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离开

    这房子里原来住的狂浪人士因为太过狂浪吵得楼下不得安生,被顾承淮找人赶走了。花了更高的价格买下来本来只是为了图个清净,但是换装修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思电转,亲自挑了样板图纸。

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但是无论顾承淮说什么,青黛都不肯在这里住下,坚持要回到沈星河留下的房子里。

“这里离学校近,安全系数高,我就在楼下,有事么事也方便。”顾承淮皱眉。

“那也不行。”青黛坚持。

她一直在小心把握着尺度,将顾承淮当作弟弟的普通朋友来看待。忽略他身上所代表的一切,不因此而故作清高地疏远,也不理所应当地盘剥恩惠。

她一直做的很好,什么应该接受什么不应该,算的一清二楚。

一套房子,太过了。

顾承淮盯着她倔强的样子,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把一切看的太理所当然。

从慧能找到转机开始,从他第一眼看到便被引起兴趣开始,把沈青黛看作自己所有,稳操胜券地接近,他依赖沈青黛带给他的舒适感,被她吸引越来越在意的同时,也自信自己是她最好的选择。

没想到她会这么抗拒。

他能感觉到,沈青黛不是没有动心的。本来一切应该是循序渐进,水到渠成,但是每到关键时候,她就像被碰到触角的蜗牛,猛地缩回壳里。

“你到底……在顾及什么?沈星河?”他盯着她沉默的样子,不再迂回。

“不止星河,”青黛抬头,既然他明说,她从来不屑于逃避,也不屑于装傻:“不止星河。”

两个世界是不一样的,在这里轻易丢掉性命,但是不代表那难以逾越的鸿沟就没有了。真的参和进去,会讨得了好吗?拥有得越多的人,越不怕失去。而普通人,一场失败的恋情可能就要伤筋动骨。

她想找个普普通通的男朋友,平平淡淡过一辈子。

“这个镯子也太贵重,我不能收。”她从书包里掏出盒子:“你拿回去吧,对不起。”

……

顾承淮从窗外收回目光,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慧能将一个木盒放在桌上推过去:“阿弥陀佛,还好这次没有出什么大事。这手串我已修好,重新念经加持,可莫要再弄丢了。”

顾承淮打开,黑沉沉的珠子,静静躺在盒子里,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吸力,吸走靠近的一切光辉,他摩挲着上面的刻纹。

这东西从记事起,就一直在他身上。

所有人都告诉他不能丢,包括已经去世的顾老太爷和顾夫人。

可没人知道,顾承淮无数次把它们从衣服的暗兜里掏出来,狠狠往远处扔去,直到它们消失在视野中。因为这佛珠上面传来的气息让他厌恶。

但无数次,他在远远走开后,又去把它捡回来,无他,因为它同样让他眷恋。

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同一种东西会引发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

长大后,他才感觉到,厌恶和眷恋,来自这佛珠两种力量,一个压制他的本性,一个安抚他的情绪。

他喜欢珠子本身,却厌恶上面的经文。

“把上面的东西磨掉。”他道。

“不可能的,”慧能摇头:“这是用密法所刻,用的早已失传的经书,内容连我也一知半解,磨掉了珠子就毁了。”

……

桃花源607,青黛把紫薯切成小块儿丢进锅里。

房子是二手的。原主人是一对老夫妻,因为儿子在国外定居,想把老两口接过去生活,再也不回来了。房子留着也没用,就挂牌子卖掉了。

价格要的不高,老小区,设施老旧,没有物业,好在离学校也不远。

烤箱提示时间到了,她连忙把里面的布丁拿出来,放到窗台冷却。c市的人冬天从来不用冰箱,酸奶腊肉鱼虾什么的,放在窗台,任由外面冰天雪地寒风呼啸,效果比冰箱还好。青黛还是和隔壁大妈学的。

