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相遇

    杜佳怡今天小有收获,心情不错。眼看宴会结束时天色已晚,便懒得再折腾,让司机载着自己回到家里。

出乎意料的,本该安静的别墅里灯火通明,平日不见人影的母亲弟弟齐聚一堂。

“出了什么事?”她问。

“还能什么事?”杜母没好气地道:“你弟在学校打架把人打进了医院,学校要开除他。我正找人呢,都说了医药费全包了,还这么不依不饶的,至于么。”

说完又埋头去翻电话号码。

杜佳怡一口气哽在喉咙里,一晚上积累的好心情瞬间烟消云散。她抬眼,看向吊儿郎当躺在沙发上,满脸不在乎地玩儿手机的弟弟。

同样是漫不经心,一个举手投足尽是风流,一个流里流气让人倒进胃口。

她眼神冷淡,红唇轻启,吐出两个字:“low逼。”

“你说什么!?”杜小弟怒了,一把甩了手机站起来,面色狰狞就要来掐她的脖子。

杜母吓了一跳,伸手拦住儿子:“干什么,干什么,好好的吵什么架。”说完又朝着女儿不满训斥:“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弟弟。”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杜佳怡站在原地,满面讥讽不让分毫:“他整天除了打架斗殴,逃课早恋,还会干什么!?当个破学校的老大挺威风的是吧,觉得自己打人的时候很帅气是吧?醒醒吧,现在是法治社会了,还当你能靠逞凶都狠走遍天下呐。”

“真有本事的,出了事别让家里给你解决啊。古惑仔看多了,学了人家的抽烟喝酒打架泡女人,没学到人家的一点儿担当。”

她一字一句,漂亮的脸上满是尖锐,杜母从没见过女儿这个样子,一时也有些震住了:“不、不就是打个人么?有什么了不起。”

“打人是没什么,他要是也给我考个h大mba,杀/人我都不管。什么都不会,就知道给家里找麻烦。”

说到大学,杜母就不以为意起来:“什么h大,让你爸给点钱找找人不就行了。有什么了不起?”

“给钱?”杜佳怡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那是全球一流的高校!你当和那些野鸡学校一样吗?不说h大,c大他进的去吗?啊!?”

“就算进不去,一个破文凭值几个钱?将来还不是给我们打工的。”杜母不明白女儿着了什么魔障了,怎么纠结起这个问题来,明明以前也是不爱学习的。

“就是因为你们给我灌输的这种观念,让我浑浑噩噩了这么多年,现在只能窝憋在那所破烂学校里,和一群不知所谓的人混在一起。”杜佳怡吼道。

直到现在才知道外面有多大。

如果,如果当初她努力一点,她是不是也可以进c大,她是不是就可以不用这样无力?是不是就不会连接近喜欢的人的机会都没有?

她的脑海中回响这潘明珠的话。

【顾家原本不姓顾,而是从两百年前就鼎盛至今的世家,到现在内部也沿用原本的姓氏。】

【c市顾家,k市的风家,d市的张家,其实全部同出一脉,那才是真正的豪门。顾承淮十三岁就拿到了m国h大的入学资格,十六岁毕业,十七岁参与公司决策,到现在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继承人。他还精通马术,代表我们市参加过比赛。】

【那些人对他的尊敬,不仅仅是来源于顾氏。仅仅是他这个人,就值得,这才是真正的世家子。而不是一些不知所谓的暴发户。】

【去年博物馆展出的^尊你知道吧,就是顾家友情出借的,哦,忘了,你大概根本就不关心什么博物馆,所有的时间都意聊愕牧橙チ耍豢意聊宰印!

潘明珠满含嘲讽的脸仿佛就在眼前,她深吸一口气,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醒醒吧,你只是个暴发户土财主的儿子,不是什么豪门贵公子。更不要指望那些当校园老大的经历能给你的履历添光添彩。”

说完提着裙摆头也不回地上了楼,留下杜母目瞪口呆。杜小弟反应过来就要冲上去,被杜母拦了下来,一脚踢翻了旁边的茶几。

杜佳怡洗了澡出来,拿起放在桌上的领带。

那些被请来单独教授顾承淮的人,他们根本就接触不到,但她可以为自己将来的孩子争取到这个机会。成为优秀的人的机会。

而不是像杜家豪那样,困在自己的世界,愚昧又可笑。

……

那天杜佳怡回寝室后,和方敏珠冷了几天,两个人就又黏黏糊糊走在了一起。

“这才是真爱啊。”方潇潇感叹:“仿佛一对床头吵架床尾和的夫妻。”

