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氏

    青黛回到桃花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

她刚打开门,窝在沙发上的方潇潇就坐起来,朝她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嘿嘿嘿。”

青黛晓得她什么意思,抿唇笑着推搡了一把,意思是她和郭泰也在谈恋爱,别笑她。

方潇潇会意,挤挤眼睛:“我们这不一样,我和郭泰天天见面的,都没什么新鲜感了,你和顾诚淮才在一起就分开,好不容易重聚,肯定心潮起伏,热情澎湃……”

“你想多了,”青黛赶紧打断她,翻了个白眼。

除了那个吻,他们什么都没做。顾诚淮下了飞机就去找她了,时差还没倒过来,过了劲儿就焉哒哒的,没精神的不行。

青黛心疼人,带着人去路上的超市买了点食材,在盛庭做了一顿。吃完青黛就催他上楼补眠去了,她自己在楼下看书。

等顾诚淮醒了揉着眼睛下楼,从身后搂住她陪她一起看了一会儿,青黛看时间不早,就回来了。

方潇潇撇撇嘴:“你们怎么比我们还老夫老妻?”

青黛把包包挂在门后边:“这样不是挺好?我一点都不想要撕心裂肺波澜壮阔。”

就这样细水长流的就挺好。

“说得也是,”她这么一说,方潇潇也托着下巴:“大概是我长大了。以前特别喜欢看生死虐恋,还偷偷带入过,脑补得涕泗横流的,现在……妈耶,要是有人说让我经历一遍,我第一反应肯定是溜了溜了。”

方潇潇感慨完,一转念想到白天:“你说……下次定向我们可不可以……”

她算是尝到了甜头,想诓郭泰来给她跑,这躺赢的滋味实在是太爽了,让人欲罢不能。

“不好吧……”青黛第一次有些立场不坚定的犹豫。但是作弊……

“想想你上学期的分数!”方潇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再想想今天,我们今天就差点跑崩!要不是遇到顾承淮,说不定就凉了。”

“要是期末考试也这样,加上紧张,妥妥完蛋。即使运气好没有认错地方,跑完也绝对是垫底的,别跟我说你要加强锻炼,这么长时间老说跑步你去了吗?”

“那……”青黛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我,我从今晚去……”

“得了吧,”方潇潇晓得她已经动摇了,露出一个你就骗骗我的表情:“想想每次跑完刺痛的胸腔!灌了铅似的腿!”

方潇潇再接再厉:“没关系的,距离期末还有四次,你诓两次我诓两次怎么样?”

青黛沉默,每次跑完的确很难受,因为呼吸系统脆弱,她的喉咙还会不停分泌带有铁锈味的粘液……她终于不再犹豫,与方潇潇一拍即合:“好吧。”

两个人去忽悠了自己的男朋友,两个人倒是答应的爽快。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搞定了,然而没过几天,这美梦就被学校的一则公告打破了。

说体测的时候,有个学生找人代跑八百米。这本来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在后面,学校根据相关条例,给予代跑人记大过,被代跑人开除学籍的惩罚。

并警告以后再有类似情况,做相同处理,希望各位同学严于利己。

青黛:“……”

方潇潇:“……,体,体测而已啊,要不要这么严重?”

以前也有找人代跑被抓住的事情,但最多就是记大过和成绩作零分处理。从来没有这样严重地惩罚过。

开除学籍,就等于这么多年的努力清零,如果还想继续上学,就必须回去重新高考了。

“这么说体育课考试作弊也视为与专业课考试作弊等同了。”青黛喃喃,这明显就是杀鸡儆猴。

两个本来胆子就不是很大的怂包对视一眼,马上打消了诓骗男朋友代跑的心思,不然被抓到开除了该怎么办?

拖着行李灰溜溜回家却没有毕业证,还是因为作弊,简直无颜面对乡亲父老。在家乡那个小地方绝对能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被议论好久。

“跑操场的人太多了,坚持不了三天,要不我们还是抽空去健身房吧……”青黛扣扣手:“花了钱就有动力了。”

她一向节俭,之前是怎么都不会花这个钱的。

“好吧。”方潇潇往后一躺,放弃了平时吃东西货比三家的抠门作风,哀嚎一声:“我真是太难了。”

她和郭泰说不用跑了,郭泰好奇地问为什么,毕竟她之前还一副如蒙大赦的样子。怎么突然就不用了。

方潇潇解释了原委,末了还表达了一下一个仰卧起坐一分钟九个的战五渣即将被迫花钱的心痛。

郭泰听了想笑,看了一下她的小身板儿:“健身是好事情,找一家靠谱的,我给你报销。”

方潇潇精神一震:“真的吗?你怎么这么好!?你好像我……”

郭泰捂住耳朵:“停!!!前半句留着就好了,剩下的我不想听!”

