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知道

    陈云起收拾完东西,去厨房生火。自从不住寝室了之后,几个人有时间都会自己做饭。一般是青黛掌勺,方潇潇和陈云起一个人洗菜切菜一个人洗碗。

今天青黛要去扎针,晚上估计不会回来了。陈云起技术水平一般,就准备自己下点面条。

“你吃了吗?”她问方潇潇,意思是没吃多下点。

“吃了吃了。”方潇潇连连点头,她下午和郭泰一起出去玩儿,吃了晚饭才回来的:“你丢自己的就行啦。”

陈云起就少放了点水。旁边的小炉上放着瓦罐,没点火,她有些奇怪,她们一般不用的厨具都是会洗干净收起来。

于是掀开盖子查看,发现里面有东西,是一大罐汤,已经凉了,汤面浮起一层金黄色的油,隐隐散着香味。这才想起青黛昨天买了只鸡,她帮忙剁的。

她把汤热了一下,舀了一碗浇到面条里,原本寡淡的白面条马上变得诱人起来。

方潇潇本来说不要的,问到香味也忍不住过来盛了碗儿汤。捧着碗儿喝的一脸享受。她还跑过去把电视打开:“电影还是肥皂剧?”

这房子原本的电视没搬走,但是没交网络费搜不到节目,她们就喜欢把东西下在u盘上,几个人窝在沙发里一起看。

陈云起挑了筷子面条:“随便。”

方潇潇就挑了个最近挺火的电影。两个人一边吃一边看。方潇潇只盛了一碗儿汤,喝完就去把碗儿洗了,防止自己忍不住再来一碗儿。

桌子上有坚果,她抓了一把,剥了个开心果。一塞到嘴里,就到:“这肯定不是外边买的。”

自从和郭泰他们走近了之后,她的眼界也提升了不少,作为一个吃货,最明显的在吃上边。

以前在炒货店或者超市买坚果,便宜点的六十多块钱一斤,多有坏果,且果仁也不饱满,吃起来总觉得缺点什么。好点的店八十多一斤,味道只提升了那么一点点,唯一的差别是吃到坏果的概率大幅度下降。

就这她还只能偶尔打打牙祭。

但是自从认识郭泰之后,他带给她的东西,开心果,松仁,榛子……仿佛经过人工挑选似的,每一颗都颗粒饱满,香气十足。

由此,方潇潇深切怀疑,她们在外面买的那些,都是别人挑剩下的。

果然,陈云起道:“贺一庭妈妈给的。”

方潇潇露出了肥宅羡慕的目光,葛优瘫地往后一靠:“啊,有钱真好。”

“是挺好。”陈云起也吃完了面条,洗了碗收拾好厨房。坐在沙发上专心致志看电影。

她没有盘零食的习惯,点心对她来说,只有饿了又没饭吃的时候拿来充饥的作用,其余时间放坏了都想不起来。

方潇潇面前没一会儿就堆起了一小堆坚果壳,她捧住脸:“不行我不能再吃了,我要住嘴住嘴。”

陈云起还没从电影里回神,安慰她:“这是好东西,年轻人要多补充点脂肪,你太瘦了。”

贺妈妈的原话。她拿来安慰方潇潇。

然而方潇潇是个长久与肉肉做斗争的妹纸。她看了看陈云起劲瘦的腰和紧致流畅的下颌线,再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婴儿肥,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在耿直的朋友身上看到了些许天然黑的潜质,虽然是错觉。

她欲哭无泪:“我不需要脂肪,全都拿走吧,真的。”

电影也没办法看了,她把坚果壳扫进垃圾桶,一脸悲愤地拿了跳绳和呼啦圈下了楼。这东西她上学期就买了,放在角落落灰许久,如今终于重见天日。真是可喜可贺。

陈云起看着她的背影,一脸莫名。她是真觉得方潇潇不胖。之前一直嚷嚷着减肥也没见行动,还以为是在说笑。最近怎么突然发奋了。

……

青黛扎完针天色已经不早了,只能第二天再走。还是顾诚淮的房间,她观察了一圈,除了衣柜里的衣服和洗手间里的男士护肤品,并没有留下多少他存在的痕迹。

可能是长大后不常来了,童年的痕迹终于慢慢消失。

手机响起了特别提示的声音,她只给一个人设置过这个声音,青黛眼前一亮,抓起手机,入目却是一个愤怒的表情。

她有些不明所以。沈星河从来没有和她用过这个表情。应该说,他从来不会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愤怒。她发了个问号过去。

沈星河那边冷哼一声:【你和顾哥在一起了?】

青黛有些脸红:【你怎么知道的呀?】

这么痛快承认了,沈星河更不高兴了:【所以呢,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还是从顾诚淮那里。一想到下午的情形就觉得来气。

下午他去交代工作进度,顺便商量下一步的计划。一切敲定之后,说了一句“那顾哥我先去了”。

那边突然来了一句:“你应该叫我姐夫。”

沈星河:“???”

