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相合

    “黛黛,你快跳啊,没事的!”方潇潇站在低下一边挥手一边仰着脖子喊。

青黛扶着一棵小树往下看了看,一米多高的土坡,斜斜的还在往下滚小土粒,她有些心颤,还是不敢。

“你先走吧潇潇,快没时间了,我在下一个点等你。”

方潇潇又劝了两句,她们已经在这里耽误许久,眼看着时间要过,无法,只能咬牙转身先跑了。

青黛望了望身后,重新原路返回要爬到小山顶再绕过去,肯定赶不上,最终一咬牙深吸一口气,往土坡底跳了下去。

谁知出师未捷,起跳得前一秒脚底板打滑,一下摔了个屁股墩,人就顺着往下跐溜,她惊叫一声,吓得闭上了眼睛。

本以为会摔得很难看,谁知半路被人拎着领子提了起来。

双脚稳稳落在地上,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慌里慌张的,干什么呢?”

青黛有些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顾诚淮?”

男生揉了揉她的脑袋:“嗯。”

“顾诚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告诉我?”青黛拍了拍身上的土,她还想去接他来着。

饭团看书

“刚到,不想让你跑,”男生拉着她的手往前走:“刚才是在干什么呢?”

青黛本来顺着他的力道往前走,这么一提醒,被美色冲昏的头脑立马清醒过来,挣脱了被握住的手,从兜里掏出一张地图:“我现在不能离开,我还要跑定向。”

大学体育课品类十分丰富,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综合考量,选择自己喜欢的项目,方潇潇和青黛上学期在各种篮球田径羽毛球中左挑右选,勾了健美操。

本来以为就是随便跳跳轻松过的选项,谁知道遇上了一个激进派的老师,坚持体育课和文化课一样重要,不仅审核严格,还时不时让她们“加班”。

原本只有周二和周五下午两节课的,愣是觉得不够,又让每个小组每周再抽出两天时间来,由组长组织一起练习,然后录视频作为证据给她。没有提交的小组就会在期末考试扣掉相应的分数。

所以周三周四她们还会在艺术楼里找场地再跳一次。

所以上学期除了高数,青黛她们还花了大量的时间在体育课上。

本来肢体就不是很协调的妹子,临场反应能力也不行,脑袋一卡壳就忘记动作不说,一旦一个点子跟不上整场就开始同手同脚地尬舞。

所以两个人虽然私底下偷偷抽空练习了,但还是在期末考核的时候被分到了倒数第二组。

在按照要求化妆买拉拉球穿统一制服跳了最后一场后,得到了六十八分的狗成绩。

除了班上那个被迫和女朋友一起选了健美操来陪着上课,同样尬舞的男生,就数她俩的分数最低。在一众七□□十的分数条中格外显眼。

最坑的是老师还全程录了像,说给他们以后做纪念。这录像青黛直接压箱底,却依然被沈星河看到了,笑了好久。

这学期两个人学乖了,按照前人的指点选了定向运动。

按学姐的话“没什么技巧,看得懂地图,会用指南针,按照地图上的点满学校跑就行,跑得快,跑得下来你就分高”。

青黛讲地图上标号为七的地方指给顾诚淮看:“要按每个点标的顺序跑,手机上有打卡app,找到老师隐藏的感应器就可以打卡,我们之前跑错了地方,时间不够了,才想要绕路。”

从这个土坡上跳下来。但是方潇潇跳了她不敢跳,怕耽误时间只能把手机扔给方潇潇让她先跑,她直接去下一个地点等她。

顾诚淮看了一眼她额头上细密的汗,伸手:“地图给我。”

青黛不明所以,递给他:“怎么了?”

顾诚淮扫了一眼,然后对她道:“你到体育场入口等我。”说完就迈开长腿跑走了。

青黛:“……”

她这才知道他要干什么,脱口而出:“你不熟悉我们学校……”但是人已经跑远了。

“的环境……”她消了声,有些纠结。

那个地图上有二十多种图标,沙地,高坡,低洼,建筑物,楼梯,小道,树林,草坪……有的还重重叠叠,十分不好辨认。

青黛她们不过就是仗着对学校的熟悉,认一半蒙一半,总能在规定时间跑完,但是顾诚淮可很少来n大的……不晓得看不看得懂地图。

手机也没在身上了,她只能忧心忡忡往体育场门口走。

在体育场门口等了几分钟,先等到了方潇潇。她跑到青黛面前停下喘气:“妈耶,吓死我了。我跑到七号接过发现等在那里的是顾诚淮,还以为眼花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青黛问:“你把手机给他了?”

