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还情

    她们与金小姐约好在她公司附近见面。快到的时候青黛给对方发了短信。

金小姐是个时尚的都市丽人,之前为了表示自己有养猫的能力,十分有诚意地给她们发了自己的住处和一些生活照片。

收到短信后偷偷翘班来和她们会面。

“哇,两个小可爱和两个大帅哥亲自给我送过来。”金小姐眨眨眼睛:“真是我的荣幸了。”

她说的帅哥是沈星河和郭泰,苏赫和顾承淮在不远处的车上等着没下来。

她语气幽默,逗得青黛和方潇潇都乐了。

“是这只猫,你看看喜欢吗?”青黛把笼子递过去:“不喜欢也不要紧的,我们可以再找找别的人家。”

金小姐掏出一条小鱼干伸进笼子,小猫凑近闻了闻,吃了,末了又舔了舔她的手指。金小姐满意道:“我就喜欢这样灵性亲人的,不当什么主子,就做个伴儿。”

说着把猫抱出来放进了早准备猫包。

青黛和方潇潇松了一口气。

金小姐还送了亲手做的饼干给她们作送猫的谢礼:“男士就没有喽,不介意吧。”她之前也不知道还有别人。

沈星河和苏赫笑笑表示他们就是来凑热闹的。交接完毕后,几人道了别。

金小姐知道他们都是学生,以为搭公交车来的,没想到最后上了不远处的车。那两辆车她刚才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哪怕对这方面了解不多,也看得出来价值不菲。

“有钱人养个猫还不容易么,这么大费周章。”她嘀咕,对猫包里的小猫道:“小咪,咱也算是出身豪门了呀。”

……

青黛他们上了车,看时间还早,郭泰提议先去打会儿桌球。几人一起去了一家娱乐会所。

台球室里,顾承淮和苏赫开了一桌已经开打。沈星河负责教青黛和方潇潇。

青黛动手能力还是很强的,但初初接触这个还是有些手忙脚乱。沈星河帮她矫正姿势:“弯腰,手要稳,小拇指不要翘起来……”

青黛一棍子下去,球软绵绵的滚了一小段距离,不动了。

沈星河无奈:“姐你力道太小了。”

“再来,我再来……”青黛连忙把球捡回来。

方潇潇倒是劲儿大,但她是个运动战五渣,放一条直线上都打不中的那种。那么重的球都能给她戳飞起来,满场乱蹦,惹来郭泰好一阵嘲笑,气的她拿着棍子要打他。

“你怎么会的啊?”青黛抽空问沈星河,她们那个小城镇很少打这个的。沈星河以前也没怎么接触。

思路客

“和顾哥他们来过几次。”沈星河道。

“几次就打的这么好了啊。”青黛感叹,有些挫败。

“别急,慢慢练。总会练好的。”沈星河笑,揉揉她的脑袋。

这边还是苦手阶段,那边已经结束一场,顾承淮倚着桌子,闲闲地往杆子上抹着巧克粉。

苏赫走过来对沈星河道:“你去打一把吧,这边我来教。”

沈星河有些不放心,青黛推着他走了两步:“去吧去吧,你这师傅太温柔了,我都没有学习的紧迫感。”

沈星河失笑,拿了杆子走了。

青黛是不想耽误弟弟和小伙伴们玩耍的,但是换了个师傅才知道凉凉。苏赫整个人冷冷淡淡,仿佛一个人形冰块,又像以前远远看到的学堂上的老夫子,话不多人严格,盯着她们的时候都让人心头一跳。

关键他老是面无表情,让人无法判断出满意不满意,只能越来越忐忑。

青黛和方潇潇偷偷对视一眼,互相做了个叫苦不迭的表情。

顾承淮远远看着,“噗嗤”笑了出来。

沈星河背对着青黛他们打完一球,听到笑声直起身问:“怎么了?”

