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接纳

    方潇潇和青黛面面相觑,不明白哪里惹到了这位大姐。但她们都不是爱计较的性子,一笑置之后只当做没听到,又聊了两句就去做自己的事去了。

晚上十点半,室外的温度也已经彻底降下去了,方潇潇拿起放在公共区域的空调遥控器,把温度往上调到23度。

她还没回到座位,杜佳怡就走过去,一声不吭地又把温度调了回去,并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遥控器扔在了自己的床上,然后面无表情地坐回了位置上。

寝室有一瞬间的安静。

“调高点吧,十八度太冷了,我今天都感冒了。”方潇潇试图和杜佳怡商量。

“你冷你可以加衣服啊,但是我们热,总不能为你一个人大家都不吹了吧,你以为你是谁啊,凯特王妃吗。”杜佳怡往脸上拍着水,闻言冷笑一声,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

“不是不让吹,我和潇潇的位置对着风口,她又没什么东西遮盖,温度太低了是真的很难受。”青黛好声好气地帮着方潇潇说话。

“你们没被子吗?没被子我借你们啊!”方敏珠本来已经躺下了,听到这里一把从床上坐起来朝她们吼一句,吼完又倒回去,“呵”一声:“吹不起就出去,矫情个什么劲!”

丁珍珍正在打游戏,听到动静摘下耳机听了两句,又把耳机带上去,手指在屏幕上飞舞,从头到尾不发一言。

青黛和方潇潇没遇到过这种场面,呼吸一窒,一瞬间竟然大脑短路,说不出一句话来。寝室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之中,只有空调还在呼呼地工作着。

青黛坐在位置上,心里有些委屈,她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绪。觉得自己越活越过去了,当初当丫鬟的时候,端茶倒水什么气没受过,主子心气不顺,拿来打两下撒气也是常有的,当初都没觉得怎么样,怎地好日子过几年,反倒一点事就委屈起来。

但还是有些鼻酸。

手机传来微信提示,她拿起来一看。

方潇潇:气死了,她怎么这么不讲理啊!

后面紧跟着一个火冒三丈的表情包。

青黛叹了口气,打字:算了吧……

方潇潇:这怎么算?我刚才就是没反应过来,不然一定骂得她狗血喷头。寝室是她一个人的吗?她又不是北极熊,有本事睡我这里吹啊!冻不死她!

青黛:……

方潇潇:我真是要恨死我自己了,每次跟人吵架都脑袋短路,等吵完又一个人坐在那里生闷气,在脑袋里把对方的话一条条想起来然后去反驳。我现在不短路了,你说我现在再去骂她还来得及吗?(t_t)

baimengshu.com

青黛看到这里,那点委屈反倒无影无踪,有些想笑,她想了想,回到:这么晚了,吵起来不好。听说后面就可以调寝室了,我们先忍一忍。明天我陪你去买个这样的床帘吧,挡风挺有用的。

方潇潇想了想,也同意了,给她回了个拥抱的表情。

说到底,两人都来自淳朴和谐的小镇,又不是一言不合就开撕的带刺的性格,还是抱着以和为贵的想法,也觉得没必要一开始就闹得难看。

微信又来了一条提示,发信人是沈星河。青黛点开,是一张图片,书桌上摊着一本专业书,旁边龙飞凤舞地用黑色签字笔写了两个公式。

紧接着又一条:看完睡觉了。

青黛抿唇一笑,回:嗯,早点睡。

沈星河:是不是还在吹空调?

青黛(若无其事):没啊,早就关了。

沈星河:别骗我,病了我会生气的。

青黛:没骗你,(转移话题)你那边还好吗?室友都睡了吗?

沈星河看了眼对面那位穿着红色四角大裤衩盘腿坐在床上,一边咕哝着床小一边试图在那小床上摆上一副麻将的哥们儿,笑了笑,回:还没呢,挺好的。

咋咋呼呼的那个没心眼儿,琢磨不透的那个看佛经,冷淡沉默的那个一天到晚对着电脑敲敲打打。

都没有找麻烦的意思,言行之间出乎意料的,比一般人都来的有修养。看来良好的家不一定就代表跋扈的脾气,真正的豪门给予子孙的,还有底蕴和传承。

青黛放心了,和他道了晚安之后上了床钻进被子里。丁珍珍依旧在下面打游戏,床帘合上,遮挡住外面的微光,一片安宁静谧。

……

女生寝室最和谐的时候,差不多都是刚见面的时候。于不熟悉对方底细时,收敛了所有的锋芒,展现出最美好的一面,然后在生活的各种小摩擦中,一点点原形毕露。

或许每一个女性都应该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这句话是对的。但无法实现的时候,就只有通过压榨别人的生存空间来让自己过得舒适。

416女寝从那天晚上之后,明显分出了两个阵营。方敏珠和杜佳怡一边,方潇潇和沈青黛一边,两帮人再没有相互说过话。

丁珍珍游离在她们之外,那边都不馋和,但因为和杜佳怡同属于日语系,依旧会和她们一起上课。

方潇潇和青黛为了躲避那无时无刻的冷风和糟糕的氛围,找到了新的根据地——图书馆,每天不泡到闭馆不回去,颇有些正在读高四的既视感。

自由学习室里,方潇潇一脸生无可恋地把脑袋砸在面前的课本上:“别的学校,语言专业都不用学高数,为什么我们要!!!”

