背上包急匆匆走了。

等坐上公交车,才来得及给青黛发短信:【黛黛,我书包弄脏了来不及处理,你帮我拿到楼下干洗店洗一下。】

那边没回。方潇潇却不担心,她知道青黛向来很可靠。车上太晃看小说眼睛疼,于是戴上耳机开始听音乐。

……

青黛洗完澡,穿着睡衣,带着东西,却发现阳台的门锁上了,她走到旁边的窗户那里,隔着玻璃看到杜佳怡还在,松了口气,敲了敲门:“佳怡,帮我开一下门,我被锁在外面了。”

里面没有动静,她以为对方没有听见。加大力道又敲了一遍。

还是没有动静。站了这么一会儿,因为洗澡沈腾起的热度已经开始慢慢降下去,皮肤感受到外面的冷意,她有些慌张,再次敲门:“佳怡,帮我开开门。”

杜佳怡从座位上站起来,青黛心里一喜。却见她拎起座位旁的行李箱,把桌上的化妆品一样样往里面放。对阳台的求救声充耳不闻。

青黛不敲了,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收拾好东西,扭头,红润的唇微勾,朝着她的方向,似乎看到了她,又似乎没看到地盈盈一笑,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青黛站在阳台往下看,昔日热闹的人行小道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这里是四楼,整栋楼的人基本都走光了。只有远处晃动这两个小小的点。

酝酿了两天的冷空气开始工作,噼里啪啦下着雨,中间夹杂着小小的雪子。

那两个小小的点很快也不见了。

青黛再次透过窗户往里看,寝室的空调和灯都沉默地工作着,地板洁净明亮,粉色的墙纸温馨舒适。她的手机和衣服就在距离她不过五米的地方。

人类真是神奇,一堵墙就可以创造两个世界,一个阴风怒号寒风刺骨,一个温暖明亮,而她离温暖明亮只有一墙之隔。却怎么都无法跨越。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青黛平静地走回卫生间,颤抖着将水卡插回卡槽里,脱掉衣服,拧开龙头。让温热的水淋在身上,带给自己一丝温度。

她不敢开的太高,因为钱没剩多少,怕不够用。

水卡显示器上的数字不断减少,从五到三再到零点五。还是没有人回来。

终于“滴”的一声,变成了零。

水一下子变冷。青黛关了水龙头,擦干身体。把睡衣穿回身上,慢慢地蜷缩着蹲在地上。

浴室的温度也渐渐散去,贴着瓷砖的墙壁仿佛变成了冰雪雕刻,每一块都在往外散发着寒气。青黛往旁边缩了缩。

湿淋淋的头发披在身后,不断往下渗着水。渐渐变得又沉又冷。呼出的气是温热的。身体贪恋这点温度,手不自觉就凑在口鼻边,想要沾染一点温暖。

她面无表情地蹲着。想着杂乱无章的事情,前世,今生,夫人,小姐,师傅,方潇潇,陈云起,郭泰,顾承淮……

还有,星河……

身体止不住地颤栗起来。她咬着嘴唇,想要克制住颤抖,除了咬破麻木的嘴唇,并没有什么作用。眼泪一颗颗掉下来,很快被夺走了温度,变得和地上的水一样冰凉。

星河……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青黛的脑袋也转不动了,跟着身体一起麻木起来。视线一阵清晰一整模糊。她想掐自己一把保持清醒,努力半天却发现手已经不是自己的,使不上力。

或许,或许,站在阳台上好些,虽然不能避风,虽然下着雨,但多等一会儿,说不定会遇到在楼下路过的人……

她扶着墙想要站起来,冻僵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控制不住向前倒去。她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

“沈星河,发什么呆呢?教授在问你话呢。”

学长拿起一沓材料,在男生眼前挥了挥。这家伙走神,可真是少见。

沈星河回神,扯出一个笑容。不知为何,勉强得有些难看。

学长被他的脸色吓了一跳:“你没事吧?你是不是不舒服?你不要吓我呀哥们儿!!!”

要么干嘛突然捂着胸口?

沈星河这才发现自己的动作,那一瞬间仿佛窒息的疼痛,不是错觉。他的心底涌起前所未有的心慌,却抓不住这心慌的来源。

他只是突然好想青黛,想要现在见到她,没有为什么,也无法克制。他“唰”地一下站起来:“教授,抱歉,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教授看着他的脸色的确不好,也不敢拦住。只叮嘱让他小心。

沈星河拿起放在一旁的外套和手机,一边走一边拨打着电话,脚步是前所未有的慌乱。

……

陈云起走进寝室就发现不对。灯和空调都开着,阳台的门紧锁,却没有一个人,安静得诡异。

她知道方潇潇下午就回家了,杜佳怡不离手的瓶瓶罐罐和放在桌边的行李箱不见,看来也走了。

不同于方潇潇的大大咧咧,她向来敏锐。看着青黛座位上,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和毛衣,以及听不见一丝动静的阳台,心头涌上了不详的预感。她猛地上前几步,一把拉开阳台的门。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人,瞳孔一下子紧缩起来。

“青黛!!!”

……

“想要个埃克森合作的人很多,费拉维奥那边还没有合适的人,他们未必会同意我们的计划。”

带着金丝眼睛的儒雅男人汇报着自己的工作情况。眼尖的人就会发现,他是顾君霖的得力助手,金特助。

但显然比起老子,他更欣赏顾承淮,认为辅佐他才能让自己的才能发挥到最大。所以毫不犹豫地跟着他进行着自己boss绝不会同意的计划。

顾承淮扔了手里的文件,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烦躁。起身往门外走,被男人一把拉住了手:“aaron,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

顾承淮冷下脸:“放手。”

男人却没有放,他仔细观察的他的脸色:“aaron,你失控了吗?”

金楠是天才,二十二岁常春藤经济学博士毕业,靠着自己的才能爬到现在,天才有天才的骄傲,只有他佩服的人才能让他真心服从。

从跟着顾君霖的那一刻起,他就注意到了这个顾家小公子。看着他长大,也确定真正让自己心甘情愿跟随的人。

他不知道顾家辛秘,只是根据观察猜测顾承淮可能有精神上的疾病,比如暴躁易怒,或者缺乏同理心?

但这不是大问题,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很多天才的心理都和常人不同,依然可以凭借智商傲视群雄。

可况他也从没看过顾承淮真正失控。喜怒不形于色,他向来做的很好,这是第一次,他看到他把烦躁写在了脸上。

顾承淮没有失控,他最近情绪平稳很多,他说不出这烦躁从何而来。冷哼一声:“埃克森不是唯一的一家,还有三家正在赶超,他们现在察觉不到威胁,但是如果普罗那边拉到投资了呢?”

金楠心领神会,放了手。

顾承淮:“这里你找人盯着,我先回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1822:57:44~2019-11-1917:32: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今天会加更、咕咕咕、公子无色。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