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终

    看方潇潇回来的时候满脸笑容,青黛就知道事情解决了。郭泰不是爱计较的性格,也从没有真正和方潇潇生过气。

广播剧的事情在群里说了,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还没学会妥协,原来的网站做法的确是让众人感到恶心,于是一致同意了青黛的提议,在新的平台上架。

有追随而来的死忠粉,也有流失掉的听众。流量不及从前,奋斗也是从新开始。但大家相互加油鼓劲儿:“哪怕还有一个人听,我们也要做到最好。”

唯一比较担心的是贺一庭那边,按原本的流量和提成,能拿到的钱就不多,现在收入直接减半,担心人心里会不舒服。

“要不我们还是从最基础的广播剧开始做吧?”有人提议。

但是陈云起转达了话后回来依然带着下一期的插画,并告诉她们,贺一庭表示不在乎拿多少钱。

希望开始充盈,日子又恢复了忙碌和平静。

……

青黛和方潇潇收拾好东西去上体育课,到了集合地点却意外发现杜佳怡也在,这才想起她也报了定向,只是一直没来上过。

除了偶尔老师点名的时候她们听到名字会想起这个人之外,两个人一直都抛之脑后。没想到居然乖乖来上课了。

因为一直没来,老师排队也没排留她的位置,她就一个人抱着手臂站在一边,对周围同学暗自投来的打量视若无睹。

“听说她家破产了,之前和别人一起算计顾家,结果偷鸡不成”方潇潇和青黛咬耳朵:“钱没了,债还多,未婚夫把她甩了,她和自己家也撇清了关系,不想跟着一起还债。”

对于杜佳怡,青黛的态度一直是眼不见心不烦,方潇潇则因为对方之前的设计和找茬一直心有不忿,十分乐意见她倒霉。因此语气很有些幸灾乐祸。

青黛听她这么说才恍然,怪不得回来上课了。

听说之前向学校申请旷课的理由是家业难弃,学校也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和对其他学生的严格要求迥然不同,现在……

“大约现在没什么家业要继承了吧。”青黛神色淡淡。

方潇潇觉得这话听着莫名讽刺,但是观青黛的神色,又没看出什么来,吐了吐舌头。

《金刚不坏大寨主》

杜佳怡依然化着精致的妆,从睫毛到指甲全副武装,或者说比以前都要精致的严谨,一副无懈可击的姿态。

体育老师向来崇尚阳光健美,见到这大半个学期不见人影的学生,还这么副随时准备参加party的打扮。顿时觉得自己专业的权威都受到了挑衅:“说了上体育课不准穿高跟鞋不知道吗?你这跟儿这么高怎么跑。”

哪怕语气不好,体育课穿运动鞋的要求合情合理,搁一般的学生早就愧疚认错了,但是在经历变故努力维持自尊的杜佳怡看来,就是chi裸裸的羞辱。

她心中不屑,眼眶泛红,神情倔强。

命运总是喜欢开玩笑,越想得到什么就越容易失去什么。每个人的路都很长,未来如何,全看自己怎么走……

……

青黛推开门,就看到顾诚淮趴在桌子上,胳膊下面压着一堆资料。

付家做了赔本生意,顾诚淮趁机反打,吞了他们的大半工厂,顾君霖经过这件事之后也开始放权。

然而这只是开始,打江山守江山难,吞并的产业需要进行整顿融合。财务的交接,人员的调度,都需要有人把控大方向。

他已经好几天不曾睡好。

屋里没有暖气,青黛换了鞋,走过去推了推他的肩膀:“顾诚淮,到床上去睡。”

顾诚淮抬头,睡眼朦胧地看了她一眼,乖乖起身,晃着往楼上走。青黛看着他不甚清醒的样子有些不放心,跟在后面。

顾诚淮推开房门,径直走到床边往上一倒,闭着眼睛。

青黛知道他没有睡着,过去把被某人压在身下的被子扯出来给他盖好。还没站直就被拉住了手腕一把扯倒,重心失控扑在他身上。

胳膊没找对支撑点,导致某处撞在某人坚硬厚实的胸膛上,像糍粑遇上擀面杖,滋味让人瞬间脸色涨红扭曲。

青黛气得狠狠拍了他一下:“干什么呢?好好睡!”

