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颜值

    你对得起你自己,对得起沈星河吗?

“对,我就是个傻瓜!我对不起任何人!”两行眼泪挂在脸上,压抑这么些天的情绪终于忍不住迸发出来,她想甩开自己被抓住的手,甩了两下没甩开,遂直接放弃,连挣扎也不想了就那样一只胳膊被提着,往地上蹲去,捂着脸“呜呜”地哭。

有一件事谁也不知道,她谁也没告诉。

开学后的某一天她无意中点开李尚文的扣q主页,发现底下有一个“ta最近常看”,图片是一个穿着细肩吊带短裙的长发女孩。

自己的男朋友最近常看一个不认识的女生,任谁都会去一探究竟。青黛点开,发现自己进到了一个房间里,照片上的女生穿着一件性感粉色的抹胸短裙,带着白色的耳机在说话。下面一堆人在刷着礼物。

妆容浓艳,滤镜深厚,红唇巨r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就是喜欢对着我lu。”

青黛什么时候听过这种话,面红耳赤地推出了房间。

她去质问李尚文,李尚文却断然否认,称“不过是一些无聊的推广”,让她不要思想那么污秽,疑神疑鬼。

但是青黛点开别人的主页,推荐的都是一些音乐,游戏直播,一次都没有出现那种东西。再点开,李尚文下面的推荐也不见了。毕竟没有实质性性的证据,青黛也没说什么把这件事压在心底。

过两天,两人聊天的时候,青黛说这两天过敏了脸上有小痘痘不好看,李尚文突然问了一个问题:“假如颜值满分是十分,你给自己打几分?”

青黛愣了一下,她不知道网上流传那个打分规则,听到打分下意识就切换成答题状态,想着满分十分,那怎么也应该及格了吧,她也不丑,就保守说了一句:“六,六分吧。”

没想到对面突然就爆笑出声,那笑声十分夸张,一边笑还一边锤着桌子:“六分?你给自己打六分!?”

语气十足的惊讶,像是为了青黛的迷之自信惊叹,青黛有些慌张也有些受打击:“难道连及格都没有吗?”

有着沈星河这样的弟弟,哪怕一个随父一个肖母,青黛的长相又能差到哪儿去?何况还遗传了沈母的一身水灵雪白的皮肤。

李尚文这才察觉她不知道网上那个打分标准。在他心里,那些主播网红才能算六七分美女,明星是八分,沈青黛最多只有五分。但这话不能说出来。

“算了,你不知道。”他转移了话题:“你干音交上去了吗?我昨天交了。”

青黛不明白他说的“不知道”是不知道什么,心里起了疙瘩,等挂了麦后去网上查,才看到那个所谓的“女人1-10分打分标准”。

青黛高考之前很少上网,那时候还不知道有些人的审美已经被铺天盖地的网络扭曲了。也不知道那些活在虚幻中的人,哪怕自己长得不怎么样,在网上给女主播打赏两个硬币就认为自己可以对现实中身边的异性评头论足了。她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个问题,也没有被为难过。

乍一被人这样对待,只觉得有些难过,还去问过方潇潇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好看,被方潇潇瞪着眼睛问她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当时身在云雾中,现在人清了这个人后,跳脱出来看他当时的行为,才发现用长相打击一个女孩,里面包含了多少肤浅恶意与不尊重。

再联想到当时看到的那个推荐,那个房间,根本就是不是“无聊的推广”,而是撕开努力上进的面皮后,那个男人对待异性真正的态度。无关学历,只关精神层次和修养。

下了一天得雨已经收了声,从噼里啪啦变成了润物细无声得浅细,时断时续。

“是我笨,我眼瞎……”青黛蹲在地上,一只手还被顾承淮拽着掉在那里,“呜呜”地哭,觉得像是踩了臭水沟一样恶心。

顾称淮还没消气呢,自己被拒绝了,强忍着不再去关注有关她的一切。

要是沈青黛找个和他差不多的还能忍,可是看看那是个什么东西,全身上下看不到一点闪光点,还浑身恶臭,他平时看都懒得看一眼的人。居然比过他,越到头上去了。让人情何以堪?

看青黛还是哭,气不打一出来,“啧”了一声:“瞧你这点出息,为这种人有什么好伤心的?”

“谁说我伤心,我高兴,不行吗”她打了嗝,伤心?青黛一点没有,只有解脱的放松和回忆起来的恶心。

她这么说,顾诚淮倒是不气了,看她确实不像是难过的样子。松了拽着青黛的手,什么都没说,就那样淋着毛毛细雨,陪着她站在小区角落。

等人哭得差不多了,递过去一包纸。

“谢谢。”青黛接过来擦着眼泪。

顾诚淮又拉住她的手腕儿,把人提起来往外走。青黛刚才哭的忘我倒是忽略了肚子痛,如今久蹲不动再加上猛地被拽起来的那一下子,顿时小腹转筋儿,疼的她脸色煞白。

“顾,顾诚淮,我自己走……”她挣扎。

顾诚淮扭头,看着她不自觉往下蹲的动作还有捂着腹部的手。好像明白了什么,修长的眉凝起,一把把人打横抱了起来,继续往外走。

青黛吓了一大跳,手忙脚乱抓住他的衣服:“去,去哪儿?”