顾承淮摇头:“没什么。”

桌球打了两个小时,差不多六点。几人一起去了预定好的日料店包间。

青黛是第一次吃日料,味道很鲜。

吃完饭男生们绅士地把两个女生送回了学校。青黛和方潇潇手拉手走在学校林荫小道上。

“你弟弟的舍友好像很有钱的样子啊。”方潇潇小声道,语气忐忑。

她以前从来没吃过日料的,刚才店里偷偷看了一下价目表,他们平均每个人的消费算下来有五千多块了。

“嗯,”青黛也有些愁,弟弟室友很有钱,不知道他们平时怎么相处,会不会观念不和什么的。

“我们,我们要不要回请啊?就当还人情什么的。”方潇潇有些不安,五千块,快够的上她三个月的生活费了。

“用,用的吧。”青黛道,总不能白占人便宜。

既然要回请,肯定不能请学校门口的大排档,怎么也要选档次差不多的。

两个人掏出手机用计算器算了一下,欲哭无泪的发现,接下来两个月估计都要靠榨菜拌饭度日了。

和有钱人做朋友,真的心好累啊。

两个垂头丧气地回了寝室。杜佳怡和方敏珠热情地迎了上来:

“青黛你们才回来啊?”

“你们又去哪儿玩儿了吗?”

“那几个男生,你们怎么认识他们的?”

“去打了会儿球,又吃了饭。”青黛道:“他们是我弟弟的室友。”

杜佳怡有些诧异:“你弟也在c大?”

“对啊,黛黛的弟弟是个学霸,还是省状元!”方潇潇扬眉吐气,满面骄傲。

方敏珠面露艳羡,杜佳怡却有些不以为意,像她母亲说的那样,她是真的不乎成绩。

在她眼中,好成绩只是为她提供一个接触上层圈子的阶梯,添加一点颜面而已,进去了就没用了。之前气急败坏,不过是因为她为此失了机会。

她在乎的另一件事:她错过了这个梯子,一向看不起的沈青黛居然有。那么这是否是天意,她是否可以……

“那个,下次你们再出去玩儿的话,叫上我们一起啊,刚好四个男生四个女生。”她笑得温柔。

青黛和方潇潇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道:

“不了,我们再也不想出去了。”

再花几个五千块,馒头都要吃不起了。

杜佳怡不知道她们所想,以为她们也抱着同样的心思,所以拒绝其他女生的接近。脸色有一瞬间难看,但很快调整过来,表示没关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晚上的时候,还拿了两盒面膜给她们俩:“我妈去法国旅游的时候给我带的,丝芙兰的专柜,可好用了,你们试试,女生一定要好好保养。”

青黛不敢要她的东西,又不好意思拒绝,拿过来看了看,指着里面的一种成分道:“谢谢,但这里面有这个,我用不了,还是你留着吧。”

她没有说谎。她是易敏体质,尤其是皮肤,经常莫名其妙就肿了,或者长一些密密麻麻的小红点。有时候一种东西前面用着还好好的,后面不知怎么就突然过敏了。

后来别人推荐了d国一个专门做抗敏的护肤品牌,才没再犯过。

但是那牌子进驻花国没几年就因为销售策略错误,严重水土不服而全面撤柜,网上又真真假假难以分辨。好在沈星河拜托了出国上学的朋友定时帮他们邮寄,才没断货。

因为过敏后果严重,沈星河这方面把控严格,把她的过敏成分都记了下来,又挑了几种常见的让她背住,买东西的时候不要挑着了。

方潇潇也表示不需要。

但杜佳怡不知道。只以为她们在拿乔,心里不由有些恼怒,收回手冷淡地道。

“哦,不要那就算了吧。”说着转身回到座位,当着她们的面把东西扔进了垃圾桶。

青黛抿唇,没有再解释。她再笨,哪怕一开始不明白杜佳怡她们态度转变的原因,这顿饭一吃也明白了。

那几个男孩子……杜佳怡看上他们了。

但他们只是刚认识,连朋友都算不上。她只是他们室友的姐姐,估计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凭什么去插手人家的生活?别说只是制造机会,今天遇到的时候,人家一看就是不感兴趣的样子,这样的机会还不如说是添麻烦,多管闲事。

她不想让弟弟在朋友面前难堪。

感情这种事,还是要两厢情愿的好。

至于借此与杜佳怡她们缓和关系,还是算了吧,本来就不是一路人,求什么和平相处呢?她垂眸,翻起了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