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近距

    “你要把握好自己,不到见家长那一步千万不要那啥。”方潇潇千叮咛万嘱咐:“都是学生,以后怎么样都说不准呢。”

“我知道。”青黛应承,她其实比方潇潇还要保守,答应李尚文,不过是给彼此一个发展的机会:“你放心,潇潇,我不会乱来的。”

沈星河知道后反应更直接:“只许拉手,其余的要等我回去考察。”

他不反对姐姐恋爱,也不在乎对方条件,但是人品一定要过关。

李尚文依旧很忙,开学一个月,两个人一起去看了两场电影。在学校附近吃了几顿饭。青黛没有让别人负担一切的想法,毕竟都是学生,手头不宽裕。一般他出电影费,她就会抢着付饭钱。他请客吃饭,她就会找机会回请。

李尚文很喜欢下馆子:“我从小就和别人不一样,我不喜欢食堂的菜,饭和菜堆在一个盘子里,让人没了胃口。这种装在白碟子里的看起来就很高贵。”

青黛看了看眼前的普通粗瓷碟子,就是很普通的那种,看不出高贵两字从何说起,但她也没有问出来扫兴,笑了笑:“我喜欢有图案的碗儿,而且我觉得竹园食堂做的菜也挺好吃,你可以来试试,说不定就会对食堂改观了。”

李尚文笑话她没品味,青黛就没再说话了。

两个人聊天,因为观念不同发生碰撞是常有的事,毕竟每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看法都是不同的,没必要放在心上。除此之外,他们依然有别的话题可以聊。

但是没过多久这样频繁的互请吃饭突然中断了,李尚文游戏也不怎么打了。问了他室友才知道,李尚文的妹妹过生日,请朋友吃饭加买东西花了四千多,问马爸爸借的钱。父母不肯管,自己兜里也没钱,为了还钱一下子把哥哥的生活费全要走了。

青黛无语,李尚文的妹妹在那个他们那个小镇上学,四千多快钱真的是足够排场。青黛觉得铺张,但关系没到那份儿上,她也没多说什么。

没想到没几天,李尚文自己打电话来。

“青黛,你能不能借我些钱?”他支支吾吾。

“你要多少?”青黛反问。

“你有多少?”他问,还没等青黛回答,又自己否定:“算了,我还是自己先想想办法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过两天又打电话过来,说想借两千。这数额有点大,青黛不敢乱给,去问沈星河。

沈星河很生气:“给他五百,有多大本事吃多大饭,他有本事给他妹妹办酒席,怎么没本事自己去挣钱,他的妹妹管你什么事?还没怎么样呢就来伸手。”

他没把两千快钱放在眼里,但却觉得一个大男人,自己吃糠咽菜也不能花女人的钱。他自己是这么做的,也这样来要求别人。顿时心里对这个姐姐的男朋友看不上眼。顾及着姐姐的心情,才没有多说。想着过两天请假回国一次性解决了。

李尚文那边没说什么。自己去找了份家教的工作,算是勉强糊口,但是花钱明显抠唆起来,不如以往潇洒自在。

李尚文的一个室友是异地恋,女朋友要过来看男生。于是几个人商量好聚个餐,室友叮嘱李尚文把青黛也带上。

青黛昨天就有些不舒服,她估计是小日子快来了。自从那天被锁在阳台晕倒后,她的大姨妈就一直没来,她知道很大可能是受了寒气。这种事不好和沈星河说,就自己偷偷去c市的人民医院挂了中医号调理。喝了一个月的苦药汁子,如今总算初见成效,只可惜小腹隐隐的痛感告诉她,苦头估计有的吃了。

这种情况下,青黛不想再参加任何聚会,何况外面还在刮风下雨。

“李尚文我有些不舒服……”

“我估计半个小时后到你楼下。”那边自说自话。

“我真的不舒服……”

“你昨天还好好的,你就是不想和我去,”李尚文不相信她,觉得她在找借口:“快点,别让我等太久,外面好冷的。”

方潇潇一直在旁边的沙发上构思她想要投稿的新小说。闻言实在是忍不住,电脑往沙发上一甩,吼道:“让他滚,人家都说了不想去,听不懂人话咋的!?”