方潇潇“咳”了一声,把“妈妈”这两个字吞回了喉咙里。

两个人手拉手走在大街上,比起一开始的顾虑重重,她已经开始坦然地接收他的好。就像普通的情侣那样。

……

方潇潇和青黛两个人多家对比后,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选了一家设施比较好,教练也比较专业的。

青黛交钱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提示,她拿起来看了看,是有人转账,却不是沈星河。

她发了个问号过去。

顾诚淮:【我也报销的。】后面马上跟了一句:【不许拒绝。】

他回来了也忙得不可开交,两个人一周只能抽空见一两次面,青黛不想让他烦心:【知道啦。你记得按时吃饭。】

那边果然满意了:【嗯,一会儿开完会会去吃。】

按照平时他不会再发消息了,青黛收起手机,但是没一会儿,兜里又传来震动,她拿出来一看,依然是顾诚淮:【最近听到什么消息都不要相信。】

什么消息?她不明所以,不由想到某些的狗血桥段,神色狐疑:【你不会要和某某千金订婚了吧?】

那边沉默半晌,发了一串省略号。

【傻妞,少看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青黛可就不是很服气了,毕竟前世为了家族利益贤妻爱妾的可不少呢,这里不过是迫于法律把妾变成了外室而已。纵然她相信顾诚淮,心里也不免有些忐忑。

她有一瞬间想说她不当外室,哪怕是逢场作戏也不接受。

但倘若顾诚淮没有这个打算,她这么说就太伤人了。于是想了想,只回了个吐舌头的表情。

用人不疑,爱人也不疑。不是她被爱情蒙蔽了双眼,而是有些人,总有让人信服的力量。

【顾诚淮,其他的怎么样都没关系的。】

若是顾氏出了问题,你心有不甘,我陪你东山再起。你回天乏术,我陪你粗茶淡饭,没什么过不了的坎。

那边回了个“嗯”字,青黛知道他听懂了。

……

顾诚淮放下手机,看见眼前堆积的文件。

“情况很不好。”金特助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按我的说法,退步是最安全的做法,能保住顾氏皮业为先。你这样太冒险了。一不小心连能源那块儿也要搭进去。”

本身意大利那边的货源就出了问题,这个时候再和人硬刚,一个不小心,很容易陷入腹背受敌的局面。

顾诚淮托腮沉思半晌,摇头:“不,就按我说的做。”

他不仅要保住顾氏,他还要那些敢打他主意的人血本无归。

……

生意场上瞬息万变,普通人依然无知无觉地过着日子。

非金融专业的大学生并不会去关注当地企业的信息,本来风声再大,都不会传到青黛他们的耳朵里,但怎奈方潇潇班上有同学家里是做生意的。和父亲赴酒局听到三言两语。边在班上当做了谈资。

“顾家,就是那个c市的龙头,最近要垮台了。听说合作方出了问题,加上管理层**,干不过新兴企业,股票一直在下跌。”说的一板一眼,煞有其事。

有人问:“顾家太子爷是不是就在c大读书啊?我好像还见过,长得真是好看。”

家里做生意的那个同学回答:“好看是好看,但是以后还是不是太子还是贫民就是个未知数了,我爸都说这次悬,他自己手里的顾氏散股都抛了。”

有人反驳:“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怎么也比普通人强吧,实在不行可以进娱乐圈嘛,那张脸那个身材,肯定能红。”

同学一脸高深:“那不一定,也要看情况的。这里面水深着呢,时运不济的不负债几百几千万就是好的,以前和顾氏差不多的那个张家不就不就跳楼了?长得好又怎么样?娱乐圈没有靠山可不好混。”

……

豪门的事情总是惹人遐想的,一群人讨论得热火朝天。带着看热闹的刺激和怜悯,为顾诚淮安排起了未来。

方潇潇在角落里听得脑袋轰鸣。

偷偷在手机上问郭泰:【顾诚淮家是不是遇到问题啦】

那边回她:【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但的确是遇到问题了。】

郭泰倒是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但是郭家的企业和顾家风马牛不想及,而且他在公司没有决策权,也说不上什么话。

他手里的股票不能变现,不动产对于普通人来说很多,对于顾家这个庞然大物简直是杯水车薪。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只能告诉他顾哥:“以后有我一口喝的,就有你一口吃的。”

被一个白眼翻了回来。

方潇潇有点难受,回去跟青黛说了这个消息。

青黛倒是没什么大的反应。

沈星河之前就告诉过她,他在意大利帮顾诚淮做的事情已经收尾,但是这只是一个环节,最后结果还是要看顾诚淮在国内的操作。

她去厨房做东西。方潇潇小心翼翼地跟着她:“要不就别做了吧?”

深思恍惚的时候拿刀太危险了。

“我没事啦。”青黛笑了笑:“真的。”

“就跟你不怕郭泰被赶出家门一样,我也不怕他将来怎么样。”

作者有话要说:  回来了感谢在2019-12-1523:43:29~2019-12-1823:01: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落落58瓶;king50瓶;cimile20瓶;白起的小娇妻、原版手册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