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番外二

    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班还是要上。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易朵朵突然跟自己疏远了很多,方潇潇心中奇怪,却没空细想这其中的缘由。

因为第一个月只接了一个一对一的学生,扣除各种杂七杂八的费用后,到手只有四千块,若是在c市没地方住,刚好是饿不死的程度。

所有的资本家,面对羔羊的时候,都会变得无比精明。

方潇潇做了连个月,递给郭泰一份文件,告诉他:“我要辞职。”

郭泰拿过来翻了两页,接着笑倒在床上。只见a4打印纸眉头上工工整整打着:“麦克尔培训学校的打到计划”。

麦克尔培训学校就是方潇潇上班的地方。

一份不伦不类的计划书,主要列举了这个学校的诸多弊端和改进设想。

格式不对,语言疏漏,想法幼稚。

“有什么好笑的?”方潇潇不满。

“你委曲求全两个月,就是为了找到方法打倒它?”郭泰坐起身来:“怎么,想开一家新的教育机构跟人家抢饭碗么?”

方潇潇点点头:“不光是为了出气和挣钱,主要也是给学生一个公平。”

这是方潇潇最担忧的事。

她上学的时候,从未补过文化课,学校的老师功底硬足够尽责,缩短假期让他们加班也未收取任何额外的金额。

但是方潇潇在七中实习的时候,明显感到风气不一样了。办公室一股浓浓机关单位养老风。

作业小组长改,背书同学监督,老师上公开课还夹杂着卡壳结巴以及明显的逻辑混乱。吸引学生眼球全靠在ppt上放明星小鲜肉的图片。

同办公室几个都是女老师,办公室话题围绕着理财老公孩子化妆品,方潇潇一个还没出社会的实习生插不上话。

偶尔提到工作,也带着高高在上的批判:现在的学生,一代不如一代。

现在国家禁止正规学校的老师给学生补课,老师们没了外快来路,所有的想法都放在混职称上。

他们鼓励学生校外补课,纵然自己挣不到这个钱,也会让自己省很多事,班级成绩还好看。于是像迈克尔这样专补文化课的培训学校就应运而生了。

但是把孩子送就万事无忧了吗?不是的,方潇潇在里面待了一个月,深刻感受到了培这种学校的不作为。

“老师的水平参次不齐,什么来路都有,好多没有教师资格证,辅导小学生做作业还偷偷去厕所查单词。学生太多管不过来,就敷衍了事。家长把小孩养坏了,掰正只想指望学校,把孩子送过来不过是花钱买心安。”

“真正懂教育的人舍不得花钱请,请一堆乌合之众,行政事多,每天安排一堆杂事,一个班三十多个学生,老师每天都要用微信给家长汇报情况,根本没时间好好备课学习。”

方潇潇证件齐全,大三分方向后也有好好学习教育理论。然而依然觉得自己离可以为人师表的路还很长。但是那些除了提成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人,已经被人叫做了老师,且不准备学习如何做老师。

“所以你想自己开一个班,你想让我给你投资?”郭泰问。

方潇潇点头:“是的,不是那种只拉人头收钱的班,我想的是学生少收一点,但是课要教好,用质量取胜。”

郭泰仔细思考了一下,然后说:“教育这一块儿我没有涉足过,但是我们相信一句话,存在即是合理。中国资本跟风严重,有一个人发现了发财的路子马上就有无数人跟着去做。按照这种情况,周围应该有不少这样的机构才对,但现实是迈克尔一家独大,几乎包揽了周围所有的生源,你有没有想过这其中的原因?”

这……

方潇潇摇摇头,一脸茫然。

“因为低廉的价格,”郭泰告诉她:“白湖区附近都是当初工程移民,本身对于教育的想法并不清晰,在他们眼里那些学校都差不多。他们看不出本质的差别,这于机构来说就有很大的操作空间,低廉的价格,吸引人的噱头,很容易吸引家长为此掏钱。”

“而收入低了,教育机构为了降低成本只能从教师身上压榨。但很多时候,只要他们聘请好的推销人员,就可以掩盖自身的缺陷。你想要以质量取胜,那有没有算过那要多高的学费才能覆盖成本?有没有家长愿意为此埋单?”

方潇潇仔细一想,发现的确是这样,迈克尔几个“课程顾问”拿到的工资比所有的老师都高,她不敢置信:“可是他们这样敷衍,孩子们难道不会回去告诉家长吗?”

郭泰把计划书还给她:“大人尚且缺乏分辨能力,何况孩子,你会觉得不忿,是因为你认真学过,知道里面的很多做法和先进的教育理念相违背。但是家长和学生没有,他们大部分时间就只能看到表面,且不觉得自己所受的有什么不对。任何领域做到顶尖的人才都是稀缺资源,其他的,滥竽充数而已。”

方潇潇目露沮丧:“就没有改善的办法了吗?”

