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行政在群里发了通知,说明天是报名日,要安排没课的老师接待家长。

方潇潇看了一眼排班表,觉得有些恶心。

行政说的是接待家长每两个小时换一次班,每次四个人。有的老师因为满课所以没有安排,有的安排了两个小时。

但是这四个人里,从头至尾都有方潇潇和另一个新来的老师。也就是说她们从早上六点报道开始,到晚上六点结束,一分钟都没有落下。

中午只有半个小时吃饭时间。晚上八点到十点还要去看晚自习。更恶心的是,下午明明有几个老师是空闲的可以排班,那个行政也硬要把方潇潇她们加上,愣是把接待从四个变成六个也不让她们休息。

这不是初入社会的方潇潇第一次感受到社会的恶意,她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这个社会,越是手无寸铁的人,越是被毫不留情地压榨,她还没有办法反抗。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下班的时候,脚已经痛到不是自己的,嗓子也因为一整天不停地说话而有些干涩。恍然间,想起了自己酒楼打工的那段经历。她有些恍惚,难道以后都要这么过吗?

“潇潇,”有人从身后赶上来,方潇潇扭头,是和她一起应聘的女生,名字很特别,叫易朵朵,也是今年才毕业的应届生。

方潇潇朝她笑了笑:“朵朵。”

其他的老师和学生差不多已经走完,整个小路静悄悄的,易朵朵和她一起并肩往外走,嘴里小声抽着冷气:“潇潇,你的脚疼吗?我的脚好疼。”

方潇潇好歹还在酒楼打过工呢,都有些受不了,易朵朵大学期间没有任何社会经验,更是难以忍受。

“挺疼的。”方潇潇如实说。

易朵朵听到她也说疼,一整天的委屈顿时找到了宣泄的出口,看了看四下没人,倒豆子般地一股脑发泄出来:

“一个破培训学校,真当他们是老大啦?当初应聘的时候他们可不是这么说的,明明说好的工作时间是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课时费按白天带的班算,如果没有班带的时候只用看晚辅。可是现在呢?这都几天了,每天早上六点钟来,晚上十一点钟走。三千五的底薪,我都不直到怎么跟我爸说……”

易朵朵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后面的声音也成了呜咽。从小到大最大的烦恼就是期末考试的小姑娘,第一次尝到了社会的磋磨,却是不能为家人道的辛酸。

方潇潇叹了口气:“经济形势不好……”

多年前青黛跟她说过的话一一应验,现在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大学生供不应求的时代了。所有的人,从出生就是负资产。一辈子为了一套房子,榨干了三个家庭六口人的血汗。

看似经济发达了,却活得却比任何时候都累,让人不禁想问,他们的时间都去哪儿了?他们的钱都去哪儿了?

“是啊,我本来想考到正规学校里去的,培训机构不是久待之地。”易朵朵吸吸鼻子:“但是今年考教编的人几百万,研究生的比例已经到百分之四十,我打听过了,这里最差的学校都要至少211本科或者普通高校的硕士。我们这种普通一本的人家连鸟都不鸟。就算那些进去的,想要编制也要自己考,而且名额有限,有编的不到百分之三十。”

她说的和方潇潇找工作这么久听到的差不多,在这个随时被裁员的时代,教师无疑还是众人眼中的安稳去处,在c市这个省会竞争激烈。

正规学校进不去,就只能暂时待在培训机构里等待时机。

“再干两天看看吧。”方潇潇叹了口气。

两人走到巷子口,易朵朵指指左边:“我要往那边走,你呢?”

方潇潇已经看到了停在前面的车,说:“有人来接我。”

“啊,好幸福啊。”易朵朵露出了羡慕的表情,也没多问:“那明天见。”

方潇潇也和她道别:“路上小心,明天见。”

易朵朵走出几步,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刚才和她有说有笑的人,钻进了停在马路对面的那辆车里。

心里顿时复杂难言,她早就看到了,毕竟那么显眼,但是她从没想过会和自己以及身边的人产生任何的联系。

她哥是爱车一族,哪怕自己只有一辆普通的suv,也对于世界名车如数家珍。易朵朵就在他收藏的杂志上看过,底部的数字,是她忙碌一辈子也不可能挣到的数额。

可是现在那个和她一起为了三千五的底薪接受盘剥的方潇潇坐了进去。

原来不是一路人啊,她想,还以为对方和她一样家境平凡努力争取站稳脚的毕业生呢,结果不是。

不管是本身出身富贵还是攀上了什么人,都和自己不是一路的了……

……

“不是说十点下晚自习?”郭泰看着方潇潇疲惫的神色,心疼得不行:“怎么又拖到这么晚?”

