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探望

    沈星河原本不想告诉青黛他要去干什么,毕竟对于世界非黑即白的学生来说,顾承淮让他做的事也不算太光彩。但是看青黛担心的死活不松手的架势,还是透露了一二。

生意场上的事,青黛不懂,但是听说没有危险,松了一口气。

“你的学业怎么办呢?”她问。

“学习又不是只能在学校,”沈星河揉揉她的脑袋:“跟着顾哥能学到更多。而且,休学一年,回来还可以继续上课。”

这样啊,青黛放松下来,知道他这是铁了心要去了,还是有些难过:“都不能等两天吗?我还可以给你收拾收拾东西。”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不用,那里什么都有。”沈星河看着她还是没什么血色的脸:“你要好好吃饭,别让我担心。”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是,我又不挑食。”青黛把刚才扔在一边的笔记本捡起来,又皱起了脸:“听说西方人天天吃面包喝牛奶,你去了可怎么办?要不我还是和你一起吧。”

她的眼里又泛出希望的光彩,对啊,沈星河可以休学,她也可以啊。

沈星河:“……”

青黛却觉得自己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不等沈星河反应就飞快地翻出手机。

她的手背上还带着打针的胶带,一片青紫上几个明显的针眼,落在雪白的皮肤上格外显眼。

青黛的血管太细,每次护士来打针都要找很久。一开始给她打针的小护士经验不足,针从这一头穿进去,不一会儿又从另一头穿出来,往复几次,还坚持不肯换针,说成人就要用这种大号枕头。

后来青黛疼的受不了了,沈星河叫来护士长,才给她换了儿童针。

她找到顾承淮的微信。这微信从两个加上之后,也没说过几句话:【你可以也帮我办一个休学么?我想和我弟弟一起去(^_^)】

她以为顾承淮肯定会答应,她去照顾的话,沈星河可以更好的办事。而且这么长时间接触,她觉得顾承淮虽然老是笑眯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但还是很好说话的。

没想到半晌,那边回了一句:【你想得美……】

沈青黛:【???……】

“你去会我会分心的,姐。”沈星河递给青黛一把钥匙:“这是桃花源b栋607的钥匙,你病好了就住这里去。有事找顾哥,他答应我会照顾你。”

顾承淮那套房子,沈星河没要。他帮了他,他为他做事,两相偿还互不相欠。桃花源是他自己买的,简装的两室一厅,只有八十多平。他付了首付,定时还款。

要换大的,只能等他回来,他叮嘱:“一个人住不安全,找个同学和你一起。”

……

沈星河还是走了。他的行李箱就在门外,因为时间紧迫,又怕寒冬腊月出门会加重病情,青黛被勒令待在病房里,都没有办法去送行。

方潇潇探头探脑地溜进来,看到一身病号服透过窗户往下看的人,嚅嗫道:“黛黛……”

她不懂,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她们好好的上个学而已,怎么就那么难呢?

“潇潇,”青黛转身拉住她的手。

这世上,大善或者大恶的人都很少,更多的是普通人。以己度人,就会觉得自己做不出来的事,也不会降临在自己头上。所谓的恶,她前世其实是见过的。不过是在这里生活久了,就放松了警惕。

她不想让方潇潇留下心理阴影。

“不是每个人都像杜佳怡那样。”她道:“寝室四个六个人。你,我,云起,真真,大家不是一直挺好的嘛。”

“这么一说,好像也是……”方潇潇做思考状:“但是……”

青黛转移话题:“你什么时候回去?”

方潇潇是半路折返回来的,马上临近年关,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所以青黛才这么问。

方潇潇却不想走:“原本状元大大在还好,现在他走了,我也走了,岂不是只剩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这里了?”

她是听说了青黛家里的状况的。父母双亡房子被占,亲戚也不好。大过年的。连个去的地方都没有,只能一个人住在医院,什么都不方便。病好了,医院都没法住了。

不想不觉得,越想越觉得凄惨。

“不会的,星河找了地方。到时候云起会陪我住,等开学了,你也可以过来一起,我们不住寝室了。”青黛笑了笑。

陈云起之前接到家里的电话,虽然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但从她的脸色看出来,大概很过分。放下电话之后就告诉青黛,她过年不回去了。

青黛看她不愿多谈的样子,也不好问,只笑着说那她就有伴儿了,正好一起过年。

“真的?”方潇潇瞪大了眼睛,她可是知道c市的房价的,很多年轻人,从大学毕业,奋斗一辈子也不过就为了这么一套房子,还不一定能得偿所愿。沈星河短短时间,就能安家落户。她感叹:“真不愧是状元大大,了不起!”