青黛一乐,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这不关她们的事。最近突然降温,寝室里终于不再吹冷风,改吹热风了。穿着外套吹冷气,穿着吊带吹暖气,总之不管怎样,空调一定得是开着的。也是相当可以了。

但这些对青黛她们没有影响,她们已经习惯了图书馆,遨游在知识的海洋里,专业课相当得心应手,除了数学。

窗外凄风苦雨,青黛放下书本,看了眼黑沉沉的天色,关了台灯准备上/床。

门外突然响起凄厉的猫叫声,一声又一声,仿佛就在她们寝室门口。青黛迟疑一秒,走过去拧动门把,想看一看情况。

木门刚打开一条缝,一个白色小身影就从缝隙里飞速蹿了进来。穿过寝室过道,躲进阳台。

“青黛,怎么了?”方潇潇坐起来,往下看了一眼。

“好像有只猫进来了。”青黛往阳台走。

“我也去看看。”方潇潇爬下床,和她一起去了阳台。

瘦瘦弱弱的小猫咪,毛发淋湿了大半,缩在阳台上一堆废纸盒里,怯怯地看着她们。

方潇潇动了恻隐之心:“收留它一晚吧,明天早上我们想办法给它找个家。”

青黛也不忍心不管。两人拿了旧衣服,准备在阳台上给它搭个临时的窝儿。

刚走进屋里,就听到杜佳怡冷冷地道:“把它弄出去。”

青黛抿唇:“天太冷了,明天吧,我们把阳台的门锁上,不让它进屋,不会影响什么的。”

杜佳怡“呼”地一下坐起来:“你知道猫身上有多少寄生虫和细菌吗?你知道猫屎有多难闻吗?你知道被抓一下要打多少针吗?”

方潇潇道:“我们明天早上就起来把它弄走,阳台也打扫干净,不臭到你。”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赶出去,我猫毛过敏。”杜佳怡毫不妥协。

方敏珠也起来了,直接爬下床,气势汹汹拿起晾衣杆:“和她们废话干嘛,直接打出去不就行了。”

说完就往阳台上走。

眼看就要闹到不可开交,青黛和方潇潇无法,只能用衣服包着把猫咪抱了出去。方潇潇在走廊上找了个背风的地方,放了个纸盒。

青黛把猫放进去,揉了揉它的脑袋:“对不起啊,不能收留你了,明天如果你还在,我们帮你找个好人家。”说完剥了一根火腿肠递过去,算作安抚。

两个人又看了一会儿,依依不舍地回了寝室。

第二天一大早青黛就醒了,出门看昨晚的地方,小猫已经不见了,只余下一个空荡荡的纸盒。

“说不定是被人抱走了呢,现在喜欢养猫的人挺多的。”方潇潇安慰她:“我们还是担心担心担心今天的考试吧,老头说算在期末成绩考核里面的。”

没错,今天就是她们数学老师定下的,期、中、测、验、的日子!

两人一下子觉得阴云罩顶。

……

数学对于青黛来说,就是一个不断做选择的过程。她坐在考场上,把两个公式写下来,思考着该用哪一个。

最终选了第二个,磕磕绊绊算出了一个一看就不像答案的数字。她不知道是自己计算出了问题,还是公式选错了。

这时候无论是验算还是直接用第二个公式,错了都会浪费不少时间。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极力稳住颤抖的手,还是决定先验算一遍。

等验算完发现计算没问题是公式错了时,已经只剩五分钟就要交卷了。她手忙脚乱地把第一个公式写上去往下算……

出了考场的青黛欲哭无泪,方潇潇脸色也不好看。

“应该能及格吧……”

“能吧……”

两人凑在一起算了一下,如果前面会做的题没做错的话,应该是可以的。

“感谢状元大人!”方潇潇双手合十:“改天我一定要请他吃饭。”

青黛也乐了,盘算着怎么犒劳一下大功臣。

方潇潇已经满血复活,回去的路上对她道:“为了这个考试我们都宅在学校好长时间了,一直没机会出去。趁这次考完试好好放松一下,出去逛逛怎么样?正好上次说要帮你挑口红一直没去呢,这次一起挑了。”

青黛没有异议。

两个人一边说一遍往回走,靠近寝室楼的时候看到了前方垃圾桶前舔豆浆的白色小身影。

方潇潇眼睛一亮,拉着青黛跑过去:“是你呀!”