“这不是一己之力能解决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问题。”郭泰倒在身后的沙发上:“我只是给你提供一份参考,你要是真的想干,我也会支持你的。”

前后也就几十万的事。

“还是不了。”方潇潇耷拉下肩膀:“像卖鱼李那样就不好了。”

她家乡就有一个年轻人,工作几年后辞职创业,一会儿开小卖部一会儿承包鱼塘,每次都设想得很好,但是都没做成,还把爸妈的老本赔了个精光。人家都戏称他卖鱼李。

方潇潇可不想当个败家子,她家也没东西给她祸祸。

两个月的忍辱负重就这么打了水漂,晚上的时候,她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心绪起伏,还是忍不住打开文档。

等郭泰从外面回来,已经写了八千多字了。

他把脑袋凑过来,方潇潇下意识捂住屏幕:“不许看。”

“有什么不能看的。”他笑她,方潇潇哼哼唧唧收回手。

郭泰扫了两眼,发现是她以旁观者的视角,写了四个差生在高考最后一年努力学习考上理想大学的故事。

“怎么样?”她有些忐忑。

“很真实。”郭泰点点头。

方潇潇以前写的东西他也看过,能带动人的情感,但终究建立在幻想之上,这是第一次有了脚踏实地的凝练。

“亲身经历么,当然真实,里面用的学习方法吸收了云起,你,状元大大。主角在补习班的遭遇是我在迈克尔的所见。”方潇潇低头:“我发现很少有人在学生时代就去思考自己的未来,我希望写点东西,如果有学生看到,可以给他们一个参考。”

郭泰笑了:“终于不轴了?”

“我那叫获取素材,才不叫轴。”方潇潇强撑着不服气。

“好好好……”郭泰举手投降,随即正色:“做你最擅长的,潇潇,不是随波逐流才叫正经事。按你妈的说法,我全家除了我爸和我哥,没一个正经的。我姐都快三十岁了,还在法国学香水呢。”

“嗯,”方潇潇用力点头,她也想通了,鲸鱼没见过河流,却可以拥有大海,干嘛带着郭泰扑腾小水沟。

她可以在需要灵感的时候体验生活,在追求作品真实性的时候亲身上阵,但是那样的一切却不是目的。

现在是,以后也是。

她拿出手机,给青黛发了个消息:【黛黛,工作室,我去。】

……

少年在画室里趴着睡着了,淡金色的阳光洒在柔软的卷发上,投在脸上的阴影凸显出光洁立体的轮廓。

女孩在画纸上落下最后一笔,娴熟的技法让前方睡着的美少年在纸上也栩栩如生,她满意一笑,听到前方的动静,赶忙拿了一张白纸覆盖上去,轻咳一声:“你醒了?”

贺一庭眨眨眼:“几点了?”

“五点了。”女孩回答,有些羞涩:“周末我……”

我过生日,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

贺一庭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手忙脚乱地把东西往书包塞,一时间没听清,下意识问:“你说什么?”

女孩看着他心不在焉的样子,有些狐疑:“你有事吗?”

贺一庭点头:“去接我女朋友。”

女孩睁大了眼睛:“你有女朋友啦?”为什么没有听说过呢?

有吗?没有,因为人家没答应,但是贺一庭不自觉挂起了笑,一脸的骄傲:“有啊,谈了好多年了。”

说完匆匆跑走。留下女孩原地愣愣出神。

陈云起从办公楼出来,就看到了朝她招手的男生,她走过去:“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家?”

陈云起大学学的计算机专业,毕业后按部就班成了一个程序员。

it行业起始工资是出了名的高,她大学专业课成绩出色,功底扎实,被一家新锐企业看中,以一万五的月薪签下。在一众四五千的毕业生里,算是傲视群雄。

唯一的坏处就是,标准的996:朝九晚九,每周单休,还要时不时的加班,几乎没什么私人时间。

经常有同事抱怨:“他们都以为程序员比的是脑袋,谁来告诉我脑袋算啥?我tm现在就想要个铁打的屁、股和金刚做的腰。”

一天到晚坐在那里,身体难捱。

陈云起也有些吃不消,但是她年轻,又是个能吃苦也耐得住寂寞的性子,每天在键盘上手指飞舞,也渐渐适应了新生活。

贺一庭弯了弯眼睛,道:“今天是你生日呀。我接你过生日。”

陈云起恍然,但是生日对她来说,和平常没有任何不同,简单陈述:“我忘记了。你明天是不是还有课?”

今天没有加班,但现在也是晚上九点二十,不早了。

贺一庭知道她什么意思:“休想赶我走。”

他也没有多逗留,说了一会儿话后就开车送人回住的地方,在陈云起下车的时候,掏出一个包装精巧的蛋糕盒子:“生日快乐,回去再打开。”

看着她拿着蛋糕上楼后,才发动车子离开。

陈云起坐在茶几上,瞪着眼前的蛋糕,做的很漂亮,不是市场上千遍一律的花纹,用了简单的配色,造型极其漂亮,充满艺术感。

一看就知道出自谁之手,他的手向来是极巧的。

第三年了,这是他陪她过的第三个生日。在好姐妹都琐事缠身,只能另约的情况下,他从未忘记过。

去年实习,他在九点还兴冲冲地拉着她去吃饭庆祝,一直闹到十二点,导致她第二天上班精神不济。

今年就只送了蛋糕,怕打扰她休息,但是其中的心意,一点没变。像这样所做,不知凡几。

陈云起向来稳定情绪,第一次起了控制不住的冲动,她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找到那个头像发了过去:【答应你。】

不是铁石心肠,何必瞻前顾后。

多年前,你考上大学的那个愿望,我答应你。

微信响起强提醒铃声,男生红灯停靠,拿起手机扫了一眼,在一瞬间的不敢置信后,露出大大的笑容。修长的手指飞舞:

xiaoshuting.cc

【我好开心^_^】

【我会保护你的。你不用担心我家里,他们都知道我喜欢你,我妈也可喜欢你了。】

……

语无伦次,很多很多,是一个少年人珍藏多年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