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一庭

    初春的夜晚还有些冷,郭泰没有留很久就出来了,他想回家睡觉。

“你不帮忙?”苏赫跟在他身边,问。

找个会画画的不是难事,办个画展都绰绰有余。

郭泰向来大方,对于女朋友差不多都是有求必应。之前有一任谈得最恩爱的时间最长的,女孩想去巴黎学舞蹈却没有拿到学校的名额,找他哭诉,他二话不说就掏钱送人去了。

虽然后来兴趣没了就把人甩了,但基本上和他谈过的女孩都对他赞不绝口念念不忘。

方潇潇是他最上心的一个,郭泰给她的消息设置了强提醒,以便能及时回复。但除此之外,苏赫没见过郭泰为她做什么多余的事情。

郭泰看着地上的影子,身上还带着包间的烟酒气,向来玩世不恭的脸上第一次带了安静:“人总是会长大的,阿赫。”

“我想要一份单纯点的感情,就是,可以谈别的,但不能只有别的。这想法或许放在现在会有些可笑,但是我依然想坚持。”

从初中到现在,他一共谈了七次恋爱,最短两个星期,最长一年,都以分手告终,是他把人甩了。

“就比玩儿咖好一点,他们都以为我是玩儿烦了,其实不是的,阿赫,不是的。”

郭泰也觉得自己有点矫情,扯了扯唇:

“那些喜欢郭泰这个名字,在乎郭家老三的身份的就不说了,最好分辨,伪装得再好一个月也漏马脚了。在她们眼里,我人怎么样无所谓,当然,帅一点更好。。”

“但是也有很多不错的,单纯,心软,可爱。一开始根本不知道我是谁。”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回忆,笑了笑,随即那笑又落了下来:“我拿出了最大的诚意,她有困难就二话不说主动去帮忙。结果呢?”

郭泰一次次的伸手,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

那个女孩儿渐渐的,见到他的第一个表情就是耷拉下眉毛,嘟起嘴巴,叫着他的名字:“郭泰~”

那几乎已经成了她标志性的表情,仿佛命运何其不公,全世界都对不起她,而只有郭泰能拯救她。她自己没有意识到。

她还学会了向同学炫耀,学会了在空间里晒不属于普通学生水平的生活,吃喝,化妆品,衣服鞋子包包。

那个曾经背着书包单纯上进的女孩一去不复返了。

像一只被养懒的鸟,一只被煮熟的青蛙。失去了逆风而行的坚韧。那恰恰是一个独立的灵魂最吸引人的地方。

“所以她说要出国,我二话不说答应了她。她以为我情根深种,在国内等她。”

结果等来的是分手的消息。爱情最悲哀的就是,一个人兴致勃勃,身边的人却已经意兴阑珊。

“我有时候在想,罪魁祸首其实是我,是我把好好一个女孩子变成了这个样子。到头来却不肯负责到底。”

所以,对方潇潇,他没有用他全部的热情。

的确是受了了吸引。

方潇潇性子耿直,脑海里充斥着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和她在一起永远也不会无聊。天性乐观,上一秒受到不公平的对待被逼的跳楼相胁,下一秒一杯奶茶就可以破涕为笑。

看个马戏都可以乐呵两三天。点外卖的时候为了省下几块钱在两个app上反复对比去找有没有可以用的券。为了过数学愁眉苦脸熬夜苦读。

方潇潇依然会抱怨,但抱怨就是抱怨,吐槽就是吐槽。吐完了就抓耳挠腮地去想办法。从来没想过让郭泰出手。

郭泰这时候才发现,仅仅是一个安慰,就可以让人开心起来。或者他什么都不说,站在哪里,就比什么都强。

多么可笑,一个人本身,不附带任何多余价值,就可以成为另一个人的力量。

所以他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希望他们可以走的长远。

“我希望她可以一直这样。”他不是不想帮,是把握着那一个度:“她遇到真正的困难我不会袖手旁观,但青春么,有点挫折才有意思不是吗?”

他难得抒情完了,又挂起了笑。

但是苏赫皱起眉头,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他不是很能理解,世界在他眼里,不过是各种物质和数据堆砌起来的。任何东西,都可以用来等价交换。

他没那么感性,只是实事求是道:“你们不会一直这样的。”

谈恋爱还好,一旦将来真正在一起,总会有一方接纳另一方的生活。方潇潇迟早会依赖郭泰。以郭泰的能力,不可能让她一个月为了几千块钱去挤破头。而方潇潇,也不是一个女强人的模样。

郭泰却回答:“会的。”

……

陈云起周末补完课之后,带回来一副水墨画。庭院深深,叶落秋凉,远处的小桥上,一袭长袍的背影婉约而立。细腻的笔触。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像真的一样。”方潇潇感叹:“云起你怎么想起来买画啦?”