音乐专业同样要学的青黛淡定地用红笔在习题上画了个圈:“只用学完第一本呢,一年的时间,我们可以的。”

说完又画了一个。

这个不会,要去问星河,这个也不会,要去问星河,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画完看着满是圈圈的习题集陷入了沉思,嗯,好像有点多……

“我觉得我一章都看不下去。我到现在连我妈的电话号码都没记住。当初如果数学能及格,也不至于落到这儿来……”方潇潇哀嚎:“你说那些数学学的好的人脑袋是怎么长得?谢顶吗?”

青黛想了想沈星河的脑袋:“没有啊。”

“你怎么知道?我们学校那个年纪第一,两耳不闻窗外事,每天除了读书啥也不干,脚都让她妈妈洗呢。”方潇潇问:“话说你们那个省状元,还是个全国数学奥赛金奖,肯定更夸张。”

青黛想了想沈星河的高中:“才不是,他……打游戏的。”

“你怎么知道?你认识吗?你们一个学校的?”方潇潇好奇。

青黛点点头:“一个学校的,他高中的时候为了参加竞赛,被老师强制住校。于是晚上偷偷翻墙去网吧打游戏,然后被抓住了。”

“啊?”方潇潇幻灭了:“然后呢?”

“然后打到区第一,拿了一万块钱的奖金。就说没意思不玩儿了,玩儿别的去了。”

“行了,你不要跟我说了。”方潇潇摆摆手:“人比人气死人,我不想知道自己跟别人不是同一个物种。”

此时,别人口中气死人的沈星河坐在寝室里翻完专业书,看了下时间,调好设备打开了直播。

这并不是他的主业,只是兴趣。他玩儿过很多款游戏,大多摸熟套路后就意兴阑珊。渐渐从大众网游转移到对智商和操作要求很高小众游戏。有时候会做一些游戏直播,和上传一些录播。

虽然不露脸,而且直播时间不定,但因为操作好,声音好听,也有一批固定死忠粉。

最近玩儿的是一款叫exist的游戏。这游戏处处是陷阱,一般人不会去碰,却喜欢津津有味地看别人打找刺/激,但是能驾驭的主播很少。

沈星河刚玩过一关,寝室的门开了,是消失了几天的室友。他和粉丝们说了声抱歉,关了麦准备下线,免得打扰别人。

没想到那个带着佛珠男生走过来,扫了一眼屏幕,颇感兴趣地问:“exist?”

沈星河点点头,没想到他会主动跟自己说话。对方看了一眼他的屏幕上的关卡,拿过一旁的手柄,挑眉:“要不要一起?”

exist有双人模式,两人可以相互配合救治,但通关难度也高很多。

沈星河不吃惊对方会知道这游戏,却没想到他也会玩儿,脑海中过了一秒,笑了:“好。”

青色星星直播间的粉丝都以为今天没看的了,没想到没过一会儿居然切换成了双人模式。

“大佬要带妹了吗?”

“大佬有妹了???!!!”

“大佬的妹是我!”

“我只想安静看游戏……”

“过不去的,这游戏只有一个人强根本顶不住。”

“预见修罗场……”

……

弹幕哗啦啦,说什么的都有,大多都是不看好的。——以前也有主播打双人模式,但都是提前打好招呼,和别的主播一起联播。从没有现实生活中随便找一个来的。

没想到的是,游戏开了之后,两人的操作不相上下。配合也越来越默契,来往间的细节精彩无比,配合着沈星河的解说,看的众人热血沸腾。

一局结束还意犹未尽,满屏弹幕叫嚣着着再来一局。

“顾承淮。”男生把游戏手柄递还给他。

“沈星河。”沈星河接过手柄,笑了笑。

郭泰在一旁看的兴起,也对沈星河有些刮目相看:“我叫郭泰,你挺厉害的呀。”

他都是打网游,这玩意儿从来不碰,还以为只有顾承淮和苏赫两个变态喜欢。

苏赫在一旁看完全场,却明白了顾承淮在想什么。

那个游戏,但凡心里有一点杂念,想要讨好,或者畏惧于他们的身份,哪怕仅仅是受影响,都不可能集中注意力,更何况去配合。但是对方能在配合的时候兼顾解说。

他也明白顾承淮这些时日接近这个室友的原因了,是龙是凤,从细节就可以体现出来,他看人一向是极准的。

他伸手:“苏赫。”

沈星河握了握。

郭泰这时候也回过味儿来,这是……正式接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