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优秀

    青黛和方潇潇显然是高估了陈云起,她们的担心和猜测统统没有实现——这人既没有勾搭到汉子又没有勾搭到妹子。

她去图书馆坐了一晚上,又两手空空地回来了,什么都没发生。

陈云起在青黛和方潇潇的逼问下无奈地交代了情况,说她在放外文书籍的阅览室看到了一个看英文原版的妹纸,坐在了人家的旁边,但她不好意思开口搭话,于是就那么翻着书沉默地坐到闭馆。

总之,愣是没开口。

青黛:“……”

方潇潇:“……”

居然丝毫不觉得意外,陈云起对于认识的人都很难说出请人帮忙的话,何况搭讪陌生人?

想想也是为难,眼见着她去晃悠了一圈又一圈,整整两天一无所获。

最后还是方潇潇出马,带着书去阅览室,表面装模作样地看书实际暗中观察一会儿后,厚着脸皮和妹纸搭上了话。

她们也算是误打误撞。

妹子叫陈娇,外国语学院英语系翻译方向,成绩算得上是名列前茅。

陈娇一开始并不想答应。她平时帮学校里土木方向的学生翻译论文一篇都收费两百左右。她没有时间,也并不想无偿献爱心。

但是看到方潇潇手里的杂志后,改了主意。

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危机,在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之下,各行各业都在遭受相应的挤压,翻译界也遭受着巨大的冲击。

甚至很多人都在猜测未来机器翻译会不会彻底代替人工,外语系会不会变成刚毕业就失业的专业其中的一员。

n大没有培养同声传译的资质,甚至连好点的口译都培养不出来。书面翻译是最低级的,且市场已经趋近于饱和。

文学类翻译更是好笑。外文内翻的机会抢不到,中文外翻一定要家有余财,不然撑不起挥霍——

花国在文化输出上其实一直处于弱势地位,举个例子来说,当年业界大佬翻译的两版最经典的《红楼梦》,在国外基本无人问津,看的最多的还是花国人。

除了《孙子兵法》这种实用性强的偶尔引人侧目之外,其余的文学作品,翻译来翻译去还是翻译圈里的自己人买来鉴赏学习,内部消化了。

陈娇从进来的那一刻就清醒了,在n大单单学好外语是没有前途的,只能自己给自己寻找出路。

同在翻译界混的堂姐给了两条建议,一是再修一门法律,拿到律师资格证,能直接处理不同国家生意往来的合同纠纷,以后就专门去打中外官司。

二就是专门做一种行业的专业性翻译,比如计算机。

基于她的临场反应能力不够,数学思维还可以,她选择了第二条。

这就要求她不仅仅懂英语,在计算机方面也要是半个行家。不然自己半懂不懂,仅仅靠词典和语法翻出来的东西也会让人迷惑,引起很多不必要的误解。

时间长了口碑就坏了。

她的理科其实也不错,已经过了计算机三级,最近半年也一直在看相关的书籍。比起普通人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但是还是不够。

没有专门的前辈带她,很多有关计算机的深层次东西靠自己已经理解不了了,网上找来的练习题都是几年前的,翻都翻烂了。

她需要学习更深的东西,却苦于无人指导。

方潇潇手里拿的那本杂志,她一眼就看出来是好东西,一旦认真翻下来绝对所学不少。

“我可以帮忙翻译,但是我希望她可以给我讲一下计算机方面遇到的问题,算是相互学习,毕竟我懂得越多,翻得就越准确。”

这要求合情合理,没想到这么顺利,方潇潇一口答应下来。两个人顺利组成了学习小组。

陈云起很早就已经脱离课本学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了。如今更是如鱼得水每天跑在图书馆。

陈娇翻译整理出来的第一篇文章,陈云起带回去后,方潇潇还兴致勃勃地拿来看了。

“真深奥。”她摸了摸下巴,随后苦恼地丢在一边,做了个葛优躺:“怪不得要去国外买,看起来技术是比我们先进。”

陈云起的书她有时候还懂是啥意思呢,这个完全看不懂了。

陈云起看了一眼,道:“这不是外国人写的,是中国人写的,h大计科专业,在校期间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高水平论文十余篇,其中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在osdi2018和micro2018上的两篇论文,分别刷新了h大在相关领域顶级会意零的记录,今年直博毕业,签约年薪两百万。”

她难得一下子说这么长一串,方潇潇目瞪口呆:“什么osdi什么micro”

陈云起解释:“osdi是计算机操作系统最顶级学术会议之一,micro是计算机体系结构最顶级学术会议之一。在上面发表文章的难度相当于生物医学领域在nature和cell上发表论文。”