顾诚淮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又用微信发来一条消息:【我和你姐姐在一起了。】后面还跟着一个坏笑的表情。

他不喜欢和人网聊,说话从来都是言简意赅。这也是沈星河第一次见他发表情,还这么贱兮兮的,他有一瞬间以为对面换了个人。

等确定是本人后,马上明白了他的意图,这是宣誓主权来了。还学会了用表情。

他“呵”了一声,屏幕戳得“啪啪”响,发过去:【从小和我这么说的人挺多的。】

还不是都被赶走了,铁打的弟弟,流水的男朋友。

顾诚淮那边没有再回,但是沈星河敢保证他一定生气了。还气得不轻,他勾了勾唇。

虽然找回了场子,可还是觉得郁闷。老实说之前李尚文,沈星河并不怎么慌乱。

他的姐姐他知道,性格保守,即便谈恋爱也不会发生什么。而那种货色,青黛迟早有忍耐不下去的一天,不用他出手,他们自己就会分开。结果也印证了他的猜想。

但是顾诚淮……沈星河知道,他不放手,沈青黛一定会被吃得死死的。

尤其是,她还瞒着他。

【我最后一个知道,我们才分开多久,我就不是你弟弟了吗?】

青黛心里一刺:【不是的,我只是想确定了再告诉你。】

就是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弟弟,所以才会格外在意。

这想法青黛谁都没有透露。和顾诚淮在一起,哪怕不断在给自己打气,给自己讲道理,又怎么能磨灭掉那种不安?

她有什么特别的呢?他又喜欢她什么呢?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发现,啊,原来也不过如此,然后就不喜欢了呢?

诸如此类问题,经不得思索。

她尽量不去想,不去问自己,但是并不代表不会出现在脑海。尤其是越来越近距离的接触,除却那些出身带来的光环,了解到对方本身的优秀之后。越来越疑惑。

明明之前对李尚文,并没有这种感觉。

所以她总觉得现在说一切都太早太早,如果过不了几天就分手了,何苦说出来让沈星河跟着担心?

沈星河多么了解她的人,从她用“确定”而不是“稳定”就把她在想什么猜的七七八八。

他姐姐,总是把自己放在一个角落的位置上,永远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同。

之前闹脾气的别扭也荡然无存,有些心疼,叹了口气,一个电话打过来:“姐,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害怕,一切有我在。”

清朗的声音仿佛带着稳定人心的力量,之前伪装的坚强一瞬间土崩瓦解,青黛一下子红了眼眶:“星河,我好想你,我好想,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么多年,沈星河一直是她的支柱,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如今突然远在千里之外,仿佛精神都被人抽走了一半。

之前不想让人担心一直装作没事的样子。上课,做饭,参加活动,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空了一半,被茫然和失落填满,不激烈,却在慢慢扩散。

如今强撑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了。

沈星河心里五味杂陈,高兴于自己对于姐姐依然这么重要,难受于自己想要马上回到她身边却没有办法。

他心中酸涩,第一次不知道发现语言的力量是多么贫瘠,只能一遍一遍重复:“很快了,姐,再等几个月,很快了……”

……

青黛哭了一场,情绪终于好点,沈星河看时间不早,让她早点睡。自己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沉思。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他没想过一直跟着顾诚淮,本打算这件事了了之后,继续去做他的电气工程师。

但是现在不行了,青黛如果和顾诚淮在一起。他就必须让她拥有挺直腰杆的底气。

不是他不相信顾诚淮,他只是想多为姐姐考虑一点。让她在将来即使和人决裂,也有抗衡的筹码。

除去积累资本所要的时间,最快的方法,是成为顾诚淮的左膀右臂。

……

哭的眼都肿了,青黛有些不好意思,她去洗手间洗了个脸,回来接到方潇潇的电话。

带着神神秘秘的欢喜:“云起那边有戏哦,她都知道给小~弟弟回送礼物了。嘿嘿。”

结尾的笑声怎么听怎么猥琐,接着讲诉了全部经过,青黛听完却皱起了眉头。

她了解陈云起,她这么做恐怕不是因为心动,而是为了“还债”,就像才认识她们时一样。她不习惯于接收任何好意。

如果那个男孩子察觉到她的意图,又理解不了她这么做的缘由,恐怕根本就不会高兴。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赶上了感谢在2019-12-0922:45:55~2019-12-1023:38: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相思子9瓶;叶青、迹部家的玫瑰园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