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远离

    沈星河难得清闲一天,就接到了一条来自顾诚淮的短信:“你姐姐要被别的男人抢走了。”

沈星河:“???”

……

公会的人难得聚得这么齐,大家准备一起去刷个难度比较大的副本。两个奶妈跟在自己师傅后面,一群人浩浩荡荡往山谷进发。

“一会儿我会在前面,你和你朋友躲远点,不要被boss刷到了。”李尚文交代青黛。他玩儿的是个战士,坦度比较大,一般都是冲在前面的。怕危机时刻顾及不上她。

青黛连连应诺。

“小黛黛不用担心啦,哥哥们会保护你的。”一个男生插嘴,这男生名字叫大汉,声音也像大汉,偏还爱掐着嗓子说话。他平日里没个正行喜欢开玩笑,但是人很不错。

青黛被他逗乐,放松了不少。

这boss虽然攻略难度不小,但是之前有人踩过点,他们这次人来的齐全,操作和装备都不错,因此大家心里也不是太紧张。

谁料刚到谷口,不知从哪里蹿出了三个蒙面人,一言不发就朝他们冲过来。

“卧%0槽,打劫?”大汉张口就骂。

其余人噤声,语音群有一瞬间的安静,公会会长飞快在对话框打入一行字,询问对方意图。谁知话刚发出去就被砍翻在地。

这下所有人都怒了,一边爆着粗口一边就要上去动手。那三人也不说话,来一个砍一个,找茬的意味十分明显。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都是受不得激的,场面马上失去了控制。

李尚文声音微沉,把青黛从骑着的雪狮子上放下去,叮嘱她小心,自己也加入了战局。十一对三,场面一片混乱起来。

“黛,黛黛,这是怎么回事啊?”同样被放下的方潇潇凑过来,她还没见过这阵仗,有些害怕。

青黛一边观察着战场,一边安慰她:“没事的,师傅他们都厉害着呢。”

她其实不怎么担心,因为他们之前出去的时候,也遇到过打劫的,对方看他们人少,就想抢装备。但是都被反打了。

剑仙这游戏十分考验操作,其次就是花钱打造一些极品装备。公会里面有两个家境好的男生,一身装备不下三万。打到现在还没遇见过敌手。

然而看着看着,她不确定了。

不过十分钟,十一个人就已经有四个被杀,完全死亡,等待着战斗结束回新手村才能复活。另外的人也都各有受伤。

那三个人也不知是什么来头,一身装备青黛见都没见过,下起手来毫不留情。尤其是那个刺客,身法简直可以用鬼魅来形容。行踪琢磨不定,攻击的角度也十分刁钻,让人防不胜防。

青黛脑海不由浮现出方潇潇曾经说她的话:“除非你有八只手……”

她觉得那人可能真的有八只手。

青黛又去看冲在前面的那个战士,发现他完全就是见人就砍,丝毫不在意自己受了多少伤,状态如何。一瓶一瓶高阶回血药不要钱地往身上磕。

而他的队友,一直在后面边打边奶的琴师,总是能在最后一秒把他的血拉回来。精准度和奶量让青黛看的自惭形秽。

三个人的配合简直□□无缝,他们这边渐渐变成了勉力支撑,眼看着又倒下一个。青黛心中悲壮豪情顿生,毅然决然拉起方潇潇:“潇潇,走。”

大家都是一个团队的,这么长时间被保护着,说什么也不能袖手旁观,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方潇潇明白她的意思。紧跟着她的脚步,两个一直被保护在队伍里的脆皮奶妈,慷慨悲壮地上了战场,开始给队友玩儿命加血。

青黛玩的也是个琴师,不过对面那个是男琴,她是女琴。这是个可奶可输出的角色,玩儿的好十分厉害,但是她打输出不行,就当成纯奶妈来用。

方潇潇玩的是玲珑阁成女,技能特效十分漂亮,是纯奶。

两个人尽了最大努力,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方潇潇的错觉,她觉得自从她们两个加入战场,那三个人攻势更凶猛了呢?暴风雨式哭泣……

但不知道为什么,身边的人都被砍得哗哗掉血,却没有人碰到她们。难道是?光明神附体?

书到用时方恨少,架到打时方恨菜。两个贫乳奶妈拼尽全力超常发挥,给队友缓解了些许压力,然而很快,这点优势就在对面的强势碾压下消弭于无形。

最终,在李尚文和另一个刺客撑不住倒下后,他们队伍的人死了个精光,只剩下青黛和方潇潇两个奶妈站在一堆尸体前,瑟瑟发抖。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黑子刺客显出身形,一步步朝青黛逼近。战士也拖着自己得半截血条,朝方潇潇走来。每一步,仿佛都踩在人的心上。

青黛:“……”

方潇潇:“……”

这时要干嘛?抓俘虏么?两个人不约而同想去拔网线,不想面对这残酷的画面。

连已经死去却没有离开的队友都开始在群里骂:“他们想对我们奶妈干嘛?”

“他们想抓我们奶妈,禽兽!”

……

关键时刻,对面的琴师却身形一闪,挡在了两人面前。

“顾哥,适可而止。”沈星河的声音在只有三个人的语音群里响起。

他的确是听说有男生和姐姐走的近心生不爽,才会跟着朋友一起来给对方找点不痛快,但是却并不代表可以任人吓唬自己的姐姐。

刺客停下脚步,静静和琴师对峙。

青黛和方潇潇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已经蒙了:这,这是窝里反了吗?那她们是不是可以偷偷溜走?