顾诚淮自然也感受到胸前奇妙的触感,脸埋在枕头里闷笑一声。

没想头和反应是不可能的,但他一不想吓唬小白兔,二知道沈星河在虎视眈眈,所以不打算唐突。

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避开有了反应的尴尬部位,并转移话题道:“你弟弟还有两个月才回来。”

分开这么长时间青黛已经开始逐渐习惯弟弟不在身边的生活,但是闻言还是止不住地失落:“不是解决了吗?为什么还要那么久?”

为了什么顾诚淮心知肚明,但是没有说出口。

沈星河搞定费拉维奥后并没有急着回国,反而开始慢慢接管米兰那边的事情,权利越来越大。

顾诚淮知道沈星河的想法,也不打算阻止。

他从来信奉的都是:让人安心的,永远不是他人的承诺而是自身的实力。

他是这样,沈星河亦如是,所以他愿意给他助力去成长,以此来表达自己的诚意。

但这些没必要和沈青黛说,有些人不见得会喜欢自己并不期待的生活,哪怕表面烈火烹油花团锦簇,没有应对的能力同样会十分痛苦。

是他将她拉扯进来,起码让人少操点心。

心思百转,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又恢复了懒洋洋的样子,道:“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别动,让我抱一会。”

青黛乖乖不动了。

她之前就发现这人睡觉喜欢抱东西,所以生日收到礼物后,还特意回送了一个半人高的抱枕,可惜只收获了一个奇怪的眼神,东西也没见他用。

白瞎她挑了那么长时间。

后来发现,他大概是只喜欢大抱活人。

她于是不放心地叮嘱:“抱我可以,不可以抱别人。”这难得的占有欲让顾诚淮哈哈笑倒在床上。

青黛下午体育课跑得累了,也有些困,现在又被当成抱枕,手脚被牢牢捆着,于是干脆闭上眼睛,一起小憩过去。

……

贺一庭和同学出来吃饭,远远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高挑的身材,干净利落的短发,和一个扎着马尾女生挽着胳膊走进书店里。

“看什么呢?”身边好哥们儿问。

“我老师。”贺一庭抬脚追去:“你们先去,我一会儿就到。”

哥们儿知道他家给请了个家教,顺着他跑走的方向看去,扯着嗓子喊:“人家带女朋友逛街呢?你丫的当什么电灯泡?打招呼不差这一会儿!”

神特么女朋友,贺一庭心中泛堵,脚步不停,理都不理身后的嚎叫。

……

陈云起会出现在这里是应陈娇所托。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陈娇发现陈云起学起数理化来很有一套,于是想让她帮自己的弟弟挑两套好用的习题集带回去。

陈云起专注地翻着眼前的书,内心评估着实用性,思绪就被耳边的懒洋洋的男声打断:“老师你是在给我挑资料吗?”

陈云起抬头,就看到贺一庭双手插兜靠在一旁的书架上。

柔软的卷发,漂亮的眼睛,她第一次超脱自己的理性思维带了点想象力,觉得有点像方潇潇给她看的漫画里的人物。

“不是,”她实话实说:“给同学的弟弟挑的。”

这关系似曾相识,毕竟某人自己也是托了自家姐姐的福。

年少的感情总是浓烈而霸道的,贺一庭以为她还在给别的男生补课,顿时醋意翻涌,一瞬间觉得珍藏的心意仿佛是个笑话,收起了笑:“老师你认识的弟弟还挺多。”

生活艰辛的人哪怕再迟钝,对于别人的坏情绪也格外的敏感,陈云起察觉到他话里的尖锐,皱起眉头:“你怎么了?”

为什么这么说?

