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改变

    青黛把想法告诉了方潇潇,对方顿时从兴奋中回神,和她一起纠结起来。

这是个没有正确答案的选择题,告诉陈云起真相,她会觉得不自在,不告诉,她会匆匆忙忙去还债。

第二天青黛回去,和方潇潇两个人吃饭的时候欲言又止,左右为难。最终眼睁睁看着陈云起背着那条围巾出了门——为了尽快解除压力,她还选的次日送达,多付了八块钱邮费。

“会没事的吧。”方潇潇喃喃地问。

“会的吧。”青黛也喃喃地回答,但愿那个男孩子心思不要那么敏锐。

两个人忧心忡忡,下午看资料也有些神思不属,等到晚上陈云起回来,立马丢了手里的东西围上去关心情况。

“云起,那个,你今天补课还顺利吧?”方潇潇小心翼翼地偷觑她的神色。

“挺好的。”陈云起不明白她在担心什么。

方潇潇看她没有异样,松了一口气:“挺好就好,挺好就好。”

“贺一庭收到礼物开心吗?”青黛冷不丁地插了句嘴。

“一开始挺开心,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开心了。”陈云起如实回答。

事实上他今天无比合作,让干什么干什么,就是全程不跟她说一句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和以前笑嘻嘻的样子判若两人。

她走的时候,也没有像往常那样送出来,反而重重地“哼”了一声,把自己的房门重重甩上了。

陈云起有些迷惑,不知道怎么惹到他了。

青黛就猜到会这样。

一般来说,像陈云起这种从小缺爱的孩子,很容易成长为讨好型人格。心思敏感,别人的一点好意就感恩戴德,别人一生气皱眉就诚惶诚恐。

但是陈云起不,她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坚定而心无旁骛,除此之外很少去思考别的。

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不容易被他人左右,坏处就是像现在……说到底,定位之后,她就不会将贺一庭放到除学生之外的任何位置上。

“那个……云起,其实有时候别人送的小东西,好意心领了就行,不需要特意去还的,你看我老吃郭泰送的东西,也没啥……”方潇潇忍不住劝道。

“你们那是谈恋爱,”陈云起自有自己的判断,她没谈过恋爱,但是也知道情侣之间没那么多讲究。

人家想跟你谈恋爱啊?方潇潇在心里默默地道,还好没有说出来。

“云起,你看……,贺一庭家里什么都不缺,围巾他肯定有很多。”青黛柔声劝道。

“我知道他不缺,我也不知道他缺什么,就只能送我该送的,能送的。”陈云起定定地看着她,她始终认为,她和贺一庭没那么近的距离,如果考虑别人缺什么才送什么,那她根本就还不起。

青黛顿了顿,还是接着往下说:“那也稍微考虑一下,送礼物讲究个心意,他不在乎你送的是什么,也不是说不能送围巾。只是哪怕是送围巾也是在想要给人温暖的前提下,就像他送你手套是担心你会冻手一样。你要让他知道你没有在敷衍。”

她们管的太宽了,说实在话,有点僭越,也不知对错。但是话已经说道这分上,只能一次说个明白。

陈云起抿唇不语,这已经超出了她的思考范围。

“不需要什么特别的东西。”青黛拉起她的手:“不是围巾送错了,但是你送另一样,他肯定会更高兴。”

这是她能想出的唯一的办法。

……

陈云起再次去做家教的时候,手里多了个保温桶。

贺一庭脸色依然臭臭的,看到她,“哼”了一声,把头扭开。长腿支在地上,像一只生气的大螃蟹。

陈云起把保温桶放在桌子上。去拿复习资料。

男孩儿看她那不为所动的样子,终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别别扭扭地问:“这是什么?”

“饺子,”陈云起道,想到青黛的嘱咐,又加了一句:“我做的。”

贺一庭脸色不臭了,虽然还是有些别扭,但是唇角忍不住勾起来,打开保温桶看了一眼,“噔噔噔”跑下楼拿了勺子,舀了一个出来:“你还会做饭啊。”

说着咬了一口,眯起了眼睛,味道真的……出乎意料,他目露怀疑:“不会是去哪儿买的吧。”

陈云起本来想说朋友会做,但是青黛仿佛已经料定了她的反应——陈云起要是会运用表达方式,贺一庭上次也不会那么快察觉到不对,于是早叮嘱了说辞,让她好好解释:“和朋友学的,学了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青黛就教了她这一样东西。顿顿包顿顿包,方潇潇试吃都快吃吐了。

她支持学艺,按她的说法:“我们毕业如果找不到工作,就合伙去开个饺子馆吧。自己当老板。”

