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便宜

    比病毒传的还快的是谣言,她们怕李尚文恼羞成怒后在校园论坛上乱说,败坏青黛名声,但是天色晚了为此赶回去也不现实,于是商量着不给他开门。

但几个的人都高估了李尚文,或者说,他的脑回路不能以常理推之。他从那晚之后就偃旗息鼓没了动静,青黛以为他放弃了,松了口气。就这样断得干干净净的,多好。

第二个周末陈云起拿了工资说是要请她们看电影。青黛知道她家教做的顺利,那家人不差钱,给的工资高不说,小孩儿考试进步还给她发了个大大的红包。陈云起下学期的生活费基本不用愁了。

两个姑娘心里替朋友高兴,欣然答应下来。

青黛兴致来了,还自己做了爆米花和香芋牛奶,倒进保温杯理带上。三个人一起在等候厅里等着,快到进场时间时,青黛的手机响了。

她没来得及看,一边朝检票口走,一边接起来:“喂?”

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你在干嘛呢?”

口气自然的仿佛两个人没有吵架,依然是关系正常的情侣。青黛感觉奇异,但怕是广播剧出了什么问题,就没有挂电话:“我在看电影,你有什么事情吗?”

李尚文下意识脱口而出:“还会有人请你看电影?”重音放在你上,还拖长了两拍。

张爱玲说:“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所有的爱情里都有卑微,分量不一而已。”

可怎么有的人,人家还没有爱上他,还没有为他落到尘埃里,他就已经把人家看得很低很低了?

青黛不得其解,也不想了解:“有没有人请我看电影都不关你的事,你要是没事我就先挂了,还有,以后没事不要打电话过来。”

虽然退出了公会,但是她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拉黑。李尚文就老是借别人的电话打进来。

“你还没有消气啊?”李尚文问:“都一个星期了,你怎么气这么多啊?”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青黛气多,青黛气得无力:“李尚文,我说了分手就是分手,不是跟你开玩笑,还有,脾气再好的人,遇到人渣也会气多。”

说完就挂了电话,往方潇潇她们那边走去。

电影是最近才上映的一部很火的3d动画,拍的很精彩,方潇潇出了电影院还直呼过瘾。

三个人在购物商城二楼吃了饭。回到住处的时候,远远就看到楼底下站着一个人。是李尚文。

他也看到了她们,等着人走上前来便用眼神示意方潇潇和陈云起自觉退走,他有话和沈青黛说。

陈云起站着没动,方潇潇和可不会理他,翻了个白眼,十分不客气地问:“你来干嘛?”

李尚文也不再理会她们两个,直接把头转向青黛:“青黛,你到底怎么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要怎么才能消气?”

“李尚文,你到现在还觉得我在闹脾气?”青黛反问,随即又笑:“也对,要是知道反思自己,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说话向来软和,第一次语带讥讽,倒是让李尚文有一瞬间的愣怔,随即就是恼羞成怒:“你以为你多了不起?长得不咋地,上个野鸡大学学个没用的专业,将来挣不了钱还要靠人养着,除了我,谁要你?”

很多小地方都有这种观念,学艺术的是因为文化课不好,学文科的是因为脑子不行。所以将来除了当老师没啥前途。显然李尚文也是这样想。

但是n大虽然不是211,985,但也好歹是个一本,他这样仗着自己上了c大就如此不客气地抨击,把别人说的一文不知也实在过分,三个女生一时气得脸都红了,刚要开口,黑暗中传来一个慵懒声音:“你连个女人都养不起,除了眼瞎的沈青黛,谁看得上你?”

伴随着话音的,是从角落一步步走出的修长身影。蓝色上衣,黑色牛仔裤,一双男士短靴,简简单单,就是明显和普通人区别开来的矜贵:“只有自己没本事,才会去看女方的家境和前途。何况,沈青黛再怎么样。”他上下扫了一眼男生:“好像也比你强。”

“你怎么来了?”青黛问。

顾诚淮站在她旁边,声音温和:“晚上要下雪,路不好走,我来接你。”十足的亲昵,内容也让人寻味。

青黛知道他说的是去他师傅那里针灸的事。她膝盖也受了寒气,他师娘说不拔出来老了就会疼,让青黛定时去她那里扎针。没想到顾诚淮会来接她。

李尚文对于这种优渥家庭养出来的富家子弟气息尤为敏感。他的气焰一下子矮了下去,哼哧哼哧道:“你是谁?我们怎么样又不关你的事。还有,沈青黛是我女朋友。”

这两个月,他早就把沈青黛的家境摸了个底朝天。本来以为是个家境不错的,没想到父母双亡,还有个弟弟要养。不可能有什么大富大贵的亲戚。

顾诚淮蹙眉,刚要回答,青黛已经开口:

“他是谁你不用知道,我也不是你女朋友,李尚文,你曾经问我给自己的颜值打几分,现在我来问问你。”她的手往顾诚淮一指:“他是十分的话,你给自己打几分?”

