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追逐

    “沈小姐,这里请。”衣着考究的管家侧身带路。

青黛跟在中年管家的身后,没有探头探脑。这里是顾家老宅。方潇潇的新小说一改往日的小清新,开始走起了浑厚沉凝的大女主风格。

故事的女主生于武将世家,自小在边关长大,本也是一个无忧无虑,爱好踏马看花的闺阁少女。不料一场敌袭,让她失去了作为顶梁柱的父兄以及孪生的弟弟。她成了整个家族唯一的遗孤。

为了调查父兄死亡的真相,为了撑起自家门楣,刚满十五岁的女主不得不卸下红妆,扮作自己的孪生弟弟箫三郎。接起了保家卫国振兴家族的重担。穿梭在刀光剑影中,从见了血会害怕的少女一步步成长为手腕铁血的将军。

女配是和箫三郎自幼定有婚约的千叶公主,从小爱慕自己的未婚夫箫三郎,期盼着能为心上人洗手做羹汤。

皇帝怀疑女主身份,用婚约试探,女主进退维谷,不得已被迫迎娶公主。

千叶公主在新婚夜识破了女主的身份,在女主坦言相告后。为自己被欺骗而震惊,为爱郎逝去而痛苦,她摔碎杯盘,扔掉凤冠,愤怒指责。却在面对皇帝派来的太监时选择了保持沉默,没有戳穿女主的身份。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皇兄不满武将已久,打压的手段越发激烈。她不懂权谋斗争,却知道一个国家不能没有优秀的将领,箫家满门忠烈,不能被赶尽杀绝。

千叶公主已萧家妇的身份住了下来,虽不曾给女主好脸色,却一次次危机关头出手相助,帮助女主度过难关。并且在一次次险境中了解到了女主的背负与隐忍,慢慢解开心结,全心全意配合起对方。

女主本就心中愧疚,通过一件件事到了公主的善良与聪慧,发誓过后要想办法助她脱身,为她寻一个好归宿。两个人相互配合,相互扶持。本来胜利在望,女主快要找到真相,也选好了过继人选可以功成身退。却在一次行动中露了马脚。紧要关头,千叶公主毫不犹豫替自己的“夫君”喝下了那杯栀酒,毒发身亡。

仿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女主脱险却失去了自己的挚友,加上这一路走来的辛酸,彻底黑化,变得冷心冷肺起来,一步步走到了权利的巅峰。

男主是个聪慧的世家子,也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都知道真相的人,他背负着自己家族的使命,一切以自己的家族利益为先,所以一开始选择冷眼旁观,兴致来了会透露一些线索。一次次接触中爱上女主,两人也因为利益绑在一起。

可女主早就冷了心肠,对他只是利用。男主知道,却不在意,用他的话说:“你爱不起来我,可和你度过余生的,还是我。”

这是方潇潇“失恋”的时候构思的,整偏文都充斥着一种舍我其谁的感觉。情节很曲折,设计的也很精彩,被所有人一致通过,但是同时,问题也很多。

首先小说的架构十分的大,方潇潇擅长写爱恨纠葛,但是在大局把控,权谋争斗和相关军事历史知识方面就相对薄弱。自己写着玩儿的时候可以用蒙太奇手法,自己高兴就好。要发出去的作品却不能有那么多的bug,必须每一点都想清楚了。

她那点知识储备,显然是不够用的。

青黛试探着跟顾诚淮讲了其中的一个情节设定,对方沉默了一瞬,给了两个字:“幼稚。”

青黛:“……”

这就有点过分了,就算是有漏洞,也没有幼稚那么严重吧。她鼓起脸,表示自己的不服气。

顾诚淮隔着电话都能想到她的样子,叹了口气:“最简单的,如果皇权集中,验明正身的方法多的是,为什么要用这种打草惊蛇费力不讨好的方法?要我肯定就直接怀疑皇帝是仇人了。如果世家势大,他证明了又有什么用呢?表明他有收拢权利的决心?当心蹦跶的欢,死的快。在绝对的筹码面前,道理只是遮羞布,说得过去就行。”

他对别人很少有这么耐心的时候。

青黛哑然,随即也意识到可能她们察觉不到的漏洞更多,但是顾诚淮那么忙,不可能有时间帮他们一一更正。只能她们自己去找资料恶补。

“有,有什么资料推荐吗?”她问。

顾诚淮想了想:“你去我家里找吧,四楼第三排书架有,我跟管家打个招呼。”

青黛本来想去学校图书馆。但是图书馆得书种类繁多,需要大量的时间筛选,有的书还不全。他们没那么多时间,最重要的是,不知为什么,她下意识觉得被顾诚淮挑选过的,肯定是好书。

方潇潇听说要去顾诚淮家里,吓得连连摇头,她是个网上浪得飞起,现实中要多怂有多怂的人,迄今为止连郭泰得朋友都没怎么见。何况是在她眼里比郭泰可怕一百倍得顾诚淮。

“他不在家。”青黛还是想让方潇潇跟自己一起去,她自己也有些怂。

“那万一遇到别人呢?面无表情的老爷子?高傲冷淡的小姑子?偶买噶,”方潇潇死死扒着桌子:“饶了我吧,我还是宁愿在图书馆一本一本地翻。”

青黛无法,只好自己过来。

顾家的老宅很大。书房……也很大。管家把青黛送到门口就不进去了,只把房间的温控系统打开:“我去给安排茶点,有需要可以按墙上的铃。”

