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交谈

    青黛从沈星河口中已经得知顾承淮回国,见到他倒是不怎么惊讶,就是惊讶他来接自己出院。

杜佳怡主动上前打招呼:“顾少……”

顾承淮这才看到她,他其实不算脸盲。不说过目不忘,生活中见过几面的人还是有印象的。但对于眼前这个,与经常出现在大街上和广告里那些女人如出一辙的尖下巴双眼皮大红唇,实在是有些分辨无能。

视线在那开的快要裂开的眼角和大的像云南红提一样的美瞳上停留一秒,转头问青黛:“你朋友?”

朋友?开什么玩笑?青黛断然否认:“不是,我室友。”

她记得他们之前送猫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虽然杜佳怡现在妆容夸张了些,可还是能认出来是一个人。起码她和方潇潇是这么认为。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直男眼神?青黛暗忖,我才刚说完,没想到他就这么表现得这么配合,这下杜佳怡可要觉得扎心了。

果然,杜佳怡尴尬的笑了笑:“顾少,我们之前见过的……”

顾承淮不想听她废话,沈青黛从来给人留面子,这样明明白白撇清关系,相来是真处的不好,顿时不感兴趣了,不过……室友?

他眼神微转,划过妖冶的光,问:“杜家的?”

沈青黛一共四个室友,一个回家去了,另外两个他认识,唯一剩下的,就是胆大包天的那个了。居然还敢出现在这里,勇气可嘉啊。

杜佳怡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觉得他记得自己,心里欢喜,连忙点头。

顾承淮勾了勾唇,笑的越发玩味儿起来:“哦~”

他也没理会杜佳怡,也不想通过这个女人做什么事。

和女生搅和在一起打连连美其名曰报复的,在顾承淮看来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本身心怀不轨有所念想,另一种就是无能为力只能把怨气发泄在女人身上。

两种他都瞧不上。

他看着抱着膝盖坐在病床上,垂着辫子歪着脑袋看着他的青黛,觉得奇异,经历了这种事情,这个女人还是一副安稳和乐,积极乐观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为以前怨恨,也不为未来发愁。

按照以往的经验,不是历经生死心有大智,就是脑袋里缺根弦,神经粗到可以跑马。

但是不管哪种,不得不说这样的沈青黛对于他来说就像一个行走的发光体,移动电暖宝。尤其是前几天莫名清醒之后一直走低的情绪,也仿佛被缓解,他心情不错,难得耐心地解释:“家里环境好些,医生也靠谱。你快点好,我才能安心去美国。”

这话在青黛耳朵里,是他完成朋友的嘱托,她没有再反驳,乖乖起来收拾东西。

但听在杜佳怡耳朵里,简直是晴天霹雳。之前敢动手,不过是发现沈青黛那么长时间都待在寝室,从来没在外头过过夜,料定她是没攀上被抛在了脑后。

可是现在的情形,分明不是,她的背后出了一层白毛冷汗。直到现在,才后知后觉感到害怕起来。

若顾承淮真的看上了沈青黛,若沈青黛真的能讨顾承淮欢心。她只要吹吹枕头风,自己就吃不了兜着走。

她已经无暇去嫉妒了,此时此刻只无比期望,沈青黛马上被抛弃。

要是青黛知道她的想法,肯定会翻个大大的白眼。觉得她看多了声声色色,导致但凡是对男女往她面前一站,准是第一时间怀疑人家有龌龊。

……

没有人在理会杜佳怡。

医生一开始建议青黛再住两天,防止家里发生意外情况,病情加重,等听说有家庭医生后,也不再阻拦,给开了单子。青黛顺利办完出院手续。裹得厚厚的出了医院。

盛庭就在学校旁边,方潇潇想跟着一起回去。

到了停车场,顾承淮示意身后,她们才发现来了两辆车。方潇潇露出一个不敢吱声的表情,乖乖去了后面一辆。

青黛跟着顾承淮上了他的车,坐在副驾驶。他发动车子上路。空调打得很高,他没一会儿热的有些受不了,羽绒服拉链拉开,露出里面的灰色羊毛衫。

“顾承淮……”青黛有些踟蹰问:“你为什么不让我跟着星河一起去啊?”

她早就想问了,但是微信顾承淮回了她一句“想的美”后就人间蒸发。

“你去有什么用?”顾承淮看着路,专心开车,头都没扭。

这青黛就不是很服气了:“对你是没有用的,但是对星河肯定很有用。”

顾承淮看了她一眼:“我倒觉得你留下来用处更大。”

这话何解?好好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么?

青黛刚准备问,顾承淮的手机就响了,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戴上耳机:“喂,爸?”

青黛赶紧闭嘴。

这少爷熟了还可以得罪一下,那边的可是个老爷。青黛下意识就和上辈子不苟言笑周家老爷联系了起来,顿时假装自己化成了空气。

顾承淮好笑地看了她一眼,语调平稳,回了顾君霖几个问题。那边似乎也挺满意,等要挂断的时候,却叫住了他,叮嘱:“慧能大师让你抽空去他那里一趟……”

顾承淮的声音面色淡下来:“爸……”

顾君霖马上察觉了他的抗拒:“承淮,不要任性。”

“知道了。”顾承淮想了想,还是道:“爸,米兰那边……”

顾君霖打断他:“你专心弄手上的项目,这个不用操心……”