青黛也觉得:“是啊,他一直都是很厉害的。”

……

晚上,方潇潇帮青黛从医院打了饭,自己迫不及待撕开一袋火鸡面。她听说这个的名头好久了,一直没舍得下手。

方母听说寝室里发生的事后,直呼丧良心,一边转头给女儿打了五千块钱以作安慰,同时叮嘱她要小心看到精神不正常的人躲远点。也不催她回去了。

方潇潇突然间结束了吃土生涯,有种一夜暴富的豪气。在微博上关注几个推广账号,每天领一堆乱七八糟的券,手里有钱,花起来也爽快,天天都有快递往医院寄,大部分都是吃的。

“这个……这个面好好吃唉。”她掀起盖子,迫不及待吸溜一口面条,感叹一句:“虽然好辣,但是让人欲罢不能。”

青黛坐在床上捧着一碗儿白稀饭,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方潇潇拿着叉子:“你就看着吧,反正不能吃,不然以后只能给老太太配音了,和状元大大一起开口,还会羞得无地自容。”

青黛:“你这么扎我的心可不太好。”

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两人抬眼望去,以为是陈云起,结果意料之外的,是杜佳怡。

她依旧打扮的精致,短裙和过膝长靴,衬出苗条修长的身材,手里捧着一束花。漂亮又时尚。

方潇潇“刷”地站了起来,挡在病床前:“你还敢来?你来干什么?”

杜佳怡环视病房一圈,没有理会方潇潇,看向坐在病床的青黛,下巴微抬:“听说你生病了,我来看看你。”

青黛没有说话。

杜佳怡自己把花放在桌子上,自顾自地开口:“有些人总觉得自己是无辜的。但事实上,没有什么人是无辜的。遭受的总是她自己该受的。”

青黛还没说什么,方潇潇的火“刷”地就上头了:“你以为你是谁?你是法官吗?不过是家里有点臭钱而已,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法官大人天天和我们一起住个小小的破寝室,真是委屈您了呀。”

杜佳怡不以为意,依然盯着青黛,语气轻松惬意:“可我就是有钱,会投胎也是本事,所以沈青黛,同样是住寝室,我可以来去自如,你就只能坐在这里无能为力。人要有自知之明,懂了吗?不要奢望自己不该得的东西。”

青黛一瞬间明白了一切的根源,蓝颜祸水。可是,凭什么呢?少夫人打死白芷,是名正言顺。杜佳怡她凭什么呢!?她歪了歪脑袋:“杜佳怡。你真讨厌。而且,我觉得顾承淮他现在不喜欢你。”踩人痛脚她也会:“他估计都不记得你是谁。”

不然怎么会答应沈星河战队对付杜家。

杜佳怡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

最秒的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仿佛应和青黛话似的。敲门声再度响起,穿着白色短羽绒的男生推门而入,看到屋里有三个人,两个他认识,另外一个看着面生,直接忽略过去:“沈青黛,跟我去办出院手续。”

他那仿佛对不感兴趣的陌生人一样漫不经心的态度,另外三个女生都感觉到了。

沈青黛:“……”

方潇潇:“……”

杜佳怡:“……”

杜佳怡的脸绿了。

而且,不同于青黛几人的不关注时尚。买齐了穿搭杂志,常年围着鞋子包包服装转的杜佳怡一眼就看出来男生帽边的花纹,和沈青黛披在身上的那件一样。她可不会蠢到以为那是商标。

杜佳怡低下头,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

青黛才不管她在想什么:“还没到出院时间。”医生说还要在打两天吊瓶。

顾承淮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家里有医生。”

家里?

肯定不是她家里。青黛和方潇潇面面相觑道。青黛道:“谢谢你,不过你不用收留我,我弟弟买了房子的。我出院了就可以回去了。”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潇潇和云起陪我一起。不用担心安全。”

顾承淮“嗤”了一声:“谁要收留你?”

他马上就要返回m国去了,把她一个人丢到顾家老宅,分分钟被那些佣人拿捏住:“去盛庭,那里有医生。”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2220:36:34~2019-11-2318:27: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朝华、雪枯10瓶;咕咕咕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