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声音

    那天之后,杜佳怡又观察了两天,发现她们的确是跟那边来往不怎么密切,又听说连联系方式都没有,顿时又不屑一顾起来,恢复了之前高高在上的态度。

她最近跟外校的几个女生打的火热,常常不在寝室,让青黛和方潇潇自在了很多。倒是方敏珠,偶尔跟她们说两句话,关系有所缓和,不再像以前那样剑拔弩张。

今天两人都不在,据说是参加谁的聚会去了,寝室难得安静和谐下来。

晚上没课,外面雨下的挺大,青黛她们就没有去图书馆,听着雨声坐在寝室看书聊天。

丁珍珍还是在打游戏,打着打着突然把手机扔在桌子上,“咚”得一声吓了青黛和方潇潇吓了一跳。

她们对视一眼,方潇潇问:“怎么啦?”

“说了要保护我不懂吗!吃我线就算了,打团躲我后面是怎么回事啊!”丁珍珍一脸怒色:“什么都不懂还打什么辅助!”

她说的农药是一款5v5竞技手游,方潇潇也玩儿过,不过技术不好不怎么上瘾,闻言安慰她:“路人局正常的,队友靠不住你就自己猥琐一点。”

“猥琐不了,这是新出的英雄,伤害高但是一点位移都没有,没有辅助抗伤的话一被贴身就死了。”

“那……换个英雄,这个开黑的时候再用?”

“我想用,”丁珍珍有些委屈:“她很厉害,而且她语音特别好听。”说着把手机外放打开。

温润又坚定的女声传来:学识告诉你,何为不可触碰!

方潇潇苏了一下:“是好好听。”

青黛在旁边听了这么长时间,就听懂了最后两句,饶有兴趣地插话道:“这个我也会啊。”说着清清嗓子,神色一肃:“学识告诉你,何为不可触碰!”

方潇潇她们都被这突然秀技惊呆了,因为除了声线细微差别,那种霸气简直一模一样。

丁珍珍又换了几个英雄,青黛都一一模仿下来,有些瑕疵,但真的很像,起码味道都出来了。

xiaoshuting.la

“哇,黛黛,我以前只觉得你和状元大大的声音好听,没想到你还有隐藏技能!”方潇潇激动捧脸。

她虽然是个戏精,但声线单一,激动的时候嗓音还会变得又尖又细,有些刺耳,本身又音控,因此格外羡慕那些声音好听的人。

“没什么了不起的啦。”青黛有些不好意思:“这个也没什么用。”

“怎么会没用,不知道这世上有种生物叫cv么,我收藏了好多大大的。”说着给她科普起来,青黛这才知道,原来以前看的电视剧大都不是原声而是后期配音的。

“你不是配音专业,但是可以下一些软件玩一玩儿,”丁珍珍建议:“就当业余爱好好了,不然浪费了是挺可惜的。”

青黛在两人的推荐下,下了几个软件,试着玩了玩儿,的确挺好玩儿的。

她忍不住给沈星河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足够强大到可以挑战你,哥哥,并带你回家。】

这是王者荣耀里面一对兄妹的经典对白,妹妹对哥哥说的话,这游戏青黛以前看沈星河也玩儿过。

那边很快回信。

【沈星河:终于肯叫我哥哥了?】

【青黛:……,并不是在叫你:)。】

那边没动静了,过了一会儿,发来一条语音。青黛点开,低沉霸气的男声传来:

【我阻碍着你(哥哥对白)】

青黛一笑,接下去。

【也让我有勇气去超越你(妹妹对白)】

【沈星河:你的哥哥,会深爱如此充满勇气的你。(哥哥对白)】

霸气中带着认真,将一个男人的担当与守护表现的淋漓精致。

青黛似乎能透过手机屏幕看到他说这句话的样子,是那个哥哥,也是他自己。

她手肘支在桌子上,托着腮帮子笑了。

她的星河,是她的骄傲,一直都是。

方潇潇从厕所出来看了一眼,问:“你在跟谁说话呢?”

青黛把耳机递给她,又把语音点开。

方潇潇听完,直接要倒地不起:“太苏了你们太苏了。这对白原版我都听了好几遍,没想到你们两个说起来更苏,状元大大的声音好棒啊。不行了我血槽已经空了!拜托让他去混配音圈吧,我要去当小迷妹。”

“他不会去的啦。”青黛笑笑:“他平时不喜欢说话的,也不喜欢演戏。”更喜欢一个人打游戏。

方潇潇哀嚎。

……

沈星河发语音的时候室友都在。

他放下手机,郭泰在旁边问:“你也玩儿王者啊?一起么?”

