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条件

    一个白衣翩翩的俊美公子落到她面前。是一个门派的成男。

青黛发了个问号过去:【???请问你是?】

除了方潇潇,她不记得自己还认识有玩这游戏的人。

那边发送了连麦请求,青黛点了同意,低沉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听得到吗?”

青黛马上听出来了:“李尚文?”

“对啊,我刚才就看着名字眼熟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的是你。”他有些意外,也有些欣喜。

青黛游戏名用得和青木之声工作室一样,都是月白黛青。

没想到遇到认识的人,她也挺高兴:“你也玩儿这游戏啊?”

“是啊,群里挺多人玩儿,挺有意思的。”他打量着青黛的人物:“你是今天才注册吗?”

“不是,”青黛有些不好意思:“玩了有几天了。”

她晓得李尚文为什么要这么问。其实她和方潇潇研究了那么久,也不算一无所获,打的最成功的副本得到了一件古风的粉裙。可惜只有裙子没有上衣,有些不伦不类没法子穿出来。

李尚文也猜到她估计是才接触没摸到门路,于是哈哈一笑:“没事,这个要慢慢练的,我带你去打副本吧,弄点装备,还可以顺便教你怎么操作。”

“啊,会不会耽误你的事?”青黛心里一喜,又有些担忧浪费人家时间。

“不会,我今天也没什么事。”李尚文语气轻松:“去下面副本放松下精神挺好。”

于是青黛便不再客气,喜滋滋地跟着人去了。

李尚文技术不错,玩了一段时间也打到了不少好装备,打低级副本根玩儿一样。那些把青黛耍的团团转的妖怪在他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李尚文一边打一边语音传授给她一些小技巧,她全程的作用就是躲在一边,手忙脚乱地放几个技能,聊以慰藉地帮人回一下血。

副本boss倒下之后,吐出了几样东西,李尚文示意她捡起来。青黛捡起一看,一件衣服,一对耳环,一块红宝石。那件衣服和她背包里的那个裙子正好是一套:“我拿走了哦……”

对面轻笑几声:“拿吧,正好都是女孩子用的东西。”

青黛连忙点击鼠标,把衣服换上,终于从丐帮子弟迈入正常人的行列。她控制着人物原地转了两圈,简直美的不行。

李尚文又带她打了几个副本之后,把她拉到了自己所在的公会里:“都是我认识的人,室友同学。大家一起玩。”

一群汉子的公会里难得来了个妹子,一下引起大家的围观。

灰太狼爱洗澡:【wc,李尚文你从哪儿找的妹纸?这不是个人妖号吧?】

我想再来一瓶:【同问。】

揽镜自照是八戒:【同问。】

……

李尚文直接开了麦:“皮什么,这是我一个工作室的,不是人妖号。”

青黛和他们打了招呼;“大家好。”

她病好的差不多,之前练没练起来的女王音没了,又恢复了本身的绵软清甜,顿时引起一片鬼哭狼嚎,一群人跑过来嚎叫着要求带妹,被李尚文轰走了。

“别理他们,都是吃饱了没事干的。”李尚文向她解释:“他们没有恶意。”

“我知道的。”青黛笑了笑,她能察觉到:“都挺可爱的。”

玩儿这游戏的妹子不少,真像他们表现的那样,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拉,这公会里早该人满为患了。

……

公会大部分是李尚文c大的同学,互相认识。课业忙,平日里不怎么沉迷游戏,也不执着于拉人壮大公会,只加认识的人,上线就是抓紧时间打打打。唯一共同的特点就是,技术都很好。

他们对青黛很照顾,李尚文不在的时候,打副本会带上她蹭个经验,打到有合适的装备也会给她。

青黛第一次尝到了团宠的滋味。

等方潇潇无聊了,想起来上线的时候,当年一起路边敲碗儿的小伙伴和她已仿佛不是一个阶级。

方潇潇:【说好的不氪金呢?狗子你清醒一点!】

青黛:【我没花钱,这是打来的。╯^╰】

方潇潇完全不信:【除非你长了八只手。】

【真的是打来的】青黛向她讲诉了前因后果,有些骄傲地表示:【我现在已经可以单独走二十级以下的副本了。】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方潇潇:【皇上,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尔康手jpg】

青黛:【???】

方潇潇;【苟富贵,勿相忘,把我也推荐进去吧黛黛,不求别的,一身像样的衣服足矣。】

青黛问了公会会长,得到大家的同意后,把方潇潇拉了进来。

因为几个男生玩儿的都是刺客战士坦克,青黛是个奶妈,方潇潇来了之后,队伍有了第二个奶妈。

一时间两人一改往日窘迫,在游戏里如鱼得水起来。

“你这朋友真不错,”方潇潇感叹:“技术好,声音也好听,还在c大,和状元大大一样还是个学霸。朋友的朋友也都不错。”

青黛知道她说的李尚文,他们这段时间一起打游戏,熟悉了不少。

李尚文家境普通,家里有三个孩子,他是老~二,上头有一个已经参加工作娶妻生子的哥哥,下头还有一个正在上高一的妹妹。

他是最有出息的一个,是个努力又聪明的人。

“对啊”青黛道,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和郭泰怎么样了?”