青黛又说了几句,挂了电话。

“他怎么变成这样了?”方潇潇不解:“之前看着还有模有样的一人儿。”

她之前对李尚文的的印象实在不错,充满朝气的男生,打起游戏沉稳冷静,对女生也蛮绅士,身上还带着学霸光环。

怎么看都是一个合适的恋爱对象。

但是自从和青黛谈恋爱以后,就好像把美女卸了妆的皮肤放在放大镜底下,入眼全是毛孔。

让方萧萧印象尤其深刻的一件事就是,有天两个人一起去食堂,李尚文打电话过来说有时间,想和青黛一起吃饭。

青黛说晚上有选修课,来不及去外面。于是李尚文就赶过来,三个人一起吃了食堂。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他们食堂有道挺出名的菜叫黄豆炖肥肠。里面的黄豆焖得很香,汤色浓白,老远都能闻得见味道,李尚文点了一份。

青黛埋头挑着鱼刺,突然一块儿肥肠落到了她的盘子里。

她有些错愕的抬头,不好意思地道:“我不吃肥肠的,你自己吃就好了,不用给我夹。”

她知道有些地方有夹菜的习惯,除了主人表示好客,年长的人也会把小东西留给小孩儿。青黛有看过男人把蟹黄舀出来放到妻子和孩子碗儿里的。她以为李尚文想让她吃肉。

没想到对方却说:“你也不吃啊,那算了,我不喜欢吃肥肠,扔了怪浪费的。”

这自作多情做的,青黛一口气梗在胸口。

方萧萧目睹了全程,火冒三丈,差点忍不住怼:“你不吃的东西你问都不问就往别人盘子里扔?你懂不懂什么叫尊重啊?”

但是被青黛拉住了袖子,一句话憋在喉咙里,硬是没有说出口。

从那以后,对方学霸的光环散去,加上后面累积的鸡毛蒜皮,方萧萧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他开始不是好好的吗?难道都是伪装?这也太可怕了吧。”

“估计不是,”青黛想起一件事:“我之前……就是寒假和他视频的时候,好几次都是他大嫂帮他把饭端到房间里。”

走的时候还帮他把房间里的垃圾带走,而李尚文只顾着和她说话,全程头都没有抬。还在青黛问起的时候理所当然地说不用管。

长嫂如母,便是上辈子都没有对自己嫂子如此不客气的小叔子,何况这个女性地位如此高的现代?

“那就对了,”方潇潇一拍大腿:“我之前就听说过,有些人受家里观念的影响,对朋友和对女朋友的态度是不一样的。是朋友的时候,你们处于平等地位,所以他很客气和收敛,但是成为女朋友之后,他就觉得你是他的了,在他心里就变的和他大嫂一样,是个洗衣做饭的,将来要当牛做马低他一等,所以随心所欲起来。”

她有些气,也有些后悔当初劝青黛接受:“风气不好,哪怕是受过高等教育也改变不了骨子里的习惯,甚至他自己都可能没有察觉到,黛黛要不然你和他分手吧,这样的以后还不知道怎么难受呢。”

青黛却掀开腿上的毯子,脸色平静:“不,我去。”

决裂也决裂得彻底一点。

方潇潇看着她的脸色,欲言又止。

青黛画了个淡妆,期间手机又响了一次,她没接。下楼的时候,李尚文果然等在那里。打了一把格子伞。

青黛把手里的黑伞递给他:“打这把吧,这把大一些,可以遮住两个人。”

李尚文就把格子伞收了,递给青黛。自己撑开了青黛的那把伞。

这黑伞是青黛专门买的,c市雨急,伞面够宽阔才能让上面的雨水滑落下来的时候不会溅湿鞋子。

李尚文左手撑伞,右手插在上衣口袋里,青黛站在他右边,手里拿着他的伞,因为有些湿怕弄脏衣服,就拿得远了些,半个肩膀露在外头。

她看了李尚文一眼,想起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下雨天出来。

“我想换个位置。”青黛道,走到了他的左边。

男生有些心不在焉,没说话,眼神迷茫,下意识顺势换了一只手撑伞。

青黛看着他那空余的半边位置,终于忍不住道:“李尚文,下雨天和别人一起走的时候,撑伞不应该用靠近对方的那只手吗?”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直白地提意见。

男生可能在思考什么事情,闻言回过神来,有些不耐烦,随口说了一句:“你怎么这么多事?”还是把手换了过来。

青黛不再说话。

李尚文的室友倒是挺好,除了室友,还有几个隔壁寝室的,都是工会成员,因为之前一起玩儿过游戏,相互之间也没有那么陌生。大家吃完饭后去了附近的ktv。

ktv里面的酒水向来是很贵的,大家没有点,晚饭的菜有些咸,青黛口渴,就说要去买水,李尚文起身,说跟她一起。

附近就有便利超市,青黛问:“用不用给他们一人带一瓶?”