“没怎么,”贺一庭面无表情。

如果是其他人,他肯定扭头就走,把那点心思化作飞灰顺便嗤笑两声,但是看着眼前那张露出困惑表情的小麦色的脸,他就挪不动脚步,只能留在这里倔强地对峙。

一个不明所以无从开口,一个心中委屈不愿说话,气氛渐渐紧绷起来。

好在关键时刻陈娇从另一个书架转过来,打破了这无声的沉默:“云起,我找到一本你用的书……咦?哪里来的小帅哥?你们认识?”

陈云起做了介绍。

“哦,这就是你提过的学生啊。”陈娇敏锐地发现气氛不对,明智地选择开溜:“你们有事?那我先回去我们改天再来吧,反正不远。”

她的情商算是高的,也谈过刻骨铭心的恋爱,对于男孩子的倔强又藏着渴求的眼神再熟悉不过。心中有了大致猜测后,走之前还不忘帮陈云起一把。

对贺一庭道:“有事么事好好说,云起嘴笨,但是可关心你了。平时除了学习就是给你备课,说一次能够要考上心仪的大学。你们先聊,我先走了。”

这些话饶是不知真假,贺一庭的心还是止不住地软了下来。

他知道对于陈云起不能用硬的,眨眨眼露出了委屈的表情:“你给我补课了,就不可以给别人补。”

陈云起这下晓得他在气什么,虽然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气的,但还是认真解释:“没有给别人补,就是帮忙挑资料。”

陈娇的弟弟在老家上学不在c市,而且贺夫人对她很好,所以她早就决定这一年只接这一个,把力所能及的都教给他。

贺一庭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嗯啊,难得遇到,老师我请你吃饭。”

把饭馆里等他的好兄弟忘到了脑后。

……

盛庭男寝聚会从四个人变成了五个。少了沈星河,多了青黛和方潇潇。今天几人选在了大悦城一家颇有名气的店里。

青黛从洗手间出来,想要赶快回吃饭的店,却在拐角撞到了人。

“对不起,”她脱口而出,却在抬头看清后愣住,不敢置信道:“星河!?”

“惊喜,”男生眨眨眼睛,朝她伸开双臂:“姐,好久不见,想不想我?”

历久弥深的思念,重逢的喜悦,无处诉说的委屈……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她的眼泪止不住掉下来,扑到那向她张开的怀里。

我好想你……

全文完——

杜佳怡小番外:

新闻公众号上推送了一条当地豪门顾氏掌权人顾诚淮喜得贵子的消息,很快又被删除。

如此严密的保护,可见有多重视。当年的事恍如隔世,杜佳怡嘲讽地扯了扯嘴角。

手机震动个不停,她看到陌生的来电显示,眉头紧皱,还是在最后一秒接起,那边传来女人气急败坏的吼声:

“死丫头总算找到你了,你爸之前给你的那些房子你留一套小的就行了,其余的转过来,我们现在这么困难,你见死不救是不是……”

杜佳怡不等对方说完就面无表情地挂断电话。

那些房子,她早些年为了维持生活水平都卖得差不多了。手里不过剩了三套。

虽然现在靠着租金吃喝不愁,但和以前的生活没办法比:这种来高档会所消费都要算计次数的日子在她眼里简直是苟延残喘,让她麻木又喘不过气。

想往上爬的心思从来没停止过,只要能让她遇到机会,只要再有一个机会,她一定不会再估计所谓的尊严,要拼尽全力不择手段……

李尚文捡起地上的钥匙,脑海里回响着同事的介绍:“以前家里很有钱的,后来破产了,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手里肯定留的有不少东西。”

他叫住她,礼貌地笑了笑:“小姐,这是你的东西吗”

杜佳怡扭头,她认得他,c大实验室的研究员,同时担任讲师,有望成为副教授和教授。

年轻,聪明,有地位,有能力,有前途,她目前能接触到的最好的选择,她红唇微勾,露出对着镜子练了无数遍的笑容:“是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1-0118:52:27~2020-01-0900:35: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2407345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铃舟10瓶;肖佩5瓶;青黛、獨占沵的1切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