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

    青黛心里再担心,还是要按部就班地去上课,甚至因为不能耽误广播剧的更新进度。该去图书馆查资料去图书馆查资料,该去录音棚配音去录音棚配音。

除了在顾诚淮有空回盛庭的时候去看看他陪着他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陈云起也听说了这件事,担心青黛的状态。她不会安慰人,只能在学习之余,尽量帮她分担一些事情。

因为广播剧第一期的效果很好,工作室的小伙伴们都信心大增,几番商量过后,一致同意一鼓作气做完前三期。

平台上中长剧都是从第二期开始收费,如果成绩好的话,他们还有机会获得一个封面首推的位置。

现在第二期已经放了上去一段时间,制作精良加上所有人都发挥了最好的状态,成品质量有保证,在有圈内大v推荐之后传播很快。粉丝数稳定上涨,达成目标应该不是难事。

苏荷在群里述说自己的设想:【我希望我们的工作室可以成为一个招牌,让人家知道“缘声”出品,必属精品。】

大家也都这样希望。付出的越多,感情就越深,这段时间大家所付出的努力,已经不能用“业余爱好”来形容了。他们都希望可以走的更远。

在众人都士气鼓舞的时候,苏荷又抛下一个重磅炸弹:【有个大热ip改编动漫在招配音演员,如果我们这次取得好成绩的话,很可能争取到面试机会。】

这两年网配和商配已经不那么壁垒分明。能参加商配得到的钱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水平得到承认,自己的声音能被更多的人听到,以后路会更广。

所有人都热血沸腾,青黛也调整了心态,想要争取一个机会。

众人雄心勃勃,但没想到第三期刚放上去,就惨遭滑铁卢。他们的作品因为“违反网站和有关部门的相关规定”而被强制下架了。

不止下架,还禁播,原本购买过vip的人也没办法听,一时间怨声载道。

苏荷代表工作室去询问违反了什么规定,网站那边没有人回应。一时间愤怒又惶然。

“怎么会这样?”方潇潇不敢置信。就好像你追求着一个事情,为它绞尽脑汁付出了全部的努力,突然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一切付诸东流。

“我违反了什么规定?既没有涉及颜色也没有涉及政治!”她也是在杂志上投过稿的,什么什么该写什么不该写心里清楚。而且就三集,能看得出什么?

手机震动,青黛看了眼,是苏荷传来新的消息,她眉头紧皱,拉住暴走的方潇潇:“网站那边给回复了,说是传播暴力思想。”

|“我哪里有传播暴力?写古代打仗就是传播暴力了吗?那么多人写怎么没被封呢?”

方潇潇很不服气,随即噤声。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了,不是他们违规,是有人找麻烦。

就是冲着他们来的。但不知道原因。也不知道深浅,这说明不止这部剧,以后他们所有的作品可能都不会得到公平的待遇。

网络上的事情,真的说不准。

方潇潇一晚上都没说话。

整部剧里,她算是付出最多的人之一,没日没夜地找资料修大纲,为了能更好地适应创作形势还特地去听了别人的剧。

之前过得有多充实多自信,现在就有多失望迷惘。

本来是周六难得的闲暇时光,青黛却没有心情做饭,随便下了点面条,几个人拿筷子戳着,下不去嘴。现在哪怕是面前摆着山珍海味她们也没胃口。

“是我们对不起贺一庭了,让他白忙一场。”青黛喃喃地对陈云起道。

陈云起不知道怎么说:“谁也不想的,我跟他解释。”

……

本来以为广播剧被迫下架已经够让人难受,但是第二天两人起床发现,那个顶替了他们,被推到首页的广播剧的右下角,赫然标注着“青木之声”四个大字。

点开广播剧的发布时间,昨天晚上十二点。

青黛和方潇潇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鬼?”方潇潇愤怒了,一把把手机扔到床上:“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们!昨天晚上发布的,都没有积累人气,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成了榜首还是封推?”

群里也有人发现了这件事情,顿时议论纷纷。不管怎么说,平台帮助青木之声打压他们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只是不知道是谁,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群里有人问:【之前群里有大佬吗?在平台说得上话的那种?】

有人缘好的道:【没有吧,有几个是挺有钱的,但是为人不错,也不怎么参与这种事,不可能这么大费周章。】

有人已经出离愤怒:【人心隔肚皮,隔着一根网线后面什么人都不清楚,总不缺那些躲在臭水沟暗戳戳窥屏然后干坏事的老鼠!真恶心!】

关键是他们觉得他们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算是脱离了原本的工作室出来,也不代表从此就是仇人。

……

然而不管他们怎么议论,他们基本都只是普通的学生,连得知真相的能力都没有。平台那边自从给了一个明显搪塞的答案之后就不愿再理会了。

弱肉强食,一点反抗的筹码都没有,几人还没走入社会就被上了深刻的一课。

青黛今天还要去琴房练琴,一声不吭地收拾了书包走了。

坐在琴房里的时候,她心里烦躁,手指在黑白琴键上摁得又快又重。仿佛想要让自己莫名遭受不公待遇的气氛都通过音乐发泄出来。

这是她为广播剧写的主题曲。花了很多时间去寻找灵感,去反复弹奏修改。

谁没有努力?谁没有付出心血?所以谁又能没有怨气?

