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情定

    “每个星期让承淮带你来两次,”老夫人收了针,叮嘱道:“在家里有时间就蒸两条热毛巾敷一敷。”

青黛点头,坐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劳烦您了。”

“客气什么?”老夫人笑:“承淮性子独,从小对人就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这是第一次看对女孩子这么上心呢。”她站起来,让助手收拾东西:“外面还有病人,我去看看,你先休息一会儿。他在楼上等你。”

……

雕花木门“吱呀”一声合上。屋里又恢复了宁静,青黛靠坐在床头,感觉到膝盖有些发热。

这是她第一次扎针。上辈子大夫们常用的手段,青黛活了两辈子了,一次都没有试过。不仅是她,大部分下人都没试过,因为府医理论上是不给下人们看病的。尤其是在主子面前没什么体面的下人。

他们平日里有个头疼脑热,能挨就挨过去。不能挨就用土法子,喝点热糖水,或者扎肩膀。青黛记得那时候最常用的就是扎肩膀。找个关系好的姐妹,帮忙使劲儿掐着肩头的一处穴位,掐得青紫后,用针扎破,挤出里面的黑血,直到那血由黑红变成鲜红。就是“排毒”了。

这法子有时候有效果,有时候没有,没有的话说明不对症,就得拿了自己好不容易攒的银子,托人去府医或者外面药堂大夫那里求两幅药来。贵的药材买不起,大夫也体谅,一个方子删删减减,用些便宜的药性相似的代替。

饱含着希望的黑药汁子喝下去,再没有好转,就只能等死了。要命的病都是如此,不过是受寒,没有人会放在心上,年轻都有数不清的坎盼着熬过去,谁还管得来年老会不会痛。

哪有像现在这样,上上下下都有人打理的妥帖。

屋里有供暖,穿着单衣也不觉得热,青黛穿好衣服,从软枕底下摸出遥控器,将温度调低。

摸着自己的手背,那里好像还残留着嘴唇柔软的触感。

她不知道顾诚淮是什么意思,是做给李尚文看帮她出口恶气,还是……

可毋庸置疑的是,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被人那么拒绝过,他肯定不会再回头。事实也确是如此,她和李尚文分手那天,他在楼下抓着她气愤质问过后,就再没做什么动作。无论是带她来看病,还是后来送她回学校的路上,都没怎么开口说话。

所以她以为,经历了那些尴尬之后,他们会成为点头之交的陌生人,唯一的关系,就是他是她弟弟的朋友。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当着方潇潇和陈云起的面吻了她的手背之后,也礼貌放开。青黛摸不清顾诚淮是什么意思。

他在楼上等你……

……

这庭院最高的建筑也只有三层,这栋楼最上面一层是花房,听说是老夫人打理的,她喜欢蔷薇。

青黛沿着扶梯而上,短靴踩在红木地板上,发出轻响。

顾诚淮坐在靠窗的暖阁那边,看着窗外的细雨,扭头,拿起镊子往煮茶的小壶下丢了两块儿碳。

“顾诚淮。”青黛走过去。

男生回神,示意青黛坐下,青黛坐在对面,他提起小壶给她倒了一杯茶。两个人看着窗外的雨,很久都没有说话。

这里位于郊区,风景是真的好,青黛忍不住走到栏杆边,往远处看。顾诚淮起身,站在他身后,和她一起望着远方。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他淡淡开口。

顾诚淮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沈青黛排斥他。也不准备再自取其辱。直到前两天,郭泰的一通电话点醒了他。

郭泰莫名其妙被分手之后觉得不甘心,一直想找机会复合。那天和方潇潇通电话,对方终于忍不住说出了所有顾虑——家世不合,成长经历不同,热恋的荷尔蒙退却后,最终的结果不过是相顾无言。

而郭泰要分手,方潇潇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所以她退却了。不过是基于现实的自我考量和保护。

郭泰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与爱情中从来就是随心所欲潇潇洒洒,合则来不合则散。却忘了站在弱势者的那一方去体会对方的不安与惶恐,而他,又是否愿意背负起这份不安与惶恐。

郭泰沉默了,他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没有人能承诺自己会一直爱一个人,因为有时候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心将来会在哪里?

他向顾诚淮倾诉烦恼。仿佛醍醐灌顶一般,顾诚淮醒悟了,明白了沈青黛的顾虑。

所以他想要给出他的答案,他抬起手搭在青黛的肩膀上,让她转过身来,认真地看着她:“我们以前看的风景不同,没关系,我以后看到任何风景都会带着你一起。你不懂的,我说于你听,你不会的,我教给你。沈青黛,珍惜自己爱情的,不止你一个。相信我一次,嗯?”

青黛愣愣地盯着那双漂亮的眼睛,和沈星河的灿烂明亮不同。那双眼睛就像是散发着朦胧雾气的深渊,将人的灵魂都吸进去。她有一瞬间,觉得似曾相识。

如果没有经历李尚文这件事,青黛说什么都不会考虑。上辈子的教训太深刻,让她看清了阶级与阶级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但是扪心自问,找个平凡的真的就好吗?