方潇潇点头:“他把两个手机都要走了,说给我们跑。”

她们把手机调成了常亮模式。值得庆幸得是这个打卡app是不刷脸和打指纹的。

“你说他跑得完吗?”青黛有些担心。

“你太小瞧你们家老顾了。”方潇潇往旁边的椅子上一瘫,毫不在意地拿手扇风:“不说体力,单说脑子我有时候都觉得郭泰有些地方很精明,何况顾诚淮一看都比郭泰聪明好多的样子。”

青黛不赞同:“术业有专攻,他根本就没上前面的基础常识课,不晓得有没有看不懂的地方。”

事实证明,厉害的人什么方面都厉害,两个人等了不到十五钟,就看到男生的身影出现在前方。

顾诚淮跑到近前,把手机递给青黛:“去登记。”

青黛愣愣地“哦”了一声,接过两只手机,将一只还给了方潇潇,两个人一起到了最后一个点,也就是老师的面前,打卡后,系统给出了成绩。

无错点漏点,二十五分四十八秒,一下子从倒数变成了名列前茅。

老师显然对这两个战五渣有点印象,抬头看了她们一眼,但是什么都没说。

方潇潇的神色从忐忑变成了隐忍的激动,出了体育场才忍不住兴奋地做仰天长啸状:“天哪,一个都没有错,比一些男生的成绩都好,终于扬眉吐气一回,飘了飘了我飘了。”

青黛抿唇轻笑。

顾诚淮站在入口处靠着墙壁漫不经心等着,漂亮的脸和高挑得身材时不时引来路人的侧目,他习以为常,神色浅淡。

方潇潇不想打扰小情侣相聚,背起书包放在草坪上的书包麻溜地溜了。

青黛走上前:“顾诚淮。”

男生回过神,拉起她的手往南门的方向走,低低地应道:“嗯?”

“顾诚淮,事情都解决好了吗?”青黛问:“你还要再出去吗?”

“快了,不出去了。”他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揉揉她的脑袋。

不知名的花树开了一路,把阳春三月渲染得喧嚣又热闹。

两个人安静地走着,气氛却并不沉闷。青黛以前不知道在哪儿看过一句话,真正的相爱,是你和他说着废话也觉得开心,是你们不说话也会觉得惬意。

“顾诚淮,”走到一半的时候,青黛斟酌着开口:“我对你的事业一点帮助都没有,将来可能也没办法和人虚与委蛇。”

她不是那种性格,两辈子了,都学不会笑里藏刀那一套。

“你转行了?想应聘我助理?”男生无语斜睨了她一眼:“我记得郭泰不是说你们要开饺子馆么?”

青黛:“……”

那是方潇潇的志愿,不是她的。她还想当音乐老师来着。

知道他在调侃她,她鼓了鼓腮帮子,又被男生一根手指戳了下去,她不理,转身面对他,歪了歪脑袋:“你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变不成杜佳怡那样,经济学的书,她也在看,顾诚淮说的话,她在尽力理解,但是她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商场女强人,因为她没有为利益毫不让步的信念和坚定追逐的心。

她也不想变成那样。

“我懂啊,所以沈小姐,你将来应聘的是顾太太,不是顾氏助理。”顾诚淮拉着她继续往前:“不要胡思乱想,我是脑子不好使,还是请不起员工?要你去冲锋陷阵?”

青黛笑了,肩膀也放松下来。她其实并不担心,杜佳怡的那些话看似很有道理,但却丝毫禁不起推敲。

一个好好的女孩子,为什么要把自己量化?仿佛一个物件,有着各种合格的指标。达到了才是合格品?

每个人都有合适自己的人,合适自己的位置,若这世界一切都能用利益来衡量,这个恋爱,不谈也罢,这生活,不过也罢。

她弯了弯眼睛,眼底划过一抹促狭,语气却是一本正经:“我听人说的,毕竟没有淡不下去的感情,只有切不开的利益。”

顾诚淮当然知道沈青黛不可能一个人无缘无故胡思乱想。也不着急:“你要是这么容易被带歪,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你了。”

这么多年艰苦生活,都是安贫乐道的性子,若是别人几句话就变成唯利主义,怎么可能养出沈星河那样的弟弟。

沈青黛看着不聪明不起眼,却有常人不能及的地方,脑袋不糊涂,有自己的判断,从不会人云亦云。

他闲闲地开导:“能力不足的人需要助力才会压抑自己其他的想法只追求利益,我不用,我的诉求只有一个。”

这是小路的尽头,最后一颗花树,顾诚淮停下脚步,和她对视。

那双如玫瑰花般饱满漂亮的唇终于落在她淡色的唇上,仿佛要为她染上同样的鲜艳。

最后几个字呢喃在唇齿间:“是你。”

决定相处是否舒适的,没有其他,是相和的情绪和人格。

青黛轻轻地踮起脚尖,年轻的情侣拥吻在三月的花树下,时间仿佛就此静止,画面定格。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1422:03:33~2019-12-1523:43: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梦落╭ァ?芳﹌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精分少女5瓶;安安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