李尚文犹豫:“不用了吧……”

他最近日子过得实在紧巴。

青黛觉得不太好,还是按人头拿了十瓶脉动,结账的时候,李尚文抱着他的冰红茶在一边看着青黛付账,营业员扫码的时候,赶紧把自己抱着的水丢到一堆脉动里,让人一起扫了。

青黛看了他一眼,还没开口,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嗤笑。

几人转头,就看见顾承淮和两个不认识的男生插兜站在货架那里,不知道看了多久。

尤其是顾承淮,桃花眼里是满满的讥讽。从柜台拿了两把伞,去了另一个柜台结账。好似两个人不认识一般。

沈青黛:“……”

……

小插曲过去,青黛他们拎着水回去,大家都表示了感谢,几个男生又跑出去买了些水果。晚上散场,李尚文要送她回家,可是这些天来,那些积累起来的好感早已经散了个干净。有时候,一个相处的机会带来的,不一定是感情的加深,还有可能是全非的面目。

谈分手是明天的事,青黛肚子涨疼无心争执:“你回去吧,不用送我了。”

李尚文坚持要送:“我想和你走一会儿,我们好久没一起散步了,明天又要去忙。”

“我不想散步,我不舒服,只想早点回家。”

她的腮红掉了七七八八,李尚文这才发现她是真的脸色苍白:“你怎么了?感冒了,那我更要送你回去了,你一个人走多危险。”

青黛懒得理他,两个人走到楼下,李尚文想和她待一会,又约她周末一起去看电影。

“我不去,我要去练琴。”青黛拒绝。

李尚文磨了一会儿,见她还不答应,也生气了,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青黛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心中的复杂情绪,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出去。然后把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除,刚准备上楼,黑暗里伸出一只手,一把拉住她的手腕。

尖叫脱口而出,昏黄的路灯下她一扭头,就对上了一双灼灼发亮地盯着她的桃花眼:“沈青黛,你不喜欢我,就自己找了这么个货色?你对得起你自己,对得起沈星河吗?”

作者有话要说:  李尚文不是男配。

渣作者之前也说过这文的大部分事件来源于现实。寝室部分是渣作者在辅导员办公室处理日常兼职的所见所闻。

包括一个女生大冬天穿着秋衣被锁阳台(据说因为她洗完脚穿塑料拖鞋走路吵人惩罚一下她???而她室友也没走在里面嗑瓜子,渣作者上学的地方冬天真的很冷,经常因为早上不想脱了外套去阳台洗脸而选择直接套个口罩去上课。不过还好女生的另一个室友及时回来了开了门,没出大事,但被关的女生拒绝再和那个女生同寝)

而只有李尚文的原型来自前任。

当时有两个人,一个是前男友,一个是已经毕业工作的学长。

前男友不是打网游认识的,是当时渣作者和室友们组了一个王者战队去打战队赛,又拉了一个认识的男生打野,结果男生太菜,带不起来,一群人天天被打哭。然后男生就把他室友拉来了。他室友带着我们一群菜鸟,每次闷头一打三带着我们获胜。

大家一起聚会几次之后,男生表示了好感。

学长的目的很简单,表白的时候直言就是奔着结婚。我说我毕业不一定会在本市工作(他房子就买在我上学的城市的cbd附近,工作也在那里,显而易见是不可能挪窝的,伤筋动骨)。他说没关系,你去哪儿?我还有点钱可以在你工作的附近再买个小点的,然后申请调动(他们公司挺大很多大城市都有分公司)。

ok,之前没有谈过恋爱的渣作者被吓到了,果断拒绝。按照母上大人耳提面命的标准选择了前者:门当户对(都是小地方来的,他家还要偏一点),聪明(拿国家奖学金),上进(放寒假留在学校弄他往杂志上投的专业文章)。

谈了包含寒假在内的两个月。寒假还是很不错的,天天语音互相给对方念书,嗯,文艺。开学见面问题就暴露了。

然后,怎么说,彻底改变了我被老一辈灌输的恋爱观:一,是不能看物质,但物质带来的精神丰满和文明开化是不可忽视的。二:要看成绩,成绩表示他有在努力。但绝不能只看成绩。

工作之后遇到了现在的男朋友,和现男友就更不匹配了,但是渣作者是真的变渣了,抱着md这男的多跟我说一句话就是赚了的心态,成功地把他套进了麻袋。感谢在2019-11-2821:22:00~2019-11-2920:19: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梦落╭ァ?芳﹌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rpd1110瓶;獨占沵的1切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