顾诚淮的长相,的确是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但是李尚文长的真的十分路人,便是他自己迷之自信,也不好意思说自己长的比人家好:“我们是男人,男人又不用看长相。”

而且这个样子,搞不好是去整的呢,不过这句话他憋在心里没敢说。

顾诚淮的圈子里很少遇到李尚文这个层次的人,便是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也长了眼色,知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饶有兴趣地问:“哦?那你要跟我比什么?”

李尚文知道家世肯定也没法儿比,于是道:“人要比脑子比上进比人品。”

暗示他的学历。他觉得顾诚淮肯定是个一无是处五毒俱全的富二代,现在的有钱人都这样,教育不好。

顾诚淮笑了,这一句话就让他觉得意兴阑珊,果然决定一个人命运的不是学历,而是眼界:“脑子?你是指你课本上学的那点东西,啧啧,说句实话,给我打工都不够资格。”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就这样的二百五。

瞧这暴发户一样的语气,李尚文裂开嘴笑了觉得自己能扳回一局,刚想说什么,青黛打断他:

“李尚文,你能进实验室的确是很优秀,但是你大概不知道,你顶替的位置,原本是我弟弟的。他叫沈星河,是c大今年的新生。你看的那些资料,也都是他整理留下的。所以……”青黛静静盯着他:“这世界上优秀的,不止你一个。”

李尚文的脸刷一下白了,他当然听过沈星河这个名字,事实上,这个名字就如一座大山一样,死死压在他头上。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样的存在。

他已经大四,专业课该上的都已经上完,好不容易抓紧机会挤进了实验室,想要借此获得保研的几乎,可那些资料让举步维艰,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在跟他说他前面的学弟多么多么厉害,退出多么可惜。还有一些师姐告诉他,沈星河不仅厉害,还很帅。

连他的导师,在看到他过年留校做出来的数据之后也只是淡淡点头。提气沈星河的时候却赞不绝口。凭什么凭什么?不过是一个大一什么都不懂的人而已。

他甚至曾经一度想要在这个人留下的资料中找出一处错误,来证明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无果后又开始庆幸。还行这个人走了,走了自己就当不认识,自己还是比很多人都强的。

他没想到,沈星河是沈青黛的弟弟,他脸色涨红,质问道:“你之前怎么没说?”

“我说了,你听了吗?”青黛问:“我每次提起我弟弟,你总是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你有认真听过别人说什么吗?我说过我不喜欢吃糖,可你每次送给我的都是那种彩色硬糖。哦对了,其实我不是不喜欢吃糖,我只是不喜欢吃你从街边小卖部买的那种十块钱一斤连商标都没有的劣质糖。”

她每次收到一大堆,都不知道怎么办,吃着糖精味儿甜的发齁,扔了又不好,一袋一袋地放在那里。委婉地说自己不喜欢吃糖不要再买了,李尚文跟没听到似得,她至今还记得他的回答——“反正很便宜”。

这下方潇潇也想起来了,“咚咚咚”跑上楼去,没一会儿拿下来一个塑料袋,里面全是一包一包那种色彩艳丽的水果味儿硬糖,一把塞到李尚文怀中。

“给,还给你,青黛吃的巧克力都是她弟弟从国外寄过来的天然可可,谁要吃你这种东西。”

原本家境不好心意也值得珍惜,大部分女孩根本就不会在乎收到的礼物价值几何,即便不吃也要找个罐子装起来。但是连心意都没有,因为仅仅因为“便宜”而送就太恶心人了,当人家是乞丐打发呢?

顾诚淮“啧”了一声,盯着那一大袋糖,觉得万分扎眼。他只当男生是个一无是处的愣头青,没想到对沈青黛的心都不诚:“你不和我在一起,就让别人这么磋磨?”

……

李尚文仿佛做了一场梦,离开的时候脚步都是虚浮的。

他一向看不起的沈青黛,觉得她家境普通,人不聪明,履历也没什么光彩之处。沈青黛也从来都没有炫耀过什么东西,他理所当然地认为她没什么可说之处。

然而……

沈星河是她弟弟,那个他惹不起的富家子弟,是她的追求者……

他偷偷扭头,看到那个他永远也赶不上的人侧身站着,察觉到他的目光,偏头,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拉起沈青黛的手,朝着手背低头吻了下去。

他如眼睛被烫伤般地扭开,抓了一把怀里的糖塞进嘴里,嚼了两下又忍不住吐出来:妈的,实在是太甜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0120:12:19~2019-12-0221:47: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昵昵2瓶;相思子、夜槿木兰星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