别人谈个恋爱朋友圈都是甜蜜满满,方潇潇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啊,”方潇潇满不在乎:“过年和他家人一起去国外了,忘了叫啥名儿,那里暖和,风景好。”

“你们没有联系吗?”青黛皱眉。

“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青黛,我抓不住他,”方潇潇的声音很冷静:“我抓不住他,他的世界很精彩,他可以去阿尔卑斯山滑雪,可以潜入几百米以下的深海看鲨鱼。这些对他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我可能一辈子做不到。那些和无数女生如出一辙贫瘠的经历在他眼里估计乏善可陈,说完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她自嘲:“都说每个人的灵魂是平等的,但是,真的如此吗?不是的,青黛。条件不一样,看到的风景都是不同的。我喜欢他,可能在他眼里和那么多喜欢他的女孩没什么差别。”

“那你……”没有人比青黛更深刻地认识到阶级的差距。但是从来没有人和她提过,她也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是的,当两个人从小看的是不同的世界,能够长久生活下去吗?

“等他回来估计就会和我分手了,不过无所谓啦,哭一场还是一条好汉。”方潇潇吸了吸鼻子,说不投入感情,感情没了就潇洒放手,可是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她道:“我下次一定找个层次差不多的人谈恋爱。”

青黛垂眸:找个层次差不多的谈恋爱……吗?

……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出来务工的人都已经赶回老家和家人团聚了。往常人满为患的c市空前寂寥起来,尤其是大学城附近。店铺该关的都关了,只有超市还坚持营业。

青黛拉着陈云起在沃尔玛转悠,看看还有什么没买。远远就看着推着车的李尚文。

“师傅!”青黛喊他。

剑仙游戏有拜师系统,完成师徒任务有奖励。青黛干脆就拜了李尚文为师。方潇潇拜了他的另一个室友。天天跟在后面喊“师傅”。

李尚文也看见了她,推着车子过来:“采购年货?”

“对啊,过两天就过年了。”青黛看了一眼他的推车,看到了满满的加量装方便面,还有几袋火腿肠。

“我也屯年货……”李尚文耸耸肩,笑了笑。

“你……过年就吃泡面?”青黛瞪大了眼睛。

“实验室没有家伙什儿,我只会弄这个,也懒得折腾了,这多好,垃圾食品可以吃到吐呢,在家哪儿这么自在。”李尚文挠挠头。

青黛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晚上吃饭的时候跟陈云起商量:“明天我们请我师傅来吃饭吧,大过年的一个人在这里,怪可怜的。”

按习俗来说,大年三十是不走亲戚的,现在倒是也不用讲究那么多,都是孤身在外的人,就当抱团取暖了。

陈云起没什么意见。常在老家常年地里干活的她力气大得不像话。心里想着,那男的一副不事劳动的样子,真有什么,不一定打得过她。她不虚。

青黛便在微信上和李尚文说了。对方欣然应允,还问他要不要帮忙。青黛说不用。那边没说话。

第二天青黛起了个大早,开始为中午的聚餐和晚上的年夜饭。陈云起在旁边“梆梆梆”地剁着饺子馅儿。

“没有以前那种烧柴火的老灶,不然做灶糖,卤味都可以呢。”青黛一边和面一边道。

“这就挺好。”陈云起是第一次掺和到过年的气氛中来,整个人都安逸不少,没有以前那种紧绷感,偏了偏头:“不会过的人,有灶也不会去做糖的。”

九点多的时候,门铃响了,青黛擦了擦手,跑到外面,透过猫眼一看,是李尚文。她把门打开:“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来帮忙啊,没有打扰到你们休息吧。”李尚文把手中的水果和一箱牛奶递过来。

青黛:“怎么还买东西?”

“拜年不送礼的么?”李尚文眨眨眼,胳膊还悬着,一副不收不行的架势。

青黛没办法,只能接过,皱了皱鼻子:“那我是不是还要给你红包啊。”

“哪有徒弟给师傅红包的?”李尚文笑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2521:04:40~2019-11-2620:49: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在晋江磕纸片人cp20瓶;陈一诺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