沈星河想着现在没什么事,点了下头。

郭泰叫上顾承淮和苏赫。四人进了房间,沈星河选了凯(游戏里的那个哥哥),郭泰手一抖,选了露娜(游戏里的妹妹)。

沈星河:“……”

顾承淮:“……”

苏赫:“……”

郭泰:“对不起我只是被洗脑了:)。”

毕竟这英雄他真不太carry得起来呢:)。

顾承淮“啧”了一声,和他交换了手机。

……

青黛跟方潇潇节衣缩食了一个星期,清点了所有的生活费后,向沈星河表示了回请顾承淮他们的意愿,并且询问他有没有好餐厅推荐。

毕竟作为两个节俭的妹子,对c市的高档消费场所几乎一无所知。_(:3∠)_

沈星河一听就知道她们想干嘛,叹了口气,回到:【不用】

青黛犹豫:【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沈星河:郭泰那天穿的外套是我的。】

因为不常住,三个人放寝室衣服放的有数,每个星期一起打包了带回去家里洗,郭泰那天失手打翻了果汁溅了一身,没衣服换了,就穿了他的。

【青黛:……】

【沈星河:顾承淮天天用我的洗面奶。】

他自己的洗面奶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掉进厕所,他嫌埋汰,捞起来扔了,自己又怠懒去买,一直用他的。

【青黛:……】

【沈星河: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们之间没那么计较。或许从小的的生活品质在那里,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品味,眼光也高。但没感到不适的情况下,本身并不是挑剔的人。】

【你仔细想想,你的那个朋友,请你吃一个包子,还是请你吃一顿大餐,你是不是都会同样都会感到高兴?他们也是一样的。】

【我们每个人付出了能付出的,而不是抱着他们有钱就该当冤大头的心态,就不必太过小心翼翼什么,当成普通朋友就好。】

【但如果他们在乎的不是心意而是物质的对等,那么一开始,这个朋友就没必要做下去。】

【因为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

【而且,就算有什么要还,也该是我来,而不是你。】

【所以,真的不用担心,姐。】

……

青黛收起手机,方潇潇凑上来:“怎么样怎么样?说好了吗?我们要去哪儿?”

“不用去了,”青黛把手机递给她看。

方潇潇仔细看了,沉默半晌,叹了一声:“你说,同样都是有钱人,怎么就这么不一样呢。”

青黛知道她说的是杜佳怡,刚开学的时候,她们寝室关系尚且融洽,杜佳怡有一次找方潇潇借卫生巾。

方潇潇知道她挑,特地找了一包没拆封的给她。她用的就是超市随处可见的大众牌子,杜佳怡看了一眼,一脸嫌弃,说不用了,她只用进口的,国产卫生不达标她怕染病。

直把方潇潇气了个仰倒,当场撅了回去:“国产还有pm2.5呢,她有本事空气也吸进口的啊。或者直接移民,免得国产的米哪天让她暴毙了!”

后矛盾越来越多,直到不可调和。连带着,看顾承淮他们都带了两分颜色。

青黛抿唇:“是我们想岔了。”

说到底她们被杜佳怡搞怕了。如果不是因为弟弟,平常遇到肯定是要敬而远之的。

方潇潇也心有戚戚,道:“是啊,但人家人好我们也不能白吃,不如送点小礼物,不说回礼,只表表谢意。”

“好,可是送什么呢?”青黛问,说到礼物她就只能想起初中同学之间水晶球笔筒什么的。男孩子又不能送这个,人家又什么都不缺:“总不好送些用不了的,白占地方。”

两个人又陷入了另一种纠结。

“你弟过生日,你都送什么啊?”方潇潇哀叹。她母胎单身且无兄弟姐妹,初中还在画三八线,高中大部分和女同学玩儿,男生中只有一个关系不错的,人家过生日她送了双手套,对此经验聊胜于无:“不然……我们一人送条围巾吧。”

青黛摇摇头,觉得还不熟就送这些贴身的东西不太好:“星河过生日的话,我都是做一桌好菜……”

方潇潇顿时想到了那顿她回味至今的八宝蔷薇露,眼睛泛出了光彩。

她暗示的意味太明显,青黛看懂了,为难地蹙眉:“可是现在……花都谢了啊……”

都十一月了,哪怕是月季,几场雨下来,都只剩了一地残红,那家人上次的花还都给了她,估计新的还没长出来。

其他的点心又很普通。

“我知道哪里有花。”方潇潇一把抓住她的手:“我知道哪里有,我们一起去。”