“好的,麻烦了。”青黛礼貌道谢,等对方离开后,才去打量书房。

那一眼的感觉,只能说是震撼。

巨大的房间里,一排排的实木书柜整整齐齐地排列着。青黛有一瞬间,有种置身于市图书馆的错觉。

她在书架之间穿梭,发现这些书分门别类,放得很整齐。有些是崭新的,有些却很陈旧。

她找到了顾诚淮所说的第四排,果然,都是些历史类的书籍,抽出一本翻开,上面还有笔记。大部分都是娟娟秀秀。少有几处,铮铮洒洒,随性不羁,青黛想起了顾诚淮给自己补课时的笔记,就知道是谁写的了,她笑了笑。

青黛照着顾诚淮给的建议找了几本,虽然剧本设定的是架空,但压不能完全放开了写,还是要有一定的依据。顾诚淮听了大致剧情后,建议她们采用周朝的历史背景。青黛就只找关于周朝的,正式野史还有民俗。

管家去而复返,将手里的托盘放在桌子上:“需要帮忙吗?沈小姐?”

“不用的,谢谢。”青黛道谢,这里角落里有那种带轮子的梯子,不可能够不到。

管家知道自己在一旁站着客人可能会更不自在,也没有勉强,交代了两句就离开了。

青黛看了一眼托盘,是一杯热牛奶和一些点心,牛奶用的不是漂亮的瓷杯,而是个圆滚滚的大肚卡通保温杯,上面还有个盖子,实用得很,即便是冬天也不会凉。

点心也不是常见的曲奇之类,而是偏中式的牛奶香芋小馒头,拔丝苹果,还有小春卷。顾诚淮知道她不太喜欢吃西式点心,因为吃多了会腻。但没想到他会细心地嘱咐管家。

外面狂风怒号,室内温暖如春,青黛端起牛奶喝了一口,一边吃点心一边扒在桌子上上翻看自己找来的书。一个下午终于选定了三本。等天色完全黑下,才惊觉自己看入了迷。

她抱着书包起身,拒绝了管家留饭的邀请,坐上车匆匆往家赶。顾家老宅被远远地抛在后面,青黛松了一口气,等汽车到了市区,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才有种自己来到了现世的感觉。

她有些恍然,可怀中的书提醒着她,这些经历的真实。

顾诚淮……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吗?

她不惊讶顾家的豪华,因为曾经的周府也一样豪华。令她惊讶的是那一本本书。

青黛和沈星河也是爱看书的。青黛爱看故事性比较强的书,温暖曲折的故事,伴她成长伴她入眠,伴她度过一个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沈星河爱看各种专业书,很多东西靠自学都能成为半个行家。

可是顾诚淮的笔记,青黛翻了翻,《基?督山伯爵》里有,《资治通鉴》里有,《国富论》里有,连《xxx语录》里都有……,一个人要花多少精力,才能看完那么多的东西?他才只有二十岁。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没有谁的成功是偶然的,那些书就像一块块砖,堆砌起了他向上的阶梯。这才是差距吧,青黛觉得有些赧然。

……

顾家是派了司机送她回去的,半路上出了个小插曲。

路过一所小学附近的道子的时候,前面一个女人在道子口倒车差点撞到一个和同学的小孩,小孩的母亲当即在路边吵了起来。

“开车不长眼睛啊?这里是能倒车的地方吗?”穿着厚厚的棉睡衣来接孩子的女人将自己的孩子护在身后。

“自己的小兔崽子不看好乱跑,就别怪别人没看见他。”穿着大毛领的时尚女人满不在意。

两个人呛了几句,最后上升成人身攻击:

时尚女人一脸不屑:“瞧瞧你着一身油腻,头上的油刮下来都能炒一盘菜了吧,穿个睡衣就来大街上乱晃,怪不得连个孩子都看不好。”

睡衣女人反唇相讥:“我穿睡衣怎么啦?你不油腻?脸皮都拖拉到地上了,法令纹深得跟沟似得,粉刷多了眼皮糊住了吧,怪不得看不见路。”

……

“油腻”一词,青黛第一次听到用来形容女人。她看着前方的两个人,愣愣出神。

司机等了一会儿,眼看着解决不了,只能选择绕路。

……

事后青黛打电话跟顾诚淮称赞他了不起。

顾诚淮笑道:“哪有时间都看,我翻的快,觉得有意思的才会停下来,瞎扯的看两页就丢掉了。”

可是青黛还是觉得他很厉害,有些书她只是听说过,知道是好书,可每次都觉得没时间,翻都没翻开过,她下定了决心:“顾诚淮,我以后可以去你家借书吗?”

我不想在你跟我说什么的时候一脸茫然,我走的慢,但我不会停,你看过的风景,我终其一生也能看完。

顾诚淮不明白她在想什么,但她的要求,他没有不应的:“当然可以。”反正以后都归你。

青黛把书交给方潇潇,跟她说了路上两个女人的事情:“潇潇,其实维系感情,不能全靠郭泰,他停下等你,你也要去追他啊。”

方潇潇某些方面也很聪慧,她很快理解了她的意思:“我知道,不管和谁在一起。于平凡时,不做那个在忘了自己,整天穿着睡衣不洗头不洗脸就去接孩子的妇人,于不平凡时,也不会做那个开着车趾高气昂对别人颐指气使的女人。油腻不关乎性别。”

作者有话要说:  某人也有好多书,以后都归我,嘿嘿感谢在2019-12-0422:25:09~2019-12-0521:15: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imile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5611557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