方潇潇自从那天听了青黛的话之后,就一直在担心自己的就业前途,生怕自己加入刚毕业就失业的大军。现在已经开始寻找新的出路了。

贺一庭听到她这么说,满意了,最后一点别扭也无影无踪。又变成了往常猫一样的少年。还格外粘人了些。

那条围巾后来也得意洋洋地拿出来,带上去上学,为了好看还去买了几身颜色相配的衣裳。

陈云起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终究不是个愚钝的,第一次弄不清楚心里所想,回去却默默和青黛学起了别的馅儿的做法。

她做饭也像写代码那样一板一眼,好在不能创新但是肯吃苦,第几分钟加什么东西都记得清清楚楚,调料用量杯量得好好的。基础功练得扎实,完美复刻了青黛的几道菜品。

方潇潇也跟着学了两下。把成品拿给自己的男朋友:“好吃吗?”

“挺好的。”郭泰点头,又舀起一个。

“这不是我做的,馅儿是青黛调的,我就包了个皮。”方潇潇托腮,怅然叹气:“我调馅儿不好,老是放不准量,以后开饺子馆估计也只是个洗盘子加包饺子皮的。”

郭泰莫名地看了她一眼:“你要开饺子馆?”

“是啊,现在行情不好,好多产业都在缩水。”方潇潇将那天青黛将给她的话又给他讲了一遍,感叹:“所谓居安思危,我琢磨着形势再不好,人也不能不吃饭吧,所以开饭馆最稳妥的,肯定能挣钱。”

郭泰终于忍不住,捧着碗儿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流出来。

“你,你笑什么?”方潇潇觉得自己的计划受到了鄙视。

他最近老这样,往往看着她看着看着就莫名笑起来,问他什么他又不说。

“没笑什么。”郭泰收了笑,深深的盯了一眼方潇潇。要是旁人这样跟他说,他十有□□会认为那人在跟他装穷,在心里感叹一句好一招以退为进。

但是这么久了,他也算了解方潇潇的为人。

一开始是忧心忡忡对他们的未来充满绝望,一直到提出分手。再次复合,她倒是放平了心态,虽然每次口口声声要抓住他,但是没什么特别的动作。

他们就像普通的情侣那样,她对待他也像对待普通男朋友那样。欢喜了就笑,生气了就不理他。

怎么看怎么可爱。他喜欢和她在一起,轻松,惬意。

他往嘴里扒拉了一口饺子:“潇潇,我上头有哥姐,我以后不会继承家业。”

但是拿着分红,可以做一个游山玩水,安乐一辈子的纨绔子弟。这也是所有人希望看到的。

你愿意陪着我吗?

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方潇潇看他的目光已经从爱恋变成了怜爱,到底是经过无数本小说荼毒的人,马上脑补出豪门贵公子被逐出家门,流落街头的戏码。

豪门的事情,说不清啊。

“不要害怕,”她满目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我不会不管你的。”她还给他建议:“你现在也不要乱花钱了,偷偷攒起来,也好过将来身无分文。”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却不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些人从出生就站在高处,即使继承不到股权,也是可以凭借不动产逍遥一辈子,何况郭泰有股份只是不参与决策。

到底隔得太远,一切都是道听途说加上添油加醋的想象。

郭泰:“……”

好不容易推心置腹一回,看到方潇潇一脸别担心我养你的表情,顿时说不下去了。

方潇潇倒是充满干劲儿地回去了,上课也专心,学做饭也认真起来,她跟青黛道:“我们家郭泰要是被赶出家门,我总得养得起他,还要鼓励他不要自暴自弃,毕竟人突然跌落肯定接受不了心理落差,想不通就废了。”

青黛:“……”

她偷偷去问顾诚淮:“郭泰将来会被赶出家门?”

顾诚淮:“……,你听谁说的什么鬼话?”

那可是郭夫人的亲儿子,又不是什么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就算将来不继承家业,股份也一分不会少。而且凭借着郭夫人的宠爱,郭夫人手里的嫁妆他肯定拿大头。

怎么都算不上被赶出家门。

听了顾诚淮的解释之后,青黛再看方潇潇雄赳赳气昂昂充满干劲儿的背影,就觉得有些不忍直视。想着该不该告诉她真相。

她这边还没有犹豫出个结果,没想到没过几天,方潇潇自己气冲冲地从外面跑回来:“黛黛,他们太过分啦!”

青黛问:“怎么了?”

方潇潇把包往沙发上一甩:“那天在游戏里面打我们的就是郭泰!还有一个肯定是是顾诚淮!我今天偷偷看到了郭泰的账号,名字一模一样。”

“我在这里为了他努力奋斗,他居然忍心去游戏里面打我!我,我要他好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1023:38:14~2019-12-1122:29: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苹果笑嘻嘻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