他每次来接她,都没有不超过十点半的。

“说是那么说,”方潇潇拿出水杯喝了一口水:“但是有的学生作业没写完,老师就不可以走。”

中文专业不好找工作,她就听从别人得建议在大四的时候考了教师资格证。想要凭借编制在c市站稳脚跟。

但是没想到路途照样崎岖不顺。

换了几个单位,兜兜转转到现在,真的很累了,方潇潇望着窗外的夜景,不想说话。

“潇潇,”郭泰从后视镜看着她,嚅嗫道:“你不用这么辛苦,我给你开几个店,或者你不是喜欢的写东西么?就写东西……”

方潇潇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为什么好好的清闲日子不过,非要来受这份鸟气,她自己都感觉自己有些矫情。

朝着郭泰笑了笑,眨眨眼睛:“安拉,我就是体验一下生活,真过不下去了会去投奔你的。”

如果是多年前的那个她,有人说要负担她未来的一切,她绝对能开心地跳起来,然后心甘情愿做一个被圈养的米虫。

但是现在,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反而不急切了。

不是因为不相信郭泰,觉得男人靠不住而不敢停下奋斗,反而是太相信了,所以想看看自己究竟能做到哪一步。

而且,她不想还没踏入社会就和社会脱节,多年都变成一个只会在朋友圈伤春悲秋和晒购物清单奢侈品的女人。

“青黛不在,我连饺子馆也开不了了。”她开玩笑。

郭泰一点也笑不出来。这么多年了,他们已经习惯了彼此,他已经越来越确定,就是她了。以前的那些审视和顾虑统统抛到一边,哪怕方潇潇变成金丝雀,他也甘愿养着她。

但是他也不愿强迫她。

车子开到了市中心,郭泰在那里有一套公寓,他本来是想在方潇潇工作的地方买一套的,被方潇潇阻止了。

“本来就不打算长干,在那里买干嘛?又不是什么好地段,以后卖都卖不出去。”

于是还是住在最近的市中心。

两个吃了点宵夜,方潇潇去洗澡,洗到一半郭泰穿着裤衩挤进来。

“干嘛?”方潇潇吓了一跳。

“一起洗。”郭泰笑嘻嘻地抱住她,意思不言而喻。

为了这个破工作好几天没有好好相处,方潇潇也想他,伸出胳膊回搂:“你轻点。”

“嗯,”他已经埋入她的脖颈。

从大一到大四,这么多年两个人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全做完了。从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变成相互试探磨合的情侣,到现在紧密相连的共同体。世上再没有什么比他们更亲密。

她的手插入他硬刺刺的发间,感受着那充满感情和占有的动作,突然明白了自己在坚持什么。

若我不爱你,就只会去依赖你,可我爱你,就想要配的上你。不是物质上的对等,是精神上的不贫瘠。

多年后你依然张扬如少年,我不想心如老妪。

……

实习期一个月两天假,方潇潇第二天不用上班,一觉睡到十点又被电话吵醒。

她眯着眼睛接起,是她母亲。

“潇潇啊,昨天打电话你没接。最近是不是很忙啊?”那边传来方母关切的声音。

方潇潇一阵懊恼:“对不起妈,我没看见,上班的时候手机静音,下班有点晚了没仔细看。”

“你们那是个什么单位?我昨天打电话都十点了?怎么会天天加班,让你往国企央企挤,哪怕是个小职员,也有保障,你非要到那种小破公司,越小的地方越扣,一个人把你当两个人用还动不动就把人辞了。”方母十分不满:“你就是不听我的。”

“国企央企是那么好进的吗?”这套言论方潇潇耳朵都要长茧子了:“你这么想,别人也会这么想,都想进大公司,可是岗位有多少?何况这两年形势不好……”

“你别根我说这,”方母打断她:“你就是不努力,大四我让你考公务员你怎么不考?就知道写你的剧本,那能当饭吃吗?别写着写着把人写神经了。”

说道这个方萧萧火气也上来了:“这么多人一通一通的电话,我怎么还敢写啊,我怎么还敢?对,你说的都对,我就是喜欢不务正业,但是你要知道,大三大四我没问你要一分钱,生活费和学费都是不务正业挣来的!”