普通人依然有各式各样的毛病,可能因为家庭教育的缺失,缺陷更大。普通人就不会三心二意抛弃糟糠?不是,好坏不分贫富,负心也是。普通人就会和三观相合有共同话题?不是,仅仅靠一部手机,他就可以和你想着两个世界。

她兀自想得出神,顾诚淮却以为这沉默代表拒绝。自嘲地笑了笑,放下扶着她肩膀的手:“你肯给那样的人一个机会,却不肯给我,沈青黛,不觉得太不公平了吗?”

他不想要在这里再待下去,转身离开的时候却被拉住了袖子,他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只听到身后的人轻轻地道:“好的。”

“你说什么?”顾诚淮问。

“我说,好~的~”青黛笑了拖长了声音,加重了语气:“我相信你。”

也喜欢你。

所以,想那么多做什么呢?他说的对,谁的爱情不宝贵,谁又没有付出?与其因为患得患失而瞻前顾后,不如相信彼此一起努力。

顾诚淮转身,将她紧紧搂在怀里。青黛顿了一下,终于顺从自己的心意,将手臂环在了男生的腰上。

……

雨悄悄停下,风躲进树叶里。两个人相互依偎在一起,看着茶水滚热,青黛往碳火里丢了一粒榛子,一会儿用用钳子扒出来,吹吹剥开,发现没控制好火候,烧糊了。

顾诚淮笑她:“皮。”给她递了一张纸巾。

青黛不服气:“这个烧得好可好吃了。”她又丢了一粒进去。这次倒是没烧糊,但是青黛剥了两下剥不开,顾诚淮笑了笑,接过去捏开给她。

青黛欢喜接过,却发现只有一个空壳,抬头,发现男生正嚼着什么东西,顿起气得鼓起了脸:“顾诚淮,你真坏!”

顾诚淮低头啄了她一下:“喏,给你尝尝味道。”

青黛捂住嘴巴,脸色爆红。她,她从来没有亲过吻。

之前,和李尚文交往得时候,走在路上也会下意识保持一点距离。偶尔拉手,也会觉得别扭。她一直以为自己不习惯,抹不开面儿。现在想想,不全是。顾诚淮的亲近,她害羞,却不讨厌。

“顾诚淮,我好像认识了你好久……”

“正常,有的人一见如故,有的人经年陌路。”

是这样吗?

……

因为在城郊,来回很费时间。青黛每次扎完针就直接住在那了,第二天直接回学校上课。

和方潇潇会面后,她道:“我就知道会出问题。”

青黛一脸的问号。

方潇潇:“孤男寡女共处一车,来来去去日久生情。多么常见的戏码。何况以前就有情况。”

青黛脸红:“那可不是……”

“安拉,”方潇潇拍拍她的肩膀:“不用解释,我懂得,我和郭泰也和好了。”

这下轮到青黛惊讶了。

“他说他会学着换位思考,两个人在一起要一起努力。毕竟在一起挺舒服的。”方潇潇叹了口气:“经历过李尚文这件事,我发现我们把国民整体素质想得太好了,以为遍地都是绅士,其实不是的,大部分都是diao丝,所以像郭泰这样的高大英俊幽默有趣尊重女士还没什么毛病的小哥要珍惜,毕竟睡一年也是赚了呀。”

青黛:“……,我觉得有问题你可以提出来,郭泰是个不错的男孩子,不要自己憋在心里胡思乱想。”

方潇潇点点头。

……

青黛下午从琴房出来,接到了顾诚淮的短信,说要带她出去吃饭。她想了想晚上没什么事,就答应了。

苏荷发了私信给她:【这次的广播剧出问题了。】

青黛不解。这两天事太多,水群又太浪费时间,她就设置了消息接收但不提醒。有人有事找她的话就会直接发私信。因此没发现群里出了什么是。

苏荷解释了一下,原来是内部出了矛盾。这个群组建起来以后,一把手因为事业问题很多时间都不在,苏荷渐渐成了实际管理者,现在一把手结婚怀孕,在家里没事做,就想要接过来。

再加上现在网配转商配的关键时期,明显有利可图。她想要排挤苏荷,就开始打压她带起来的那一批人。第一枪就是调整这次广播剧收入分成。

苏荷投入那么多精力,现在突然有人跑出来摘桃子,怎么会咽得下这口气?群里这两天已经闹翻了天,她就想带着人单干。

【我来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跟我走。当然不是我带起来的,着原本不关你的事,留下也不会引人注意,但是我是真的挺欣赏你的,我有个更好的想法,做的好绝对精彩。你如果愿意跟我走,我不会亏待你。只是你这次广播剧的钱估计拿不到了。】

青黛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她挺喜欢苏荷的,也没见过那个一把手,于是道:【让我想想,明天给你答复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  又晚了,以后一定开一篇:老板相爱相杀的日子感谢在2019-12-0221:47:31~2019-12-0323:18: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听听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