顾承淮不再多说什么。

相比于历任接管家业的顾家继承人,顾承淮是年龄最小的一个,刚刚二十岁,掌管了顾氏的一半份额。

但整整十年的差距,哪怕取得再傲人的成绩,也让人难以信任。涉及到祖业存亡的事情,和活了一辈子眼神老辣的顾老爷子的嘱托比起来,自然要退居一射之地。

他心里清楚,也不想再争辩。

青黛虽然不是个察言观色的小能手,顾承淮的情绪也让一般人捉摸不透,但她还是凭借小动物的直觉察觉出他心情不妙。

要是方潇潇或者陈云起,她还能安慰安慰,因为处在同一个阶层,大家的烦恼都差不多,可以报团取暖。

这个……不是她能安慰得了的,别一会儿哪句触到霉头,再把人说崩了。她安静缩在一边,怕惹人更加不高兴。

顾承淮看她那个兔子样,倒是不怎么郁闷了。车里的气氛缓和下来。

青黛总觉得他有什么不一样,观察了一阵,终于发现了问题:“顾承淮,你不信佛了吗?”那个一直带在他手腕上,黑沉沉的佛珠不见了。

顾承淮桃花眼似笑非笑,半真半假地道:“你见过妖怪信佛的么?”

青黛觉得他在说笑,决定为佛祖做一下宣传:“见过呀,妖怪信佛,可以修成正果,不信你看孙悟空。”

顾承淮也没解释,他只是下意识那么说,逗逗人,但自己有二十三对染色体还是清楚的:“沈青黛,看《西游记》呢,不要只盯着打打杀杀,仔细分析一下前因后果。”

“前因后果?”青黛不解:“不是西天取经么?弘扬佛法……”

顾承淮笑了,难得起了好为人师的心思,解释道:“《西游记》里,如来说:我西牛贺洲者,不贪不杀,养气潜灵,虽无上真,人人固寿;但那南赡部洲者,贪yin】乐祸,多杀多争,正所谓口舌凶场,是非恶海。

他口中的南瞻部洲就是东土大唐。整本书里一片安宁,政通人和。而真正贪淫乐祸,多杀多争反而是他统治下的西牛贺洲。

《西游记》里出现的妖怪,除了黄风大王和黑熊精以外,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出现在西牛贺州。取经队伍行至西牛贺洲开始便越发的不好走。妖怪不但横行,也越来越难对付。”

他声音低靡,字字珠玑,青黛听的入迷,到最后满脸惊讶:“⊙▽⊙。如,如来在撒谎?他为什么要撒谎?”

那可是佛祖,她一直以为对方形象很伟光正来着。

顾承淮却没再讲下去:“不要看电视剧,回去看看原版,以后有机会给你讲。”

青黛点点头,把看书的计划记在心里,脸上不由露出了佩服的表情:“顾承淮,你真厉害。”

顾承淮笑了笑:“这算什么。”

……

车子到了盛庭,青黛才发现另一辆车没跟来,她投去疑惑的目光。顾承淮解释:“你室友要先回寝室拿东西。”

青黛:“哦。”

两人从地下停车场直接坐电梯上去。电梯里,顾承淮按了九楼。青黛不由提醒:“是八。”

她来过好几次,不会记错的。

顾承淮看她一眼,坚持:“是九。”

“真的是八。”

“就是九。”

青黛吸吸鼻子:“好吧,是九。”

她难得起了坏心思,臭孩子,一会儿就让你白跑一趟。不听姐姐言,吃亏在眼前。

等到了九楼,顾承淮掏出钥匙往锁孔里面插,青黛就站在旁边看好戏。

最好房子的主人听到动静开门问:“干什么呢?”

多么尴尬!

她在一旁想的刺激,谁知道钥匙转动的声音传来,门居然开了。

青黛:“……⊙▽⊙”

他拿的是个万能钥匙么?

说到万能钥匙,她抽屉里还有一把万能锁。当初和方潇潇一起买来准备锁柜子的,五块钱一把,结果方潇潇一时兴起试了一下,发现她的钥匙也能开青黛的锁,再后来发现,只要是那个牌子那个型号的锁的钥匙,都能开。

水成那样也不容易,那把锁顿时被大家戏称为万能锁。青黛也没扔,收藏到了柜子里。

顾承淮低头换鞋,看她发愣,催促道:“楞什么,进来啊。”

“顾承淮,”青黛踟蹰着上前:“我们这样私闯民宅是不是不太好?”

她很早之前来找沈星河的时候,走错了电梯,来到这一层还看到这房子有人抬着家具进进出出,明显是有人住的。别一会儿人家报警把他们抓进公安局去了。

“啧,”顾承淮直起身,皱眉:“谁告诉你我私闯民宅?”他已经换好了鞋子,看着青黛站在门外一脸犹豫,一把把人拉进来。

青黛趔趄着进门,抬眼被眼前的的场景震惊了一下。

盛庭是走高端路线的。老板怕得罪人,什么好料都往这楼上放。一层楼就一户人家。面积格外的大,何况是打通的上下两层。

这房子格局和楼下顾承淮他们住的一样,装修却与简洁低调截然相反的温馨舒适,带着些俏皮可爱。

打了蜡的木质地板,以海洋为主题,深蓝色的墙纸,上各种可爱呆萌,色彩鲜艳的海洋生物。巨大的液晶电视,底部绣着银杏,由稀到密的落地窗帘,米黄色的布艺沙发上扔着几个印着小丑鱼或者海星的抱枕。

靠墙的地方多了一个陈列柜,空荡荡地等待主人充实,只有中间的地方摆了一套餐具。青黛拿起来看了看,梅花图案,细腻瓷身,是她在超市看中的那个碗儿。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我觉得我的眼光不错,”顾承淮抬了抬下巴,有些高兴:“不过这个接受反驳,要是有不喜欢的,就再去挑。”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2318:27:54~2019-11-2419:05: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药水100瓶;king40瓶;rlmrfs20瓶;今天会加更、獨占沵的1切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