“看医生。”男生斜了她一眼。

……

“宫寒,要慢慢调养……,不然以后生育困难不说,还活遭罪。”披着褂子的老夫人收了号脉的手:“我去开点儿药。今晚先煎一副,一会儿让小林送过来。”

“师娘,麻烦你了……”顾诚淮道。

“你小子就知道折腾我和你师傅。”老夫人横了他一眼,起身往外头去。顾诚淮去送。

青黛坐在床上,看着他们的背影出神。这里是顾诚淮上次让她蹲马步的地方。她之后就再也没来过了,没想到……还会再过来。

顾诚淮送完人回来就看到她在摆弄手机:“生病了就好好休息,别一天到晚摆弄这个。”

“要给潇潇她们发个短息,免得这么晚了,看我还不回去她们担心。”青黛解释。

他们之间少有这么和谐的时候,顾诚淮明显感觉到那层若有若无的隔阂和刻意画出来的防线不见了。

他垂眼:“嗯。”

青黛靠坐在床头,看着坐在床边椅子上的男生,她很少去观察他的样貌,因为那逼人的颜色和艳丽的五官太过耀眼。像这样安安静静坐在那里,便是一副色彩鲜艳的油画。

“我住你的房间,你住哪儿?”青黛问。这房间是顾诚淮在这里习武的时候住的,一直留到现在。

“客房。”顾诚淮言简意赅。

没有提他大晚上开车把人送来看痛经,没有提之前的种种不愉快,更没有提他们以后要怎么样怎么样。与一点小功劳就放在嘴里说三天表示出“看我对你有多好多好,除了我谁对你这么好”的人形成鲜明对比。

并不是这个时代的男生都懂得尊重女生。她从小到大近距离接触的,沈星河是,顾诚淮是,几个男同桌也是。所以她以为大部分的男生都差不多。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手机响起,是个本地的陌生号码。青黛有些疑惑地接起,本来以为是推销电话。没想到那边传来李尚文气急败坏的声音:“沈青黛,你在搞什么”

“我做什么短信上交代的一清二楚。”青黛的声音冷淡:“你做的那些事我不想浪费时间掰扯,以后不要联系了。”

说完挂了电话,把这个号码也加入了黑名单。

顾诚淮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脑袋稍一转就明白了是谁。他没有说话。等一个叫小林的姑娘端了药来,接过,坐在床边,修长的手指捏着冰裂纹瓷勺搅拌着,加速降温。

这建筑整个都是仿古,房间也布置的古色古香,雕花大木床,菱花镜梳妆台,青黛一瞬间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上辈子。

上辈子她在房里当差,看到生病的大少夫人就这么靠坐在床头,大少爷拿调羹一勺一勺喂药。哪怕底下暗潮汹涌,各有思量,表面上也是新婚燕尔,恩爱美满。

正想着,手里被塞进一个碗儿,顾诚淮声音淡淡:“苦的很,赶紧一口喝了。”

青黛:“……”

所以温柔体贴都是假的吧。

药的确很苦,青黛刚吃完话梅。就接到方潇潇的电话。她一开始只只发消息告诉她们自己在顾诚淮长辈这里,没说分手的事,因为一两句也说不清楚。

但是方潇潇开口就问:“黛黛你和渣男分手啦?怎么样他有没有欺负你?”

青黛奇怪:“你怎么知道的?”

“他刚才打电话问我你在不在,说你们吵架了,让我劝劝你。我就知道凉了。”方潇潇有些嘚瑟:“分得好,让他还‘调!教’。”

之前青黛有一次和李尚文在电话里一言不合,青黛心里烦躁冲了两句,然后觉得不妥主动道歉,没想到李尚文道:“你这脾气不好,不过没事,我以后慢慢调!教就好了。”

这“调!教”一次真是用得十分微妙,让两个姑娘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背后的深意。

那时候青黛两只手还在案板上揉着面,为了方便手机就放在橱柜上开了免提,被旁边打蛋的方潇潇听了个全,顿时一脸吃了屎得表情。要不是顾及自己说话对面也听得到,差点脱口而出:“调!教你大爷。”

青黛倒是没有说什么,但是那天做的点心,给李尚文的那分被去掉了,送给班上两个关系不错的女同学。

李尚文敢说出这个词,未免不是觉得青黛好欺负,恋爱对于有些人来说就是一场不断的试探和妥协。步步紧逼的那一方往往占据主导地位,而付出最多退让最多的那一方,反而往往最难放手,慢慢被蚕食了精神。

他足够聪明,也有这样的觉悟,潜意识告诉他自己已经占据主位,可以为所欲为。可到底太不了解沈青黛,看她平时一副脾气软和很好话的样子,就觉得可以任人拿捏。

实际上青黛这辈子算得上是被娇养的,不管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从未被亏待过。沈星河养起了她不容人欺辱的骄傲。

于小事不计较,一点点失望过后,也绝不可能回头。

青黛大致讲了一下晚上的事,然后道:“不用理他。”

方潇潇担忧:“我怕他在外面乱说就没说你不在,也没给他好脸色,听那架势他好像要找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2920:19:37~2019-12-0120:12: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6842290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陈一诺20瓶;suibian珊5瓶;听听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