那时候广播剧工作室已经步入正规,人气也渐渐积攒起来,方潇潇每个月有至少两三千的收入,算是自给自足。

她在青黛和郭泰的鼓励下,想努力一把,往自由职业的方向发展。

方母一开始为女儿早早实现经济独立而自豪,但是大四的时候却不同意她再去写作,认为会耽误她找工作。在方潇潇透露出想要从事自由职业的时候更是激烈反对,期间方潇潇顶了两次嘴。方母便一个个给亲戚打电话哭诉。

于是那一个星期,方潇潇每天都能接到好几个电话。全是方母娘家那边的亲戚,远的近的,一起聊儿过的只见过几面的……排队似地给她做思想工作。

说她妈妈一个人把她养大不容易,让她孝顺让她不要忤逆。让她脚踏实地不要异想天开。

毕竟都是小城镇里的小市民,祖祖辈辈不是种地就是打工,自由职业者,在他们看来就是不务正业。

方潇潇心里委屈,赌气之下直接退出了广播剧工作室,大家苦劝无果,只能看她离开。

一年过去,工作室找到了新的编剧,新出的广播剧也和她无关。方潇潇就像一个被迫远离伙伴的孩子,心里不是没有怨气的。

方母依然在那边喋喋不休:“以前是以前,你大学才花多少钱?出了社会又要花多少钱?”

“我自己挣多少花多少,又没有问家里要。”方潇潇觉得不可思议。

“你现在不努力,那我以后生病了,和你二舅那样瘫在床上了,你是自己回来照顾我呢,还是给我请护工呢?你付得起工钱吗?你赶快在那边安定下来,我就过去和你一起住。”

方母来自一个人口大省下的偏远乡村,那个地方的人把孩子看得格外的贵重,把他们当作后半生的全部意义和依靠。

方母对方潇潇不可谓不好,但是受地域风俗的影响,她心里理所当然地将女儿和自己当成了紧紧地拴在一起永不分离的共同体。

却不知道即使是父母子女之间也该保持适当的距离。太过于沉重的爱,谁人背负得起?

方潇潇觉得有些窒息:“那我以后结婚你也要和我住在

一起吗?”

“那肯定啊。”方母理所当然。

方潇潇不知道怎么说,手机已经被人从耳边拿走,郭泰一边朝她示意一边朝电话那边道:“喂,阿姨,我是郭泰,你不用担心,我和潇潇以后会给您养老的,现在不是才开始么,您给潇潇点时间,再说我收入也不低……”

方母终于被安抚下来,等郭泰挂了电话,伸出胳膊将方潇潇搂进怀里:“别气了”

“我肯定会给她养老的。”方潇潇靠在他怀里:“可是说句不孝的话,我不想和她住一起。我妈对我管的太严了,从小到大,做什么都得按着她的心意来。小时候我家只有两个人,蒸一锅白米饭吃不完,她就非逼着我吃,不吃就是一顿打。不让我出门交朋友,我住我奶奶家得时候,我和同学周末约好去集市看小狗,被邻居看见了告诉她,抓住又是一顿打……”

人们总以为,有钱人家的孩子必定家庭不和睦更加缺少人情味。没钱人家的孩子必定从小享受家庭的温暖。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不是的,与平穷相对的,是见识的浅薄和不知尊重为何物的扭曲。

方潇潇会被郭泰所吸引,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原生家庭的美满带来的阳光的性格。

她抽抽鼻子:“她现在已经不打我了,但是我和她待在一起就好像面对班主任,依然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注意就让她跨下脸,这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

“嗯,不住一起,”郭泰捋了捋她的头发:“我们可以在附近买一套小房子,找个人照顾她,有空了多去看看。”

“好。”

方母不知道郭泰的家底,方潇潇没跟她说,因为怕生出不必要的龃龉,她妈没有卖女儿的心思,别的亲戚可未必,出去吆喝一圈,马上借钱的就来了。

但是刚才,郭泰为了安抚方母让她不要逼迫方潇潇,已经隐晦透露了。

“不会有麻烦吧,我家那边……”她有个远房表姨还在到处托人给她表哥介绍工作呢。

“别担心。”郭泰晃晃腿,谁家没个穷亲戚,对那些上门打秋风的,他简直轻车熟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1-0900:35:20~2020-01-1619:27: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ainbow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