距离她出院已经过了十天,方萧萧在方妈的催促下已经回家,她的病也好的差不多。

顾承淮……好像也回了美国。

那天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联系,一切都回到了从前,挺好的。

手机有消息提醒,她拿起来一看,是苏荷。

苏荷:【上次的广播剧你没来的实在是太可惜了,放到app上,效果比大家预期的都好。】

青黛:【没办法啊,生病了嘛。】

苏荷【对了,听说下次准备做逍遥行的同人故事,你想配吗?】

青黛心中一动,逍遥行就是方潇潇上次推荐给她的游戏,最近挺火的。但两个人因为玩儿的不好,被虐出了挫败感,已经卸载保平安了。

【我不怎么玩儿,技术不好。】她老实交代。

苏荷鼓励她:【可以试一下,到时候我带你啊,挺好玩儿的。而且剧情做的超级带感,估计以后同人不会少。】

青黛想了想,答应了。

……

看了下钟,陈云起还有半个小时才会回来。青黛准备去超市采购点生活用品。

推着购物车转过货架的时候,听到有人喊她:“沈青黛!?”

青黛扭头,就看到一个很精神的男孩子,仔细辨认:“李尚文?”

男生见她还记得自己,也很高兴:“你怎么还在这里?你弟弟还没放学吗?”

他记得软件专业的也放假了呀。

“放假了,我家就在附近,”青黛晃朝手推车里面的东西示意:“我来买菜回去做晚饭。”

“你家在这里……你是本地人?”李尚文有些诧异。

“不是啦,但是以后可能会住在这里。”青黛问:“你怎么也没回去?”

“实验室缺人手,”李尚文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原本的学弟临时有事退出,实验室人手不够,导师叫了我来,但是我水平一般,所以寒假留在这里赶进度。”

“过年也不回去吗?”青黛问,还有一个星期就过年了。从c市往外地正赶上春运高峰,现在再不回去就回不去了。她以为李尚文估计只抢到年节的票。

“嗯,”没想到李尚文点点头,玩笑道:“我水平一般,不努力点,怕拖团队后腿,就不回去了,而且现在过年,没什么年味儿。”

他嘴上说的谦虚,但青黛却知道,能进实验室,肯定是学习极优秀的,她笑了笑:“已经很了不起啦。”

不管什么时候,努力的人都值得人敬佩。

“过年喝福酒呢。来年平平顺顺的。”福酒就是米酒,青黛特别喜欢。每年都要自己酿好些。

李尚文听得出来她是真心实意的夸赞,不是客气地恭维,顿时高兴了。又和她聊了两句:“你还会做饭?太难得了,我妹和你差不多大,什么都不会。”

青黛笑,那边李尚文的同学喊他,他应了一声,和青黛打了招呼去和伙伴汇合。

青黛想了想,转身去了卖米的货柜,

……

晚上青黛做了紫薯稀饭,一个鱼香肉丝和一个西兰花。

陈云起原本不肯住在这里,这样的房子。房租多了她付不起,少了也寒碜人。直到青黛说自己一个人住害怕,两个人做个伴儿。不要房租,水电平摊,她才住进来。却把水电费全掏了。

青黛知道她过意不去没有阻拦,两个人都是爱干净的人,房子里里外外收拾的很齐整。

“云起,还有一个星期过年了,我们去采购东西吧。春联,福字什么的。还有吃的。”青黛夹了一个西蓝花。

陈云起觉得新奇,第一次有人跟她商量这种事情。往常逢年过节,其实什么都和她无关。她点点头。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吃完饭陈云起洗了碗就去备课,她是很认真的,一般学生做家教,都是在课前准备一下,随便讲讲两个小时过了也就过了。

但是陈云起每次回来之后就会做分析,然后开始安排下节课的内容。这份认真的态度让她请过她的家长一直赞不绝口。

青黛想起苏荷的话,登录了游戏,想要先去练习一下。但是苏荷不在,她只能自己去玩儿一下。

依然是衣衫褴褛的人物,因为菜连任务掉落的衣服都捡不到。从头到尾演绎着什么叫一毛不拔的寒酸。

没一会儿,有人在在页面消息界面戳她:【沈青黛?】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2419:05:58~2019-11-2521:04: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w ̄=微笑66瓶;姚钱钱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