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话别

    许仲铃那天回去之后,把顾承淮的奇葩行为大肆描述一番。表达了自己遇到神经病的郁闷和对装逼男的鄙视。顿时惹来了一大#波的同情。

然而没两天,她就赶紧把微博删了。因为她在聚会里遇到了顾承淮——她闺蜜最近钓到了一个小开,她也跟着沾了光。虽然表现矜持不往公子哥们跟前凑合,但人家的聚会能跟上的一个没落下过。

看到顾承淮的第一眼,她差点以为他也“伴儿”是被“带来的”——毕竟长成那副样子。

顺理成章的,羞恼变成了满眼鄙视。哪怕她觉得他们在做一样的事情。但有些事男生做起来就让人更不耻。

可是凭借她玲珑的心肝儿和善于察言观色的眼睛,许仲铃不过十分钟就发现,不是,起码对方这分分钟让人打死的狗逼态度还能来去自如,就不是。

正好是心有不甘,那点压下去的想头又冒了出来,她拐弯抹角去求闺蜜科普。

“不是我们惹得起的人。”闺蜜其实也不太了解,将道听途说来的话再度添油加醋一番后,给了她一句总结。

“假的吧,真那么厉害,怎么会到这里来?”许仲铃尴尬地笑了笑,满脸不相信的天真。

其实她想说的是真那么厉害,怎么会和这些人混到一起?只不过话到嘴边,又改了说辞。意思还是那个意思,总不那么刺耳。

这一群人,家里有点钱不假,但都目前还属于暴发户行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和豪门相去甚远。且家里的财富能不能可持续发展也是未知数。

如果那些说法是真的,顾承淮混进来,就像鲸鱼去了池塘,和泥鳅为伍。

闺蜜也是个听话听音的,耸耸肩:“不知道,找刺#激呗,反正我以前是没见过他的。”

她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让许仲铃摸不清准头,但不管怎样,肯定是比闺蜜男友这个层次的强的,她的心思又活泛起来。

她从不吝于承认自己的欲望,也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错误。得到普通人努力一辈子也得不到的,哪怕是用点手段又怎么了?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甭管用什么方法,站到高处才是胜者。傻瓜死于迂腐。

令人惊喜的是,顾承淮好像不认识她了。在她做自我介绍的时候看她的眼神十分陌生,许仲铃暗自庆幸,因为她可以推翻前面失败的初次相遇,一切从头开始。

她对一贯清新可爱路线做了调整。有些人的确是聪明的,多番尝试之后,许仲铃很快发现顾承淮不喜欢别人伪装,她越表现得妖艳贱#货,他就越高兴看她的眼神越有兴趣。

索性也放弃了矜持,让闺蜜的小开男友以及一帮兄弟都眼界大开,但因为有了更好的目标,她也不在意。

这会儿看到一个毛头小子撞过来,明显热了顾承淮的不悦,自然是一马当先:“你以为你是谁呢?说让人家帮你就让人家帮你?为顾哥效力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

沈星河看着浓妆艳抹的女生,不适地皱起了眉头,他不认为顾承淮会与这种人为伍。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他没有理会女生的挑衅。

顾承淮的脑子有些混沌,他脑海清楚地记得过往的一切,却又像蒙了一层黑纱,有些东西怎么也看不清楚。

沈星河的出现,就像是划破黑暗的利剑。让那一部分被遮掩的东西变得清晰了起来。同时想起了一个被深深隐藏的人。

真是奇怪,他这两天,居然完全没有没有想起过她来。

他感受着沈星河浑身上下透露出的阴郁气息,和原本的灿烂明亮判若两人,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沈青黛怎么了?”

能让沈星河变成这幅模样的,除了沈青黛,没有第二个人。

沈星河动了动唇,却说不出话来,那天的经历,像刀割在他的心上,像刺梗在他的喉咙里。让他回想都不愿,何况当众宣之于口。

顾承淮了然,站起身来,示意沈星河跟他走。

许仲铃看着情况急转直下,生怕自己好不容易取得进展的目标要飞走,而且听他们口中的“沈青黛”,明显是个女生的名字,到底是什么人?

她忍不住心急道:“顾哥……”

顾承淮被扑面而来的脂粉味熏得皱起了眉头,这里面空气浑浊,扑面而来的各种情绪让人心生不悦。再闻闻自己身上,简直臭气熏天。

他一秒钟都待不下去:“去盛庭!”