顾诚淮沉默半晌,嗤笑一声,几个纵身失去了踪迹。郭泰打不过沈星河,磨蹭一会而,也只好不甘不愿跟着走了。沈星河看了姐姐一眼,第一次没有勇气相认。只能唤了坐骑,飞身离开。

突然间转危为安,方潇潇劫后余生,差点瘫坐在地上:“是不是因为我是女的,他们不打女人?还好不打女人……”

……

顾诚淮看着电脑屏幕,为自己幼稚的行为发笑,赢了又怎么样呢?沈青黛不喜欢他就是不喜欢他。多可笑啊,顾承淮……

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

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整个公会都消沉不少,有骂人的,也有埋头苦练技术的。所有人都猜测那三个人什么来头,试图在游戏中寻找,结果发现他们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见踪影。

李尚文花在游戏上的时间也多了起来,按他的说法:“不能再让自己的徒弟担惊受怕,不得不上战场了啊。”

开学前一个星期,李尚文收拾好东西,买了火车票要回去一趟。走之前,他回请青黛和陈云起,三个人在附近的餐馆一起吃了一顿饭。

吃完饭李尚文叫住了青黛,问她愿不愿意一起散散步。

青黛心中一动,答应了。于是陈云气先回了家。

两个人并排走在学校,一时间都没有说话。眼看着路都走了一半,李尚文终于忍不住开口:“沈青黛……”

他盯着眼前的地面,不敢抬起头来:“你,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心中隐隐约约的猜测成了真,青黛的心有一瞬间漏跳一拍。她没有说话。

李尚文也有些罕见的慌乱:“你要是不愿意……”

不愿意怎么样?算了?他舍不得,也说不出来。

“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可以吗?”青黛问:“不会太久。”

李尚文松了口气,他也不敢逼迫太紧,连忙点头:“没事,你慢慢考虑。”

……

青黛回去有些神思不属。

李尚文家境普通,人品不差,聪明努力有上进心。最重要的是,和她门当户对。和他相处也挺舒服。

再合适不过了不是吗?这世界上,遇到合适的人,又有多么不容易呢?

她看了眼信息,昨天发给沈星河的,没有回,可能是在忙。她想了想,找了方潇潇,开门见山:【李尚文想和我交往。】

那边回的很快:【!!!好吧,其实也不是很意外,我之前就觉得他喜欢你,每次和别人打游戏他都一板一眼,就对你特别照顾,和你说话声音都放小了,怕吓着你一样。】

青黛:【我有些犹豫。】

方潇潇理解,每个女孩在面临一份不期然的感情时,都会不确定。来自于对未来的不安和对圆满的渴望:【那你喜不喜欢他?】

青黛:【有一点好感吧,我可能比较慢热。】

方潇潇鼓励她:【那可以试试看,感情都是慢慢培养的,没准儿越来越喜欢了呢。就算发现不合适,也可以分手。】

她向来是敢爱敢恨的,青黛心里羡慕。她靠坐在床头,放下手机,随手拿起床头的书翻开。

印刷清晰的字体映入眼帘:

“那时候苏小姐把自己的爱情看得太名贵了,不肯随便施与,现在呢,宛如做了好衣服,舍不得穿,锁在箱里,过一两年忽然发现着衣服的样子和花色都不时髦了,有些自怅自悔。”

不孤芳自赏,落落难合,也不卑躬屈膝,妄自菲薄。

……

青黛表现的毫无异样。几人还是一起打游戏,期间剑仙同人剧的剧本也发了下来,青黛和李尚文对了两场戏。在最后一场结束,他欲言又止的时候,轻笑一声,说了一声“好”。

李尚文瞬间领会,觉得眼前有烟花炸开,他忍不住裂开嘴角,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会对你好的,青黛。”

青黛笑了笑:“嗯。”

会好的吧。找一个简简单单的人,过平平淡淡的日子,平凡幸福地过完一辈子。

有那么一个瞬间,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酸涩,脑海里闪过一个修长的身影,她深吸一口气,将它忽略过去。

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不要妄想。

……

很快开学了。新学期青黛,方潇潇,还有陈云起一起去办了走读手续。

沈星河买的房子房间一大一小。陈云起一个人住了次卧,三个人又一起淘了一个高低床放在主卧。青黛和方潇潇一人睡下铺一人睡上铺。

青黛说什么也不收房租,于是方潇潇和陈云起商量着一起包揽了水电费。

有厨房有客厅,不用跟别人挤卫生间,比原来舒心了无数倍。

搬东西的时候,丁真真和杜佳怡都在,丁真真露出了羡慕的目光。杜佳怡满脸不屑。

“他们家就要飞黄腾达了,听说攀上了什么大人物。”丁真真偷偷告诉她们。她还不知道青黛被关阳台的事。

难怪更加目中无人,青黛想到沈星河发给自己的那句话:“欲使其亡,必使其狂。”抿唇不语。

……

马上就要交干音了,青黛再次去了c大的录音棚,路过金院的时候,感觉到周围的女孩在窃窃私语,她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去。

穿着浅蓝色短袄,颜色昳丽,身材修长的男生,正从跑车上下来。和朋友一起往教学楼走。

顾承淮……好久不见,他回国了?

青黛有些恍惚。

男生似有所感,扭头,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她,漠然地移开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