青黛也很高兴,蹲下身用食指点了点它的脑袋。

不知道是不是还记得自己被收留过,小猫并不怕她们,凑近两步扬起脑袋朝她们叫了两声。

“我们给它找个人家吧。”方潇潇拿出手机。

她们不敢把猫带回寝室,只能拜托宿管阿姨照看。好在宿管阿姨是个通情理的,人也热心肠,答应帮她们看到周末。

青黛和方潇潇给小猫照了些照片,附上文字发到了一个同城宠物交流平台上,希望能有人领养。如果没有,就只能送到宠物救助站了。

好在很快有了回应,有个姓金的小姐最近想养猫,表示不太在意猫的品种,看着合眼缘就行。看了小白猫的照片觉得挺喜欢,就联系了她们。

青黛和方潇潇很高兴。因为宠物托运很麻烦,离的又不远,决定亲自把猫送过去。

隔壁寝室有个女生以前偷偷养了两只仓鼠,但是因为没经验,没过一个星期就死了,留下一个空笼子。青黛她们把笼子借过来,准备先带小猫去宠物店意意粒盟谛轮魅四嵌拥阌∠蠓帧

她们找了一家网上口碑不错的宠物美容店。交流平台上热心人也推荐过,排队的人很多。方潇潇把猫寄到店里,不耐烦等,提议先到旁边的商场逛一逛。

商场一楼化妆品超市里。导购小姐一脸热情地迎上来:“两位需要点什么呢?我们有个彩妆的牌子最近做活动哦,全场8.8折,满三百减五十,实付满五百还送一瓶隔离。”

一边说着一边把她们往柜台那边引。

青黛试了几只口红,选了个豆沙粉的。她脸太白,唇又不够丰,涂鲜艳的颜色会特别显眼。方潇潇选了个干玫瑰色和活力橙色。

腮红没挑到合适的,还差几十块就满三百了,两人决定再买点什么一起凑个单。

“看看眼影吧,这个品牌的眼影口碑一直很好的。”导购小姐又热情推荐起来,还把一盘眼影往她们面前递了递。

青黛用手摸了摸,软糯丝滑的质地,的确很不错,这时代的胭脂工艺要比他那时候好太多了,颜色也丰富。

但是她们都没有接触过这类彩妆,怕买了也画不来,一时有些犹疑。

导购小姐看有门,立马道:“都是要慢慢练的。这眼影配色正适合新手,不然我给你画一个试试,你就知道好不好看了。”

青黛点点头,坐到了店里的化妆台前。任由导购小姐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

这导购小姐嘴皮子很利索,但是化妆技术估计刚接受岗前培训。她把青黛的眼睛分成三个套在一起的圈,先整个打底,然后用刷子蘸了浅蓝色铺满了最外头的圈,又用深一些的蓝色涂了中间的圈,最后用最深的蓝色涂了最里面的圈。

三种蓝色层层分明,重要的是,三种都带着珠光。

方潇潇和青黛两人也是没经验的,傻不隆冬等画完了才觉出不对。

方潇潇托着下巴:“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被人打了个青眼窝。这样……”她做了个动作:“一拳过去肿一圈。”

青黛也这样觉得,而且越看越像。

导购小姐脸色有些不好看。

“还是擦了吧。”青黛实在无法违心说这个妆好看,伸手去拿桌子上的卸妆水。还没碰到瓶子,就听到有人在背后喊她:“姐!”

她脊背一僵,不知道自己是该抓紧时间卸妆还是该躲起来。

沈星河没给她反应的时间,大步走过来按住她的肩膀,把她整个人转过来:“姐你自己出来玩都不来找我……”

剩下的话噎在喉咙里:“姐,你怎么……”

被迫转身的青黛,就这样顶着一个青眼圈,和自己的弟弟,以及弟弟身后像是朋友的三个男生来了个面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