“是贺一庭画的。”贺一庭就是陈云起现在带的那个的学生。

他姐姐原本也在青木之声的群里,担任后期。只是后来好久没有冒泡,听说放假在准备出国的事情,开学就走了。

青黛倒是想起来,对方曾经说过弟弟是艺术生:“画的真好。”

她是真的觉得,不仅仅是技巧得问题,有些人技巧完美,画出来也不过是一张照片,有些人寥寥几笔,便神韵悠悠。眼前这张画明显属于后者。

“他说他可以免费帮你们画。”陈云起道。

“啊?这,这会不会太耽误时间了?”青黛倒是没想过。

主要是他们这只是业余爱好,做不做都没什么。小孩子的学习可是关乎前途的大事。

“他说他平时也是要画的,刚好借你们试一下水,就当练笔了。做成后加他的名字就行。”陈云起一开始就阻止过。但是对方好像很坚持。

“那也不能免费,这个怎么算呢?”这个质量,青黛对比了一下,至少是一张一千,可是他们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

她突然想到之前群里女孩说的话——那个游戏后来官方加了条件,除了一万块的奖金,皮肤做出来后收益的百分之十也归画手所有,那些大触才纷纷下场,竞争好激烈。

“要不然这样,这个广播剧上架后,收益的百分之十给他行吗?”

陈云起点点头,毕竟贺一庭一开始可是一分钱不要,提的要求也有些匪夷所思。

陈云起想起一头自然卷的男孩子懒洋洋趴在书桌上:“老师要一直给我补课,直到我考上大学为止。”

……

青黛到群里说了这个事情,并且把画拍了照片上传,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都想干一票大的。

而且这次虽然大家雄心勃勃,但是能挣多少钱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百分之十的分成绝对达不到一张一千。

是他们占了便宜。

……

贺一庭动作很快,看了故事后第二周就把封面原画传过来了。

两个人半身人像,背靠背站着。一个俊朗凌厉的青年,一个温暖活泼的少女。明明是相似的五官,气质却天差地别。

青年眸光暗沉,整个人像一柄淬了血的利剑。少女望着天空,好像在看空中,眼里是明媚的期待。

像孪生兄妹,但其实是女主前后期的形象。

背景用了最简单的黑色,做了逆光处理。很漂亮。

“真棒。”方潇潇摸着下巴:“你学生技术这么好。”

她把图片传给郭泰,附带一个打击的表情:【看看你的机器猫!】

放下手机,又爱不释手地盯了两眼:“不过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呢。”

青黛也发现了,那个女主的眼角有一颗不起眼的小痣。

痣没有什么,关键是同样的位置,陈云起也有,再仔细看,眉毛眼睛鼻子嘴唇,这五官明明就是模仿的陈云起。那个明媚少女还好,那个凌厉青年就很是相像了。

陈云起一开始没注意,她本身就有些脸盲,等好友提出来后,她盯着看了两眼,没看出什么来,但是方潇潇和青黛都说像,就打电话去问:“你怎么照着我画?”

“我没见过女将军啊。”那边依然是男孩子懒洋洋的声音,像被太阳晒过的猫,陈云起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对方阳光下蓬松柔软的卷发。

“我想象不出来,最符合的女孩子就是老师你了,拿来借鉴一下嘛。”

陈云起不懂画,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她是长的挺不女生,她心里其实也不是很在意,遂也懒得纠结,放任自流了。

青黛心细一些,就觉得奇怪。

等后面和女主在一起的世家公子的画像出来之后,她们才发现不对经的地方,方潇潇大吼一声:“妈耶,虽然很好看但他的头发怎么是弯的?”

古代有自然卷吗?她想考证一下!

青黛捂住她的嘴,朝厕所看了一眼,比了个“嘘”的手势。

方潇潇会意,点点头,等她的手放下来以后,问:“为什么不让说?”

“这只是猜测,又没有证据。如果是假的,云起脸盲,她自己察觉不到,不捅破大家也不会尴尬。时间长了自然就淡了。”青黛道,她知道陈云起有多珍惜这份工作:“如果是真的。以后时机成熟,她也喜欢,那挺好的。”

现在说出来,只会让大家都过不去。

那孩子已经十八岁了,之前气走了几个老师,现在肯好好学习未必不是因为教他的是陈云起的缘由。但是依照陈云起的性格,怕带歪学生知道了肯定就不会教下去了。

陈云起平日里沉默寡言,但其实心性坚韧单纯,青黛有时候看她努力生活的样子都觉得心酸。算她有私心,她希望自己朋友不要错过一个对她好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额,不是小奶狗。比我大,我还是个职场小菜鸟的时候,他都已经是总工程师了。就是性格比较温柔……

那样说是因为原台词是那样的他没改,大概我天天说我是山大王他是抢来压寨的他都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