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握手

    这就跟扮咸蛋超人放飞自我的时候在街上遇到了熟人一样,青黛绞尽脑汁想要挽回一下颜面:“那个……我……”

沈星河先“噗嗤”一声笑了,捧着青黛的脸左右看了看:“姐你不会画呀。”

“是不会,但这个不是……”青黛终于找到了机会解释。

然而话还没说完,前方就有一个懒懒的声音传来:“小星河,不介绍一下吗?”

这一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青黛抬眸望去,是那个和弟弟一起来的,穿着藏蓝色风衣,长得比上辈子云琼戏班的台柱子还俊俏的年轻人。

红唇丰润,鼻梁挺直,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黑黝黝的瞳仁仿佛要把人的魂都吸进去似的。

但不知怎么,她直觉得有些毛毛,下意识地躲了躲,避开他的目光。

沈星河先放过了青黛,站直身体,对朋友们笑道:“这就是我姐姐,沈青黛。”又对青黛道:“姐,这是我室友。”

顾承淮上前两步,笑眯眯伸出手:“你好,星河的姐姐,我是顾承淮。”

“你,你好。”青黛还顶着青眼圈,呐呐伸手,被对方握住指尖。她抬头,再次对上那双漂亮的桃花眼。

他对她眨了眨眼睛,那一下仿佛带了电似的,她的脸“腾”地红了,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窘的。

苏赫在后面簇起了眉头,连神经大条的郭泰都看出了门道。

他们的礼节都是从小由专业人士教导的,怎么让人舒适,怎么顾全颜面,顾承淮不可能不知道。

这种时候最合适的做法是,安静地退在一边,一切等人家女生处理好了再说。

他这样步步紧逼仿如戏耍,明显就是……不怀好意。

但既然真的把沈星河当成朋友了,他的姐姐就不是可以随意作弄戏耍的对象。

他到底想干什么?

沈星河也敏锐地感觉到姐姐的不适,简单介绍了苏赫和郭泰后,微微侧身,替她挡住了众人的目光,问导购小姐:“有卸妆水吗?”

平日里只有女生的店里一下子来了四个帅哥,导购小姐早就如坠云雾之中,见有个小帅哥还和自己说话,连忙道:“有,有的。”

说着拿起桌上的卸妆水递了上去。

沈星河看了下成分,没有青黛过敏的东西,拿化妆棉蘸了,动作利落地帮她把眼妆一点点擦掉。

青黛一只手攥着弟弟的衣摆,闭着眼睛感受着他的动作,终于安心不少。

沈星河擦完,看着没什么残留了,把东西还给导购,拉着青黛站起来,帮她们结了账。在门口问青黛:“姐你们一会儿要去哪儿?”

“去隔壁的宠物美容中心取猫。”青黛把事情交代了一下,对他道:“你有事就先走吧,不用管我的,我有潇潇作伴呢。”

男孩子还是要多和男孩子一起玩儿的,弟弟能交到新朋友她挺高兴,这几个男孩看着都很不错的样子,希望自己不会打扰到他们的聚会。

沈星河还没说话,一旁的顾承淮就开口:“一起吧,我们也没什么事。正好没见过小星星的姐姐,一起吃个饭熟悉熟悉,怎么样?”

郭泰瞪大了眼睛,很想问认识这么多年了我姐你熟悉吗?还有你不是想去那个新建的度假山庄么?但是看了眼一旁不吭声的苏赫,聪明地闭上了嘴巴,投了赞成票。

沈星河自然是想和姐姐一起的。方潇潇是去哪儿都行,而且状元大人这几个室友都好帅,她的眼睛都要用不过来了,跟着一起养养眼完全没意见啊。

于是,原本两个人的队伍一下子变成了六个人。郭泰和方潇潇都是自来熟又喜欢说话的,叽叽喳喳地走在前面,苏赫不爱说话,和顾承淮和安静惬意地晃在中间,姐弟俩交头接耳地走在最后。

“姐你数学过了吗?”

“过了呢,我们都过了,多亏你,潇潇可高兴了。你最近还忙吗?”

“不算忙,几个实验课都结课了,你下次去哪儿记得叫我。”

“嗯。”

“姐,你喜欢猫吗?要是喜欢我们以后也养一只,狗也行。”

……

苏赫偏头,发现顾承淮眼神微眯,一起长大这么多年,这家伙的表情他再熟悉不过了,这厮又在偷听。不过目的未明之前……他转过视线,当做没看见。

到宠物店小猫恰好开洗,它有些怕水,青黛和方潇潇帮忙在一旁安抚它的情绪。

等得到雪白的团子一只,青黛幸福地把脸贴上去蹭了蹭,换来小猫舔了舔她的脸,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沈星河揉了揉姐姐的脑袋。从他身高超过一米八,比青黛高了很多后,就很喜欢做这个动作了。