……

顾承淮到盛庭,先洗了个澡。沈星河坐在沙发上等他。

几个师兄在微信上问他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需不需要帮忙。他之前没来得及回复,现在一一道了谢,表示不用担心。又去导师那里请了假。

顾承淮穿着睡衣从浴室出来,觉得自己总算不那么丑了,大刀阔斧地坐在沈星河对面:“说吧,什么事”

沈星河深吸一口气,他请人帮忙,就不会隐瞒,终于还是开口……

等他讲完,顾承淮点点头表示知道,多余的没什么表示:“你现在走,其余的会我让人安排。”

沈星河没想到这么快:“可不可以等两天?”他想等青黛出院。

顾承淮笑了笑,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手上的钥匙,然后钥匙一丢,收敛了笑容:“现在就走!沈星河,你还没想清楚问题的根源在哪儿吗?空有野心没有与之匹配的能力,会像跳梁小丑那样自取灭亡,而你,有能力却没有抓住一切机会往上爬的野心,就只能像现在这样,看着在乎的人受到伤害而无法还击!”

桃花眼里永远是仿佛含情的朦胧,却带着微冷:“现在离不开,将来就回不来。难道你想这种情况在发生一次吗!?”

顾承淮对于沈星河,从没说过这种重话。

沈星河垂了眼眸,良久,抬头:“知道了,顾哥,我回去收拾东西。我姐姐就拜托顾哥照顾了。”

他知道顾承淮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除了他之外,他不信任任何人。

顾承淮点头:“我会的,你放心。”

……

沈青黛靠坐在病床上,听方潇潇讲解着电脑操作。她这两天已经不发高烧,只有咳嗽和偶尔低烧。

嗓子哑了没办法配音,原本的角色推给了别人。方潇潇怕她无聊,拉她去玩儿最近很火的一款仙侠游戏。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两个衣着破烂的人物在新手村横冲直撞。

青黛以前忙着谋生忙着学习,其实不怎么上网,也没玩儿过网游。乍一试,还觉得挺有意思。

尤其是里面的角色和衣服配饰,漂亮的让人眼花缭乱,不过两个人就是看看,也不准备买,一个是因为吃土,一个是因为节俭,殊途同归。

她们在村长那里领了任务,替一个叫的小女孩寻找到她丢失的发簪。好不容易跌跌撞撞完成了之后,终于可以离开新手村闯荡天涯。结果第三个任务,就被怪物打死在谷底。

沈青黛:“⊙▽⊙……”

方潇潇:“⊙▽⊙……”

她们从新手村复活,再度出门,结果再次被死在同一个地方。两个人开始研究操作。半晌,不得其解。

沈星河推门而入,就看到青黛坐在床上,方潇潇趴在床边的柜子上,两个女生抱着笔记本在键盘上手忙脚乱的操作。

“星河……”青黛也看到了他,像看到就行:“你帮我过一下。”

“姐,”沈星河欲言又止,方潇潇看着两人明显是有话要说的样子,抱着笔记本麻溜地告辞。病房里只剩两个人。

“怎么了?”青黛看着他郑重的样子,心一下提了起来。

沈星河张张嘴,终是狠心道:“学校推荐我去m国做交换生。”

“什,什么时候?”青黛愣住。

“今天就走,去一年。”一年是他给自己的最长期限。一年之后,他就会来,再也不走了:“之前一直没告诉你,是怕你担心。”

“你在骗我!沈星河你在骗我!”青黛把电脑往旁边一推,拉住他的袖子:“你从小决定什么事都会提前告诉我,怕我担心。突然要走,还是在这个时候……你说,你是不是背着我要做什么?”

当两个人相依为命二十年,他们之间就会连彼此的心跳都无比熟悉。青黛太了解沈星河了。

他从看似阳光,记性却好,从来不是个肯忍气吞声,以德报怨的主。相反,恩也还,仇也记。尤其是关于她的事。

“不要去,星河,我不管你要做什么,不要去。”青黛死死拽着沈星河的衣服。

前世里,便是个乡下财主,都是普通农户惹不起的存在。何况杜佳怡家那么有钱。简直不敢想象他要付出什么代价。

“我不住寝室了,也不和任何人打交道。我们在外面租房子,我小心点,不会再出事的。你不要做傻事。”

“不是傻事,”沈星河和她对视:“我会小心,也不会有危险。但我一定要去,它梗在心里,如果不解决,我只会一辈子寝食难安。”

“你不恨她吗?”他问:“她差点害你丢下我一个人,你不恨她吗?”

青黛摇摇头:“我恨杜佳怡,可我更在乎你!如果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她就毁了你,我宁可不去管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2113:45:43~2019-11-2220:36: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原版手册、不语言说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0832132134瓶;陈一诺10瓶;姚钱钱3瓶;七七、咕咕咕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