“心情不好也别拿钢琴撒气,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琴。”一道声音悠悠地响起。

青黛心情正不好,把手指重重一收,对着来人:“弹坏了我赔一架新的。”

“这时候还这么有底气?”杜佳怡走近,高跟鞋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嘚嘚”地响声:“不知道你的靠山要倒了么?”

“你这话说的太早,而且一架钢琴而已,不靠任何人我也还得起。”

大不了就和方潇潇说的那样去开饭馆,照样过得逍遥自在,人有一双手,还能饿死了不成?

杜佳怡不知道往事,只以为她在说大话,在她眼里沈青黛就是个菟丝花,只能靠男人养着。

“好大的口气,有本事赔钢琴,有本事把麻烦解决了呀?”她冷笑:“还不是只能这样气急败坏。”

她一副对她的心事了如指掌的样子,让青黛有些疑惑,想到什么,她心里一沉,问:“是你?”

杜佳怡耸耸肩,大方承认了:“对,是我,我家最近行情好,入股一个小小的播放平台还是可以的。青木之声也是我看好的团队,很有实力。”

“靠走后台上位的实力?”青黛神色莫测,不予置评。

杜佳怡却没生气,玩味儿道:“那的确是实力的一部分。明星要红靠捧,广播剧电影选秀等等要红也都一样。观众看到的都是我们让他们看到的,讨论的都是我们推送给他们的,渐渐地他们的思想和喜好就会被我们掌控。这就是资本的力量。不有趣吗?”

青黛不觉得有趣,她觉得恶心:“风气都是被你们这群人搞坏的。还有,不过一个广播剧平台而已,说的和你已经涉足影视产业了一样。”

影视产业杜家的确插手不进去,这些都是杜佳怡在酒局听一个家里搞娱乐公司的小开说的,对方估计也是学的家里的长辈,但是不可否认,确有其事,不妨碍她拿来吓唬人:“这只是起步而已。现在广播剧的确受众不广,但是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不是吗?”

看青黛不理她。她转移话题:“你不找他帮忙吗?”

青黛知道她口中的“他”是谁:“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为什么找别人帮忙?”

杜佳怡嗤笑:“说得好像你能解决一样。”

青黛看着她:“杜佳怡,你的确在学习,但你所以为的努力和成长,目的全部是如何得到和自己能力不匹配的生活。以前靠你父母,以后想努力靠上别人。”

“你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所以条件不如你的,你看不上,条件比你好的,你担心配不上。所以你才会这样匆忙这么惶恐。那些书好看吗?你真的喜欢吗?”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满足和幸福永远是自己给自己的,不然你就算住在珠宝堆砌的城堡里也没办法开出花儿来。”

“我过得怎样。我都觉得心安理得,但是你过得怎样,你都不会快乐。”

杜佳怡仿佛被针扎了一样,有一瞬间的狼狈,但很快恢复过来,仿佛那一瞬间的失态只是错觉,她满眼不屑:“满足感?只有弱者才会拿这个当作借口,来掩盖自己的无能。”

“你要是这样认为,我也没办法。”道不同不相为谋,青黛不想再理会她。

杜佳怡觉得无趣,自己走了。琴房里只剩下了一个人,青黛思索一会,弹起了莫扎特的土耳其圆舞曲。

她已经想通了,这个平台不行,她们还可以换一个,哪怕小一些,总会有观众的。

你所有的努力,命运都看在眼里,都会回馈给你。

欢快的琴声回荡在琴房里,身后突然贴过来一个温热的怀抱,来人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放在琴键上,顺着她的调子弹了几句。

青黛本来吓了一跳,闻到熟悉的味道,安定了下来,停下动作扭头问他:“顾诚淮,你什么时候来的?事情都忙完了吗?”

身着蓝色风衣,容色昳丽的男生桃花眼半翕,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嗯,让你受委屈了,不要担心,一切很快就结束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1823:01:27~2019-12-1922:23: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慕弋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