方潇潇乐颠颠地把笼子拿过来。

郭泰一看:“这是个老鼠笼子吧。”他见过路边老头卖仓鼠的。

“嗯,”方潇潇点头:“我们借的,原本里面的老鼠是一对儿,老打架,一只把另一只打死后得了抑郁症,没两天也死了。”

郭泰:“……,呵呵。”真是……好凄美的爱情故事呢:)。

他们的车停在附近,几个人往停车场走。到步行街路口时听到有人喊:“沈青黛,方潇潇。”

青黛和方潇潇着应声回头,就看到了拎着大包小包,气喘吁吁往这边跑的杜佳怡和方敏珠。

“青黛,潇潇,你们也逛街啊,好巧。”杜佳怡在他们面前停下,脸色是前所未有的友善,仿佛她们一直都是相处和谐的朋友。

方敏珠更夸张,一下子过来拉住青黛的手,撒娇地晃晃:“一起啊一起啊,正好我和佳怡也没逛够呢。”

方潇潇和青黛对视一眼,皆不知两人抽了什么风。

但方潇潇素来是个直来直往的暴躁脾气,一把把青黛的手抽出来握进自己手里,鼻孔朝天翻了个白眼:“可别,我们跟你们不熟,爱哪儿去哪儿去,我们不和你们一起。”

青黛也不想和她们一起,但她脾气软,只道:“我们不逛街的,我们去送猫。”说着还示意了一下自己手里的笼子。

“哇,这是你们的猫吗,真可爱。”杜佳怡仿佛没有感受到方潇潇的敌意,惊喜地睁大眼睛,弯腰用手指隔着笼子戳了戳猫咪蓬松的毛发,惹得小猫转了个身瞪着眼睛瞅着她。

方潇潇观察着杜佳怡,发现她一点也没有要犯病的样子,觉得自己受到欺骗,鼓起了腮帮子:“你不是猫毛过敏吗!?怎么又不过敏了?”

“你记错了吧?”杜佳怡毫不生气,温声道:“我没有啊。”

“呵,”方潇潇一甩手,掐起了嗓子:“你知道猫身上有多少寄生虫和细菌吗?你知道猫屎有多难闻吗?你知道被抓一下要打多少针吗?”然后神色一收沉下脸:“赶出去,我猫毛过敏。”

她模仿能力世界一流,那神态语气简直,唱戏一样完美还原,还自带小品buff。

郭泰当场就笑了。

杜佳怡脸上有一瞬间的挂不住,但很快稳住:“当时很脏啊,寝室毕竟是大家一起住的,我怕它乱翻别人的东西,洗干净还是很可爱的啊。”

她说的合情合理,从头到尾都表现得温柔和善。再争论下去就显得她们胡搅蛮缠了,青黛拉住方潇潇的手。

“我们不逛街的。”她再次道。

“我知道的,正好我们也逛累了,和你们一起去吧。”杜佳怡继续纠缠。

一直没说话的顾承淮“啧”了一声,抬起一直懒懒垂着的眼皮,对两个女生道:“车坐不下,你们愿意坐车顶上的话,尽管来。”

不愿意就滚。

杜佳怡到底说不出自己打车跟着的话,红着脸捋了捋头发:“这,这样啊,那你们去吧,我们再逛逛。”

顾承淮毫不在意地带着人走了。

杜佳怡看着他们的背影,抿了抿唇。

“沈青黛和方潇潇怎么会和他们一起。”方敏珠忍不住问到,明明之前打听的身世很普通,也没什么有钱的亲戚。

杜佳怡扣紧了手指,她也想知道。

……

沈星河沉默了一路,突然问:“你们寝室关系不好?”

“岂止不好,那两个人……”方潇潇张口就要吐槽,青黛连忙拦住话头:“不是一路人而已,平时各过各的,并不影响什么。”

方潇潇闭住了嘴巴。

她明白青黛,就和她给家里打电话也报喜不报忧,问什么都说好一样。那些不愉快说出来,除了让爱你的人担忧,还有什么用呢?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有些事,最好自己解决,也只有自己能解决。

沈星河没说话了,他知道青黛什么性格,她不愿意说的话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的。

但如果真的不和……就不能再让她再住下去了。

青黛,他姐姐……太好欺负了。

……

青黛发现顾承淮说坐不下是真的没说谎,两辆车里,有一辆是只能坐两个人的跑车。

她当然不知道这三人中的任何一个,愿意的话,都可以随时在附近提一辆车出来,所谓坐不下,不过摆脱纠缠的借口。

她拉了方潇潇的手,坐在了另一辆越野的后面,这辆车是苏赫在开,沈星河自然地坐在副驾驶坐上。

郭泰乐颠颠去拉跑车车门,上车的时候,发现顾承淮盯了他一眼,顿住了动作:“顾,顾哥,怎么了嘛?”

“没什么。”顾承淮收回目光:“上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