方潇潇被震惊到了,作为一个一边被vb盘剥到秃头一边担心就业前途,已经盘算着毕业去开饺子馆的女生。她一直觉得本科阶段大家都是差不多的——

毕业了拿着六七千块钱的工资,好点的一万,慢慢熬资历,慢慢找机遇,慢慢奋斗,七八年后能拿到两万或者更多。

然后开始省吃俭用还房贷,车贷,老了能有一套房子,一点存款,一辈子就这么过完了。

但是两百万年薪,也就是月薪十七万,还是刚刚毕业的薪资,听起来就像梦一样。很多人终其一生都达不到的高度。

她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瘫痪半晌,不能释怀,掏出手机给郭泰发了个柠檬精的表情。

郭泰:【???】

方潇潇将刚刚听到的,他人的丰功伟绩发给他,末了哀怨道:【上帝太不公平了,不把我生成地主家的傻儿子就算了,还不给我一个聪明的头脑。这不是耍人玩儿吗?这样活着有个啥意思?】

外加一个生无可恋的颓废表情。

地主家的傻儿子郭泰:【emmmm……】

老实说他没什么感觉,他见过的出息青年多了,年薪两百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每年的零花钱也不止这个数。

但是这档口不能提,不然马上一起变成阶级敌人。

只能斟酌道:【任何行业都是金字塔结构的。你看到了一个行业站在顶端的人,也不能说自己所在的位置没前途。那个人白手奋斗到现在是很厉害,但肯定付出了比普通人多许多倍的努力。】

他还要接着说,方潇潇已经生无可恋地打断他:【这话你哪儿看来的?】

郭泰:【……,什么意思?不能是我自己想来的么?】

方潇潇:【得了吧,这鸡汤味儿浓的,你是个做灵魂导师人儿吗?】

郭泰:【好吧,不过这不用编,那些心灵鸡汤差不多都这一个套路。】

偶尔用来安慰安慰女朋友还是可以的。

世界从来都是不公平的,一些人用尽一生不可见的,一些人唾手可得。这一点没有人比从出生就站在顶端的郭泰了解的更深刻。

说到底,众生皆苦。

但话不能跟方潇潇这么说,不然这一根筋的钻进死胡同就糟糕了。

不过没想到这么一闹,方潇潇倒是自己想通了:【我就酸一下,毕竟一万有一万的活法,十七万有十七万的活法,还能多睡两张床咋滴。】

郭泰松了口气,他就喜欢方潇潇这性格,咸鱼心态,不纠结。也终于找到机会坦白:【潇潇你不用担心,我零花钱挺多的。】

够我俩用了。

方潇潇:【有多少?】

她对零花钱的印象还停留在小学五毛一只的学糕,初中一个星期十块钱买完笔芯随便花上。心里其实没咋在意。

郭泰报了个数。

方潇潇:【!!!对不起我还是想做一只柠檬!】

说完又倒下去,没两秒觉得不对马上振奋起来:【不,等等,这件事几个人知道?】

slkslk.com

郭泰:【就你一个。】毕竟谁见面就报零花钱的。

方潇潇:【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你不许再告诉其他的任何人!男的女的都不行,你是本大爷的!这年头外面的小妖精可不得了。小心把你给抓走迷得神魂颠倒!】

郭泰:【……】

方潇潇还在那里孜孜不倦地叮嘱,但是对不起郭泰已经严肃不起来了他想笑。

……

青黛在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转过柜角的时候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杜佳怡,她依然打扮的光鲜亮丽,头发换成了酒红色,不像一个学生,像一个时尚女郎。

青黛不想理她,直接转身离开。就像那天没有理会她的搭话一样。

“你不懂礼貌吗?”杜佳怡抱着胳膊在她身后闲闲地问。

“我只问候我尊重喜爱的人,对讨厌的人问候不叫礼貌,那叫虚伪。”青黛停下脚步转身:“而且我觉得,我们已经无话可说了。不是吗?”

“你还是这么幼稚,沈青黛。”杜佳怡轻笑:“哪怕有你弟弟的拼命拉拔,你也是这种烂泥扶不上墙的姿态。这么长时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

她爸搭上了顾家的对手,她的消息也灵通不少,知道沈星河很得顾诚淮三人的看重,满是遗憾的开口:“你真是不会利用资源,我要是你,我能做的更好。”

“你说的长进是指变成你这样?”青黛歪了歪脑袋。

杜佳怡没有理会她话语中的讽刺,撩了撩头发,昂起下巴带着淡淡的骄傲:“外貌不过是敲门砖,让你不要因为毫不起眼而失去机会。真正有用的是这里。”

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沈青黛,”杜佳怡逼近她,语气仿若情人般呢喃:“你能让现在的顾诚淮喜欢你,你能让他一直喜欢你吗?没有淡不去的感情,只有切不开的利益。你理解不了他在商场上的刀光剑影,没办法陪着他虚与委蛇的时候,你们的距离就已经拉开了。”

“就像你看见我忍不下你的情绪一样,”她晃了晃手中的书:“所有人都在进步,但愿你永远这么天真。”

说完踩着鞋子“嗒嗒嗒”地离开,背影无比潇洒。

青黛看清了那两本书的封面,《职场一百问》,《货币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